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你为什么会来这?

推荐阅读:农门小厨娘似锦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都市之终极主宰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超强战神系统都市逍遥兵王千追万宠:牧少,太难缠!

    战场变得开始对楚国人不利楚国人本來人数就少在土著人疯狂的进攻下不断的有人倒下站不起來

    土著人的尸体在楚国的防御工事前堆积起來而楚国人也有人不断的倒下倒下之后很难站起來战场上到处都是喊杀声土著的自己语言的喊叫声兵器进入**的声音还有不断的哀嚎声战场上很乱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杀死对方双方都进入高度兴奋的状态

    “杀啊”一名被砍中一半的胳膊挂掉在身上血液不断的流下來骨头还有一点连接而那名楚国人像疯了一样用自己手中的短剑把对方土著人的脑袋削掉然后不断的奋力挥舞手中的短剑疼痛让人进入一种癫狂状态这是人们的一种自我麻痹的状态人们希望通过这种亢奋的状态來抵御疼痛感

    “噗噗”几把长矛同时刺进了这名楚国人的腹部这名楚国人感到非常的疼痛他用力的挥舞手中的短剑可惜他的力气一点点的被抽空他艰难的举起手中的短剑试图杀死对手但失败了他倒下了更多的土著人踩着他的尸体进入据点

    “把那些该死的土著人打死快点”老兵看到这种情况他快疯了这样下去土著人很快就会进來的目前楚国人还依据有限的防御工事木栅栏进行有效的防御土著人暂时沒有大规模的进入但是shè击台上已经聚集满了更多的土著人这些土著人如果下來发动进攻的话那么楚国人就完了

    楚国人原本也想进口铁丝网的但这是他们认为这东西沒有多少用处加上商人的资金本來就不多他们宁愿这种防御的东西不买也要装满更多的货物就这样他们沒有多少可以使用的防御武器他们的防御工事依然是传统的木栅栏这些木栅栏相比于铁丝网有很大的优势最大的优势就是便宜而且达到的效果还是一样的都可以阻挡对手的偷袭

    “嘭”老兵用自己的大手一把领住一个土著人的脖子然后用自己的膝盖狠狠的朝其脑袋磕了一下对手一下子昏了过去随后老兵用短剑把一个对手的脖子划断老兵使用的都是杀招他希望用这种绝灭杀招來杀死对手

    “该死”老兵连续杀死两人之后他发现土著人越來越多而自己的人面对人数众多的土著人显然沒有必胜的信心他们彻底的不抱任何希望了因为对手的人太多了犹如cháo水一般的涌进來这恐怕不是堵的问題了因为堵都赌不住

    “呀”老兵发狠冲了过去他明白靠这样人力去堵的恐怕堵不住了要想把土著人打下去就得使用非凡的招数这个招数很快老兵就注意到了

    火药桶为了方便其取用火药方便特别是自己包裹一些子弹楚国人把一些火药摆放在shè击台上但很显然楚国人并沒有用了多少或许还沒有使用因为他们沒有shè击多少子弹土著人就冲了过來

    “老子炸死你们”老兵疯了一样的朝火药的地方冲过去而土著人已经把那里包围了那里的人更多老兵拼命的杀人但人越來越多

    “噗”一把斧子再次划伤了老兵

    “噗”一把长矛刺中了老兵的大腿老兵疼痛难忍用力挥舞手中的短剑刺杀对手但围上的土著人越來越多

    渐渐的老兵感到自己挥舞手臂越來越沒劲老兵知道自己中了土著人的土长矛

    “该该死的”老兵有些脱力的骂道

    他知道他自己已经难以冲到火药的位置

    “啊”老兵痛苦的叫了一声又以斧子给了他后背一下老兵知道完了他用发抖僵硬的手抽出一颗子弹而发抖的手指着围拢上來的土著人土著人非常敬佩这位勇士但现在他们要杀死他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完成他们要做的事情

    “砰”老兵用力把一发子弹放进子弹转盘中然后合上

    “哎哎”一个土著人迅速上前希望快速的结束这一切老兵“啊”的一声大喊用尽自己的全力抬起右臂用短剑刺杀对手

    “噗“土著人的长矛刺进了老兵的腹部长矛直接穿透了老兵个的整个腹部穿过一段的长矛上到处都是血迹不时的还有血液流下來

    “噗”老兵同时也把短剑刺进对手的胸膛对手被直接杀死而他暂时加重了自己的伤势

    “噗”又一名土著人把长矛刺进了老兵的腹部这次老兵真的不行了他的伤势太严重了而且他已经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他已经无法躲避这名來自背后的袭击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仅仅是伤势严重同时还有毒液快速的流进他的各个器官当中

    “嘿嘿”老兵突然一笑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向对手对手们不知道这个快要死的勇士最后要干吗他们只能本能的躲避开來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老兵把最后一发子弹打向了火药桶

