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董家公馆

推荐阅读:萌妻来袭:慕少,别耍帅!至尊兵王亡而复生Boss来袭之亲亲小娇妻太古龙帝诀主神空间:你已被列为黑户老子是一条龙傲娇男神,宠不完!魔头崛起重现凶案现场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九十八章  董家公馆

    “先生,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那个小女佣轻轻的敲打了一下门,然后走了进来,将手中的衣物分别叠好放在房间里的床上,极为崇敬的看着闭目坐藤椅上的徐长青,问道:“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徐长青缓缓张开眼睛,向小女佣看了过去,只见他的眼睛此刻散发出淡淡的白光,而且没有瞳孔全都是眼白。那个小女佣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不过因为前几天便已经知道徐长青是个有**力的高人,眼前的情景让她认为一定又是在施法什么的,所以惊讶之后,也非常懂事的捂住嘴没有叫出声来。

    徐长青的眼睛逐渐恢复正常,光芒也内敛起来,回复到普通人的模样,见到小女佣见到异象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惊慌没有叫出声来,对其定力感到欣赏,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章平那小子,还有没有欺负你呀?”

    “那日谢谢先生指点,四少爷没有那么放肆了。”小女佣脸色微微一红,微微低着头,略带羞涩的说道。

    “你把头抬起来,让我仔细看看。”徐长青忽然吩咐一声,小女佣闻声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而他则仔细的看了看小女佣的面相,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你祖上为后辈积了不少德行啊!你的命格中休开生三门由福禄寿三星占据,而直符又直落中宫,看来你是一个厚福之人,而且你面相有着佐夫之相,看来谁娶了你,是他的福气。”

    小女佣开始听到徐长青的话立刻露出了喜色,但是听到后面不禁害羞了起来,心中以为徐长青在调侃她,不禁又红着脸,低下头。

    “你下去吧!顺便把你叫少爷上来。”徐长青没有再多说什么,吩咐道。

    小女佣躬身退下,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去,看着徐长青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徐长青见后,略带疑惑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本来这不是我一个下人应该说的。”小女佣神色略显为难,迟疑再三说道:“先生,在凶宅里的这几天,董家的少东家来过了很多次,每次都说有急事要见您,可是都被少爷给挡住了。后来少爷说您有急事要处理,不要用这些事情来烦您,让大伙瞒着您。不过我看那个董家少东家像是非常着急,这些天整个人都显得老了很多,看样子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您,所以我才……”

    “不要说了!”听到小女佣的话,徐长青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沉声问道:“那个董家的少东家来找过我几次?”

    “大概每天都有七八次吧!”小女佣看见徐长青的脸色变得难看,心知自己可能闯祸了,连忙跪下为陈章平求情道:“先生,您千万不要怪少爷,少爷也是为了您好才会故意隐瞒的,少爷其实为人很好,对我么这些下人也很好,您千万……”

    “你先起来。”徐长青没有说什么,脸色恢复冷清,伸手虚托,将地上涌起一股柔力,将小女佣托起,说道:“你下去把章平叫上来。”

    “是!”小女佣坎坷不安的看了看徐长青,迈着小步子,快速的跑向楼下。

    没过多久陈章平便来到了门外,显然已经从小女佣口中知道了事情已经败露,于是深吸口气,走了进来,见到徐长青后,便立刻自我辩解道:“先生,其实这件事……”

    “你不必说了!”徐长青抬手打断陈章平的话,淡然的说道:“我明白你的用心是为了我好,不想我被这些麻烦缠身,不过我希望这是你陈家第一次插手我的私事,也是最后一次,你听明白了没有?”

    “是,章平知道了!”虽然徐长青说得轻描淡写,但是陈章平却从他的眼睛中感到了犹如绞刀一般的视线,顿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头也低得很下应道。

    徐长青收回了视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义庄一脉与你陈家结缘一百多年,相处下来虽然也曾有过矛盾和冲突,但是彼此都坚守一条,绝不插手对方的私事,即便是插手也只是给点建议,你需紧记不要跃过了这条底线。”说着,他又拍了拍陈章平的肩膀,说道:“另外,我提醒你一下,你的那个小女佣乃是福缘深厚之人,而且其面相表示她可辅佐其夫成就事业,至于该如何做你自己斟酌一下?”

