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海外佛徒(上)

推荐阅读:重生之第二次尝试泪湿红尘美漫世界恶魔猎人隐婚难离:总裁,悠着点时空穿越管理局的职业人生万我归一为你撑起那片星空凡世歌绝世宠婚之帝少的女人咸鱼的文娱系统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二百五十六章  海外佛徒(上)

    贞德号离开香港后,已经在海上航行快十天了,可能是天公作www.SHUBAO2.cc,一路上除了第一天海上有些风浪以外,其他时间都是晴空万里。

    在航程中,邮轮只在文莱停泊了半天,其余的时候都是在海上渡过。虽然海上种种www.SHUBAO2.cc景让人心醉,但再好的www.SHUBAO2.cc景经过十天时间也变会得有些枯燥无味。对于常年在海上生活的水手来说,这种枯燥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可对于那些乘船的游客来说,显然这种枯燥有些让人无法忍受。

    这几天,在船上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如乘坐贞德号就像是在坐牢这类的抱怨言词。对于船长来说,这些抱怨完全与他无关,他只需要将船平安的开到目的地就可以了。然而做为船上主管乘客事务的乘务长却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让每个乘客在坐船的时候都开心满意是他的主要责任,为此他向船长建议在今晚举办一个大型的舞会,以活跃船上的气氛。

    由于明天就要到达下一个停泊港楠榜港了,到时可以补充消耗的物资,所以对于这个提议船长也没有理由拒绝。随着船上要举办舞会的消息传开,船上的气氛立刻变得活跃起来,乘客舱的工作人员全体动员,开始为晚上的舞会忙碌了起来,就连负责各个乘客舱服务的经理也被派到甲板上削土豆,安迪也是其中一员。

    安迪全名叫做安迪吉尔曼安特文敦,荷兰人,是上等舱室的侍应经理,在贞德号上已经工作了六年时间。他虽然是在荷兰土生土长,但长相却和绝大多数荷兰人、乃至西方人略有不同,外表轮廓没有西方人那么粗旷刚硬,反而像是东方人一样细腻柔和,而且他的头发和瞳孔的颜色也全都是黑色的。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外貌,主要是因为他体内有着四分之一的华夏人血统,他的外婆是华夏人。

    在荷兰,安特文敦这个姓氏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虽然不能说是人尽皆知,但在荷兰的公众博物馆里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安特文敦家族成员的名字出现在其中。安特文敦家族是荷兰的古贵族家族,在以前家族中很多成员都和荷兰王室有着丝丝联系,曾经也一度被尊为荷兰第一家族。只可惜到了最近百年,家族逐渐没落,其中除了人丁稀少以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家族在世界各地的投资都出现了问题。到了安迪父亲这一代,贵族的荣光已经完全褪去,安特文敦家族几乎与普通的荷兰平民相差无几。

    安迪的父亲凭借家族以往的荣光,在汉堡谋了一个大学教师的职业,主要教授世界文明史,每月工资加上其祖父从东方获得的财富,一家人也还算过得殷实。安迪外婆的身份有些尴尬,她乃是一个华夏妓女,在接客时遇到了安迪的祖父,两人进而相爱,在安迪的祖父为她赎身之后,便一起回到了荷兰,第二年便有了安迪的父亲。

    虽然安迪的外婆身份十分低贱,但她的学识却一点也不差,可以说是学贯中西。从小她便亲自教授安迪东方文化,从而使得安迪对东方文明痴迷不已,之后更是在她的影响下,安迪不顾家人反对,跟着她信了佛教净土宗,所修持的还是极为正宗的净土观念法门。

    正是由于安迪对东方文明的痴迷,使得他在家人去世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变卖了家产,应聘成了贞德号的船员,在这艘来往东西两地的邮轮上一干就是六年。在这六年里,他没有像其他水手那样船一靠岸就出去花天酒地,把身上的钱花了个精光,而是把钱一点点的积攒了下来,似乎另有他用。他的这种与众不同的行为被公司上层看在眼里,并对之极为欣赏,所以没过一年他就成了上等舱舱室的侍应经理,专门负责招待船上的贵客。虽然他在职务上级别很低,但权利却仅次于船长和大副,这次全船动员若不是他主动提出帮忙,这一筐土豆也一定不用让他来削。

    “经理、经理!”一名高等侍应从船舱里跑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到安迪后,便一边跑,一边叫道。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还不把衣服整理好,别忘了你可是上等舱的侍应生!”见到手下的表现,安迪不禁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活,沉声叱责道。

    听到安迪的话,这名侍应连忙站好,平复下急促的呼吸,并将衣服整理好,直到恢复正常后,才说道:“一零三室的客人今天也没有出来,刚才我试着去叫门,但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好像没有人似的。”

    “你去叫门了?”安迪的眉毛一竖,正想要骂人,但见到手下缩着脖子的可怜样,便又将骂人的话吞了回去,阴沉着脸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客人在上船的时候,吩咐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用去打扰他吗?还是你忘了舱室规则中‘乘客的话就是上帝的旨意’这最重要的一条规则?”

    “这个我当然没有忘记,只不过一零三室实在是太奇怪了。”侍应知道安迪是个老好人,绝对不会为了什么船规开除自己的,最多也就是骂几句,所以举止也显得有些随意,凑上前去,小声的说道:“经理,从一零三室那位客人上船到今天,已经快十天了!这十天里,他没出过舱房一步,也没有吃一点东西。一个普通人在十天里没有吃一点东西或许还能撑下去,但是一点水也没有喝,这意味着什么想必经理你也应该很清楚吧?难道经理就不觉得好奇吗?”

    安迪最近也听手下人说过一零三室的怪异,但他在船上怪人见多了,当时也没有多在意,只不过现在听手下一说,就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正常。他想了想,又说道:“虽然我们食物他没有吃,但是他也很可能是自己带了食物上船,一直在船上吃自己的东西。”

    “没有!”侍应非常肯定的回答道:“我问过领客人去舱房的马丁了,他说那位客人进房间的时候,身上没有带任何东西。”

    安迪脸色又阴沉了不少,他也感觉到这里面有着一点古怪。在沉思片刻后,他解开身上脏稀稀的围裙,吩咐旁边的人接手,然后朝那名侍应吩咐道:“走,我去看看。”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74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74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