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古怪楼阁(上)

推荐阅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重生之投资之王男神,你掉了一只丧尸皇后有个造梦空间商海雾霾情缘一线牵花都最强神医八零天后小军嫂覆西游异能者传奇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古怪楼阁(上)

    像净世宗这样的佛家宗派在中华的历史之中多如牛毛,本不会引起徐长青的注意,而他之所以会对这个佛家宗派如此了解,主要是因为在九流一脉收藏的佛家经典之中,有一本记载佛家日光菩萨修持法门的残卷,这也是净世宗的根本修持法门。

    日光菩萨是药师琉璃光王如来的左胁侍,他与右胁侍月光菩萨并称为佛国无量菩萨众之上首菩萨,其佛家地位还在观世音菩萨之上。据传其日光法门若是修持大乘,据说可得无量神人力,能遍照法界俗尘,摧破生死之暗冥,灭一切罪,辟除魔障及天灾,得不可思议果报,无灾无劫。虽然这里面有不少水分,但光从佛家经典对它的描述,便可知佛家修行者对其推崇之高,甚至比一些成佛法门都要强。

    虽然九流一脉早就已经得到了部分日光菩萨的修持法门,但是因为没有作为其根本的药师如来法门,所以历代九流闲人一直都没有人修炼,算是九流一脉一个不小的遗憾。

    “是密教的神龛。”见到这座塔楼后,那名年长的灵教法师愣了一下,显然没有看出其中的门道,从而转头看了看何正生,合十行礼,道:“没想到何老爷竟然是密教的居士,实在失敬。”

    “法师误会了,我并非密教信徒。”何正生连连摇手,解释道:“这塔楼乃是先祖所建,之后便一直闲置在这里,我是从家中古籍得知这塔楼内有灵物可以镇邪,所以才会将我那孩儿安置在楼内。”

    “呵呵!原来如此。”那法师见自己猜错,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似乎想要转移这种尴尬,朝徐长青和毛方正问道:“不知二位对这塔楼有何见解,不妨说说。”

    徐长青绕着塔楼走了一圈后,回到原地,负手身后,面带笑容,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木板上的梵字真言。虽然他对佛家的梵文了解不太多,但是依稀还能从这些梵字真言中看出这应该是大悲咒,可仔细一看,这大悲咒又和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咒有所区别,看样子应该是在修行界已经差不多失传的日光菩萨大悲咒。

    徐长青正在用心记下墙上的大悲咒,而站在一旁的毛方正则看着塔楼,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但又不知道怪在哪里,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密教塔楼有点古怪。”

    那法师对这种答案嗤之以鼻,正想要拿话反驳,好让自己在何正生面前挽回面子,但何正生的动作却打消了他这个想法,示意几人随他一同走上塔楼的二楼。

    或许是刚才在楼下没有注意,直到徐长青上了二楼才感觉到其中的不简单之处,最为明显的便是楼体外侧的那一层红漆。这红漆之中蕴含着莫大佛力,可见其原料里面不是混合了一件佛家上品法器的话,就是掺入了某位佛门高僧的灵骨。

    毛方正和灵教高手似乎也都察觉到了红漆的不凡之处,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上则都露出了惊羡之情。

    然而对于徐长青来说,这红漆虽然珍贵,但也不算什么,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其实是头顶房檐处依次排列的十二药叉大将。在佛家典籍里,十二药叉大将乃是药师如来的护法神将,分别代表着药师如来的十二誓愿,与生俱来就拥有莫大神力。

    在徐长青眼前的这十二尊药叉大将的雕塑,虽然造型雕工都属上品,但这并不是引起他注意的地方,他所在意的是十二尊雕像里面的那十二枚舍利子。

    在现今的修行界,若说对舍利子的认知能够超过徐长青的人只怕很少,即便有,也只是各大宗派内山门的那些老怪物。从刚才上楼的那一刻,徐长青的心神便感觉到了那十二尊雕像里全都藏着一颗舍利子,虽然中间有红漆中蕴含的佛力干扰,但这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以徐长青对佛家舍利的了解,这十二枚舍利子品相并不算好,其中蕴含的佛力只在普通佛骨和下品舍利之间,就连涅槃舍利也比不上。虽然如此,但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一次性能够拿出如此多数量的舍利来建造这座塔楼,这不敢说是没有,可也极为少见,这不禁让徐长青对那位何家先祖感到好奇。

    就在徐长青沉思的时候,几人来到了二楼的铜皮门前,何正生从腰间取出一把手掌大小的铜制钥匙,将挂在门上的锁打开,用力推开了面前看似沉重的大门。

    随着嘎吱的声响,门被打开了,一股常人无法感受到的阴邪戾气从门里冲出,令到何正生和那两名后辈弟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同时毛方正和那灵教法师的表情也由轻松淡然变得凝重紧张起来。

    那法师转身朝何正生建议道:“何老爷,楼内戾气太重,你不宜多留,还是在楼下等候为好。”

    毛方正也转过头去,看了看身后那两个后辈弟子,说道:“你们两个功力不够,也一同在外等候好些。”

    毛家子弟自然没有异议,而那灵教弟子则略显不悦,征询意见似的看了看自己的上师,见年长法师也点头赞同,才转身跟在何正生的身后,回到了小楼下面。

    那灵教法师此时又转头看了看徐长青,见其神色如常,丝毫没有被邪气侵扰的样子,而且挂在胸口的十字架也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不禁露出了一丝意外的表情,跟着一改之前的敌对、傲慢,朝徐长青和毛方正合十行礼,道:“本座乃是灵教传法上师施元,还未请教二位名讳。”

    “岭南毛家毛方正。”“徐长青。”

    徐毛二人各自回礼,毛方正依照常理上前和施元客套了几句,而徐长青则将注意力放在了胸口十字架上。这件西方教廷的圣物十字架自从落在了徐长青手中,就像是明珠暗投一般,无论徐长青如何施法,都无法引动十字架内蕴含的精纯愿力。然而就在刚才铜门打开的那一刻,那股异常的阴邪戾气却令到十字架自然的生出反应,蕴藏其内的愿力立刻化作一股类似佛元的光芒,抵挡住了四周阴邪戾气的侵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72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72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