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天石娘娘(下)

推荐阅读:不败武帝大靠山毒妇不从良蠢萌娘子难调教征战诸天世界系统是我跟班流浪在电影世界九朝元老异能英雄传幻世浮空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天石娘娘(下)

    “你想要什么?”见到六欲冥主出现在徐长青身上,公良觉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慌色,疯狂的神情也稍减了一些,但阴沉的脸色却反而增加了不少。

    正如徐长青所预料的那样,七情冥主乃是公良觉的自信源头,当这这自信被击碎的时候,公良觉又重新便会到了一个巅峰之境的合道地仙。虽然此等修为足以在战魔崖纵横,但是却不足以让他这个刚刚脱狱之人有半点安全感,心神难免有些发虚。

    若是公良觉没有受伤,七情冥主还在全盛状态,熟知六欲冥主破绽的他在不考虑外在其他因素的话,有十成把握可以将其制服,这也是他会想要再次回到兴龙法冢的原因。他和徐长青打着同样的主意,试图从谛听神兽残魂手中收取六欲冥主,然后将其和七情冥主融为一体,成就人道道统,令到其实力达到巅峰至强仙人,再不济也可掌握两个实力相差不大的冥主分身,等同于有两个至强仙人护身。

    只不过这一切现在都已经成了空想,公良觉养蛊一般养了多年的六欲冥主落到了一个实力绝对在他之上的人手中,而且他自己现在又处于重伤状态,几乎是没有可能反败为胜。可这并不代表他就毫无抵抗之力,兴龙狱中两百年的苦难足以将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疯子,而对于一个疯子而言死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若是事情无可挽回的话,他肯定会不惜以死相拼。

    看到公良觉眼神中逐渐凝聚的死志,徐长青明白为何谛听神兽残魂分身将他施为不可控制的疯子,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充满毁灭之力、但却极不稳定的法阵,稍微触碰一下,他就会立刻爆发出来毁灭的力量,将自己杀死的同时,也破坏周围的一切物品。

    “不要紧张!如果我有恶意的话,以你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抵挡的。”徐长青并不担心公良觉这种自杀式的疯狂,只不过一个死了的公良觉对他而言没有半点意义,所以他才会立刻出言安抚道。

    “不错!以你在老夫面前展现出来的移动之法和本身实力,若是偷袭的话,老夫的确无法反抗。”公良觉没有否认,点点头,但身上的决死之气不但没有减弱反而略有增加,说道:“说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徐长青略有隐瞒的直言说道:“我来此的目的和你一样,也是为了让七情冥主和六欲冥主合而为一。”

    “哈哈!看来我们两个之中注定有人必须死。”公良觉自然不会放弃他最大的依仗,若是放弃了七情冥主,就等于是放弃了这两百多年的仇恨。

    其实以徐长青的修为和对道法的理解,他要再修成一尊七情冥主并非难事,只不过他所顾虑的乃是七情冥主附带的因果业报。虽然他有从谛听神兽残魂那里得到的福报消业神通和大因果律来斩断因果,但他始终感觉这七情冥主引起的因果业报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现在见到公良觉后,他则完全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公良觉的因果业报并非是消除,而是被压制,被用福报消业神通引来的大气运、大福报给压制下去,只不过当其气运福报削减的同时,因果业报也就逐渐显露出来。比如公良觉从兴龙狱脱身就是福报的作用,但他离开兴龙狱之后,就立刻引起了这么大的麻烦,还身受重伤,显然这就是业报的作用。所以对于徐长青而言,通过自身修练七情冥主法门而引起如此大的因果业报,显然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

    “不要想得太过偏激了!”徐长青安抚公良觉,道:“如果我给你一个修成至强之境的机会,以换取这七情冥主,你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什么?”公良觉脸色骤变,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虽然公良觉的实力已经算得上是中品至强仙人了,比起太叔旺这个半步跨入巅峰至强之境的至强仙人也差不到哪里去,但他的实力根源毕竟不是自身,而是来自七情冥主,他自身还停留在两百多年前的合道地仙巅峰之境。对于其他没有修练过七情冥主法门的人而言,七情冥主绝对是一种逆天法门,若不是担心因果业报,或许所有人都会修练这门邪道法门。可是又能有谁知道,这七情冥主法门之中除了隐藏有因果业报这个大危机以外,还隐藏了其他更加危险的东西,至少现在公良觉已经感觉到了那种危险。

