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婚礼之前(中)

推荐阅读:吞天龙神极品鬼女阴阳鉴星际小厨师大明闲人恰似寒光遇骄阳重生军婚撩人爆炸运球手贴身小医仙鸿蒙神王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这种异常并未持续太长时间,便很快结束,当项链重新落在目瞪口呆的董观青手中时,董观青立刻感觉到自己和这条项链有了一丝类似血脉的联系,她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这条项链有了一丝类似血脉的联系,她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这条项链根本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爹,刚才是怎么回事?”董观青忍不住好奇,急声问道。

    “一点小把戏而已。”徐长青并没有打算告诉董观青实情,只是含糊的一言带过,然后便转移话题似的,催促董观青道:“快把它戴上吧!让为父看看。”

    “嗯!”董观青见徐长青没有打算说,也不再多问,将项链给了一旁刚刚恢复神智的刘晋成示意他为自己戴上。当刘晋成将项链的暗扣扣上后,水晶天使坠子便闪耀出一阵淡淡的荧光没入了董观青的体内。在普通人眼中这只是一道普通的光芒,而在徐长青眼中却是项链上的种种阵图禁制已经彻底的融入了女儿的血脉和魂魄之中无声无息的保护着她。特别是春风化雨术的法力融入董观青的身体后,四周的灵气也被其集中到了董观青体内,潜移默化的滋润着她的身体,而董观青这一刻也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头脑变得清晰很多,身体上以前存在的一些小毛病也似乎减轻或消失。

    就在这时,老天似乎对徐长青将仙法运用到常人身上感到非常不满,一连打了九道响雷,感觉像是在警告徐长青。而徐长青则略显不悦地看了看天空,又很快恢复常色,微笑着朝一脸疑惑的董观青,说道:“看样子快要下雨了!你们两个还是尽快回去吧!免得半路上被雨淋湿了!”

    “嗯!”董观青轻哼了一声。也抬头看了看天空,略显担忧的说道:“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要是下雨的话……”

    徐长青打断了董观青的担忧,非常肯定的说道:“你放心,为父保证明天肯定是一个大睛天!”

    董观青看着徐长青的眼晴,又问道:“爹,您明天应该会去吧?”

    这个问题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董观青似乎总有点担忧徐长青又会突然消失,而徐长青也明白女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微笑着伸手将董观青前额的散发拨天。手指轻轻揉了揉她的额头,说道:“为父一定会去参加你的婚礼,就算是老天也不能阻止。”

    听到徐长青的话,董观青脸上露出了微笑,然后拉着未婚夫向徐长青道别,便转身朝董家所居住的城区走去。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怀着心事,直到两人在经过了第四个街口,已经看不见徐长青所住的房子时,几乎不约而同的开口,道:“晋成,我有事情想要问你。”“观青,我有事情想要告诉你。”

    两人听到对方的话后,都不由得愣了愣,但立刻又默契地对视而笑。

    “你先说。”刘晋成轻声道。

    董观青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心中这段时间的疑问,说出来道:“晋成,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还是你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我爹有关的事情。”

    刘晋成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问道:“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因为你这几天和我爹相处的时候有些不对劲。”董观青直言道:“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不过我毕竟是你的未婚妻,朝夕相处,自然也对你的反常有所感觉。西方人不是也说即将结婚的女人特别敏感吗?我感觉你看我爹的眼神以及和他说话的语气,格外的恭敬,甚至带着一点畏惧,不像你和父亲、娘他们说话时那么自然。”

    “我还以为我掩饰得很好,没想到在你面前还是破绽百出。”刘晋成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解释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异常,同时也是将刚才自己要说的、关于他所知道与徐长青有关的事情说出来。

    虽然刘晋成并没有从他父亲那里听到太多与徐长青有关的事情,但是对于站在陈家身后的义庄主人。却有不少移民过来的大华商有所耳闻。这?人从未见过义庄主人。听到得也都是一些传闻,但是已经足够让刘晋成为自己的这个准岳父钩勒出一个完整的形象。在他的眼中徐长青已经成了一个几乎与张良、诸葛亮等人类似的、半妖半仙的超卓人物,出谋划策之间,轻可定人生死气运、重可动摇山河社稷,明天道、懂阴阳、晓仙术,拨弄乾坤,超然世外。

    听到未婚夫如此夸张地形容自己的生父,董观青完全愣住了,如果不是她很清楚刘晋成的学识和心性,或许会认为他已经疯了。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刘晋成口中所说的事情,虽然有刘家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可这种一言便可定人命运的能力在她以前的心目中只有神或者说是上帝都能做到。

    “晋成,你是不是最近研究华华古典演义小说太入迷了?把我爹和演义小说里的那些人物混合在一起了?”过了好一会儿,董观青才恢复过来,用力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中那些杂念清除干净,然后恢复到平常状态,整理了一下头绪,置疑道:“或许当年你父亲是受了我爹很大的恩惠,一直对我爹充满敬畏,所以才会将他的能力无限夸大。

    另外那些传闻也不能作数,你也知道传闻自言自语会对事实进行夸大,传闻越多,距离事实也就越元。或许我爹是陈家一名举足轻重的谋士,曾经多次帮助过陈家渡过危急,所以陈家才会对他格外尊敬,才会把对他的尊敬转移到我的身上。以贺礼为名送给我那么多的产业。”

    “以前我也这样认为的,”刘晋成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徐长青临时居住的房子,沉声说道:“可刚才的清晰你也看到了,那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吗?”说着,又指了指董观青脖子上的项链,说道:“你认为普通人能够做出这么神奇的饰品吗?”

    “这……”毕竟徐长青表现得也太过超凡,一时间董观青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刘晋成继续说道:“观青,其实你比我要细心很多,也应该感觉到岳父的不凡之处了。只不过你心里一直都希望能够拥有一个普通的父亲,不愿意承认岳父的不同寻常罢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87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878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