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陆吾血裔(下)

推荐阅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道门法则三国之无赖兵王诡秘之主最强弃兵星际回收商冷宫废后:王爷请自重快穿女配:男神求你别黑化!永恒圣帝水浒任侠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五百九十章  陆吾血裔(下)

    “陆吾神兽血裔?”徐长青微微眯眼,心中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在半个多月前在珍宝楼交锋的那一幕,重新感受了一下当时珍宝楼楼主陆鸣的力量气息,感觉到真的和镇元子记忆中陆吾神兽的力量气息有些相似。只不过,据他所知真正的陆吾神兽一出身便有金仙修为,随着岁数的长大,最终会稳固在大罗金仙之境,有的甚至可能成就大觉金仙之境的实力。陆鸣的力量显然无法和陆吾神兽相提并论,而且法力气息杂而不纯,由此可见此人身上的陆吾神兽精血已经非常稀薄了,甚至已经和其他妖兽、灵兽的精血混合,算不得真正的陆吾神兽。

    徐长青虽然心中有了判断,但并没有说出来,他面色平静的说道:“如此看来这陆鸣在你们仙宫应该拥有很高地位喽?”

    云吞天重复了一句道:“之前云某曾说过,这陆鸣甚至比宫主殿下还重要。”

    徐长青皱了皱眉头,沉声质问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让其独自一人来到这战魔崖?虽然此人的修为绝强一方,但战魔城内还是有可以致其于死地之人,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中那玉虚三世家的太叔旺实力便不在其下。即便那太叔旺因为其身份,不敢对其下手,但还有战魔崖的浊兽没有这个顾虑,不是吗?在那禁林之中就有一名绝强存在,实力只是略差我一筹,想要杀那陆鸣虽然困难,但却并非没有机会。”

    徐长青的质问口吻让云吞人非常不悦,但是听到后面却不由得一惊,说道:“道兄是说那禁林之中有一名绝强存在,只比道兄略差一筹?此话可是当真?”

    徐长青直言相告,道:“自然当真。在我逃脱禁林之前,还与之交过手,虽然整个过程都占据上风,但那存在却能安然从我的威势中抽身出去,可见其修为只比我略差一筹,至少应该在至强巅峰,已经触及天仙果位了。”说着,他不愿意岔开话题,又将话语转回道:“云殿主还未告诉周某,那陆鸣明明对仙宫如此重要,为何却又任由他涉及险地?”

    云吞天还沉浸在刚才听到的那个消息中,面色肃然,沉思无语,在徐长青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后,他才清醒过来,神色恢复常态,道:“并未我等任由陆鸣涉足险地,实乃仙宫无人能够节制他。虽然陆吾神兽血裔归属仙宫门下,但地位特殊,仙宫并无节制和约束之权,只要他不离开仙宫,想去哪里都可以。”说着,他脸上又微微露出苦笑,道:“这陆鸣和历代陆吾神兽血裔都有所不同,性格实在太过张狂,喜欢到处惹事生非,甚至还试图唤醒陆吾神兽。而且他血脉中还有天池龙族之血,所以性淫,因为无人能制,在混元天四大圣族之中惹出了不少的风流祸事。最后更试图染指宫主殿下的妹妹瑶池圣君,被宫主殿下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自感没有脸面在混元天呆下去,所以就下到霄云天,留在战魔城内。”

    “瑶池圣君?”在徐长青已知的一些仙宫大能之中并无此人的消息,他将这个姓名记了下来,但并未过多询问,继续刚才的话,问道:“仙宫宫主殿下会让陆鸣来战魔城久居,除了相信陆鸣本身的实力足以应付一切危险以外,肯定还有其他依仗吧?可否告之?”

    云吞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来,道:“在陆鸣身上拥有一件至宝,可护他周全,即便他被打得魂飞魄散,陆吾神兽的精血也会被此至宝保护收回,到时只需稍微花费一点经历和人力,便可重新在演化一名陆吾神兽血裔,所以宫主殿下和太上殿的太上长老们都对此不是很担心。”

    “难怪那陆鸣会性格如此,原来根源在此。”徐长青感觉陆鸣的身份以及仙宫与他的关系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不过他只是在心中稍微想了想,并没有表露出来,跟着问道:“你所说的那个至宝,施展出来可是呈现出山峦状,并可调动昆仑天地之力?”

