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密宗黑教

推荐阅读:诸天重生天庭直播间:污力主播升职记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乱唐妇科小村医混血八旗全能庄园我的魔法时代科技大仙宗重生之无限梦想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零四章  密宗黑教

    所谓多算多胜,少算少胜,徐长青虽然已经叮嘱了曹锟,也用秘法通知了盛老,但是就怕话没有带到,或者带到了又出了什么意外。于是他干脆在北洋新军的老巢点一把火,一把直接烧到京师的火,将玄罡天魔准备诱使北洋新军做的事情借由百姓的嘴公布出来,宣称北洋新军要造反,借着京师空虚的时候,以武力逼宫,救出袁世凯。

    虽然这的确是段冯二人正准备做的事情,但毕竟这计划还只是北洋新军的高层知晓,中下层的军官、袁世凯以及他在朝廷收买的势力并不知情。如此一来,不管段冯等知情人是否愿意都必然会打消原定计划,同样也不会承认这个造反计划。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根据载沣摄政后大肆打压北洋新军的作法,袁世凯残留在朝中的势力必定会将谣言制造者的矛头指向以载沣为首的亲皇派,到时只怕玄罡天魔在世俗界的力量将会因为这个谣言而被打乱,在五月初五那天无法给他以有力的帮助。

    眼下整个京城周边的气运全都乱了,这令到徐长青就像是个睁眼瞎子,根本无法运用命数之法演算事情凶吉,从而找出应对之策,而那位老太婆的排局无异又让他警觉了三分。此刻他所要做的就是在入京之前,借用一切手段将玄罡天魔所有的助臂全部除掉。

    看着火车慢慢的驶离站台,徐长青心情略显沉重,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有点太过小看玄罡天魔现在所召集的力量,单凭一个四魔君就足以和这次参予除魔的绝大部分高手相抗衡了,更别提其他的一些魔头。其实最让徐长青心存忌惮的人,除了玄罡天魔以外还有一个邪阳子。他几乎可以肯定邪阳子至少懂得一种十变魔君的变化之术,如果他能和十变魔君那样任意变成任何人,混入己方,那么后果将是毁灭性的,这或许就是之前那份提醒有内奸的神秘电报所要表达的意思。

    乘坐从天津到北京的列车绝对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比起从保定到天津的那段路程,简直有天渊之别。姑且不说车厢内人挤人,人堆人的情况,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就是上车的乘客还带着一些鸡鸭类的活物,这些活物令车厢内屎尿横飞,再加上弥漫在车厢内的汗臭、狐臭和脚臭等等异味,令徐长青觉得就连尸气也比这气味好闻。另外天气已经到了五月,气温炎热了不少,列车不知为什么又走得不是很快,无法起到任何通风作用,车厢内的气味久久不去,逐渐积累起来,并且越来越浓,这使得徐长青不得不将分身内本体的呼吸改为内呼吸,方才忍受了下来。。

    车厢内大部分的人显然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气味,丝毫没有半点不适,一些三姑六婆随便找个人交谈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另外一些专门混列车的混混则趁着这个时机在车厢内设赌局,想方设法的从车厢里这些并不富裕的乘客身上捞钱,这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特别是在那几个混混设的托赢钱后,更是使得周围的人忍不住围拢上去下起注来。显然这些混混全都是老手,出千出得非常隐密,而且故意将赌局设得有输有赢,虽然从外人看来,庄家每次输都是在输大头,看上去像是很容易就能赢似的,但他们却不知道输的这些大头有九成都进了他们自己人的腰包了,这样算起来,反而是赢了一个大头。

    火车一路前行,除了有些人因为赌局的原因发生争执,就没有再发生其他什么事,显得很平静。虽然乘坐的是火车,但是这火车比起马车来快不了多少,加上在停靠站停留的时间,这列火车直到晚上亥时一刻方才赶到了通州,硬生生的走了将近三个时辰。由于受玄罡天魔的指示,载沣颁布了一系列戒严令,其中以国丧期间为由,阻止各地的火车进入进城,南来北往的火车分别在昌平和通州两地停靠,剩下的路段就自己找马车前进。