    陈章平愣了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点头道:“章平会考虑清楚的。”

    徐长青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一边换衣服一边询问义赈行会的事情,听到陈章平表示已经开始运作之后,便让他有可能的话就尽量将事情做大一点,并且都必须强调这是神目大师的义举。之后徐长青又再次提醒他,自己如果这次入京没有回来,或者是没有派人传口信回来的话,陈家应该怎么做,陈章平也感到了一丝事情的严重性,将徐长青的每一句话都仔细的记了下来。

    徐长青穿上自己最习惯的淡青色长衫,然后将其余的衣服连同陈章平准备的几条假辫子也一同收入到了袖里乾坤中,下楼走出门外后,若有所思的朝商行对面的一间小洋楼看了看,便径直走上准备好的欧式马车,吩咐一声道:“法租界宝土徒道的董公馆。”

    马车夫应了一声,手中马鞭一扬,马车徐徐的驾离了万盛商行。就当徐长青乘坐的马车离开商行的时候,刚才徐长青看过去的那栋小洋楼,飞快的走出了几个身穿洋装的清人,伸手矫健的登上了洋楼前面的一辆马车,快速的朝徐长青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对于会有人跟踪一事,徐长青早就已经猜到了,并且通过铜甲尸的天赋异能探察生气之法,感知到了方圆五里所有活人的动静。眼下跟在后面的马车只不过是个引人注意的摆设,真正的跟踪者在地下,两名至少是上忍级别的忍者运用地遁之术,悄悄的跟在后面。徐长青现在还没有打算对付他们,只是一边运用探察生气的异能反监视他们,一边熟悉这种异能的使用,把握每一点时间熟悉铜甲尸的种种力量,毕竟他也是九流闲人一脉第一个炼制成铜甲尸分身的人,没有什么前人经验可以借鉴。

    “先生,董公馆已经到了。”没过多久,马车便缓缓的停了下来,车夫将头伸到车窗,提醒道。

    徐长青点点头,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了一些零钱,交给车夫,让他自己买一些食物,并说今天要赶远路进京,路上不会停留。吩咐完了后,他走下了马车,看了看眼前有着明显中西特色的花园别墅。别墅的主楼是一栋三层高的建筑,另外左侧还有两座副楼是纯西洋建筑,右侧是一间私人的小教堂,建筑周围被绿树草地环绕,最外层则是一排竖直尖刺组成的围栏,将里面和外面隔绝开来。

    “你是干什么的?这里是私人住宅,未经允许不得擅自窥探!”就在徐长青打量眼前的别墅时,董家的护院便走了上来,拦在了徐长青面前,警告道。

    对于这些下人,徐长青没有打算过多的纠缠,右手隐结定身印,运转真元,暗自施展法术,然后径直向里面走了进去。那名护院见徐长青不听劝告,立刻脸色一变,准备伸手想要去抓徐长青,然而此刻他却感觉到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将他紧紧的捆绑住一样。就当这名护院被徐长青用法术定住之后,,他身后的同伴却没有察觉出了问题,直到徐长青走到了董公馆的大门口,推门而入的时候,守在门口和周围的护院下人们这才全都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上前想要阻拦。可是这十几个人刚刚走了两步,身体就全都不约而同的僵住了,就像是石雕一般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而他们脸上的表情全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在经过门口的守卫后,徐长青穿过一小段树林,走到了董家花园的羊肠小道上,这是在董家做事的不少下人女仆全都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心中猜想前面的守卫为什么会让他进来。虽然众人都有疑惑,但是却没有人有胆子上前问话,最终一个正在指挥下人打扫庭院的女管家模样的人走了上来。女管家走到徐长青面前,朝他行了个礼,刚刚准备询问徐长青的身份,徐长青却先行开口问道:“请问董震宇先生现在在家吗?”

