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安定楼上(上)

推荐阅读:吞天龙神极品鬼女阴阳鉴星际小厨师大明闲人恰似寒光遇骄阳重生军婚撩人爆炸运球手贴身小医仙鸿蒙神王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安定楼上(上)

    离开雍和宫的徐长青改变了原定计划,准备见玄罡天魔一面,于是朝南边的安定楼走去。他不但得到了九龙问鼎**的施法法门,还从藤冈左助身上得到了一本详细记载了天阵布置方法的小册子,有了这两样东西徐长青便可以施法利用天阵指引出人阵的所在。然而想要短时间参透九龙问鼎**,就需要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进入道心境界,比起京师其他地方来,显然被重重监视的安定楼反而要安全很多。

    吴宫的尸体以及他的本命魔器鬼火灯笼已经被收入了黄泉幡中,成了黄泉幡的一部分。或许是吴宫的坏事做得太多了,当他的尸体和本命魔器被黄泉幡炼化的时候,一股两倍于九命真君的天地功德,冲入了徐长青的体内。可惜的是,炼化其本命魔器时所产生的先天怨气将大半的天地功德给冲散了,最终融入混元金身的只有一小部分。

    大道图在吸收了照佛楼中六道轮回图里面的力量后,自动的飞回到徐长青的识海。另外空海的肉身佛和引魂书已经收入了袖里乾坤中,等以后有时间在慢慢研究,而那把日本妖刀羽切徐长青也已经为它找到了合适的新主人,就是他新收的第四个记名弟子江三保。

    对于收江三保为记名弟子,徐长青并不表示反感,相反他反而非常高兴,这并不是因为江三保有多么好的资质,而是因为他有机会还张之洞的恩,了结一段恩怨。当年张之洞在湖广担任总督的时候,受慈禧密旨,经常借故到陈家冲来走访,刻意接近陈家和义庄,是他在半路上遇到徐长青的母亲,并带她到陈家冲的,另外也是他在徐长青出生之后,找来了灵药给徐长青的师父炼制丹药,以弥补徐长青的先天不足。算起来他于徐长青有再造之恩,所以深陷世俗因果之中的徐长青即便没有条件,也会收江三保为记名弟子,以偿还张之洞的恩情。

    徐长青从前门大街经过之后,径直朝琉璃厂旁边的羊肉胡同走去。

    生在京城、长在京城的八旗子弟们一个个别的不会,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然而每月的俸银少了,开销却大了,使得他们不得不偷偷从家里拿出以前祖先收藏的古玩字画出来典当,弄些钱花销。这样一来就使得京城的古玩字画买卖成了一个大行市,在靠近琉璃厂周围的香炉营、北柳巷、汾猪营、三眼井等胡同,也因势由以前的民居改成了古玩字画的当铺。这些当铺专门从这些八旗子弟手中收来字画古玩,因为这些八旗子弟当了东西以后,很少有来赎的,而这些古玩字画成了死当后,到了外地一倒手,价值就倍增,可谓是暴利。

    在这一片古玩当铺林立的街区胡同里,做酒楼客栈生意的安定楼就显得格外突出。由于酒楼的地理位置非常好,不少的人想从酒楼老板手中买下它,拆了后,改建当铺。不过这些人最终都铩羽而归了,其中不乏有当朝权贵做靠山的人,他们都分别被自己的靠山警告不要去招惹安定楼的人,一时间安定楼的老板就成了整个北城区最神秘的人物,不少人都想知道这人到底是谁。

    下午正值艳阳高照之时,天气非常酷热,晒得人昏沉沉的,刚才下了会儿小雨,非但没有让气温降下来,反而更加闷热。附近当铺的伙计趁着这会儿闲,聚在一起,跑到安定楼来要了一锅酸梅汤,围坐在一起,闲聊起来,而内容差不多都是在谈论昨晚的事情以及早报的事情,纷纷猜测这是大乱将其的朕兆。

    “十四弟,你听听现在我们大清都弱成了什么样了?”在安定楼第三层靠窗的座位上,外貌威严的玄罡天魔听到楼下那些伙计们聊天的内容,脸色阴沉,说道:“当年我们那时候,又有几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放肆,你也是大清爱新觉罗氏的子孙,难道你就不心痛吗?”

    虽然外面炎热难耐,但是在安定楼的第三层却让人感觉极其阴冷,楼内坐的人并不多,加起来不到三十人,以楼梯口为界线,分成两批人。燕风、废五、关正、唐婉等人坐在了靠西侧的一边,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除了盘山婆和胡三两个下九流旁门中人以外,昨晚从汪太医胡同逃走的胡月娘、唐心、老头子和左弼任四人也位列其中,七七八八加起来有十几个。相比起燕风那边的人数众多,玄罡天魔这边就显得淡薄很多了,移山大妖颚毕隆和雷霆魔常满分列其中,剩下的五六人则是如天尸上人,黑煞道君等次一级的魔头。

    除了这些相互对峙的人以外,在玄罡天魔所坐桌子的对面则还坐着一个人,这人面容枯老,满头白发,虽然长眉盖眼,双目低垂,但是从眼睛的缝隙却依旧不时的泄漏出一丝精光。

    这样一个入暮老人竟然被貌似中年的玄罡天魔称为弟,看上去着实让人感到极为怪异,然而两名当事人却并不在意,显得十分自然。那老人满上一杯茶,细细的茗了一口,平淡的说道:“王朝兴衰乃是天定,儿孙也自然有儿孙的气运,你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又何必这么看不开呢?”

    “你真的已经老了!”玄罡天魔冷冷的说道:“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霸气冲天的大将军王,如今竟然变成了一个听天由命的卫道者,实在有够讽刺的!”

    “我老了吗?”老人撩起自己下巴的长须看了看,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或许我真的老了!”

    这时在楼内的另一边似乎起了争执,只见天尸上人把玩着自己骷髅念珠上新添加的一个人头,而那个人头正是卫环小孙儿的人头。这种挑衅的动作一下子激怒了下九流旁门的人,对于卫环一家的死,即便是这些不把道义当回事的下九流中人也或多或少都有点愧疚,特别是曾经找卫环治过伤的任弼时和胡三二人更是怒发冲冠。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4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644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