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张悬拉皮条 二合一

推荐阅读:恽夜遥推理逆袭狂潮问心抉修真的酋长重生在二次元时代零秒绝杀官梯闹天宝至尊武神星际

    让你帮我治疗,问我康堂主干啥?

    吴宫主满脸疑惑:“我和堂主多年前就认识,算得上熟悉。”

    一侧的康敢也满头雾水,搞不清楚这位张师到底想什么。

    “熟悉就简单了!”

    张悬微微一笑,侃侃而谈:“我们堂主光明正直,急公好义,更是名师职业,前途无量,最关键的是……长的也很不错……”

    听他越说越多,吴宫主头上的雾水也越来越多,满脸的不明所以:“康堂主人是不错,为了整个名师堂,不惜花费代价,换取进入阴阳潭的名额……只是,这些和帮我治疗阴阳冲突有关?”

    “当然有关!”

    张悬淡淡看过来:“要不……你俩结婚吧!”

    噗!

    一侧的康堂主被口水呛了一下,差点没晕过去,若欢公子也瞪大眼睛。

    你不是治病的吗?怎么看起来反倒像是拉皮条的?

    介绍康堂主和吴宫主结婚……你倒是真敢想……

    “结婚?”

    吴宫主也是身体一晃,眼前发黑,只让这家伙治病,怎么眨眼功夫谈婚论嫁了?

    要我嫁给这位康堂主什么鬼?

    “不错,你身为女子,修炼刚猛功法,没有问题。但错就错在,半途更换相反力量的法诀,导致阴阳相冲,造成了身体上的隐患,想要彻底解决,只有找一个修为相差不大,对真气、力量都掌控十分精纯的人婚配,阴阳调和!”

    张悬道:“康堂主化凡四重巅峰,距离五重只有半步之差,身为四星巅峰名师,对修为的理解,恐怕你都望尘莫及,所以……他是最符合条件的!如果你俩在一起,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完全可以化解你所谓的阴阳相冲,让你恢复如初。”

    “这……”

    吴宫主一呆。

    没想到她的情况能这样解决。

    自从修炼,一直守身如玉,男色不曾沾惹半点,就算是为治好身体上的问题,直接嫁人,心理上也有些接受不了。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这个……肯定不行!”

    她还在迟疑,一侧的康堂主急忙开口。

    虽然他也从未婚配,可……让他娶一个大胡子美女,怎么也做不到啊!

    一想想她刮胡子比自己还勤,就觉得毛骨悚然,一阵恶寒。

    “其他办法,当然有了,不过,这是最简单的!”张悬道。

    “只要有其他办法就好,只要我能做到,在所不惜……”康堂主忙道,不过,话音未落就看到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盯了过来,同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康敢,你什么意思?觉得我配不上你,还是什么?这么着急推脱?”

    就算为了治病,她也不想嫁给眼前这个糟老头的,可……要推辞,也是自己推辞啊,这老东西,跟碰到烫手山芋似的,你啥意思?

    难道我就这么不招待见?

    论修为,我化凡五重,远超与你;论地位,我是冰原宫宫主,无数名师堂堂主都巴结的存在;论容貌,虽不说国色天香,也绝对算得上倾国倾城了,万里无一了,即便年纪大了,姿色也不减当年……

    我还没说要嫁给你,凭啥,你就这么着急想要撇清关系?

    “吴宫主说笑了,我哪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

    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康堂主嘴角一抽:“我配不上你,是我配不上你!”

    “有自知之明就好!”

    听到这话,吴宫主这才舒服了一些,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你说的其他办法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在所不惜!”

    “……”

    康堂主一阵无语,这不和我说的一样吗?要不是你打岔,他肯定早就说完了……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到一个修为和你相差无几的纯阴体质强者,借助她的血液,化解你体内残留的阳气,不需要太多,一滴就足够了。”

    张悬接着道。

    “纯阴体质?”

    吴宫主苦笑。

    特殊体质,如大海中的一颗沙粒,如果这么容易寻找,肯定人人都是高手了。

    他们源火冰原,让人从小开始修炼阴属性功法、阳属性功法,甚至不惜弄出阴阳潭,就是为了培育出一个纯阳或者纯阴的修炼者……

    可惜,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成功。

    而且,就算成功,也肯定会立刻被总部接走,想要借用这种人的血液,为她解决隐患,几乎不可能。

    “这个……不可能实现,要不……我就和康堂主结婚吧!”

    脸色难看,吴宫主迟疑道。

    “不用……不用和我结婚,纯阴体质,这不就有一位嘛?”

