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邵门宗学(中)

推荐阅读:修仙高手混花都法师亚当极品飞仙成神风暴无上战帝圣战使者异类生命制牌师异次元里的炉石传说绯闻娇妻:秦少,放肆宠!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二圳徐长青抓着李永丰的肩膀,踏步虚空。从夭而降,盹日老人并未露出任何惊讶之色,反而像是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似的,毫不陌生的上前朝徐长青抱了抱拳,说道:“徐大夫,一年多没见了,最近可好?”

    “杂事太多,烦扰不断。所以才会来此找一清静之地潜修,没想到在此遇到宫老,实在让徐某深感惊喜。”徐长青放开提着李永丰肩膀的手,让其坐在地上运转炼心诀,平复因为遁光造成的眩晕,然后在周围施展法术。屏蔽其五感,跟着朝驻背老人抱拳还礼道:“宫老似乎早就在此等候徐某,不知所为何事?”

    “徐大夫果然是天命之人,心境非常人可比。”驻背老人轻抚长须笑了笑,然后问道:“徐大夫想必已经读过《洪荒天演说》了吧?”

    “你是如何知道的?这事好像没有有第三人知道。”徐长青得到《洪荒天演说》一书乃是秘密。世上知道此事的人应该只有他和阴玉楼两人,以阴玉楼的为人,即便他不在意此书是也绝对不会做那种到处宣扬、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所以鸵背老人突然这么一问,倒是让徐长青感到有些意外。

    “其实徐大夫你太看高老朽了,老朽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洪荒天演说》一书。当日老朽之所以会引你去冥市,也是为了让你看到此书,只不过这本书似乎在冥市也是禁忌之物,所幸你似乎从其他地方得到了这本书,看来这也算是天意。”驻背老人笑了笑,一边解释,一边伸手指了指天空,说道:“其实老朽会知道徐大夫你看过那本书。主要就是因为徐大夫你的本命星宿。因为只有徐大夫你读了《洪荒天演说》以后。你始终游历在昆仑周天星辰之外的本命星宿才会入主昆仑天道,执掌昆仑众生命劫祸福。”

    对于自己会突然多处一枚本命星宿,并且进入昆仑天道轨迹之中一事,徐长青也是最近才有所察觉,但是却还不是很完全肯定。

    因为在他的理解之中,大道金仙应该已经跳出三界、不入五行才对。又怎么会多处一个本命星宿呢?然而,现在驻背老人却直接指了出来,好像他能够比徐长青这个金仙更加清晰的看穿被昆仑天地所阻隔的天道轨迹一般,这让徐长青不由得更加好奇这能背老人的身份。“宫老,你到底是什么人?”徐长青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又不怎么肯定。眼睛微微一眯,直言问道。

    “呵呵!”驼背老人轻笑。道:“什么人?徐大夫,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何必多此一问?”

    “你真的是邵旬后人?”徐长青颇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邵旬不是既没有传人,也没有后人吗?若然有的话。以当时昊天的修为和势力又岂会查不到?”

    听到昊天之名时,驻背老人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本门自然有些不为人知的传法手段,否则以昊天的性格,又岂会让祖师这个知道他那么多秘密的人留下任何传人或者后人?更不会那么放心的躲入祖师为他建造的墓穴之中装死,以渡天劫?”

    “什么?你说太上承天厚德体道圣君昊天还活着,一直都躲在他的墓穴之中?”这回徐长青是真的感到了吃惊,他想到若昊天真的还活着的话,那他的修为将去到何种地步,万年潜修之功只怕比起自己的金仙境界也不一定会差多少。

    “徐大夫不必惊慌,姑且不说昊天能否在那绝死之地活下来,即便他活下来了,修为也绝不会比当年高,恐怕还可能弱上不少。”驻背老人嘴上说着昊天之事,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道:“根据祖师遗册记载,墓地内没有一丝灵气,当昊天进入墓地之后,便会自行成为墓地内都天神煞阴阳颠倒九宫仙阵的阵心。整个阵势所需灵气都将会从他及其周围九宫阴阳位的文武、后妃体内仙灵之气抽取,运转不息。直到六王入阵,以血脉之力破除阵图,方能脱阵离开。想想万年维持阵法所需灵气,即便阵中之人修为再高,现在又能剩下多少呢?”

    “都天神煞阴阳颠倒九宫仙阵?”听到这个名字后,徐长青依稀有种熟悉感觉,闭目回想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瞪着鸵背老人,道:“这阵法是上古地仙之祖镇元子的守山大阵,你祖师是如何知道此阵的?”

