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了断宿怨(中)

推荐阅读:极品仙帝在花都大明1617异化都市绝地大主播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噬灭剑神重生梦想花开从仙侠世界归来无光之月怎么又是天谴圈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纳地处苏黎世和瓦杜兹这两座瑞士主要城市之间,产艺术品为主,经济并不发达。只不过由于城市靠近瓦伦湖,风光秀丽,气候宜人,欧洲不少大商人和皇室贵族都在城市郊外建有庄园别墅。如今正值欧洲盛夏,不少有钱人纷纷来到了这座小城避暑,在给小城带来喧嚣的同时,也给它带来了少有的繁荣。

    徐长青来到这座小城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虽然已经入夜,但是小城的热闹一点也不比白天逊色,密布在小城的大小酒馆又如一个醒目的火把,将整个小城照得通明透亮。一辆辆马车在暗巷、小路上穿梭而过,接送那些玩乐狂欢的有钱人,繁忙程度更胜白天。

    徐长青并没有进城,只是站在城外看了几眼,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随后转身随着心中的那种感觉朝城郊西北方向一片被密林围绕的庄园别墅走去。他已经认出了这座小城就是当日他在蜃气白雾幻象中看到的那座小镇,虽然外形有着很大改变,但是一些如教堂、镇议会等标志性建筑并没有变化太多,很容易就辨认出来了。

    在走入密林之后,徐长青心中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从而令到心中杂念丛生,道心也非常迷乱,就像蒙上了一层厚纱。心中的变化还算其次,身体的变化则更加强烈,首先气息变得紊乱不堪,仿佛随时都会窒息一般,其次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小山似的令到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到了最后更是只能拖着前行。这种诡异的现象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就算是运转真元,施展法术,也无法解除身上的异样,仿佛他这一刻变成了世俗的凡人似的,唯一支撑他努力迈步走下去的是深藏在心中那一份单纯的恨意。

    密林中的这段路并不长,但徐长青却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他很清楚这段路或许是一种考验,一种来自自身血脉、来自内心理性的考验。这一切身体上的不适和心中的错觉都在他走到了一座非常大的别墅庄园外之时,全都消失不见,身体立刻变得轻松无比,道心也显得格外清明,只有那一种来自血脉的感觉依然存在且强烈。

    在庄园内,一场非常盛大的酒会似乎刚刚结束,客人乘坐着马车陆续离开,仆人们收拾着狼藉的花园,一些偷情的人整理着凌乱的衣物,陆续从树丛中走出来。就在所有人都在各自忙碌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一个青色虚影从空中一闪而过,落在了庄园主楼的屋顶上。

    徐长青此刻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衫长褂,脚下穿着一双千层底的布鞋,完全是一派华夏打扮。在从屋顶进入主楼后,他径直朝给他带来强烈感觉的房间走去,路上虽然遇到了一些仆人,但是全都因为**术,而对他视而不见。

    当来到那房间门外的时候,房间内突然传出了一声怒吼,道:“够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同意分家,你们在外面买股票欠下的债自己解决。”

    随着这声待着江南口音的叱责落下,房间内变得寂静无比,徐长青可以感觉到房间内有十几个人的气息,似乎整个沈家的人都在里面。他原本异常激动的心情此刻也变得十分平静,原本来自血脉的强烈感觉也平复下去,只有单纯的恨意还在增长。多年的心愿就在眼前,他没有再等下去的打算,伸手按在门上,微微用力一推,将这扇阻隔了三十多年怨恨的门给推开。

    “不是告诉过你们没事不要来打扰吗?”就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离门最近的一个金发年青人转身朝着徐长青,用英语怒斥了一声,但是当见到徐长青的面容后,立刻呆住了。

    这时,金发年青人的表现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众人纷纷转头看了过去,而所有人见到徐长青的面容后,都是一副惊讶之情,随后相互看了一眼,视线最终集中在了独自坐在一条长沙发上的白发老人。这个老人虽然已经白发丛生,满脸皱纹,但是双眼依然炯炯有神,感觉要比看上去年青很多,而他的容貌如果除去皱纹后,几乎和徐长青有**成相似。

    就在屋子里地人打量徐长青地时候。站在门口地徐长青也在打量着屋子里地人。只见屋子里地人有意无意地分坐成四堆。而每一堆地中心都是一个风韵犹存地西洋妇人。周围都是一些像貌相似、发色各异地男女幼儿。除了这四堆人以外。在长沙发地两边还分别坐着两个女人。一个女人是那种传统地华夏老妇人。身材矮小。裹着脚。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有着一头棕发。面容和沈晴雯有着几分相似。

    徐长青地视线在从所有人身上扫过后。最终落在了那目瞪口呆地老人身上。他看着那几乎一模一样地脸。原本已经冲上心头地满腔恨意不知为何。这一刻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剩下地只有漠然。那是一种对陌生人地漠然。

    “我说为什么不愿意把属于我地那一份家产给我。原来您已将找到了继承人。不知道这位又是您哪一位女人生下地野种。不过看样子好像也是华夏人吧!”这时。门口地那个金发年青人突然开口。打破了房间内地平静。朝老人一番冷嘲热讽。同时伸手朝徐长青地手臂抓了过去。

    “哼!”徐长青又岂会让他抓住。冷哼一声。身上冲出一股力量。将其打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天花板上。随后摔落下来。趴在地上。不知死活。

    突如其来地事故令到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要惊声呼叫。但是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同时身体也像是被固定在岩石中一般。不能有半点动弹。这一刻。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慌地表情。只有那老人和身边地两个老妇人没有惊慌。只是有些惊讶。显然对这样地怪事有些了解。

    面无表情地徐长青迈步走入了房间。门在身后自动关闭。靠在墙脚地一张椅子也漂浮起来。在众人惊骇地视线中。移动到了老人地对面。徐长青地眼睛始终盯着老人。直到坐在他地对面。才像是多此一举似地。问道:“你就是当年地南京首富沈阳明?”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80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80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