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踪迹初显(上)

推荐阅读:桃运村支书点道为止仙路至尊大界果异界大领主基因武道至尊归元山野小村官我的千年僵尸女友都市极品神龙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二十四章  踪迹初显(上)

    “三位还不动手吗?”徐长青哪还会不知道三人眼下进退维谷的困境,冷笑了一声,语气颇显讥讽的说道。

    “我等三人认栽,聂会长想要怎么了结这件事尽管开口。”太叔政也很光棍,他很清楚自己等三人若是回到那顶轿子里还有些胜算,可现在别说胜算了,就连站在这里维持现有状态都不能办到,再强行出手也是白搭,眼下这种情况让他不得不服软,并且他也感到一丝好奇,道:“不过有一点老夫倒是好奇,战魔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聂会长之名,可就在这段时间聂会长却异军突起,扬名战魔崖,会长你的出现倒是和那魔神殿的殿主周明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太叔家主不必这样话中夹话,老夫和那周明没有半点关系。其实你若不来找老夫,老夫迟早要去找你们,既然你们来了,倒是省却了老夫不少麻烦。”徐长青谎话连篇,做出一副早就将三人算计在内的表情,跟着施展最为纯正的太清一气化三清之法。只见在他头顶上立刻分出三多祥云,形成了三清聚首、五气朝元的法相,比起玉虚三世家家主们所施展的一气化三清法相更加凝实,玄门大道气息也更加浓厚。

    太叔政一脸惊色,说道:“这是一气化三清之法?你,你也是我玉虚宫的人?”

    “不,这不是我玉虚一脉的一气化三清之法……”精于玄门道法的公良盛见到如此异象脸色大变,指着徐长青颤声道:“这是太清一脉的一气化三清之法,如果老夫所料不差的话,聂会长应该是青羊宫中的一位大尊吧?”

    见到玉虚三世家的家主们将自己错认为青羊宫的人,徐长青没有解释,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只见他打出一股道力没入那浊兽尸骸之中,从尸骸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立刻像是吹散的雾气一般无影无踪。在周围压力陡然消失的同时,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三名家主未能及时收回身上的一气化三清之气,这股玄门大道气息立刻从阁殿内散发出来,迅速蔓延倒了整个药庄。

    这时,感觉到这股玄门道力的人全都露出了错愕的神色,跟着颇显深意的看向药庄深处,显然是认为玉虚三世家的家主们和丹道会发生了冲突。在庄外聚集的散修也起了一些骚动,虽然卞章也非常担心里面的情况,但知道自己去也没有一点用,所以留在庄口维持秩序。反观,在距离灵香阁不远处的紫丹楼上,正在熟悉玄元紫金炉的药老人只是略显意外的看了看灵香阁的方向,便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诸位,还是在向老夫示威吗?”在对方气势高涨的时候,徐长青却不紧不慢的将一气化三清法相收回,然后朝还未反应过来的三人冷漠的看了一眼,轻哼道。

    “不敢!不敢!”在清楚了徐长青的实力之后,玉虚三世家的家主又哪敢再在徐长青面前耀武扬威,连忙收回周身的法力,肃立一旁,略显担忧的看了看徐长青,眼睛也不是的瞄向阁殿外的金甲黄巾力士。显然他们是在估计如果等会儿闹翻了,他们三人再加上四名实力不比他们弱多少的金甲黄巾力士能否压制徐长青。

    对于三人的小动作,徐长青没有多加理会,直接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了那枚禁锢了神秘浊兽强者分身的黑色珠子。只见这枚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黑色珠子在拿出来后,便泛起了一层星空般的光芒,而这光芒则是指向太叔政。

    见到这一幕,三人有些不知所措,而徐长青则沉声问道:“你们玉虚三世家与我丹道会没有任何仇怨,而且你们也应该很清楚,若是跟我丹道会闹翻了,对你们玉虚三世家会是何等的不利,为何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要如此大张旗鼓的来老夫这里索要这具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用处的浊兽尸骸?可不要告诉老夫,你们只是在将丹道会作为你们向战魔崖同道炫耀实力的对象。”

    虽然徐长青没有做任何动作,也没有用仙元形成威压,但其不紧不慢的说话方式,却给眼前三名高高在上的玄门世家家主带来了莫名的压力。听到徐长青话,万侯谨我和公良盛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睛不由得看了看太叔政。太叔政原本是想要撒个谎,将自己家老祖太叔旺的指令隐瞒过去,只不过看到徐长青拿出的那枚黑色珠子指向自己,便感觉到事情似乎变得不简单起来。