    看到眼前这位大胡子美女,有想和他结婚的打算,康堂主差点没当场吓死,急忙喊出声来。

    “有?”

    吴宫主一愣:“哪里有纯阴体质?”

    这种体质千年不出一个,稀少无比,怎么会有?

    “张师这位学生,赵雅,就是纯阴体质,而且已经激活百分之二十了……”

    生怕对方会讹上他,康堂主急忙介绍。

    “你是……纯阴体质?”

    瞳孔一缩,吴宫主急忙看向面前的女孩。

    “是,她是纯阴体质,绝对没错!”

    康堂主说完,忍不住看向张悬:“既然纯阴体质,一滴血液就可以解决,你为何要我俩结婚……”

    这位张师也真是的,既然第二个方法如此简单,干嘛要让他们结婚?

    “赵雅是我的学生,我有义务要照顾她不受任何伤害,自然要牺牲你了,再说,帮你找个媳妇,多好的事,真是不知好人心……”张悬理所当然的道。

    康堂主一晃。

    保护你学生,就拿我开刀啊……

    还好人心,好你妹啊!

    有本事,你娶个大胡子妹子看看……

    二人在这边争执,那边吴宫主浑身颤抖的看向赵雅,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真是……纯阴体质?”

    “是!”

    赵雅双眉一扬,体内真气运转开来,体质瞬间爆发,一股寒气,直冲云霄。

    伴随修为达到半步化凡,她体质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相同级别,恐怕也就张悬这种变态才能胜过,就算一些名师,都很难是对手。

    “果然是……果然是……源火冰原人有救了……”

    感受到赵雅身上散发的气息,吴宫主眼眶一红,紧接着一下抓住赵雅的手臂:“你叫什么名字?”

    “赵雅!”

    见刚才还正常的吴宫主,突然变得疯疯癫癫,眉头一皱,赵雅推开她的手掌。

    “赵雅小姐,你……跟我回总部,只要你同意,就利马能接受最好的传承,在短时间内,激活百分之百的纯阴体质,一跃成为整个大陆,最巅峰的强者……”

    吴宫主满是激动。

    “不需要,我要和老师在一起!”赵雅神色淡然。

    张师,一路指点,让她走到现在,如父如兄,早已是她最尊敬、最钦佩的人,不可能离开。

    “老师?你老师是谁?”

    太过激动,吴宫主都有些记不清了。

    “正是张悬张师!”

    赵雅一脸骄傲。

    “张师?”

    吴宫主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看来:“张师,可否……将你的学生,借给我们源火冰原,我们真的需要一位纯阴体质强者……”

    “借?”张悬摇头:“我的学生是人,有自己的思想,有她的决定,愿意去,我举手同意,不愿意,谁也强迫不走!”

    声音虽然很平淡,却带着,难以遏制的自信。

    也对,拥有天道图书馆,他注定要走出一条与所有人都不相同的道路,只要赵雅不同意,他可以保证,谁也强迫不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还请张师不要误会!”

    听到如此自信的话语,吴宫主从激动中恢复过来,连忙摇头。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张悬看过来。

    凭借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这位吴宫主,是真正的高兴,而不是敷衍。

    听到能解决她身体隐患,都没这么激动,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更何况,她还说了激活体质、源火冰原有救之类的话语。

    “这……牵扯我们源火冰原的秘密,恕我无法做主相告……”

    一脸纠结,吴宫主迟疑了一下:“这样吧,反正你们肯定要进入阴阳潭,待出来之后,不管总部同意不同意,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

    “嗯!”张悬点头。

    每个职业,都有不能说的秘密和隐私,对方不愿意说也很正常。

    “要三个名额,应该是你们三人都要进入阴阳潭吧?”

    不纠结这个问题,吴宫主看过来。

    “我、若欢公子和赵雅。”张悬点头。

    “那好,前面就是冰火屋,你们只有通过考核才能进入阴阳潭!”

    吴宫主解释:“之所以让你们考核,是因为阴阳潭诡异无比,阴阳交融,痛苦不堪,如果连冰火屋都坚持不住的话,贸然进去,极有可能身死道陨,被灼热的阳流烧成灰烬,又或者被极寒的阴流冻成冰疙瘩。”

    “原来如此。”

    张悬点头。

    刚才还奇怪,为何都说了这么多了,还需要考核,原来根由在这里。

    就和打青霉素,要先皮试一样,不提前进行考核,弄不好就会因为无法适应而死亡。

    因此,所谓的考核,实际上也是一种保护手段,一种检验能否进入阴阳潭的方法。

    来到冰火屋跟前,张悬看了过去,和当初在天武王国考核名师时,使用的信任屋有些类似,需要滴鲜血才能进入。

    “你们谁先进去?”

