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各有心思(下)

推荐阅读:穿越之全能兵王系统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洪荒之云中子传奇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冰与火之凛冬已至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贴身兵王俏总裁木叶之争权夺丽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兽世修仙:当神棍,撩美男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各有心思(下)

    “关兄实在太见外了,以你我之间的交情何必如此客气。”徐长青笑了笑,跟着脸色又变得极为严肃道:“虽然有些啰嗦,但我还是要在这里提醒一下关兄,那个雅歌摩西鹰目狼耳,心机多变,乃是无信枭雄之像。或许你们感觉不到,其实他体内隐藏了一股很强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一点也不比关老前辈的修为差,只不过他似乎无法将那力量发挥出来,虽然我还没有弄清你们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猜测到与他体内的力量有关,或许在他能够完全发挥自身力量的时候,就是跟你们翻脸的时候,所以关兄你一定要小心提防。”

    关正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会注意的,其实临出门的时候家母就曾说过不要相信这人,所以一路上我都在防备着他。”

    “伯母不愧是白苗宋家的高人,徐某敬佩!”说着,徐长青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关正,抱拳敬道:“刚才只顾着说话了,还没给关兄道喜了。”

    “道喜?”关正愣了一愣,不解的说道:“喜从何来?”

    “喜事有二,”徐长青故做神秘的笑道:“首先以关兄如今的道法修为来看,关家前七位的高手名单中必然有关兄的名字,而这次关兄能够被家族委以重任,派你同关老前辈一起出行,未尝不是一种信号。只要这件事办成了,关兄回去后家族地位必然能够日益稳固,将来问鼎家族家主之位也未尝不可。”

    “徐先生,说笑了!”关正谦虚的说道:“关家内外堂的高手就有十几位,我远远无法与之相比,这次之所以会派我出来,主要是因为家中就我和大爷爷的关系最好,派其他人恐会在陆上恼了大爷爷。”

    “关兄何必妄自菲薄?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就算不想要,到时候也一定会塞在你的手上。”徐长青点拨他道:“你现在的面相气运入正官位,且直符入宫,逢开门,遇腾蛇游走,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遇到执掌权利的机运,关兄要好好把握啊!”说完,不等关正开口,又继续道:“另外我还要向关兄道这第二喜,祝贺关兄娶妻生子,后继有人。”

    “后继有人?”关正不解的说道:“徐先生,可能看错了!我的确娶了妻子,但这两年却一直无所出……”

    “我九流一脉的命学虽然称不上无双,但也算得上独步天下,断然不会看错。”徐长青轻笑着打断了关正的话,指了指关正的额头,说道:“关兄的本命之气入子嗣宫位,且双颊逢春,眉展似叶,可见关兄的妻子已经怀上了关兄的骨血,而且至少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两个月?难道是那个时候怀上的?”关正自然清楚徐长青命学的高深程度,不由得他不信,在回忆了一下后,脸上泛起惊喜之色,连声道:“对!对!有可能!的确有可能!”

    在徐长青刻意的引导下,两人的谈话逐渐由他们此行目的转移到了关正个人身上。坐在舱室内的关破命和罗玄似乎在偷听,在话题转移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同时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隙,看了看旁边的摩西,手上则暗结法印,两股道力分别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从摩西身上扫过。或许是未能从摩西的身上感觉到徐长青所说的那股力量,两人的眉头又都皱了起来,而对于两人的窥探,摩西也似乎没有半点感觉,依旧低着头,默默念诵着经文。

    相比起船舱里的凝滞气氛,甲板上徐关二人就显得轻松不少。在徐长青的询问下,关正说了说他这两年的经历,其中也特别提到了两年前云贵修行界和巫门黎家的那一战。

    当年那一战远远要比徐长青想象的要惨烈得多。巫门黎家不愧是下九流诸门中最神秘莫测的一派,黎家巫术也的确神妙无比。当年在云贵之地只有白苗宋家能够与之堪堪相比,其他修行者则对这种来自上古九黎的巫术防不胜防。双方一开战以白苗宋家、金丹南宗和云贵上座部佛家为首的云贵修行界便死伤众多,一直被黎家压着打,直到燕风领着一些中原的修行同道赶过来,战局才趋向平衡。

    直到最后双方都感觉无法分出胜负,于是黎家便借着徐长青让燕风带过去的那件信物下台,同意休战,退出了云贵,但云贵两地修行界的伤亡已经成了事实,双方的仇怨远不是一个休战可以化解的。那些中了黎家巫术没有立刻毙命的修行者虽然经过白苗宋家的精心救治,一部分修行者恢复了过来,但还有大部分的修行者未能撑过来,在黎家退出云贵后,纷纷因为无法忍受巫术带来的痛苦,甘愿自绝兵解。

    经此一役,云贵修行界可以说是名存实亡,原本这两地的修行门派就不多,现在更是十室九空。除了如白苗宋家等少数几个扎根本土的门派世家以外,其余外来门派几乎全部消失,就连作为这一战由头的金丹南宗也只剩下了飞苍老人于废龙一人,而于废龙也因为愧疚,在黎家退走的第二天便在静室中自绝谢罪,就连魂魄也没留下。

    由于云贵两地各个修行门派的消失,一直被压制的本土宗教趁机扩张开来,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大量的信徒。等到白苗宋家发现的时候则已经无法再对本土宗教进行压制,只能任其发展。所幸那几个本土宗教还算知进退,没有招惹在云贵扎根深厚的白苗宋家,只是针对一些根基浅薄的外来修行者,如关家等。对此绝大多数有着根底的修行者都退出了云贵两地,回到了中原,而那些在中原待不下去的散修们一些加入了宋家,另外一些则被关家招为供奉,随关家一起离开了华夏。

    “内斗或许就是华夏人的天性!”听到这里徐长青不由得感叹了一句道。

    关正也叹了口气,道:“当年燕风前辈也是这样说的,所以他老人家才会心灰意冷,和废龙头一同离开了这片国土。”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74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74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