    在兴龙狱的时候,公良觉还不觉得,但是离开兴龙狱,他才感觉到这七情冥主似乎有些脱离他控制、反客为主的迹象,所以他才会一直在玉虚山外等待能够一次完成复仇的时机,可没曾想竟然被徐长青给搅了局,令到自己不得不和太叔旺提前交手,也因此七情冥主的弊端变得越来越明显。精研七情冥主法门这么多年的他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修为与七情冥主相差甚大的原因,还是七情冥主本身就能够通过不断的斗法交手来提升力量以及灵性,从而反噬其主。总之他只知道一点,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很可能他会被自己的这具分身给夺舍。

    现在的七情冥主就像是一个甩不掉、也不能甩的包袱,所以公良觉才会想到重回兴龙法冢,看是否能够收取六欲冥主,借用六欲冥主的力量来压制七情冥主的变化。虽然这六欲冥主有着不少的缺点,但也正因为如此六欲冥主才更好控制,加上自身的法力以及对七情冥主的熟悉,公良觉绝对有把握解除这一个小小的危机。

    只不过这个打算在徐长青出现的那一刻已经破灭了,六欲冥主被别人去得,而这人的修为高深莫测,公良觉连一成夺回六欲冥主的把握都没有。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公良觉心中一直压抑的疯念便忍不住冒出来,让他频频生出要毁灭一切、甚至连自己也一起毁灭的疯狂想法,如果不是那心中的那股仇恨仿佛万古寒冰一样包裹住心神,恐怕他也会被这股两百年不断折磨后产生的疯念给逼疯的。

    如今徐长青突然告诉公良觉能够帮他修成至强之境,代价只不过是付出已经成为包袱的七情冥主,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般的好事,他又怎么会不心动呢?对于对方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公良觉虽然心中充满怀疑,但更多的还是期待,曾经和仙宫瑶池圣君有过一段情谊的他知道昆仑三界大宗门之内有一些法门能够助人突破这迈入至强之境的屏障,只是与之相应的是要付出的代价也非同寻常。

    “你有何凭证可以放出如此狂言?”公良觉忍不住心中的疑虑,沉声问道。

    “我想这个应该足以证明我有这个能力了吧?”徐长青也没有客气,直接从乾坤世界将所有的神品仙丹都拿了出来,放在了小院子中的石桌上,算起来林林总总有十余枚。

    公良觉虽然看出这些瓶子内装的是丹药,但并不知道这些丹药都是神品仙丹,眼中露过一丝茫然,跟着好奇的拿起一个瓶子,拔开瓶塞,一探究竟。这一探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异常古怪,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了徐长青好久,然后塞上瓶塞,又一连拿起几个瓶子,分别打开查看,最终得到的结果和他的猜测完全一致。他也没有心思再继续去查看其他瓶子了,站在原地好久,才缓缓的转过身去,看向徐长青道:“你到底是谁?”

    “路人甲!”徐长青凑趣的调笑了一句,跟着反问道:“现在尊驾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了吧?”

    “的确!对于合道地仙巅峰之境的人而言,这些神品仙丹乃是突破屏障的方便之道,就算是再愚笨的人,这么多枚神品仙丹也足够将其推上至强之境。只不过……”公良觉将丹药瓶子放回桌上,疯狂的神色也逐渐平静下来,略显忧郁的叹了一口气,道:“只不过这些丹药对老夫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老夫虽然法力修为不足以成就至强之境,但也相差不远,真正困难的是老夫的神魂。老夫的神魂道心在兴龙狱经受了两百多年折磨,早已伤痕累累,无法复原,道心不成,就算法力达到至强之境,也没有一点用处。”

    徐长青早就料到对方会有此一说,于是直言道:“若是我能够帮你修复神魂,补漏道心呢?”

    “什么?这不可能!”公良觉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据他所知,在昆仑三界能够修复神魂、补漏道心的**并非没有,但那无一不是舍己利人的舍身法,他可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人会为了自己而舍弃一身修为。如果不是桌子上还摆放了十余枚神品仙丹,或许他会认为眼前之人完全实在这里耍弄他。

    “能不能你别管?我只问你愿不愿?”徐长青没有再多做解释,直接质问道。

    这一次公良觉没有再多想,似乎已经被徐长青的自信给感染,认为眼前之人定然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神通,于是点头道:“如果阁下能够修复老夫神魂,补漏道心,令老夫修成至强之境,老夫愿将七情冥主封上。”

    “既然如此,此物就暂且放在你那里,作为信物!”徐长青长袖在桌上一扫,将十余个瓶子收回到乾坤世界之中,只留下了一枚模仿天道丹炼制而成的伪神品仙丹,交给公良觉,然后说道:“距离此处不远有一座摩云峰,明日尊驾可到那里寻我,我会为尊驾施法解厄。”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5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1155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