    云吞天如实道:“不错!道兄,半个月前与陆鸣交手之时,想必也能感受到此物的威力吧!此宝名叫小昆仑,乃是陆吾神兽合天之后昆仑天道自行孕化的一件至宝,只有身怀陆吾血脉之人方才能够使用,所以他人即便强到了也很难运用。虽然陆鸣不能完全发挥此宝的威能,但若是配合其陆吾神兽血脉,此宝便可产生意想不到的力量。道兄那日虽然占了上风,可千万别小看此宝,当日此宝恐怕连本身一成威能都没有发挥出来。”

    徐长青微微点了点头,他也觉得此宝威力绝对不弱于地书,甚至因为深处昆仑三界的原因,威力可能还在地书之上,跟着他继续问道:“有一点我这半个月来一直都不明白,我和那陆鸣无怨无仇,而且以陆鸣的身份,他也绝对不会看得上我那魔神殿殿主之位,至于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虽然威力强大,但陆鸣连和他最为契合的小昆仑都没有完全炼化,应该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不可能对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动意。可他为什么会突然召集如此多的合道地仙来围杀我呢?不知道云殿主是否知道其中原因。”

    云吞天似乎知道,但没有回答,转头看了看一旁昏迷的闻行道,说道:“他没有告诉你?”

    “虽然这闻行道的修为差了一点,但骨头却很硬,我用了不少方法来对付他,都没能让他松口。”徐长青摇了摇头,颇显佩服的看了闻行道一眼,说道:“虽然我还有一些手段应该可以从他身上找到原因,但那些手段会给他带去致命损伤,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使用,毕竟我已经在人前说过要收他为坐骑,若是他死了,反倒让我食言无信。”

    “雷兽一族本是陆吾神兽的***一族,一直以来,雷兽一族是作为陆吾神兽血裔的附庸存在。”云吞天缓缓说道:“只不过自从宫主殿下出现之后,以大圣殿殿主闻月颜为首的雷兽一族的大部分人都转而投靠到宫主殿下的麾下,剩下的雷兽一族也产生了内斗,实力大不如以前,如果不是因为闻月颜的存在,或许雷兽一族已经***四大圣族的末尾。闻行道和其父亲闻谦都是效忠陆鸣的,只不过因为闻月颜的强势,加上他们自身决策的错误,使得他们在雷兽一族的地位并不怎么突出。陆鸣在混元天的人手并不多,最强的也就是闻谦等人,而且混元天的势力已经被宫主殿下整合得固若金汤,所以想要提升闻谦等人的势力只能将目光放在稍微混乱的玄元天,至于道兄将会继承的魔神殿,自然是最好的目标,至少在道兄展现实力之前是这样。说句实话,当时就连云某也生出过,派人来此抢夺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的念头。”

    徐长青轻笑了两声,继续道:“据我所知,那陆鸣已经在半个多月前就被仙宫南方离火军大统领赤明神君接到了离火军的行军大营中,这次云殿主下来,是否会将他带走?”

    “不会!宫主殿下已经下令,让陆鸣留在战魔崖,配合南方离火军行事,而且道兄也不用再担心陆鸣滋扰。”云吞天说着话,伸手拍了拍身旁装着仙宫懿旨的长匣子,说道:“宫主殿下的懿旨之中,已经给了道兄节制霄云天的无上权力,这权力就连云某都垂涎三尺,如果道兄有能力的话,道兄想要成为霄云天之主都不是问题。”

    徐长青听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宫主殿下竟然给予周某如此大的权力,为何她会这么信任周某?难道就不怕周某篡位夺权吗?”

    云吞天也露出少许疑色,道:“这个云某也不清楚,宫主殿下只是在云某、大圣殿殿主闻月颜和影堂堂主虚无三人面前,说周道兄绝对可以信任。”

    听到这话,徐长青不由得轻轻倒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中微微激荡的心情。虽然孔道妙的话中没有明示,但是徐长青已经隐隐感觉到仙宫宫主孔道妙通过某种秘法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而且他还能凭此推测,孔道妙的身份恐怕和自己之前的种种猜想恐怕都是相同的。

    母亲一词,对于以前、现在、乃至将来的徐长青都非常重要,即便母亲早已死去,他也将其看成毕生最为敬爱的人。自从知道母亲或许还活着,或许死去的母亲只不过是母亲转识人间的***,徐长青内心深处始终有种期盼和激动。只不过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后,徐长青的内心在激动之余,也不由得生出一丝异样,而这丝异样让徐长青感觉自己的存在似乎是母亲早已准备好的工具,用来对付她的对手敌人,甚至束缚住她的昆仑天道。

    连续深吸几口气,将心***现的不悦、郁闷等情绪冲散后,徐长青恢复常态,向云吞天提出最后一个问题道:“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虽然号称杀戮至宝,但对于仙宫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件威慑利器罢了,想必陆鸣和你对这件至宝的兴趣并不单单只是在宝物本身神通威能上,定然还有其他原因。我曾听闻,玄元天废弃的魔神殿中,藏有一件对仙宫、乃至昆仑都非常重要的宝物,想必你们是冲着那件宝物去的吧?就是不知道那里面的宝物到底是什么?”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1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11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