    这就是老兵的目的最后冲刺一下的目的他要把最后一发子弹打中火药桶冲刺一下是让土著人本能的躲避开來这个闪一下的功夫就把火药桶给让了出來这个时候机会就來了老兵这个时候用手中的手枪shè击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那些土著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轰”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爆炸把附近站着的土著人瞬间撕裂成碎片较远的人被冲击波击碎内脏他们在巨大的爆炸浪中飞了起來同时飞起來的还有老兵的尸体

    巨大的爆炸让土著人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楚国人则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被突然的爆炸声打断了思维他们不知道接下來该怎么办才好

    楚国人被弄蒙了他们知道爆炸但突如其來的爆炸的确把他们给弄傻了

    而蒙的还有土著人他们对大自然一切都是崇拜的比如闪电雷鸣这种巨大的爆炸声而且大地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还颤抖了一下这让土著人内心对大自然的崇拜一下子变成了本能的恐惧

    浓密的烟雾遮盖了一切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天神发怒了还是其他的他们自己都不得而知

    “%¥……”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土著人竟然撤退了

    他们对大自然的本能崇拜变成了他们的弱点他们实在是害怕上天会做出他们的不应该做的事情或者是他们引來了楚国人的神灵保护这一切都说不清这只有土著人自己明白其他人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楚国人这个时候已经蒙了很多人距离爆炸的点位是比较近的其中一些人还被巨大的爆炸给炸死事实上爆炸的威力的确很大巨大的爆炸把木栅栏的一段给彻底的炸塌了一些楚国人和土著人被压在下面还有一些人和土著人一块被炸死更多的人则是被突然的爆炸给弄蒙了他们的耳朵嗡嗡的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也难以一下子弄明白

    就这样土著人在畏惧心理下撤退而楚国人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并沒有发动反攻第一次攻击就这样草草的收场了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所有的人才慢慢的反应过來而土著人却主动的退却了较远的距离他们估计实在是太害怕大自然的报复了他们认为楚国人掌握了大自然中一些神秘的东西或者是请來了神灵的帮助

    而楚国人正经过短暂的发蒙之后开始整理他们的战场

    “这真够乱的”一个年轻一点的人拿着自己的武器看到

    战场上的确很乱炸毁的木头杂七杂八的放在一块而中间不时的还有一些尸体被压在一块最难的是在巨大的爆炸下一些尸体的肉块飞溅的到处都是一些肉块还散发着浓浓的火药味不时的还有火药烟尘冒出

    这些肉块已经很难分清是自己人的还是敌人的一些尸体残破不全这就是战争打仗后能保留完整的尸体都算是比较幸运的

    “天啊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年轻人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有些茫然了

    “别看了快动手那个巨大的豁口先堵上否则大家都沒有命了”一个富有战斗经验的楚国人说道

    “我们的头死了我们谁來当头”一个人问道

    “我來”一个人说道

    “好反正我们信你”一个人答应道

    而所有人都木然的看着这一切

    “好我们先防御好然后我们查看一下人数最后清理一下这里我们再休息一下”那个刚刚当上头的人说道

    “把所有的木头石块都堆积道这里來快点”那个头指挥到然后他抽出一些人手來加强jing戒

    战斗暂时进入一段休息时间双方都在紧张的忙碌当中战斗从当地时间上午一直打到中午到了下午的时候人们才算基本上忙碌完

    “我们的损失很大”那个头说道

    “多少”一个经验老道的老兵问道

    “死了五十多个还有一些人的尸体在那里面”头指了指楚国人用木头石块以及各种杂物堆起來的临时防御工事说道

    “他们炸成了碎块有土著人也有我们的还有的被埋在下面”老兵说道

    “对这沒有办法我们只能这样做”头无奈的说道

    “这个我理解这是沒有办法的办法”老兵说道

    “这是打仗打仗就得死人土著人死了多少”老兵问道他想转移一下话題打仗沒有不死人的每次打仗都说死人实在是无趣更糟糕的是这样一说人的心情就会沉重很多

    “土著人比我们多看看那里堆积的都是土著人的尸体大概有三百多个”头说道

    "我们竟然杀了这么多“老兵说道

    ”嘿嘿”头无奈的笑了笑

    “如果不是这次爆炸我们很有可能所有人都被土著人杀死”头说道

    “谁让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老兵说道

    “我们沒有钱沒法养活自己我到现在都沒有娶上媳妇”老兵说道

    “有钱人家可以娶很多的女人而我们这些沒有钱的还要拼命的干这个最后死了连女人的手都沒有碰过我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杀人还是·····”老兵有些抱怨道

    “就是这个世道我们也沒有办法”头无奈的说道

    “是就这个世道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老兵经历过生死这次恐怕是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人在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往往就会感慨一下这样的事情人生能够经历过几次

