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疑点重重

推荐阅读:空间之地府交流群绝色美女的贴身高手未世何小仙世界修仙行穿越之冷男不好撩都市逍遥邪医至尊鬼道士顾少撩妻99式都市极品医王抗战之广陵密码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一十一章  疑点重重

    在将大道图收回体内之后,见到被狂暴的天地灵气冲击过后的山坳,徐长青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还郁郁葱葱的山岭眼下全都变成了一片松软的黄土,最靠近山坳的两座小山基本已经消失了,剩下的是两座稍微矮一点的土丘。这样的情况一直延伸到了徐长青之前所处的那座山上,所幸的是这股狂暴的天地元气并没有波及到周围的城镇,特别是最靠近此地的一个隶属双桥的小村镇。

    眼下天空像是被天地灵气冲开了一个洞穴似的,云层全部散开来,在云层洞穴下面,无论是稀薄的天地灵气,还是天地根本的五行灵气全都被这股强烈的力量给冲散了,并且逐渐被吸纳到了天上,随着云层向四周散开。对于修行者而言,此地可以说是真正的荒漠,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借用,心里感觉就像是失去了某种依靠似的有点慌乱。

    “糟糕!”徐长青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立刻想到了还在天地灵气爆发处的废五等人,连忙施展鬼魅神行身法,转身朝山坳方向疾驰而去,由于脚下未曾留力,在他所经之处地面的黄沙被脚尖的力道和周身的气劲,震得飞扬起来,形成了一条不断延长的黄龙。

    虽然周围的地形已经些微的发生了改变,但是徐长青此刻依旧可以从起伏的巨大沙丘判断处爆发点的所在。几个起落之后,徐长青便飞身落在了天地灵气爆发点的附近。周围寂静无声,仿佛死地一般,他双脚落下之后,小腿便飞快的没入了地下,直到及腰。比起外围的沙粒,此处的土地完全被狂暴的天地灵气碾压成了松散的粉末一般,踩上去毫不受力,即便徐长青施展轻身之法也依然还有半截脚陷入其中。

    周围没有半点活物的迹象,徐长青甚至感觉不到有任何异样的东西,死寂,这是他心中所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词语,周围永远都是死寂。徐长青平复下心中的担忧,微微闭上眼睛,集中精神通过铜甲尸分身的异能,寻找周围的生气。没过多久,他的眼睛猛地张开,纵身而起,朝南面巨大沙丘的半山腰飞驰而去,飘然落在了半山腰靠西北方向的一处微微向里凹陷的沙洞前。

    很显然之前这个沙洞应该是一个洞穴,但是出口已经被砂砾给掩埋了,徐长青俯身下去,双手按在洞口的砂砾之中,默默的运转铜甲尸异能。此刻他感觉到在这个被砂砾掩埋的洞穴最深处有两团生气,其中一团精纯旺盛,另外一团则灰暗阴沉,双方似乎都受了不小的伤,生气有点逐渐流失的迹象。

    徐长青从对两人生气的感觉,可以判断出他们两人分别是废五和正霄道人,于是后退一步准备施法将洞穴从砂砾之中挖开。由于周围的五行灵气已经消失,他无法通过五行道术和五行战决来打开洞穴,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用自身力量一点点将堵塞的通道搬空。徐长青后退几步,剑指虚空画符,跟着收手合十,结成玄通灵霄移山法印,迅速运转真元,从手印中冲出一股道力,打在道符上,并念咒道:“洞罡太玄,定行五岳,三山五岳真灵急急如律令,法咒神威!摄!”

