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道不同

推荐阅读:踏星三界独尊三国小霸王全能修炼至尊穿越之娱乐香江帝君的小狂后三国之大汉崛起奶爸的文艺人生落地一把98K洪荒之妖皇逆天

    “见笑了。”尚文不好意思的回上一句。这一问,真是够白痴的,尚文就是弄不明白亲属之间的关系,什么姑姑,小姨之内的称呼。头脑短路的问了这么一句,竟然闹了这么个笑话。

    “不知大人可有我哥哥的消息?”柳依公主急切的问道。

    “有,有。你哥哥在咸阳很好。只是我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很久没有看到他了。”尚文说道。如果说,自己从大牢中救了他一命。真不知道对方敢不敢杀了自己。尚文心里想到。

    “哦。如果大人见到我哥哥,烦劳叮嘱他一声,让他多捎一些书信来。”柳依公主嘱托道。

    “在下一定嘱托。”尚文说道。

    “对了。在下还想问一下。不知道二位,为什么要跑到秦军营地附近,那里是军事禁区。秦军可是有权开枪shè杀任何靠近的人。”尚文说道。

    “这个。”张良和柳依公主相互看了一眼,好像有什么难以说出口的。

    “你们要是想参观秦军的话,可以在演习结束之后,秦军会有武器展示的。”尚文说道。

    “这个,这个,大人说笑了吧?”张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有说笑。”尚文严肃的说道。

    “实话实说,这次的演习,就是检验我秦军新式军队的战效果。说的再明白点,就是我秦军在这次演习之后,这支军队就会迅速的西调。参加对月氏的战争。”尚文心里想到。与其这样相互试探,不如直接了当的说了。把底牌亮明了说。

    张良和柳依公主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位大秦的右相竟然直接了当的说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这句话的真假。原来这张良和韩非柳依公主兄妹是韩国的复兴派,他们几次希望韩国进行一次彻底的变法。改变韩国目前的情况,可是,韩非被秦王请了去。朝中一下子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全韩国,都是一片暮气沉沉。最近秦国又派来大使长期驻扎,随后又搞什么军事演习。弄的韩国上下一片慌乱,没有办法。这二人主动请缨,前来借着参观军事演习的目的,查看一下秦国的虚实,今天他们是觉得秦军的装束和以往不一样,二人认为,这秦国肯定有什么古怪,便想靠近查看一下。不想,遇到这样的事情。

    ”怎么,不相信吗?”尚文见两人不说话,觉得这两人是不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哦,不不不。”张良开口说道。

    “说实话吧,其实,我挺反感同种族之间的内战行为,我极力劝王上对外战,目的就是避免内战。”尚文说道。

    “这。”张良还是不敢相信这位有些政治白痴的大秦右相。

    “秦国自从商君变法一来,一直东出,yu统一天下。但是,靠战争的办法,实在是有损内耗。而且,你,我,她。”尚文指了指三人说道。

    “都是华夏人,我们都是同一种族,为什么要相互之间厮杀,难道就是为了统一。统一的道路太血腥了。”尚文说道。

    张良和柳依公主摇摇头。他们认为,这位大秦的右相太天真了。说起来,这韩国和其他六国不一样。当年申不害的变法使用的是术。术就是权术yin谋。依靠这些权术yin谋来稳固王权,强化其统治,打击原有的奴隶主。以达到凝聚国家实力的效果。结果,这术误导了韩国,从申不害的变法之后,历代韩王都将术为自己的根基。采用各种各样的权术保持自己的统治,比如,使用郑国使间等等。这些都是韩国特有的历史印记。历史也明确的告诉韩国,依靠权术yin谋是不能保持自己的国家长久的。

    韩国的这种上下权术的环境,浸染了这两位韩国的中兴人物,他们知道太多的权术,知道尚文此举有些太天真了。

    “唉。”尚文见这两人不信。便立即开口说道。

    “秦国现在转移战略中心,就是避免直接参与这样无休无止的内战,等我们打完内战,其外部的异族就会趁此崛起,现在异族尚未崛起,我大秦愿意承担这个民族责任,为我华夏撑起一面强大的保护伞。”尚文严肃的说道。

    “大人说的可是真的。”张良耐心的听完。

    “是的。我大秦已经先后和匈奴,胡人开战,现在月氏人首先向我大秦发起进攻,我大秦在北方已经重创其jing锐部队。等天气情况允许,我们就彻底的消灭月氏。”尚文说道。

    “敢问丞相,秦国攻打月氏所需时月多长?”张良问道。

    “很长,外面的世界很大,远远比六国jing彩的多,如果韩国想参与的话,我们大秦十分欢迎。”尚文抛出一个模糊的答案。也摆明自己的态度。

    但是国家意识尚存的张良优先考虑的是韩国的利益,而不是站在民族的角度上考虑。

    “在月氏之外,还有很多少数族裔。比如,月氏后面就有西域。在那里,密布着很多国家,那里,有很多的矿产。这些都是秦国继续进攻的理由。还有一旁的羌人。以及南边的越人,秦国将对这些少数民族积极的展开攻势。秦国要想统一,首先要承担起能够保护天下的责任,让所有人看清我们大秦的责任心。”尚文感慨的说道。

    而张良的想法是,这个大秦的右相疯了。但是想到秦国战略目标转移之后,那么韩国崛起就有了时间,心中不免有些高兴。

    同样有这样想法的,还有柳依公主,她也从尚文的口中,得知秦国的战略计划,从这些计划中,她嗅到了韩国再次崛起的机会,那就是抓住这次时机。对内进行一次彻底的变化,让韩国彻底的崛起的。三人的心思完全不同。尚文是从民族,从国家为出发点。而张良和柳依公主,明显带着狭隘的地方意识,他们还没有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考虑整个民族的发展。在他们看来,秦国和韩国是不一样的。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事情。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03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03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