    太叔政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隐瞒太叔旺的指令一事,说道:“此事乃是我等一时贪念使然,玄法门等四派仙家宗门瓜分御兽山庄的小洞天,而我等玉虚三世家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一时激愤,生出贪嗔之念,所以怂恿两位家主,做出如此糊涂之事。如果上仙想要怪罪的话,就请怪罪在老夫一人身上好了,这件事与万侯、公良两位家主并无太大关系,他们只是被老夫以三世家之首的身份逼迫而来的。”

    “此事乃是我三世家共同决定,太叔家主只不过是起了个头罢了,如果上仙要怪罪的话,尽可怪罪我等三世家。”虽然玉虚三世家内部有诸多不和,但对外却团结一致,其他两名家主自然不会让太叔政独自承担罪责。更何况若是太叔政在这里出了事情,而与之一同来此的另外两名家主却完好回去,这让玉虚三世家的子弟和太叔家如何看待他们,这让太叔家老祖太叔旺又如何看待他们。若是这样的话,恐怕不等外敌入侵,他们玉虚三世家自己就会分崩离析,所以看清形式的两人不得不与太叔政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可能出现的雷霆之怒。

    在他们对面,徐长青脸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太叔政的话乍一听似乎很符合事实,先是心情激愤,跟着生出贪嗔之念,被那浊兽强者所乘,引诱他们来丹道会试探,加上太叔政身上那浊兽强者的特有法力,使得这番话更显真实。徐长青在最开始也是认为太叔政等人是中了那浊兽强者的法术,可随后他见到太叔政等人身上一些宁神静气的法宝后,才意识到太叔政等人绝没有被浊兽强者天赋神通影响,他们招惹丹道会完全是自己的想法。可这样一来,他们三人的举动又实在是太不智了,无论最后他们是否得到浊兽尸骸,玉虚三世家始终都是失大于得,而让三名家主即便知道后果依然要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

    徐长青已经想到了玉虚三世家家主们来招惹自己的原因,但还要确认一下,于是说道:“你们不必这么急着承担责任,老夫知道这件事不是你们所愿,是有人逼你们这样做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们玉虚三世家的老祖太叔旺?”

    徐长青的话让万侯谨我和公良盛愣了一下,跟着便想到了什么,朝太叔政看了过去,眼中多为询问之色,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相比起两位家主来,太叔政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猜到了太叔旺的身上,弄得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而其他两位家主的眼神和脸色则让他明白太叔家和其他两家的关系只怕会变得更糟。

    “老夫不明白上仙你的意思?此事乃是老夫主使,上仙又何必扯到我家老祖身上?”虽然太叔政并不认为徐长青能够强过自家老祖,但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对方的一气化三清**显然已经修至大成,实力恐怕与太叔旺相差无几。若是两者相争的话,再加上一个同样达到至强之境的毒老人,恐怕就连太叔旺也有性命之忧,于是他干脆死不认账,将这件事往自己身上扛到底,以保全太叔家的顶梁柱。

    徐长青听到如此回答,又岂会不知道太叔政的心思,他没有继续追问,朝太叔政一张手,一股无形法力便将太叔政的身体禁锢得死死的。虽然太叔政施法反抗,但只不过是激起了一阵阵法力交锋的光芒,对他的现状起不到任何的帮助。虽然太叔政有万般不是,但毕竟玉虚三世家同为一体,万侯谨我和公良盛不得不出手相助,纷纷祭起法宝,就准备合力攻击徐长青。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动,老夫不会伤害太叔家主,老夫只是想从太叔家主身上取一样东西。”徐长青神色淡然的朝两人看了看,打断了两人的后续施法,跟着手掌微微一手,看上去像是在抓取什么东西似的,跟着便看到一块玉符从太叔政的身上飞出来。在玉符暴露于外的时候,徐长青另外一个手中的黑色珠子立刻延伸出一条黑气,想要将那玉符缠绕起来,但快要碰到玉符的时候,却被徐长青施法打断。

    “二位,可知此传讯玉符有何意义?”徐长青并没有放开太叔政,只是将那玉符拿在手中看了看,跟着朝脸色微变的另外两人问道。

    万侯谨我和公良盛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相互看了看,似乎在商量什么,最后视线落在了太叔政的身上,直到太叔政微微点头后,才说道:“此物乃是我玉虚三世家中太叔老祖的专用传讯玉符。”

    徐长青又问道:“他人可否仿制?”

    “不可仿制,玉符之中有太叔老祖的独门印记。”万侯谨我想都没有想,就回答了出来,只不过回答晚了后又觉得不妥,补充道:“不过此玉符在老祖闭关的时候,会交托给他身边的四名贴身侍童保管,并且代他老人家传令。”

    “明白了!”徐长青点点头,脸上露出深意的笑容,将那黑色珠子和玉符一同收起来,然后把太叔政放开,朝三人说道:“三位有没有兴趣与老夫做笔交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4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14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