    吴宫主笑着看过来。

    “我……”

    话音未落,就见若欢公子一脸焦急的窜到了最前面。

    通过和这位张悬的几关考核,他算是学乖了,让这二货先上的话,光芒全被遮掩不说,吴宫主可能都要受到牵连,不是受伤就是倒霉……

    从当初的吴长老、云长老、白长老……他们就能看出,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先上。

    想要安全,就要远离张悬。

    与其到后面遇到各种麻烦、丢人,还不如第一个就将考核完成了。

    至少还能有点自信。

    “滴一滴血液在门外的水晶石上,进入即可!”

    见这家伙如此积极,吴宫主点头交代。

    “是!”

    几步来到跟前,若欢公子咬破手指,滴上血液,抬脚走了进去。

    一进入其中,顿时听到里面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宛如电闪雷鸣,不知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吴宫主似乎早知道会这样,双手背在身后,安静的站在原地。

    吱呀!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浑身焦黑,头发竖起,不停冒着黑烟的人影走了出来,不是若欢公子是谁。

    此时的君若欢,再没有了之前翩翩公子的状态,反倒像个刚从垃圾堆里跑出来的乞丐,一身焦糊,凄惨无比。

    “心境虽然被破,却能在一个时辰内走出来,说明还不错,可以进入阴阳潭!”

    看了一眼外面点燃的长香,计算了一下时间,吴宫主点点头。

    这位若欢公子,在里面待得时间,虽然接近一个时辰,但在规定时间内走了出来,甚至神智还算清醒,说明忍耐力和毅力,已经很惊人,有资格进入了。

    “吴宫主不是说,冰火屋是耐力和心性的考验吗?怎么……”

    张悬疑惑的看过来。

    “冰火屋是考核忍耐力和心性的地方,但心境一旦失去防守,肉身也会倒霉,不过,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走出来,足以说明忍耐力极强。”

    吴宫主说完转头看过来:“张师,是你进,还是赵雅?”

    “我来吧!”赵雅向前一步。

    同样的步骤,同样走了进去,不过,只过了大半个时辰,就已经完成,看的若欢郁闷不已,大呼变态。

    要知道,赵雅无论年龄还是实力,都比他弱的多。

    当然,并不是赵雅的能力比若欢公子还要强,而是纯阴体质,对阴寒不怕,对阳气有抵御……对后者来说九死一生的考验,在她面前,反倒没那么可怕。

    因此,赵雅走出,看起来也有些狼狈,但和若欢公子比,好的太多了。

    “我看看吧!”

    两人都通过考核,张悬也走了进去。

    ……

    “老师,你觉得……张师这次多久能够出来?”

    见张悬走进房间,若欢公子看过来。

    “你接近一个时辰,赵雅大半个时辰,张师……我觉得可能用不了一刻钟,就能出来!”

    康堂主道。

    这家伙创造太多奇迹了,连他的学生都能大半个时辰,自己恐怕一半时间都用不了。

    “一刻钟?”

    若欢公子摇头:“我觉得最多五分钟!”

    对于这家伙的变态,可是深有体会,明明觉得不可能成功,却偏偏能以更牛逼的姿态完成。

    就像这次,他也觉得对方一刻钟左右就能完成,可……不知为何,潜意识里会觉得,成绩绝对比这个还要恐怖。

    “五分钟?”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吴宫主摇头。

    这可是冰火屋,最可怕的地方,五分钟就能出来?做梦的吧?

    “吴宫主是不知道这位张师的厉害……说实话,五分钟,我有时候都觉得是不是说的时间长了……”

    若欢公子解释。

    “有这么强大?”

    见这位天才名师,说的信誓旦旦,确认无疑,吴宫主也有些动摇。

    这位张师,能看出康堂主都看不出的问题,说实话,的确有些古怪,或许真能完成其他人完成不了的事情。

    “是啊,咱们拭目以待吧!”

    若欢公子自信满满,甚至比他自己考核都有信心。

    “五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很短,不一会就过去,房间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可能是……十分钟……”

    面容尴尬,若欢公子改口。

    十分钟也很快过去,依旧没人出来。

    “难道……十五分钟?”连续两次没猜对,若欢公子有些怀疑了。

    但……很可惜,十五分钟很快过去,同样没人出现。

    三十分钟!

    五十分钟!