    从火车上下来之后,徐长青便立刻在车站站台的小孩报贩手里,买了几份当晚发行的各类晚报。其中只有一份在天津本地发行的小报,在头版头条上的文章,赫然就是徐长青要那神手堂的人宣扬出去的内容。在后面的二版、三版则是将这段时间内京师兵力调动与分布以及最近北洋新军活动的方向做了一个整体的概括,后面还有一篇社论,大致内容是按照徐长青所想的方向慢慢的延伸,全都脱离不开北洋新军要造反的言论。

    看到这里徐长青也不得不佩服那些最下层的下九流中人,虽然他们各人的力量不怎么样,但是联合起来,往往能够做到许多如那些修行高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能够这么快就将消息传了出去,想必那些神手堂的人用了不少力气。现在虽然只是天津的本地报纸,但这个消息太轰动了,而且并非无迹可循,可以预计今晚电报局的电报机将不会停歇,明天早晨的各家日报将会着重报道此事,到那时徐长青剪除玄罡天魔世俗力量的计谋就差不多完成一半了。

    离开火车站后,徐长青找了一处相对隐密的地方换上一身衣服,重新换回本体混元金身,随后便趁夜施展鬼魅神行,快速的朝京师方向赶了过去。

    以鬼魅神行的速度徐长青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便已经赶到了双桥附近,忽然他的身形停了下来,站在了一处小山最高峰的树顶上,身体仿佛化为羽毛随风轻轻摇晃。他定睛看了看四周,刚才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打斗的声音,并且还感觉到了一丝天地元气的异动,很显然是有修行界的人这个附近打斗。

    徐长青在树顶上站了许久,但是却依然没有见到周围有什么反常的地方,于是心中不禁纳闷,想到会否是因为炼化了铜甲尸分身使得先天七感出现了什么问题。由于想到了铜甲尸,于是他便用铜甲尸分身对生气的敏感,开始向四周嗅了嗅,寻找四周是否有生命的存在,虽然很快找到了不少的生命,但那些都是山里面的小动物以及山外村落的普通人,根本没有他想找的修行界人。

    就当徐长青打算放弃寻找继续赶路的时候,在他所在山丘东北方将近二十里左右的一处山坳里,发出了几声轰雷般的响声,接下来一道带着赤火之力的太清雷劲从天而降,结结实实的劈在了山坳中,随后数声响彻云霄的惨叫声从山坳里传了出来。这时,徐长青便感觉到魔修之人散体时爆发出来的魔气,从山坳中传了出来,瞬间扩散到了附近的山上,使得山上不少的植物动物被波及,纷纷枯萎死亡。

    “看来传闻这边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果然没有夸大其词。”徐长青见后,眉头皱了皱,不再停留,转身朝那边山坳飞驰过去。

    还没靠近山坳,徐长青便清晰的感觉到了有着一股凝实的魔气围绕在山坳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就像是在周围竖起了一道围墙似的将所有的东西全都隔离开来。虽然凭借鬼魅神行他或许可以翻越进去,但是却又不知道这扇无形的魔气屏障到底有多高,周围也没有能够提供他做踏脚板的飞鹰,若是不小心接触到屏障,必然会惊动布置魔墙的魔头,反而打草惊蛇。为此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无声无息的落入了屏障的外围,隐身在树冠的树梢之中,仔细的查看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就在徐长青的脚下,一名身穿黑色喇嘛袍子的黑教僧人盘膝坐在地上,从手中持有一把人骨经轮,经轮上面刻着逆向倒转的密宗六字真言。每当这名黑教僧人转动一次经轮,口中则念诵一遍罗刹抱身咒,同时从他身体里面就散发出一股魔气加入这扇魔气屏障中。

