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毒老遭袭(中)

推荐阅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道门法则三国之无赖兵王诡秘之主最强弃兵星际回收商冷宫废后:王爷请自重快穿女配:男神求你别黑化!永恒圣帝水浒任侠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一十五章  毒老遭袭(中)

    “多谢会长大人恩德!我等没齿难忘,定位会长您忠心办事,以报答此恩!”如果说之前这几人对徐长青还只是佩服的话,那么现在就全都变成崇敬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徐长青这般随手拿出一枚神品仙丹来使用。至于这枚神品仙丹是否为徐长青所炼制的,他们既有些怀疑,又有些期待,毕竟丹道会创会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一个可以炼制神品仙丹的会长。

    徐长青很自然的接受了几人的效忠之言,然后吩咐道:“你们下去做事吧!毒道兄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苏醒过来,至于我有神品仙丹的事情不要说出去,那样会给我们丹道会带来很大麻烦。”

    众人听候,点点头,也不再多问,吩咐躬身退下,只留下徐长青和毒老人两人在楼顶之上。

    “多谢了!”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毒老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跟着睁开眼睛,非常慎重其事的朝徐长青道了声谢。

    徐长青淡然的说道:“不客气!你能够在受伤之后,不是前往三界巢穴找药老,而是来找过,足见你对我的信任,我自然没有袖手旁观之理。”

    “老夫的伤势就算找到了师弟也没有用,老夫很清楚我师弟的外丹之道,虽然他有办法压制老夫的伤势,但却绝对没有办法救治老夫,而聂道友你的外丹之道神秘超凡,你我比试多次,老夫已经感觉得到你的外丹之道已经远远胜过我那师弟,所以来找你,反而会有一线生机。”毒老人苦笑了一下,解释了他之所以会来找徐长青的原因,跟着又颇显深意的看向徐长青,说道:“只不过老夫怎么也想不到聂道友你竟然能够随手拿出一枚就连仙宫也没有多少的神品仙丹来救治老夫,这实在令老夫惊讶!”

    徐长青平静的说道:“神品仙丹又能如何,不也是丹药嘛!既然是丹药,就一定能够被人炼制,而我身为丹师,能够炼制丹药,这并不奇怪!”

    “老夫的毒丹法门也是外丹之道,自然清楚炼制一枚神品仙丹是何等的困难。老夫自问,就算是内门灵山的丹道神阁,想要炼制一枚神品仙丹,也需要种种机缘!”毒老人注视着徐长青,沉声道:“聂道友在进入丹道会之前,可以说是名声不彰,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可尊驾的外丹之道却与名声的大小相左,现在竟然还能随手拿出这样一枚珍贵无比的神品仙丹给一个非情非故,甚至可以说是敌对之人服用,实在让人费解!聂道友,还是表明身份吧!也好让老夫能够安心一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连恩人是谁都不清楚!”

    听到墨烈所言,徐长青的脸色骤然变的严肃起来,眼睛微微一眯,视线好似利刃一般从双眼射出,落在了毒老人身上,即便毒老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周围的气氛也有些凝固起来。虽然看架势,徐长青似乎有动手将毒老人擒下的打算,可毒老人却像是浑然不觉似的,丝毫准备动作都没有,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徐长青。

    “呵呵!毒道兄,果然不同一般人!做事直接了当,绝不拖泥带水!”徐长青忽然笑了笑,周围紧张的气氛也立刻瓦解,就只见徐长青的样貌在毒老人面前便回到了朱厌分身的化形样貌,跟着朝毒老人抱拳,道:“魔神殿殿主周明见过毒道兄!”

    “周明!果然是你。”毒老人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反而松了口气,像是他早就已经猜到徐长青化身聂古钟一事。

    徐长青又将之前的茶水和矮桌摆上,为自己和毒老人到了一杯清茶,跟着问道:“看样子毒道兄似乎早有怀疑,不知道本座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毒老人也不客气,没有将自己当外人,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殿主的变化之术鬼神莫测,就连本命气息也能改变,老夫没有能力看穿,而老夫之所以会怀疑殿主身份,主要是之前几次比试之中,殿主你所展现出来的修为实在太过突出了。突出到几乎超出常人想象,而整个战魔崖能够达到此等修为的人屈指可数。纵观整个战魔崖的仙妖佛魔之中,老夫唯一不认识的就只有魔神殿的殿主,更何况魔神殿的殿主乃是从禁林走出来的,可见战魔崖此地之毒对他不会有任何用处,所以老夫才会有此大胆猜测,没想到竟然还让老夫给猜对了!”

