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受邀供奉(下)

推荐阅读:紫玉金佛萌宝小神龙:妖皇盛宠不良妃校花的极品特工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美漫老油条修神邪尊掠夺诸天文化入侵异世界真假元首的较量倾城狂妃祸天下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既然你说和地魁蛇如此珍贵。而且又不会出现在其他牺。现在这条地魁蛇却出现得这么突然,你说这条地魁蛇会不会是他人所养的?”徐长青看着眼前的地魁蛇。发现在其颈脖部个有一块散发出微微法力的玉石,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猜测,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那块不起眼的玉石,道:“李永丰,你看看那块玉石代表什么?”

    “啊!是神农谷的兽引玉符。

    ”李永丰顺着徐长青的手指很快就看到了那枚镶嵌在蛇皮上的玉、符,立剪惊道:“这条地魁蛇是神农谷秘密圈养的血兽!”

    徐长青转头问道:“血兽是什么?为什么要秘密圈养?。

    “仙长也应该知道妖兽浑身是宝,无论炼丹、制器,都有着其他金石草木所没有的灵性,而且妖兽所炼制的法器大多又会保留妖兽生前的一些能力,所以内门灵山的各个宗派一直都对妖兽用材需求非常大李永丰神色有些恍惚,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解释道:“只不过仙宫乃是以妖为尊,虽然仙宫的大妖对于外门灵山的同类都非常轻视,但毕竟也是同类,不愿意就这样看着它们被内门灵山的宗门捕杀。于是一万年前仙宫便定下规矩,任何妖兽只要开了灵智就不再捕杀之列,否则便是与仙宫为敌。只不过即便如此,依然有人会不顾仙宫规矩,捕捉开了灵智、更具灵性的妖兽。但是为了避免以后出现以外可以推卸或减轻责任,大多数捉住这类开灵妖兽都不会杀死,而是养起来,汲取精血,让其逐渐退化,最终灵智封闭时,在将其斩杀,那时妖兽的灵性未失,又不会破坏规矩。这些妖兽就被人称为血兽,在外门灵山的宗门城池和各个修仙门派大多都会秘密圈养一些这样的血兽

    “呵呵!没想到一到这里就惹上麻烦了!”徐长青看着李永丰,苦涩的笑了笑,然后又略带歉意的说道:“本来我还想答应小兄弟你成为你家的供奉,可如今如今还未成行便惹下如此祸事,未免牵扯小兄弟还是离开吧”。

    听到徐长青的话,李永丰也不禁犹豫了起来,正如徐长青所说的那样。这的确是一桩祸事。虽然各派宗门都圈养开灵妖兽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但无论是仙宫、还是内门灵山都没有把事情挑到明处。各个修仙宗门做事也小心翼翼。不让仙宫抓到把柄。可如今这条本该在神农谷禁地圈养的妖兽却跑了出来,被徐长青这一外人所杀,神农谷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必然会要设法将徐长青灭口,而若果徐长青成为自己家族的供奉,那么自己家族也必然会受到牵连。

    然而,李永丰却又不愿意就此放弃这个机会,毕竟这关系到他是否能够一举成势,大展抱负。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从来就不甘心于做一个外门的采药师,只不过因为出生,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他博览群书,为的就是引起族中上层的主意,他不顾危险进入虚空崖采药,为的就是找到一些珍奇草药,巴结家中管事。如今这样一个机会来了,他遇到了一个散修仙人,只要这人能够在他的推荐下成为家中供奉。他便能够凭此一项功绩,升任主管,从而进入家族

    。

    虽然昆仑仙人众多,但是却很少出现在凡人面前,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仙人的样子。那些大灵山的世家倒还好说,因为与宗门关系密切,加上家大业大,所以家中始终都会有一些宗门仙人和散修仙人坐镇。可像辨物李家这样下下品城池的世家却很少有仙人愿意来此做供奉,虽然李家也是昆仑少有的万年古世家,底蕴十足,但是家道已然没落,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这千百年来家中的供奉仙人从来就没有超过三位,而且全都是下中品的散修仙人。