    女管家愣了一愣,虽然心中反抗,但是嘴上却不由自主的说道:“少爷正在软玉楼和老爷一起照看小少爷。”

    说完,还像是深怕徐长青不知道地方似的,伸手朝左侧那栋看上去很简单的小洋楼指了过去。

    徐长青见后,朝女管家微微点了点头,道声谢后,缓步朝那座洋楼走了过去。

    这时,旁边围观的一些佣人立刻朝女管家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徐长青的身份,而那名女管家愣了半天,才恍恍惚惚的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我还没开口,他就问我少爷现在在家没有?我就不由自主的回答他了。”

    “什么?”一名似乎和女管家关系很好的中年女仆,急声说道:“莲姐,你连对方身份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回答他的问话呀?”

    女管家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问我话,我就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聚在一起干什么?”这时一个身穿短褂、鹤发童颜的老人走了过来,见到徐长青的背影,脸色愣了一愣,随后变得阴沉了许多,吩咐那名女管家道:“你立刻带人到前门看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的,守在门口就行了。”

    “是,张老!”这名老人的身份在董家似乎颇为尊崇,女管家没有半点犹豫便遵照他的指示,领着几个人朝前门走去,而老人则快步向徐长青追了上去。

    “姓徐的小子!你还嫌伤得小姐不够吗?”老人快要追到徐长青的时候,在他身后四五米的地方厉声叫道。

    徐长青听到声音,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过去,见到老人微微一愣,朝老人行礼道:“张老前辈,好久不见了。”

    眼前这名老人也算是徐长青的旧识,他名叫张铁峥,曾经是一名陕北一带的马贼,武功修为在世俗武学中也算排得上字号,后来因为被同伴出卖,失手被擒。在将要问斩之日,得盛家上代家主施救,得以脱身,之后余生为报答盛家的救命之恩,便隐姓埋名当起了盛家的护卫,一直到今天,而盛家也从来没有将他当做仆人,以至诚待之。当年盛卿萍被盛老安排在陈家冲寄居的时候,张铁峥也一直在陈家冲照顾她。之后徐长青和盛卿萍之间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在徐长青逃婚当晚更是孤身闯入了桃花山兴师问罪,被徐长青的师父以桃花山阵将其困住,使得他在桃花山阵里骂了三天三夜,只剩下半条命时,才在盛卿萍的劝说下,离开了桃花山。对于老人的毅力和忠心,不单单徐长青的师父佩服,就连徐长青也深感敬佩,所以即便老人对他恶言相向,徐长青也是以礼相待。

    “我不是你的什么前辈,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混蛋,你立刻给我离开!”张铁峥虽然知道自己的武功绝对无法对徐长青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依旧纵身,挡在了徐长青的面前,怒声道。

    徐长青脸色始终都是一种淡然之色,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说道:“张老前辈,好像并非董家主人,我是受董震宇先生的邀请才过来的。”说着,顿了顿,又道:“虽然我当年的确算得上是罪大恶极,但是除了怜心以外,其他人还没有资格怪罪我。”

    “管你什么资格不资格,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再靠近小姐和小姐的家人。”张铁峥没有理会徐长青,沉腰坐马,双臂一展,摆出了大力金刚掌的起手势,想要凭借武力阻拦徐长青的道路。

    徐长青看着张铁峥这样不依不饶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摇摇头,忽然施展鬼魅神行,瞬间从张铁峥面前消失,又几乎同时出现在张铁峥身后十几丈外,继续缓步朝那栋洋楼走去。当张铁峥发现徐长青已经绕过自己的时候,想要抬腿急追,然而此刻忽然从地上冲出来数十条粗细不一的藤蔓,紧紧的裹住了他的脚,令他动弹不得。他一边哇哇大叫,一边弯腰用力想要解开藤蔓,可是每当他掰断一根,地下另外又会钻出一根绑住他的脚,急得他不禁大声叫嚷起来,引得众人围了上来帮忙。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2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625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