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京城事了

推荐阅读:带着小倩去修仙王者荣耀之女钟馗小保安的梦想全才相师总裁夫人不在线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不死狂人涅槃倾城,九千岁请自重婚爱成瘾超级仙农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京城事了

    杨玉亭做事雷厉风行,一时间直隶、山西、内蒙、关外等地与此事有关的官员纷纷落马,那些牵扯进来的商户也被查抄一空。周家旁系受到的打击最大,家中子弟和亲戚纷纷被抓,各个商铺也被查抄封店,明面上的家产去了十之**。所幸他们还有一些底子,可以支撑下去,只不过在直隶、山西和内蒙这一块,他们的名声是彻底臭了,最终不得不举家西迁,去往四川暂避风头。

    经此一事,在周家寨这一带便形成了一个权利真空。不知道是不是杨玉亭有意为之,他将周家嫡系的一些亲戚推荐到了那些空缺的官位上,并且只让周正麟出了很少的一些钱,便取回了原本属于周家旁系的那些地皮店铺。在一切事情平息之后,周家嫡系重新获得了这些年来逐一被周家旁系蚕食的权利,同时周正麟也因为杨玉亭的关系,和关外的一些地方势力有了些许联系,在不知不觉将周家逐渐的带入了世俗权利的争斗漩涡中。

    陈元善在帮助周正麟稳定周家一事上帮了很大的忙,他不但道学精湛,就连处理俗务的能力也极为出色。为了平息百姓的恐慌,他和周清岚合力上演了一出捉鬼驱邪的大戏,然后又专门给那死去的黎族女子建了一座庙宇,让周家寨的百姓有个可以安抚恐惧的地方。

    在周家寨的事情平息之后,陈元善和周清岚协助周正麟夫妇服用了上清氲气丹,让药力可以全部被他们吸收,而他们自己也在服用了丹药后,就闭关巩固这些日子的所得。在闭关后的第三天,他们便趁夜相携离开了周家寨,只留言说要云游四方找寻大道踪迹,等安定下来再联系周正麟,走得端是洒脱。

    周家二老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变故之后,相继病倒,所幸有徐长青留下来的丹药,方才救了他们的一命。一病之后,他们似乎都大彻大悟,将家族权利全都移交给了后辈,然后同周老夫人、张氏一起前往恒山隐居,每日吃斋念佛,不问世事,过起了隐士的生活。而周庄内寒月小苑的小楼在周老夫人离开后的第二天,就莫明其妙的全都垮塌下来,而园子里所有的植物相继枯萎,只有一片竹林依旧挺立在那里。

    在京师内,百姓还是按照以前的生活一样,日起而作,日落而息,所有人都在为生活而忙碌着。一个月前京师发生的种种怪事已经逐渐平静下来,不少人已经将之淡忘,各种新的话题逐渐将其顶替,成为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清廷的权利斗争中,挣脱玄罡天魔束缚的载沣并没有了完全掌握实权,在朝中还有以庆亲王奕匡为首的元老派,跟最近崛起以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三人为首的北洋派。虽然载沣所掌握的实权在三股势力中最大,但是一直跟北洋派不对头的奕匡却不知为什么和徐世昌联合起来,从而使得载沣在朝堂之上处于弱势。所幸的是徐世昌和奕匡都没有独揽大权的意思,对载沣也没有过度的打压威逼,清廷内部的权利暂时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谁也不想将其打破。

    眼下京城里最大的新闻就是清廷最后一根顶梁柱张之洞已经快要不行了。张之洞自从跟载沣闹翻了之后,心郁成疾,身体每况愈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够四处走动,京城的百姓不时的可以在琉璃厂和戏园子看到他。可这一次,张之洞似乎真的快不行了,这病来得很突然,前一天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便神志不清了。一周下来,虽然用药物吊着命,张之洞还不时的能在在退烧之后清醒一会儿,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他是绝对撑不过这个夏天了。在张府,张之洞的妻儿按照习俗开始帮他准备后事,棺木、灵堂以及阴宅选址等等一切都在紧张的准备着,就等他咽气了。

    这天晚上,张之洞的烧又退了下去,人恢复了一些精神,少见的喝了两碗清粥,负责照顾他的儿媳妇在陪他说了一会儿话后,便回屋休息去了。在他儿媳前脚离开后,就有三个身影从天而降,仿佛羽毛一般轻飘飘的落在了张之洞寝室的门口,而门口的侍卫像是什么也看不见似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很是怪异。

    这时那个高瘦的身影低头朝那两个矮个身影,说道:“你们两个在门外等着,不要乱跑,以免跑出了大道图被人看见。”

    “是,师父!”那两个矮个身影口音非常稚嫩,应该是两个小孩。在回答后,个子稍微高一点的牵着另外一个,走到一旁的石阶坐了下来,然后从包袱里取出一张肉馍吃了起来。

    这时,守卫在门口的一个张府侍卫突然耸了耸鼻子,大吸了一口气,皱眉说道:“奇怪,怎么突然有这么浓的肉馍气味?”