    八十分钟……

    ……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那位走进冰火屋的张师,如同石沉海底,一点动静都没有。

    “时间结束,都没出来……看来他没通过考核!”

    吴宫主摇头,一脸惋惜。

    真以为会和众人说的一样,创造奇迹,现在看来,想多了。

    非但没创造奇迹,结果连通过都没通过。

    “没通过……”

    脸色扭曲,若欢公子如同便秘一样的难看。

    每次质疑这家伙,他就打脸给自己看,这次,好不容易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够成功,而且超额完成……结果,又进去出不来了……

    张师,你是故意拆我台吧……

    捂着胸口,若欢公子觉得无比心塞。

    康堂主也身体晃动,快要哭了。

    张师在名师堂表现的如此变态,怎么到了这里,反倒不行了?

    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张悬走进房间。

    房门后,是个细长的通道,一直向远处延伸,不知有多远。

    轰隆!

    将大门关上,立刻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炙热传来,让人觉得是不是掉入了烤箱,随时都会被烤化。

    天道真气运转,抵御炙热,向后看去,眉头情不自禁的皱起。

    刚刚关闭的大门,居然从背后消失了,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

    “难道要从这个通道走出去,才能离开?”

    眉毛一皱。

    明明刚进来,大门就不见了,难不成这个冰火屋,是个非常厉害的阵法?而离开的方法,是走到眼前这个通道的尽头?

    心中疑惑,向前走去。

    熊熊!

    刚走了几步,炙热越来越厉害,四周出现了一大片火海,想要继续向前必须通过,根本没办法躲避。

    “算了,走过去看看!”

    找了一圈,始终没发现出路,张悬只好大步向前走去。

    天道真气强大无匹,这些火焰虽然烤的皮肤、骨肉生疼,却还伤不到他。

    来到火焰跟前,正想踏过去,眼前再次一花,宛如坠入了冰天雪地,刺骨的冰寒,沿着穴道涌入身躯,让他情不自禁的打颤。

    快要冻僵。

    他已经是化凡强者了,按照正常情况,就算睡在冰窟里,只要有真气护体,也不会觉得寒冷,现在却情不自禁的颤抖,说不出的诡异。

    “难怪若欢公子如此凄惨,恐怕正是被这些火焰和冰寒之气来回侵蚀导致的……”

    真气流淌,抵御寒冷,同时张悬心中思索。

    化凡强者虽然有抵御自然的能力,可……忽热忽冷,气温陡然变化太快,也还是会让人承受不住,彻底崩溃。

    就好像将手放在冰块里,可以承受,但先放在热水里泡一会,再放进冰水,哪怕是相同温度,也会变得难以接受。

    “火焰、冰寒……不对,就算四星巅峰阵法也做不到这点。”

    正想继续向前行,突然心中一动。

    这个冰火屋,气温变化这么快,就算是四星巅峰级别的阵法也做不到,冰原宫怎么可能完成的?

    “而且,进门前,没有丝毫灵气变化,如果有阵法,我肯定能够看出……”

    他是四星阵法师,真有阵法在这里,就算不运转,也绝对能够发现,没有阵法,却能火焰、冰寒随意交替,让人防不胜防……

    想要出去,恐怕不单纯是走出通道这么简单。

    再加上之前,吴宫主专门说过,心性、忍耐力测试、心境被破之类的话语,让他更加奇怪。

    “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明理之眼!”

    有了防备,不在前行,而是站在原地,明理之眼运转起来。

    呼!

    眼前光芒四射,无数纹理浮现,眨眼功夫,张悬摇头。

    “原来是精神上的考验,肉身不过附带而已……我的灵魂和意识进入了幻境!”

    通过明理之眼,他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了。

    眼前出现的火焰和冰雪,根本不是真的,而是幻觉。

    就和信任水晶一样,通过血液,制造幻境,让人如同经历火焰、冰寒之地,陷入其中的人,如果坚持不住,就会陷入其中,没人救治无法离开。

    明理之眼可破虚妄,尽管这个幻境无比真实,但在观察之下,还是被轻易破开,一眼就能看出刚才的大门还在眼前,而他的肉身正坐在房间中间,一动没动,周围的空气冷热交替,却不会伤到根本。

    也就是说,刚才经历的痛苦和折磨,都是对意志精神的磨砺。

    “这不是阵法,却能有这种效果,冰原宫真够厉害的!”

    观察了一会,他也知道,这的确不是阵法,不过,却能起到和阵法相同的作用,甚至还要厉害,冰火屋的确不简单。

    (二合一,六千多字,最后12小时,求月票!)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1/83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1/839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