    “祖师遗册明言天命之人必然有此一问。看来徐大夫果然是那天命之人。没错。”驻背老人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碎裂黑石,递给徐长青。说道:“徐大夫请看此物。”

    徐长青结果黑石后,立刻感觉到八宝琉璃人参果树元神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微微颤动,这种颤动并非恐惧,而是喜悦,极度的喜悦。感觉到体内的异常,徐长青几乎不用回想镇元子的记忆,就立…逼一“这是镇元子的地仙神碑残片?”……

    驻背老人点头承认道:“邵旬祖师在人间之时就接受了部分上古地仙之祖的传承,这地仙神碑残片和都天神煞阴阳颠倒九宫仙阵便是其中之一。此物乃是祖师遗册之中记载必须交给天命之人的物件,现在交给徐大夫,也算是解了老朽的一桩心事,这样的残片本门还有五块。分别在其他五家宗学手中,徐大夫若是想要收集齐这残片,只需找到剩下的那五家邵门宗学便可。”

    徐长青颇为感慨的看着手中的地仙神碑残片,然后问道:“你可知道你那些同门的所在?”

    “徐大夫,可能弄错了!虽然我等邵门宗学都源自邵旬祖师,但却并非同门,乃是六家完全**的昆仑命家玄学宗派。”驻背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就像是老朽不可能算出他们所在一样,他们也不可能算出老朽的所在。徐大夫,你既然是天命之人,此物就必然为你所有,机缘到了的时候,它自然也会出现在你身旁,你只需细心体会。便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机缘吗?大道难改,天命难为。”听到鸵背老人的话,徐长青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将地仙神碑残片暂时收入口袋之中,心态也恢复平静。然后颇为好奇的看着驻背老人,说道:“都天神煞阴阳颠倒九宫仙阵需要用到镇元子的地书做为阵心,方能完全发挥其作用,做到真正的运转不息,天地长存。以那昊天的修为不可能看不出这阵法的缺陷和自己将会面对的危险,你祖师如此算计这号称昆仑第一人的昊天。竟然最后还成功了,我很好奇他当时是怎么哄着昊天上当的?”

    驼背老人轻轻抚摸长须,颇显得意的说道:“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特别是这个,人修为、权势达到万古未有的顶点之时,往往都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若是徐大夫当时也在的话,未尝不能如祖师一般将那昊天自己骗入坟墓之中。”

    “的确,又有什么能够比死亡更能让人发疯的。”徐长青也感慨了一声。然后肃然问道:“宫老。在此险要之地久候多日,应该不是只为了将这地仙神碑残片交给我吧?”

    “老朽,穿越灵山险阻,在此等候多日。的确不是为了徐大夫。”骇背老人伸手指了指一旁盘膝坐在地上的李永丰,道:“老朽来此完全是为了这孩子!”

    “永丰?你是冲着他体内的六王血脉来的。”徐长青立施明白了骇背老人的话中之意,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六王血脉到底有何妙处?为何当年邵旬要将此血脉做为那昊天解阵脱困的钥匙?”

    “老朽之所以会留在雾镇就是为了此子。能够幸运的遇到徐大夫也是多亏了此子,否则以徐大夫你的天命命格。又岂会是他人所能算到来历的?”鸵背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将徐长青领到了瀑布水塘边上的一个草亭之中。提起已经烧热的水各自泡了一杯茶,坐下缓缓说道:“六王血脉其实徐大夫您也应该对其知之甚多,只不过您听到的只是另外一个。名字罢了,比如引劫之人、劫命中人等等。世俗人间大劫之时有个引动劫数之人,而昆仑一样也有这样的人,六王血脉就是昆仑大劫的引路之人。”徐长青眉头皱得更紧,深深看了看一旁的李永丰,道:“不可能,虽然我不如你等昆仑命师那般通晓昆仑命法,但是对于天地大劫的认识却也未必比你等浅薄,永丰的命格我曾算过,虽然是十分奇特的福运劫难四方之命,但却并非大劫劫命。”

    驼背老人知道徐长青会有此一问,解释道:“那是因为劫数未至,他的血脉还未引动,为其改命。”

    “什么?天定命数也可更改吗?”徐长青面露异色道。

    “别人不清楚,但是六王血脉的命数的确能够改变。”鸵背老人轻轻喝了一口茶,说道:“当年昊天就是借用六王命数,不惜用自己开创的太上清静天王朝,以法开劫,令六王命数化为劫命,以此法为其抵挡天劫。”

    徐长青愣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难怪每每我读仙史之时,总感觉太上清静天王朝灭亡得实在太过蹊跷,现在我到是肯定那太上清静天王朝的灭亡完全是昊天自己一手策划的结果。”

    驼背老人点点头,脸上颇显感叹的说道:“太上清静天王朝的确是他自己一手操控摧毁的,之后的王朝仙劫也是他一手谋划的,否则以当时太上清静天王朝的盛况,就算是内门灵山大罗天和仙宫联手 也不一定能够对其造成威胁,又怎么会崩溃消失得那么快!”,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97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0/97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