第五百七十九章 九焰魔君(中)

推荐阅读:我是大镖师将府传之国仇家恨时间掠夺桃花劫:盛宠调香师爆宠妖妃:傲娇邪帝,轻轻抱腹黑傲娇:渣男变魔妃环球绿地大亨校园最强主宰拍马屁真爽魔翼枪王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五百七十九章  九焰魔君(中)

    在佘晨进入修练状态后,徐长青在他周围布置了一个蕴含天地相生之道的小灵气转化阵。虽然战魔崖内外、周边的奇特灵气蕴含仙魔特制,使得它能够同时提供昆仑三界的仙妖佛魔修练,但相比起昆仑三界其他地方的灵气来,它却又因为其混合特制吸收炼化起来比其他灵气要困难不少,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多了不少。以佘晨现在的情况,绝对无法分心多用,一边转化灵气,一边修持法决,所以徐长青才会出手帮他一把,毕竟他已经准备将这个佘晨培养起来,成为他在仙宫的得力助手。

    在布置完了一切后,徐长青迈步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小院,引动小院周围仙宫客卿馆布置的阵法,将其保护起来,跟着转身朝隔壁院落的正门走了过去。

    客卿馆用来安置至强仙人的客卿馆建在战魔城的东北角,这里是战魔崖的边缘地带,由于引灵阵的作用,使得这里的灵气和仙宫霄云天的灵气并无二致,环境也非常优雅,让人很难看出这里竟然是被成为仙宫最混乱的地方。只不过建成这个院落群之后,千余年来却从未启用过,毕竟达到了至强仙人之境的仙妖佛魔又岂会看得上这所谓的客卿之位,这就使得徐长青隔壁那魔界散修成了第一个入住者。

    对于这名魔界散修的来历,战魔崖的人也所知不多,只是知道他乃是魔界南方魔域中人,之所以流落到此是因为他偷了东西,而偷的对象则是南方魔域三巨头之一、号称南方魔域之主离火魔尊。此魔在来到战魔城后,并不起眼,一直到前不久才初露狰狞,凭借累积功绩得到了天道丹药,一举成了至强仙人。

    照理说,即便这名魔界散修达到至强之境,也不可能吸引徐长青的注意。毕竟用丹药提升强行的境界或多或少会有缺陷,非大毅力、大智慧者不能弥补这个缺陷,若这魔界散修真的有大毅力、大智慧的话,也就不用服食丹药来提升境界了。此外这人来历不明,从他以往的行径来看,极善隐忍潜伏,绝非合作良伴。只不过徐长青现在却对这个魔界散修来了一点兴趣,因为他刚才感觉到有人正在偷听他和佘晨的说话,可是以徐长青现在的修为竟然找不出偷听的对象。不过他稍微想了想,他就能够猜到周围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隔壁达到至强之境的魔界散修,而这种不易察觉的偷听行为更像是一种请柬,如果他不能察觉的话,对方也定然没有兴趣理睬他。

    第一次被人以这种方式邀请,倒是引起了徐长青的兴趣,所以在安置好了佘晨后,他便主动来到那名魔界散修所居住的院落前。

    徐长青漫步到院落正门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对方似乎也知道徐长青的到来。走进去之后,对方故意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像是一盏引路明灯似的,指引着徐长青此行的目的地。让徐长青感到奇怪的就是这股法力气息不但没有任何一丝魔气,反而乃是非常精纯的先天灵火之气,这股灵火之气比起徐长青的金乌神火等先天灵火来也只是稍差一筹而已。

    徐长青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这股灵火气息,脸上露出了少许惊讶之色,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莫非这就是和佛门净世琉璃佛焰齐名的南明离火?”

    南明离火虽然比不得金乌神火等先天灵火,但其功效和品级也并不会差多少,此灵火又成为寒冰火,乃是极阴化阳之火,和冥火、阴火等阴间灵火有些类似,但其功效却又截然不同,反倒是和佛门的净世琉璃佛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据传此火乃是魔气克星,可以炼化魔气,还归本源,现在看来似乎并非谣传。

    就在徐长青声音落下之后,一个浑厚清亮的声音也从灵火气息处传了出来,说道:“能够如此快的认出南明离火,可见阁下也是用火的行家,何不过来一聚?”

