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李母鱼氏(上)

推荐阅读:绝命毒尸生于1984恃君宠民乐大师氪无不胜桃运神医师父为夫:毒妃为后重生之少将仙妻超神觉醒重生鉴宝小甜妻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产永丰离开得很匆忙。从边镇回辨物城不是那么简单的权恺,其中需要办理一些通行令牌等手续,在离开之前,李永丰第一次非常严肃的命令弟妹不要去花园打扰徐长青。对弟妹向来和蔼和亲,从未大声说过话的李永丰突然如此,着实让弟妹和李母都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也对徐长青的身份更加好奇。李永丰在弟妹的心中还是很有威严的,虽然心中好奇万分,但是依然听从吩咐没敢接近花园。不过李母于氏不同。李永丰的命令不可能约束她,加上她本就对徐长青的来历有所怀疑。所以在李永丰离开后她的神念就总是不时的突然出现一下,一直忍了半个月,才最终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亲自明探徐长青暂居的花园。

    在李永丰离开的这半个月中。徐长青一直都在研读那么天道经。整部天道经首卷共分三篇十六章,分别为《天道》《地元》《人尊》,通篇的文字都是在说一个字“争。”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文中阐述的理念有些地方甚至与魔修颇为相似,一口气读下来就连徐长青也有种热血飞腾的冲动。在文中提到了一些修道之法,这些法门和道德经所提到的坐忘、守一等法门并无二致。可见天道经和道德经之间只是道不同,但法相同罢了。

    以徐长青的眼光,这天道经并不比道德经高明,甚至有些地方在徐长青这样触及三界大道的人看来,甚至有些幼稚,像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所写的一番怨言。只不过每当徐长青诵读这天道经总纲的时候。三分元神中各自所蕴藏的独特力量便犹如周天运转一般,在三个元神之中彼此转换流动。要知道,当初徐长青元神三分时,元神中的力量便独自存在,他也曾想过各种办法想要令到三分元神达到分而不离,离而不断的三分归一状态,可无论怎样兜无法做到这一点。如今通过诵读这本天道经总纲,却能够在无意识间令三分元神的力量彼此转换,怎能不让徐长青大喜?虽然这样的转换犹如海中滴水般不起眼,但毕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而且因为三分元神的力量相互转换的缘故,原本三分元神和昆仑仙境排斥作用也减弱了少许。最明显的是徐长青的神念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有从十几米的范围恢复到了数里的范围。

    虽然还没有看过后面的八卷天道经。但徐长青相信整今天道经的精华应该就是这首卷的总纲,其余部分很可能是后人添加进去的。

    因为只有诵读总纲的时候,他的三分元神才会出现那种相互转换的反应,而且总纲中所阐述的与天相争、夺天造化的思想,比起后面的文章显然要高明不少。一般人乃至普通修仙者读这首卷天道经,并不会感觉到任何差距,只会觉得前后文章应该是一脉相承,一个是简叙、一个是详叙,并没有高低之分。如果不时三分元神出现了异常反应,或许徐长青也会将这总纲看漏过去,只有接触到天道的高人反复研读这篇总纲,才能体会到总纲中那种执掌天道的顶天深意,而后面的文章不过是类似周易通解之类的后人注文罢了。

    “请问,徐先生在吗?。李母于氏站在了徐长青的屋前徘徊了良久。最终忍不住敲门叫道。

    徐长青早就发现李母在门外徘徊。只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没有开门接触,没想到本应该采取回避的李母竟然会主动送上门来。其实早在十天前,神念恢复少许的时候,他就从李母的身上发现了一些异常,对李母的身份也有所怀疑,只不过在不知道具体情况下,他不愿意多事,也就随她去,可是却没有想到李母竟然这样不知

    歹。

    “门没关!李夫人,进来便是”。本着入乡随俗换了一件古汉青衫的徐长青从椅子上站起来,负手而立,注视着门口说道。

    随着徐长青的声音落下,李母于氏推门而入,见到屋内漆黑一片,而徐长青站在露台前、脸上带着一丝莫名深意笑容,一道月光从天射下笼罩着他。让他看起来更多了一分神秘的气息。见此李母于氏心中不由得一悚,感觉今日来此可能是个错误,但是既然来了,自然也就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只见她深吸口气,神情自然的微笑道:“妾身乃一家之主,先生入住以幕未曾看望实在失礼,今夜特来拜见,有些唐突还望先生勿怪。敢问先生现下住得可还习惯,是否还需要添加一些东西?”

