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引蛇出洞(上)

推荐阅读:三国之龙图天下穿越变成老爷爷华娱之梦王牌麻辣教师战后无感修亚斯圣全能之最懒人锦绣萌仙:帝君,请躺倒黑袍剑神仙医武圣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二十五章  引蛇出洞(上)

    现在内门灵山的玉虚宫并非上古时期玉清道尊传下来的道统昆仑玉虚宫,此宫乃是当年玉虚老祖在昆仑玉虚宫遗迹之上重建而成的,算起来是隔代传承。在那遗迹之中,玉虚老祖得到了关于玉清大道的十二页金旨残卷,可以这样说,整个昆仑三界的玉虚道统完全建立在这十二页金旨残卷之上,其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在玉虚宫除了身份崇高的长老、殿主和大尊能够看这十二页金旨残卷原件以外,除非是拥有大功绩的亲传弟子,否则其余门人弟子都只能看藏经阁内的摹本。虽然两者的内容一样,但本质上却有区别,那十二页金旨残卷乃是道统传承至宝,内有天地大道之气,翻看原件对感悟大道有着莫大的好处。

    只不过徐长青并不需要借用那金旨残卷来领悟天地大道,他所感兴趣的是那上面记载的内容。在外门灵山的时候,他就曾经从大道问心经之中见过有关金旨残卷的记载,经中并未写到其内容,只是声称此经玄妙当尊为昆仑三界第一。在供奉馆的时候,他就曾听佘晨提起过作为玉虚宫外门世家的太叔家先祖曾经因为大功绩,被玉虚宫掌教赏赐观阅一页金旨残卷,并且允许他拓下那一页的内容,作为传家宗法,而此人也是唯一一个以外门世家的身份观阅金旨残卷的玉虚宫门人。现在玉虚三世家这三个自己送上门的家主正好可以给徐长青一个机会,免得他还要往玉虚三世家的山门跑一趟。

    原本徐长青认为这个要求或许会让太叔政犹豫很久,毕竟这关系到太叔家的传家宗法,可没想到的是徐长青话音刚落,太叔政便立刻同意道:“如果上仙是想要那一页先祖拓下来的金旨残卷的话,老夫可以做主同意。”

    太叔政如此反应,倒是让徐长青愣了一下,心中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所说的金旨残卷和对方所言的金旨残卷是否有所差别,于是他强调道:“太叔家主是否有所误会,老夫所说的金旨残卷乃是令祖在玉虚宫拓下的十二页大道金旨残卷之一,老夫要的是令祖的原拓本,并不是从藏经阁翻抄下来的抄本。”

    “老夫知道上仙所言之物为何?上仙不必强调。”太叔政似乎不打算给徐长青反口的机会,直接从腰间的储物锦囊之中取出一个古朴的木头盒子,放在了徐长青的面前,说道:“这就是那页金旨残卷的拓本,是否可以交易了?”

    虽然徐长青现在已经知道这金旨残卷之中有古怪,否则太叔政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将拓本拿出来交易,但他已经说出口的条件是不可能挽回的,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道:“再将一尊金甲黄巾力士交给老夫,把那九龙神火罩的下落告诉给老夫,这两枚神品仙丹就是三位的。”

    “好!”公良盛先行应下,随后便看到他手掐法决,一连打出数股道力,没入小花园的一尊金甲黄巾力士上,只见那黄巾力士所穿金甲表面的花纹泛起了一阵光芒,随后其巨大的形体便快速缩小,变得只有巴掌大小,被公良盛收在手中,连同一块记载了操控黄巾力士的法门玉简一同放在徐长青面前。

    见两人已经拿出了交易物,万侯谨我也没有再多想,说道:“黑风谷。那九龙神火罩就在黑风谷正中的天煞灵眼之中。”

    “黑风谷?”徐长青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跟着颇显深意且意外的看了万侯谨我一眼,但很快就恢复常色,一脸平静的将那两个玉瓶推倒三人面前,说道:“这两枚神品仙丹就是三位的了。”

    听到徐长青的话,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那两个玉瓶伸过手去,不过万侯谨我和公良盛靠得近一些,手也快一些,先行一步将玉瓶拿在手中,如此情况让太叔政脸色骤然阴沉,很快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看向徐长青的眼神也露出一丝异色。在另外两人验明丹药后,神色郁闷的太叔政颇显语气阴冷的朝徐长青,说道:“聂会长这招二桃杀三士可不高明,莫非以为我等只问仙道,未曾读过儒门从世俗人间带来的典籍吗?”

    万侯谨我和公良盛也因为太叔政的话而脸色骤变,看向徐长青的眼神也同样变得有些异样,只不过他们紧握住玉瓶的手却连丝毫松开的打算都没有。

    徐长青毫不在意的将眼前的两样东西往前推了推,道:“太叔家主这话是从何说起,若太叔家主觉得老夫的交易存有恶心的话,大可取消这次交易便是!”