    从刚才徐长青轻松灭掉地魁蛇。并且还能将蛇身众宝保存完好 对仙人品级有所研究的李永丰便很清楚徐长青的修为之高至少已经达到了中品,甚至还能更高,这对李家无疑是一次崛起的机会。在辨物城中。各个世家的供奉仙人数量和品级,都是权衡世家品级的重要依据。如果徐长青这位中下品以上的仙人成为李家供奉,李家在外门灵山的世家品级也必然能够上升一品成为中品世家,而李家也能够因此得到不少的好处和中品世家才有的特权。与之同时,作为推荐人的自己自然也能因此水涨船高,进入嫡系上层也未尝不是没有可能。

    在权衡再三后,李永丰不再犹豫。立剪说道:“这祸事也是因我而起。若非小人惊呼出声,那地魁蛇也不会发现有人在旁,算起来还是仙长救了小人一命小人虽然不是什么仁人君子,但也熟读文章,知道什么是知恩图报,这祸事是小人闯下的,自然没有让仙长来扛这祸事的道理。而且,仙长孤身一人在外,虽然仙法高深,自有解脱之道,但神农谷毕竟是未济山的大宗派,若是要故意将事情牵扯到仙长身上,只怕仙长也难以应付,更没有时间安心修法、炼丹了。仙长,倒不如依照之前所谈,行尊到我李家,受我等供奉,即便到时神农谷查到什么,也能有个照应

    “这个时候你收留我,难道就不怕牵连到你李家吗?”徐长青眼睛微微一眯,绽放出一阵渗人家光。道:“还是说你另有打算,准备看准时机,将我出卖,以换取神农谷的好感?。

    人实在不敢生此歹念,仙长千万不要误会!”李永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赶忙跪在地上,赌咒发誓,然后又略显惊慌的说道:人心中其实也怕这祸事牵扯到李家,只不过这也是李家和小人的一次机会。如果能请到仙长这样的中品仙人入供奉堂,按照族里的境二矩。最为举茬者的小人便可一举摆脱这采药贱籍,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管事。而对于李家而言,这也绝对是一次翻天覆地的改变,不说其他的至少能够帮助李家渡过这次多事之秋,相信家中的长老管事们也一定会知道取舍。闯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口况姗)”说齐伞

    …渚,毋徐长青没有反应,又补亥道!,如果仙长怀有所照必;不如暂时先到小人所居的李家旁系外镇居住。等事情平息了再谈供奉一事也不迟。”

    见到跪伏在地,头也不敢抬起的李永韦,徐长青脸上露出了笑容,微微点了点头。其实刚才的话,他都只是试探之言,第一试探其心性,第二是试探其胆气,第三是试探其对仙门道法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样知之甚少。其实这蛇妖脖子上的玉牌只是一个普通的引导玉符,作用是让掌握玉符法决的人能够找到这玉符的所在,其中还有一些细节徐长青暂时无法看透,不过大概也就是一些控兽法阵罢了。只要没有直接面对面,单单以此玉符,那神农谷的人是绝对没有办法找到是谁杀了这条蛇妖的,因此这李永丰的确对昆仑修仙道法知之甚少。另外李永丰能够在他的压力下。直言心中胆怯,并且短时间内做出了得失选择,也算是可造之才。

    对于现在的徐长青而言,他很需要一个像是华夏陈家一样的大家族;能够帮助他处理一些繁琐的事情。收集一些宝物和情报。多年和陈家的合作关系,自然让徐长青深深体会到一个世家大族对于一个修行者而言是何等的重要,这也就是古代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会依附于权贵皇室的主要原因,并非爱财爱权,只求一个安定。眼下辨物李家这样一个有着万年底蕴的落魄家族,李永丰这个不受家族中用的旁系子弟,未济山这个远离昆仑仙境中心的灵山,实在给了徐长青不少做文章的便利,知道奇货可居的并不只有商人。