    闻言,徐长青微微一笑,抬腿迈步,往里走去,过了一个花草繁茂的小院后,来到了一片竹林,从竹林小经走入,很快便看到了一个看似简陋、又合乎自然之道的茅草屋。只见在茅草屋前一个身穿素色长衫的红发人坐在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摆放了一个红泥小炉,上面搁着一个茶壶,一缕缕蕴含着灵气的清香从茶壶中飘出,盘踞在竹林的上空聚而不散。

    “翠竹小筑素衣人,红炉掌壶绿茶汤!道友好清闲啊!”虽然还没有正式交谈,但周围的环境却让徐长青对此人颇有好感,这并非是道法的作用,而是因为他感觉此人与自己倒是有些心性相合。

    “呵呵!原本以为引来个同路人,没想到竟然是来了个同道人。”那红发人笑了笑站起来,转过身,朝徐长青拱手,道:“在下申阴,诨号九焰魔君。”

    见到这红发人的样貌后,徐长青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并拱手还礼道:“在下周明,在外门灵山时乃是一无名小辈,也没有什么诨号。”

    徐长青露出的少许异常也被九焰魔君申阴察觉,只不过向这样的情况他似乎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所以没有在意。修魔者少不了见血,而见血多了自然就有血煞之气,这血煞之气很难清除,就算是用南明离火、净世琉璃佛焰这样的灵火都无法将其彻底炼化,而且随着积累越深,越容易浮于表面。那些魔修以争天立道,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无论是同道魔修,还是异道修士,死在他们手中的成千上万,所以魔道修行者身上的血煞之气都非常浓厚,即便不用细心体察,单看面相就能感觉得到。

    然而,这九焰魔君申阴除了那头红发很像是血煞之气凝聚而成以外,他浑身上下却丝毫没有一丝血煞之气,就像是他名为魔君身上却没有一点魔气一样。这种有些名不副实的反差,加上其相貌气质清正,很容易让第一次见到他的人有些错愕。只不过,徐长青并不是那种以名、以貌取人的人,他之所以会楞一下,也并非其名号出身和自身实际的反差,而是因为这个九焰魔君的样貌气质像一个熟人,这个熟人便是玄罡天魔之子天音禅师。

    徐长青之前已经知道在多宝塔取走七成净世琉璃佛焰的两名佛界中人中的一个就是天音禅师,也从种种情报推测得到天音禅师在外门化名慈心大士,由于以前对天音禅师的了解,让徐长青隐隐也将其看成是劲敌。他曾经想过遇到天音禅师的情景,可是像现在这样在这仙宫供奉官相见,却又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徐长青却能够感觉得出这个九焰魔君定然和天音禅师有很深的关系。现在徐长青运用的是朱厌***,身上的法力气息也和以前完全不同,别说是眼前这九焰魔君,就算是天音禅师在面前也绝对不可能认得出来。如此一来,徐长青就在和天音禅师的未来争斗中占据了上风,而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结交眼前这个九焰魔君,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天音禅师下落的线索。

    于是,徐长青走到了申阴的对面坐下,端起早就倒上的一杯茶,浅浅尝了一口,闭目感受着这口灵茶的清香,跟着吐出一口浊气,说道:“好茶!若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恐怕是仙宫特产的十叶灵茶吧!”

    “看来道友也是个品茶人。”见徐长青一口就能品出此茶来历,申阴也显得非常高兴,似乎在这战魔城内,苦修道法的人不少见,可是有闲情逸致品味着外道之术的人却很少。

    “道友过奖了!这茶喝得多了,也就能喝出个味儿来了。”徐长青笑了笑,故意用了一句不同昆仑常人的京腔京调,见申阴并没有反应,心中不禁犯嘀咕,跟着又说道:“说起来,刚才见到道友倒是觉得有些面熟,似乎以前在外门灵山见过,莫非道友以前去过外门灵山?”

    “没有。”申阴也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跟着却又否认道:“我一魔界中人,定居在仙宫地界本就已经逾越了,若是前往仙宫其他地方,或者内外门灵山,只怕早已被人打杀了。”

    说到这里,申阴的脸上又露出了少许落寞之色,根本不像是一个已经达到昆仑顶端的至强仙人,反而像是一个怀才不遇的穷书生。

    “看来道友也是不得志啊!”徐长青轻叹一声,随后又说道:“不过我并没有看错,道友的确是像一人,不知道友可曾听说过慈心大士此人?”

    “慈心大士?”申阴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又想起了什么,眼中难掩一丝杀气,似乎对这天音禅师所伪装的慈心大士恨之入骨,但他很快又收拾了情绪,颇显僵硬的说道:“我并不认识什么慈心大士,一个佛界中人又岂会和我这魔头相识。”

    “看来是我看错了。”徐长青看得出其中有些隐情,但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主动转移话题道:“不知道友借法引我前来,所为何事?该不会只是为了请我喝杯茶吧?”

    申阴的神色恢复正常,拿起茶壶,又为徐长青满上一杯茶水,沉声问道:“敢问道友可有兴趣与我结盟,在这仙宫共创一番功业?”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09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09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