    “黑教僧人?”徐长青这名密宗僧人后,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不禁嘀咕道。

    黑教三世活佛乐空原名叫马正严,长安安村人氏,本是道光年间的秀才,在一次前往长安青龙寺礼佛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了一本唐朝密宗大师惠果的手抄金胎不二修持秘法和一张惠果大师亲自炼制的转识曼荼罗。凭借这一本密宗大乘的修持秘法和佛宝,马正严轮回三世,想要依靠自身力量达到密宗金刚乘和胎藏乘的最高境界金胎不二,谁曾想佛家**没有练成,倒是练成了魔家**。在最后一次轮回后,马正严悟出了两套密宗魔修之法大罗刹灭身圆满经和阿修罗王灭世重生经。魔功大成之后,他便借用了藏传黑苯的名号,创立黑教,自封三世活佛,取密宗双修之法乐空双运的乐空二字为佛号,在蒙古各部传教。

    由于马正严的确有着非凡的大神通,使得黑教短时间信徒猛增,丝毫不弱于蒙传佛教,虽然也有各地密宗的高手曾经试图将其剿灭,但是大都死在了修罗罗刹魔功和手中转识曼荼罗的攻击之下,最终令他立教成功。本来这次京师的混水他不想来淌,他很清楚其中的危险性,只不过玄罡天魔开出的条件太优厚了。第一个就是逆天成功后,便让皇帝下旨赐予他活佛封号和转世金瓶,让他的黑教完全合法化,第二个就是许诺让他利用九龙问鼎**施展时候泄漏的龙脉之气和星辰之力炼制魔器。

    其实谁也不知道马正严依为屏障的转识曼荼罗已经在和密宗高人的连番冲突中破损,如今他拥有的魔器只有用死在他手中的密宗高人遗骸炼制的白骨金刚杵和一个自己炼制三世的恶鬼经轮。他非常急切的想要修复转识曼荼罗,只有如此他才会不怕那些密宗高人的报复,所以对于玄罡天魔的邀请他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徐长青无声无息的站在树上,低头看着下面的黑教僧人,心中盘算着有几分把握能够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除掉此人。经过一会儿的观察,徐长青发觉此人的魔功也算深厚,而且此人魔气外相呈现三头六臂状,应该是马正严麾下的五金刚之一密集金刚努海。不说别的,单以此人的魔功修为而论,比起当年的九命真君来就丝毫不差,如果其他的几人也同他一样修为的话,那么三世活佛马正严能够在蒙藏密宗内部占据一席之地,就不是什么幸运和偶然了。

    对于不惊动他人拿下此人,徐长青此刻不报任何希望,这不单单只是因为密集金刚的修为,若是只有密集金刚一人的话,那还算容易解决,但是马正严行的是双修之法,每一个金刚身边都有一个修为绝不比他弱的双修伴侣。密集金刚的伴侣是触金刚母,虽然徐长青此刻不知道这名触金刚母的具体位置,但是他却能明显的感到树下还有其他东西只是他看不着。

    面对这种局面,徐长青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然后像是放弃了似的,选择后退,施展鬼魅神行,瞬间隐没在树林里面。就当徐长青离开没有多久,一名全身**、手中握着一个金刚铃的光头女子从徐长青所站立的那颗树中走出来,然后皱着眉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说道:“刚才明明感觉有人过来,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触姬,会不会是你听错了?”密集金刚努海脸色稍微不悦的说道:“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维持金刚法界,帮助师兄除掉那些修行界高手,抢回曼荼罗,不要太多事了。”

    “别忘了,活佛说我的多闻之力无人能及,怎么可能听错?”触金刚母略微感到不悦,又仔细看了看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便放弃继续寻找。之后,走到双修伴侣的面前,解开他的僧袍下摆,朝其分身坐了上去,轻哼一声,然后双腿盘缠腰间,运转魔功摇动手中金刚铃。随着两人魔功交融在一起,双方的魔气融合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双修外相,并且与魔气屏障连接起来,逐渐融入其中。当两人彻底的融入其中后,魔气屏障变得厚实起来,魔气翻滚,煞是吓人。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2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62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