    在道符在法咒之力的作用下化为一团土黄色的光芒,没入洞口的砂砾之中,徐长青又急步后退数米,双手呈剑指,虚空一点洞孔,似乎与那道力连接起来似的,双臂向两侧后方一展。只见洞口以及周边的砂砾犹如喷泉一般涌起,随后化作了两条巨蟒,顺着徐长青的剑指道力牵引,从他身体的臂展两端,向后方冲到了半空中,跟着散开形成沙雨,落入了山下,融入了山下的砂砾之中。

    这一奇景持续了将近半盏茶的时间,洞穴及其周围的沙土全都被徐长青用神通搬运**给引走,逐渐露出了泥土地面,洞口也逐渐显现出来。

    见到洞口露出来,徐长青散开道力,沙土化作的巨蟒瞬间散开,扬起了漫天的尘土。此刻洞口已经被一些从上面落下的大石块给堵住了,神通搬运**也无法移动这些大石头。他上前一把扣住石块,运用混元金身之力,小心翼翼的将这些巨石一点点的搬开,被天地灵气冲击的山体此刻非常脆弱,加上覆盖在表面的沙土极其松软,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引起塌方。如果山体塌了,而徐长青又在洞穴内,即便以他这样的高深修为,不死也要脱层皮。

    在整个洞口都清理出来之后,徐长青施展鬼魅神行,令身体变得犹如羽毛一般轻盈,并以太清元罡布于周身,轻飘飘的滑入洞内。如此施为令他在进入洞穴后,甚至没有引起一丝空气的震动,从而见小了洞穴塌方的危险。洞穴延伸下去十余米,很快便到了尾端,只见废五和正霄道人都盘膝而坐,陷入了胎息状态,身上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有点脱力昏迷。在他们旁边的地上有一个痕迹,看样子像是之前还有一人曾经坐在旁边,和他们二人一同抵抗天地灵气的冲击,从残留在地面的真元痕迹来看应该是天音禅师。徐长青心中不禁产生疑惑,不知道天音禅师是如何离开这个被封闭的洞穴的,而且既然有能力离开又为什么不杀死毫无抵抗能力的废五和正霄二人。

    对于天音禅师,徐长青从一开始就没有看透,特别是之前他下手偷袭马天二人的时候,天音禅师所施展的花中佛国之法,看上去像是要保护马天和叶琳伊娃,但实际上给他的感觉却是想要困住马天二人,令他们无法逃走。当徐长青施展正反五雷法咒偷袭击杀马天之时,能够防住纯阳之火的紫莲竟然没有丝毫防御之力,仿佛一张薄纸一般任由正反雷劲穿透过去,这实在太过蹊跷了。

    如果说天音禅师并没有叛变,而只是被派往玄罡天魔处做内应,这点别说徐长青,只怕就连三岁小儿也不会相信。在下九流旁门里修炼魔道邪法的人多得是,他们个个都比天音禅师合适做内应,更何况天音禅师地位尊崇又岂是那些下九流旁门所能指挥的,就算是燕风等人也只怕要对其礼敬三分。加上之前那么好的机会可以合力击杀邪阳子,除掉玄罡天魔的智囊,他依然出手阻挡废五和正霄道人,可见他似乎并不想邪阳子丧命。

    就当徐长青被种种疑惑所困扰的时候,一块从洞顶掉落的碎石将其惊醒过来,只见洞穴顶端松软的土地,似乎无法在承受上面传下的重力,开始松垮崩塌。眼前情况紧急,徐长期没做多想,一手夹起一人,将鬼魅神行提升到了极致,瞬间从原地消失,仿佛飓风一般朝洞口冲了过去。由于徐长青没有在意身体破空所散发的冲击力,进一步的加速了洞穴的垮塌,当他前脚刚刚离开洞穴,后脚洞穴便再也承受不了周围的压力,轰然坍塌下来。同时一股气浪将身处洞口的徐长青给推了出去,而徐长青也借助这股气浪,踏空飞出,以飞龙之势快速的朝西面京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以徐长青的速度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远离了双桥的那个山坳,在六里屯附近的一个小山城外停了下来。天地灵气的爆发不但破坏了双桥附近的一些山体和树林,更加引起了一些地脉震动,波及到了京师周边,加上大部分冲上天际的天地灵气所引发的奇异光芒,令不少人感到惊恐,纷纷猜测有什么大的灾害会要发生。即便眼下是深夜,绝大部分的人都收拾了一下行李,纷纷走出家门坐在街道上,等待那未知的灾害,以防到来时来不及做出准备。而徐长青前面的这个小山村也不例外,人头攒动,灯火通明,丝毫没有一点深夜的样子。