    “哼!”太叔政冷哼一声,不置可否,虽然现在那神品仙丹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让他非常郁闷恼怒,但他还没有糊涂到取消交易,将仙丹还给徐长青。毕竟只要仙丹在玉虚三世家手中,他就有机会得到一枚,若是还给徐长青,他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见三人没有取消交易的迹象,徐长青长袖一扫,将地上那两件物品扫入倒了乾坤世界中存放,跟着话头一转,说道:“现在交易完了,老夫也该跟三位算算这硬闯丹道会药庄、破坏我丹道会药庄内法阵的账了,三位该不会认为在这里耀武扬威一番后,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拍拍屁股离开吧?”

    徐长青的兴师问罪令三人愣住了,刚才徐长青心平气和的与他们交易物品时,他们的确将自己没有走山门,直接闯入药庄之事给忘记了,现在徐长青提及,才让他们想起彼此的关系应该是敌对关系。

    想到这里,三人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彼此互看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道:“尊驾要怎么算这笔帐?”

    说着话的时候,万侯谨我和公良盛都不约而同的将那两枚太清大道丹收入锦囊之中,生怕徐长青利用这个借口,将这两枚丹药强索回去,让自己等人赔了夫人又折兵。

    两人的举动被徐长青看在眼中,他自然也明白其心思,于是笑了笑,说道:“三位放心,那两枚太清大道丹既然已经交易给你们了,老夫就不会利用任何借口将其索回,只不过这笔帐依然是要算的。老夫本已经同意三位进入药庄,你们却正门不走,硬闯进来,惊动法阵。你们此举不但毁坏了我药庄的防御法阵,还惊动了丹房内炼丹的丹师们,他们为抵御浊兽兽潮而炼制的丹药都尽数毁掉,其中损失的不单单是炼药的灵材,还有破坏了整个战魔崖的抗敌大事。我丹道会因为你们此举受损的声望姑且不谈,单单这破坏抗敌大事一件,便不是你们玉虚三世家能够轻易脱身的。”

    随着徐长青将一顶顶大帽子,往三人头上扣下,三人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虽然徐长青话中威吓之意颇浓,但所说之事也多为实情,若徐长青代表丹道会真的追究下去的话,恐怕玉虚三世家在战魔城内很难有立足之地。即便太叔旺停止闭关,出山震慑群雄,但有毒老人和千魂老祖两名返虚人仙牵制,恐怕其作用很难发挥,到时玉虚三世家恐怕只有迁出战魔城一条路可以走了。

    想到这里,三人的眼中都不尽露出一丝慌色,向来习惯主持大局的太叔政最先恢复如常,他沉思了一下,神色肃然的朝徐长青,说道:“既然上仙对我等说出这番话,想必不会对我玉虚三世家赶尽杀绝,还请上仙明言条件,免得我等胡思乱想,再做出什么错事来。”

    太叔政毕竟执掌玉虚三世家多年,很轻易的就看出了徐长青的心思,在徐长青强势实力之下,他只能服软,但是他也是软中带硬,在最后暗示徐长青条件提得不要太过分,否则他不介意鱼死网破。虽说徐长青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超出他们的想象,但是他们、特别是太叔政仍然认为徐长青不一定能够和快要不如至强巅峰的太叔旺相比,所以话语中才能夹杂了一点硬气。

    对于太叔政这种无关痛痒的硬气,徐长青只是笑笑了事,丝毫没有理会,他仍然按照原来就准备好的说词,说道:“三位放心,老夫提出的条件不但不会对三位及其玉虚三世家有害,反而能够令玉虚三世家立下大功,让玉虚三世家在战魔崖扬眉吐气。”

    “尊驾会这样好心?”公良盛隐隐感到有些古怪,说道。

    “好像从头到尾,老夫就没有生过坏心,倒是三位可是扮演临门恶客这一角色。”徐长青反讽了对方一句,跟着继续说道:“老夫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三位陪老夫演一场戏便可以了。”

    “演场戏?”三人皆愣住了,在他们看来,徐长青现在应该利用手中的把柄狠狠的敲自己一把才是,现在却只是说要他们陪其演一场戏,这个条件实在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让他们不敢相信,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演什么戏?”太叔政疑惑的问道。

    “演一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戏。”徐长青笑了笑,跟着将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听得太叔政等三人表情连连变化,神色也变得轻松雀跃起来,显然他们也看出来了徐长青这个条件,对自己绝对有利无害。

    这时,太叔政忽然想到了一点,说道:“不过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妥!若事发之后,上仙不承认与我玉虚三世家是演戏的话,那么我玉虚三世家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真的无法在战魔城内立足了。”

    徐长青早就料到会如此,于是说道:“老夫可以立下文书,以证明此事!”

    三人相互看了看,点头道:“如此最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4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14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