    另外一个长着酒糟鼻的侍卫也吸了口气,笑了笑,说道:“哪有气味?我看八成是你今晚没吃饱肚子饿了,产生错觉。要不我先帮你顶着,你去厨房找点吃的。”

    “不用了。”那名侍卫眼睛扫视了一下院子,却对眼前三人视而不见,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摇了摇头,一脸疑惑,喃喃自语道:“可能真的是错觉。”

    听到这两个侍卫的对话,高个身影转头看了看一侧的徒弟,而那个弟子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那高个身影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出言教训他,迈步前行,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而那门口的两名侍卫对此没有任何察觉。

    进屋之后,那人径直迈步走到了张之洞的床前,低头看着脸颊凹陷,死气环绕的老人,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是何苦由来?”

    张之洞似乎能够听到那人的声音,缓缓的张开眼睛,借着月色看清来人后,脸上闪过一丝欣慰,说道:“你来了,没想到老夫临死之前,还能见你一面。长青!”

    这三个身影正是徐长青师徒三人,当日三人从周家寨离开之后,原本准备直接回天津,可是半路上徐长青见到了报纸上刊登的张之洞病危的新闻,心知张之洞离他的大限之日不远了。于是,他便决定在京城停留一下,看这位教授他权谋应变之法的启蒙老师最后一眼。

    “先生!”徐长青并未按照平常对张之洞的称呼叫他,而是改用了小时候读书时的叫法。

    听到徐长青的称呼,张之洞眼睛微微一亮,脸上多出了一丝红润,欣慰的一笑,说道:“能够再次听你叫我先生,我已无憾矣!”

    徐长青从旁边取过一杯水,画了一张养神符,来到床头,扶张之洞起来,喂他饮下,张之洞的脸色立刻变得好了些许,精神也恢复了一下。徐长青清楚这道符只能暂时有点作用,并不能解决根本,张之洞的寿元已尽,不是道法仙术可以解决的。

    “你怎么会来的?”张之洞靠在床上的软垫上,看着徐长青,说道。

    “我听到了病危的消息,所以就赶过来了,这可能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二人沉默了片刻,徐长青又叹了口气,说道:“你已经知道大限将至,应该及时行乐才是,何必再为那些俗务操劳呢?”

    “你已经知道了!”张之洞微微一怔,苦笑道。

    “猜到的。”徐长青面无表情,说道:“虽然先生你大限将之,但还不至于病成这样,如果不是病邪入体的话,十有**是被人气的。”

    “呵!”张之洞一脸苦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的怨气全部吐出来,最后说道:“载沣是个金玉其外的废物!”徐长青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张之洞说道:“当日载沣若是不是妄想独揽大权,听从我的话,联合北洋派,又何至于落到今日的困局。眼下北洋派和奕匡联合起来,日益壮大,实力愈发巩固,只怕过不了多久,载沣就会被他们架空成一个名存实亡的空衔摄政王了。”

    “天道大势又岂是常人所能逆转!”徐长青语气淡淡的宽慰,道:“非战之过,先生已经尽力了!对满清朝廷,先生已经做到了问心无愧,无需自责!”

    “问心无愧?”张之洞苦涩一笑,双眼微微闭上,表情变幻多端,似乎正在回忆自己的生平过往。忽然他猛地睁开眼睛,盯着徐长青,说道:“你老实告诉我,那个老魔头他之所以逆天,是不是想要延续我大清国运?”

    徐长青愣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他所作的一切大部分都是为了满清国运。”

    张之洞表情复杂的看着徐长青,最后却笑了笑,说道:“你已经出师了!”

    “嗯!我知道!”徐长青也笑了笑,点点头道。

    张之洞脸上闪过了一丝疲态,没有让徐长青搀扶,自己硬撑着身体躺了下去,微微的闭上眼睛,在对徐长青下无声的逐客令。徐长青也明白张之洞的意思,为他盖上薄毯,转身准备离开。当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张之洞忽然说道:“帮我好好的调教三保,不要藏私,这是你欠我的。”

    徐长青转身看了看张之洞,微微的点了点头,便走出了房间,亲手将门关上。

    见到徐长青走了出来,黄山连忙三两口将手中的馍馍吃掉,四处看了看,像是在找地方擦手,最终还是擦在了身上,然后憨憨的笑着,问道:“师父,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呀?”

    徐长青笑着摸了摸黄家兄妹的头,说道:“回家!我们回家!”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9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69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