    将手中两人放下之后,徐长青感受到了周围的五行灵气已经恢复了正常,于是运用五行道术将三人身上的尘土全部剥离,随后他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件备好的衣衫换上。一般在真元大损之后,修行者的身体都会自动的进入内呼吸状态,如此有助于恢复真元,如果贸然打断反而不好,所以徐长青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两人醒来。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山下村镇已经逐渐恢复平静,原本惊慌的百姓见没有预想的灾难发生,也都陆续回了家,身心的疲惫令到所有人都早早的熄灭了灯火,村庄又陷入的沉睡之中。一直盘膝坐在大石头上闭目养神的徐长青微微张开眼睛,朝身旁的两人看了过去,只见废五和正霄道人的身上不约而同的有了真元运转的动静,呼吸也由内呼吸逐渐变为外呼吸。

    只见废五怀中的法器天香桶自动的从他的怀里冲了出来,悬空在他头顶上,从他的百会天顶冲出五股绞缠在一起的天地废气冲入天香桶中,然后再由天香桶传出一股杏黄色的废气由他的鼻孔吸入,形成一个真元外循环。正霄道人修炼的楼观道正宗的太上清静真经,一身真元走得是阳刚武火,体内的真元随着他的呼吸从周身穴道向外吐出,然后又收回来,形成了一道淡淡的光芒,身体周围的小草也随着他真气的鼓动,而向他倒了过去。

    徐长青知道他们快要醒来了,于是起身站起来。废五的天香桶这时落下去,收回到了废五手中,废五身上激荡的五废气也逐渐消失,跟着只听见一声令人尴尬的屁声响起,在废五身后的小树林逐渐枯萎下去。而正霄道人也慢慢的停止修炼,双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来,做抱球状反复运动,直到身上的真元运转完全平息下来,才收功停止。

    “是谁?”废五首先睁开眼睛,见到一眼就见到站在不远处的徐长青,在开口询问的同时,身上的五废气随即调动,冲到了手上,随着他暗中弹指的动作朝徐长青打了过去,尽显先下手为强的江湖本色。

    徐长青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废五会出手,渡世灵珠从体内冲出,悬于右手掌心,一股无形护罩挡在了他的身前,将五废气卸到了两旁,同时说道:“废龙头,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一位救命恩人的吗?”

    “渡世灵珠?你是九流闲人徐长青。”废五虽然没有见过徐长青,但从他收到的消息已经得知释弥勒的渡世灵珠在徐长青手里,依此可以判断出徐长青的身份。纵然已经确认的身份,可他多年的江湖经验却依然让他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对徐长青攻击。

    徐长青没有在意废五的表现,将目光放在了已经逐渐收功的正霄道人身上。正霄道人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惊讶的看了看四周截然不同的情景,当见到徐长青之时,脸上闪过一阵惊喜,但却又很快变得极为沮丧,长叹一口气,说道:“徐长青啊!徐长青!要是你早来几日就好了!或许我那两个师弟也就不会死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他那两名师弟遗留下来的外堂长老腰牌,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悲意,眼中老泪溢出。

    “抱歉!我没有想到玄罡天魔的人会如此利害。”徐长青歉意的看了看正霄道人,随后将自己的部分经历以及在双桥山坳暗中出手等等事情说了出来,跟着神色肃然的朝正霄道人,问道:“道长,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昆阳真人和天音禅师会突然背叛呢?”

    正霄道人站起来,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跟徐长青说了一边。原来当日他们六人入京之后,并没有和下九流旁门的人在一起,而是到了京城北面的崇元观,与那里的燕风等人汇合。之后,他们打听到了天坛已经完全被封锁了,由丰台大营的八旗兵把守,而且京师内将近七成的魔道修行者全都聚集在了天坛中,并不时有死囚押入天坛中,像是要行血祭之法,他们有理由相信天坛就是九龙问鼎**的所在。于是一连几夜,他们都集中力量,试图冲入天坛中,破坏这一逆天的奇门大阵。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3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63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