    “李夫人,夜晚孤身来此,想必不是为了问这样一些无聊的问题吧?。徐长青笑了笑,没有打算兜***。直言说道:“有什么话请直说。”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口甩姗)”说齐伞

    丁母从未见过有人会如此直接。一时间愣住了。在门外愁 些说辞也卡在了喉咙不上不下的,脸色难看了良久,这才重新整理好了说辞。字道:“徐先生,好一招反客为主!既然如此,那妾身就直言相问了,先生乃是仙人之躯,若入李家必为堂上供奉,享受福泽,为何如今进我寒家院门,哄我那永丰孩儿心生妄想之念?还请先生明言相告。让妾身一家死也死得明白。”

    “仙人之躯?”徐长青鼻子轻哼了一声,反问道:“李夫人为何会认为在下是一名仙人?是您的臆想猜测,还是有什么真凭实据?要知道冒充仙人可是一项重罪,李夫人若是不愿在下继续居住于此,可以明言。何必陷在下于祸劫之中呢?”

    “你”李母显然有些不善言词。面对徐长青的反问、诡辩和回击。丝毫找不到反击的办法,有些哑口无言,可是她有不能将自己的秘密吐露出来,有些恼怒的指着徐长青。脸上的表情也变愕格外难看。

    “别生气,李夫人!”徐长青转过身,走到露台的栏杆边,看着前面的湖光www.SHUBAO2.cc色,说道:“或许我不应该叫你李夫人,叫于夫人或者鱼仙子才对。”

    “你、你知道什么?你走到底是谁?”听到徐长青的话,李母的脸色立刻大变,连退几步,退到了门前。伸手扶着门,感觉有些站不住似的,急声质问道。

    “神念中有那么明显的水灵之气、那各明显的鱼腥味,想不让人知道您的出身都难。”李母的反应令徐长青明白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同时也感觉到李母于氏似乎世事阅历很少。稍微两句话便露了馅,于走进一步逼问道:“在下也很想知道一位达到仙人之境的妖修为何会附身、不,错了,应该是转生在一凡人身上,嫁给一名寒族采药师,就连自身的仙人修为也能舍弃?为什么?为什么李夫人会如此作为?”

    其实李母拥有仙人神念时,徐长青便已经考虑了各种可能,其中最为可靠的就是仙人转世,只有通过特殊密法的仙人投胎转世,才有可能出现修为尽失,但神念依存的怪异现象。从其神念已出现周围的水灵之气便集中过来,徐长青可以肯定一定这是仙人神念的天生神通,再加上在徐长青以大光明神目观神念外相,发现其鳞光闪闪,形似鱼龙,加上李母姓于,自然不难猜出其出身了。这算是徐长看来昆仑仙境遇到的第一个妖仙,

    “这不关你的事!”李母脸色变得格外苍白,心中已经非常后悔来这里,但是对李永丰将来安危的担心,还是支撑着她留了下来,并稳住心神,说道:“妾身自问没有能够阻止阁下,但阁下以仙人身份插手凡人之事,要是被仙律堂的正气仙知道的话,后果会如何妾身想阁下应该很清楚吧!”

    “仙律堂?正气仙?”徐长青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名字,从名字上理解应该是类似刑堂、刑部之类掌管昆仑仙境律法的力量,听李母略带惊惧的语气,这股力量似乎非常强大,就连成就仙道的仙人也多被其管束。在没有了解具体情况之下,徐长青不愿多事,并且心中很快就有了对策,转身看了看李母,神色肃然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一介妖修为何要投身人胎?为何要下嫁此家前主人?我也不想知道这些,更不想管你的事情,所以你也别来招惹我。否则我不介意跟你来个鱼死网破,相信以你如今的状态,最后结果很可能是鱼死网未破。至于我来此目的并非歹意,要帮李永丰的原因,是因为我与其父有些渊源,不忍他再做这人下人且朝不保夕的差事。”

    “你和先夫有旧?为何妾身从未听说过?”徐长青的话的确没错,李母清楚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与徐长青这样深不可测的强人相抗衡。加上的确感觉不到徐长青的敌意,所以语气也软了很多。

    “我说的是李永丰的生父。

    ”徐长青再次说出一个几乎可以肯定的推测。

    李母愣了一下,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但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眼中也露集了沉思之色,当她看到徐长青挂在椅子上的破法锥时。似乎想起了什么,略显惊讶的看着徐长青,说道:“先生是楼观道的仙修高知  ”

    李母的一举一动都被徐长青看的很清楚,他并没有顺着李母的思路往下走,而是故意转身,挥手将那枚破法锥收入袖子里,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是。我只是一介散修仙人罢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92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92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