    “既然你能够有如此决心和担当,我再推辞也就显愕太过矫情了!我便随你去你的家族,当一供奉。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神农谷了,他们是不可能追查到这条蛇妖是我们所杀的徐长青点了点头,抬手施法将李永丰扶起来,随后将那玉符的功用告诉给了他听,以安其心,虽然又看了看周围枯萎的草药,说道:“只不过我去你李家可能需要推迟一段时间,等我将那丹药练好取出身上隐忧后,在行前往。”

    李永丰站起来后,没有拍打身上的灰尘,便急声问道:“仙长所说的隐忧可是因为身上的混浊之气?所要炼制的丹药可是大道升仙丹?。

    “你是如何知道的?还是说你知道了什么?。徐长青饶有兴趣的看着李永丰,似乎期待他的回答。

    李永丰犹豫了一下,似乎很快下定了决心小心翼翼的问道:“仙长是否乃下界凡俗飞升之人?。

    徐长青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反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见到徐长青的表情,李永丰知道自己赌对了,于是如实说道:“仙长的言语、衣着都与昆仑仙凡截然不同,有何两百年前那批飞升仙人传闻中的形象非常相似,所以小人就有所猜测。此外仙长适才说要炼制一炉丹药去除身上隐忧,可仙长身上能够说得上是隐忧的只有混浊之气。我李家乃是炼丹世家,家中炼丹妙法足以与药鼎门相披靡小人乃家族正式的搜山药手对于丹方药性自然也非常熟悉。据小人所知,以朱果炼制去除混浊之气的丹药只有大道升仙丹,而仙长有所不知,大道升仙丹早在七千多年前就已被炼丹人弃置不用,改用更加有效的仙肌玉体丸,更加适合清除体内的混浊之气。此丹乃是平常的修仙丹药。一般在虚空崖附近修炼异法的仙人们都会常备此药,仙长以及仙长师门对此一无所知,已然炼制大道升仙丹,所以才会令小人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徐长青听完后,也不由得拍手道好。虽然有些内容是他故意透漏出来的,但是丹药一事却完全是李永丰心思细密所致。既然徐长青决定要扶持一个人成为世家家主,这个人自然是越聪明越好,而李永丰则非常合适徐长青的要求,他自然高兴非常。

    徐长青笑着问道:“你李家可有那仙肌玉体丸?”

    李永丰回答道:“此药虽然乃是平常丹药,但是家中也所备不多,大约百丸左右,相信应该足够仙长使用了。”

    “既然如此,最好不过了说着。徐长青身形瞬间移动到了悬崖上。将那枚已经成熟的朱果摘下来,并清除周围的法力,然后回到李永丰身边将朱果交给了李永丰,说道:“既然有更好的灵丹能够帮我排除体内混浊之气,此物对我而言便不再垂要,你且拿取吧!”

    “这怎生使得”。李永丰连忙摇手,不敢收下,道:“此朱果着实珍贵,可炼丹药不少,仙长尽可留下。以备以后之需。小人从仙长身上得到的已经很多了,再收下这个就”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无需多言!”徐长青没有理会李永丰的推拒。将朱果塞入其腰间药囊之中,然后转头看了看西北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意的笑容,说道:“看来事主已经找过来了,我们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等人家来抓了,走吧”。

    完,徐长青看了看眼前蛇妖留下来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最终只取走了蛇妖前额的破法锥和精血毒液凝结成的绿珠,便一把抓住了李永丰的手臂,施展鬼魅神行身法瞬间从山谷消失,朝未济山的内侧疾行而去。

    就在徐长青和李永丰离开山谷后没多久,被徐长青施法刻意压制的玉符法力便逐渐散发出来,很快天空便闪过几道流星似的光芒,跟着就看到六个身着古装长衫、裘袍羽衣的男女修仙者脚踏法器所化灵云,缓缓落在了山谷之中。

    当他们看见已经变成了一堆尸骨和外皮的地魁蛇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跟着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会有如此施色,不为其他,只因这地魁蛇所留下的遗骸其完整程度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整张蛇皮可以说丝毫无损,整条蛇骨也无缺无失。只有头顶上那枚破法锥不翼而飞。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92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92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