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庙前会客(上)

推荐阅读:穿越之全能兵王系统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洪荒之云中子传奇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冰与火之凛冬已至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贴身兵王俏总裁木叶之争权夺丽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兽世修仙:当神棍,撩美男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一柒近这一个多月来上海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那一系列对接样再界要员的暗杀自然就不必说了,这些要员死后遗留下来的地盘、势力以及位置也成了争斗的导火索。不少对这些资源垂涎三尺的有心人早早的开始明争暗斗。明面上的火拼厮杀到暗地里的陷害暗杀层出不穷,令繁花似锦的大上海多了几份血腥的气味。

    这些争权夺利全都是上层有钱人玩的把戏,几乎跟下层贫民百姓没有一点小关系,这些生活在上海边缘地带的老百姓每天依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勉强温饱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去龙王庙逛逛夜市,听听免费的各地大戏,花两个小钱在庙墙一线的算命摊子上听几句难得的恭维话,幻想着自己那一天也能够成为上海滩上的大亨。

    其实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在龙王庙摆摊算卦的人中就没有什么高人,全都是一些江湖术士,真正的高人都到城里开馆去了,只不过即便如此来算命的人也愿意相信这些人的鬼话,至少这样子能够让自己对未来有个想念。

    不过最近在庙边摆摊的这些江湖术士里面来了一个奇怪的人,这个。人既没有卦幡彰名。也没有吆喝招客,只是简单的摆了一张破烂的桌子,桌子上也没有摆放任何算命的工具或者黄历书籍。然后就这样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似的。等着别人上前。即便有好导的人上前问卦,从他口中听到的也从来没有一句好话,好几次差点都有人把桌子掀了,要动手打人,可最后都莫明其妙的烟消云散,久而久之这个挂摊也就很少有人光顾。\'’可这人却依旧每天清晨上摊,夜晚收摊,仿佛有没有客人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似的。

    这个怪异的摆摊人就是徐长青,他之所以没有和龙进宝一起行动,反而待在了上海,主要就是因为他感觉自己似乎还有一段俗缘在上海,所以就干脆留了下来。不过即便这样他也一直在关注着龙进宝这一系列暗杀活动。以他强大的神念很轻易的就能找出那些隐藏极深的魔道中人。虽然其中并不一定全都是江三保的爪牙,但是这对于他而言都不重要,而且清除这些残留在世俗的魔道中人似乎是一件顺应天意的事情,每杀一个魔道中人都会获得一些功德之力。这些功德之力对于徐长看来说有如鸡肋,但是对龙进宝却有着不小的功用,他在借助吞噬魔道中人的魔气提升破极限之力的同时,可以运用这些功德之力来稳固心神,始终保持心魔不生的状态。

    随着龙进宝的杀戮,长江中下游以及北部各城的魔道力量几乎屠戈殆尽,加上仙佛正宗等修行界力量被困在昆仑仙境,如今的华夏世俗界已经差不多完全与修行界分隔开来,曾经真实存在的修行界也将逐渐成为民间的一种传说。不过徐长青清除魔道中人的最终目的却依然没有达到,江三保仍旧沉得住气,没有露出半点气息,所以徐长青决定在这两天就让龙进宝前往东北,把江三保布下的那个让满清复国的局给破掉,同时彻底斩断满清气运根脉,看他是否还能继续忍耐下去。

    这天,徐长青和往常一样静静的坐在桌旁,等待着赵半钱的到来。自从昨日赵半钱施法推演出他所在,被她察觉后,他便多了一分好奇,想要看看这位知天命的老前辈修为到底去到何种程度,竟然连他的金仙修为也不能阻止其演算密法。他相信赵半钱来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人过来。至于随其过来之人的身份他也从昨日那破开自己仙灵之气的龙凤之力可以猜出一二,而他们到时所问之事只怕也是和龙进宝最近的暗杀活动有关。

    “老兄。来一个吧!”就在徐长青闭目沉思的时候,一今年青人在旁边推了推他的胳膊,然后递过来一个。包子,示意他拿着,见他没有伸手的打算。于是干脆将包子塞到他的怀里,并笑着说道:“这个不要钱,算我请的

    这今年青人是最近半个月才从外地来上海闯荡的江湖命师,因为其他好地方都被有后台的命师占据,所以他才会在这个偏僻的角落,和徐长青搭了一个伴。从这段时间他为人批命算卦的手法来看,他应该走出自道家茅山一脉,所用手法有名遁甲小奇门。虽然他的手法正统,心诀完整,但是由于没有与之匹配的练气心法,所以效果反而不如江湖命师的铁口算来的精准,生意也因此显得冷冷淡淡,只比徐长青好那么一点。只不过他似乎对生意好坏毫不在意,每天自娱自乐的点评看来往行人的面相。如果不是那张总是唠叨个没完的嘴,他倒是一个不错的

    伴。

    徐长青之所以没有将这今年青人感慨,因为当他看到这人第一眼就感觉自己的俗缘就应该这这人身上,可是却又不明白那段俗缘到底是什么。所以只能留下来观察他有什么奇异之处。除此之外,这今年约二十的年青人也让徐长青感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老兄。你这样做生意不行,老是说些得罪人的话。那些客人哪会愿意上门来。小。这今年青人一边咬着包子,一边唠叨道:“其实,我看你应该有些真功夫,我娘常说有真功夫的人都显得特立独行,这里所有的人都在说些奉承话,就你一直都在说些惹人讨厌的话,所以你应该就是我娘常说的那种高人。怎么样?我没猜错吧?小。

    “:卜兄弟。你从哪里学来的茅山遁甲小奇门手法的?。徐长青将手中的包子放在桌上。转头看着这个一脸得意的年青人,第一次开其问道。

    “小兄弟?你看上去比我还小,竟然叫我小兄弟,你也太能占便宜了!小。听到徐长青的话,年青人先是不满的嚷嚷了一下,然后又凑上来,好奇的看着徐长青,反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这算命手法的?我爹说这个茅山的遁甲小奇门已经在世间失传了,知道的人很少,他还说这法门是命学推算**,比起江湖上传的那些算命法门要高出很多倍。只不过我学这东西这么久,都看不出这法门有什么地方堪称**,算出来的结果也是时灵时不灵。你能够一眼就看出我用的是那种法门,想来你应该也学过。咱们正好交流一下心得,你说怎么样?。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89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89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