    “只因为战魔崖此地之毒就认为是魔神殿殿主?这样推测未免太武断了!”徐长青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太满意,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也应该知道浊兽巢穴和战魔崖禁地之中存在了一些有别于昆仑三界的强者,他们似乎也不会惧怕你所说的本地之毒,为什么你不怀疑是他们?”

    “他们虽然不怕本地之毒,但他们怕昆仑三界其他地方的毒药。”毒药人平静的说道:“老夫的毒术之中蕴含了昆仑三界各种奇毒,若是那来自浊兽巢穴和禁地的强大存在,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破解老夫的毒术。就如同战魔崖绝大多数草药对昆仑三界中人是毒药一样,对于战魔崖那些浊兽及其背后的强大存在而言,或许只是一根来自魔界的蛇鳞草就能置他们于死地”

    “没想到本座太过心急收伏毒老人你,甚至不惜以打赌的方式来做最终决定,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件事上露出破绽来。现在毒道兄你已经知道本座的身份了,你打算怎么办?”重新变回到聂古钟相貌的徐长青严肃的注视着毒老人,话中之意溢于言表。

    面对徐长青的逼问,毒老人沉默了下来,他能够感觉到徐长青话中那种势在必得的气势,而且他也清楚那一枚神品仙丹是不能白痴,自己这条命也不能白被人救。只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向徐长青低头臣服,多年来养成的孤傲性格令他无法适应成为一个人的手下。于是乎,他犹豫了一下,观察着徐长青的神色,尽量将语气放低,商量道:“现在老夫的脑子实在太混乱了,而且此事也关系到老夫的将来,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不知上尊可否宽限一些时日,容老夫考虑一下?”

    随着毒老人的话音落下,屋子里的气氛又变的凝重了不少,从徐长青身上散发出一阵阵若与若无的压力,将整个小楼顶端的房间笼罩起来。如果说之前毒老人听到魔神殿殿主之命,还能生出一些争斗之心的话,那么现在毒老人则完全失去了斗志,因为单凭这股威压他就有种难受的窒息感,而且这种窒息感是从内向外,来自于本命神魂之中。

    毒老人并不是以修为法力见长,即便他达到了至强之境,就法力境界而言也只是比合道地仙巅峰稍高一线,他的实力来自于特有的剧毒仙元,这仙元的毒性就算是至强仙人也难以抵挡。然而,现在他遇到了一个根本不怕他剧毒仙元的人,其实力便先天减弱了一半有余,令他就像是一只扒光了羽毛的孔雀似的,失去了原本该有的神异。

    就当毒老人承受不了这股压力,准备服软的时候,徐长青却将威压收回,并且一脸和颜悦色,微笑道:“无妨!像这种大事的确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一下,本座可以理解,只不过本座希望毒道兄的考虑时间能够短一点,不要让本座等得太心急了!”

    徐长青很清楚之前自己威逼墨烈加入魔神殿的手法,不适合用在毒老人身上。墨烈是一心想要为墨麒麟一族找一条出路,心中本就存在牵挂,加上徐长青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势,又掌握墨麒麟一族崛起必不可少的圣物墨卷,使得墨烈更加顾忌。所以徐长青才会以强势姿态要求他以及墨麒麟加入魔神殿,过程只不过顺水推舟而已,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只不过毒老人的情况和墨烈有所不同,一直以来毒老人都是孤身一人,没有半点牵挂,这种生活方式也养成了他孤僻、桀骜的性格。若是将其强压下来,只会激起更大的反弹,即便他现在臣服了,将来做事也不会尽心尽力,这样反倒不www.SHUBAO2.cc。所以徐长青只是向他展现出自身强势的一面,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至于所谓考虑之言,只不过是一种让双方都能下台的台阶,最终的考虑结果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决断,这一点徐长青知道,毒老人也知道。

    “多谢!”毒老人松了口气,随后轻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少许苦涩。

    “现在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徐长青将话题转移到毒老人身上,问道:“以毒道兄你的实力,在战魔崖能够伤你到如此地步的人屈指可数,不知是谁下的手?”

    说到自己的伤势,毒老人脸上就露出一阵忿恨之色,眼中满含凶戾,沉声道:“想必上尊……”

    “毒道兄还是称呼我为聂道友吧!”

    “那老夫就托大了!”非常不习惯尊称他人的毒老人自然不会反对,很快改口道:“聂道友想必已经知道浊兽巢穴和战魔崖禁地里面的一些强大存在也已经有办法走出来了吧?”

    徐长青的神色变的肃然起来,说道:“莫非毒道兄是被浊兽巢穴和战魔崖禁地之中的强大存在给打伤的?”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3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13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