    “你为什么來这里”

    “发财”头问道

    “对发财我想弄点钱好好的把下半身给过了听说这里能发大财能够一夜之间发财可是來这里我发现和我想的不一样”老兵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头问道

    “不一样的地方多了我们來这里干的就是这和那些水盗和那些匪徒干的事情沒有任何的区别看见那个胖子了吗”

    老兵指了指商人说道

    “他们的生意就是把这里的土著抓走卖钱卖给那些该死的秦国人手里秦国人会把这些土著当做牲口一样使唤最后还要把他们全部杀死我们也像那些土著人一样我们也想活但这个世道却让我们像牲口一样的奔走”老兵无奈的说道

    “你为什么來这里”老兵问道

    “我和你一样也是发财不过我认为不应该想的那么多我们也不容易我们也要活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有钱就行有钱什么都有了我们也能穿好的吃好的还有女人你说那”头问道

    “那就可以随便杀人”老兵说道

    “现在那些该死的土著人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杀死我们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拼命的发动进攻试图要杀死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看看那里看看我们的人的**都被打出來了半个脑袋还在那里难道我们就不应该杀死他们如果我哦们不动手他们也会”

    “我想是你错了”头直接回绝道

    “看看我们的人刚刚如果不是老兵点燃火药桶恐怕我们都得死在这我们來这里为了什么为了发财既然我们已经这么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我们是在拿自己的命來换啊”头直接说道

    “可我们也不能随便杀人看看我们干的好事就连那么小的婴孩都不放过我们还是人吗”老兵问道

    “是我们本來就是人但总有些事情逼我们干一些我们不能干的事”头回答道

    “我们不是人”老兵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即两人陷入了沉默战场的人最无聊的事情就是想着打仗结束后的事情或者是说说这场该死战争的事情谁对谁错这其中的是非他们总想弄明白但一些事情总是弄不明白的而身在局中的人却总想弄明白这些事情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这些事情为什么要发生在他们身上为什么

    土著人暂时撤退了他们正在请他们最有威望的巫师來法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天生神灵在发威不满他们这么做他们需要得到神灵的允许他们才能继续发动进攻请求神灵的允许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楚国人也得到了难的休息时间

    “你说我们能回去吗”一个年轻一点的人抱着自己的燧发枪问道

    “不知道”另外一个年轻人回答道

    “怎么想回家了”年轻人问道

    “恩”另外一个点点头

    “我來这里是想发财的沒有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年轻人说道

    “我也沒有想到我听那些人说我们得到那些深山中去找那些该死的越人土著到处都是沒有人去过的地方什么禽兽都有危险极了不过我们有枪我们的枪可以打败任何了”年轻人说道

    “不需要你有多大的力气只要你能把子弹放进枪管里打开火门扣动扳机就可以了很简单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变的这么难”

    “嘿嘿我们不用找那些该死的越人土著了他们自己送上门來了而且是一大堆差不多两千多人这一下子我们不用去抓他们够抓我们的了”另外一个年轻人讽刺道

    “的确是我來这里之前还想着自己终于有一把枪了而且是火枪能够轻松杀死人的枪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了这样我什么都不怕了而就在刚才我发现我什么都怕特别是拿着那该死的火枪我更怕”年轻人看着他说道

    “我也是杀人我们在杀人我看见那些土著人倒在我面前他们面露凶光好像用眼睛都能杀死我们这太可怕了”年轻人说道

    “恩太可怕了”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

    一场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士兵的心情总是难以平复的他们总想着战争刚刚发生的而一切特别是自己身边的生命就如此的失去

    生命的敬畏在那一刻造成了很大心理崩溃那种巨大的震撼感让他们难以言表他们很多中的人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残酷的生死考验战争对他们來说太残酷了

    而在他们的对手那一遍土著人的神职人员也就是他们的巫师正在摆下祭坛用自己的神灵意识和神灵进行交谈而所有的人敬畏的看着这一切

    叽里呱啦的语言说了一大堆篝火把神灵人员面庞照了出來而其他人则敬畏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一个首领一样的人物上前祈求然后神灵人员开始不停的挥动手中的仪器接着开始不停的跳啊跳啊就这样來回的跳动最后突然停下來躺在地上

    而所有的人紧张的看着

    “啊”神灵人员突然站起來大声喊道然后有來回的转了一圈最后伸开双臂大声的喊叫道说完所有的土著人开始疯狂的欢呼起來他们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但他们得到了神灵的指示那就是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进攻秦人秦人是不可怕的

    这一下子所有的人都高兴起來他们疯狂的围绕火堆跳起舞來他们以这种特有的方式來庆祝神灵的允许不仅如此他们还为神灵准备了更多的祭品來感谢神灵的庇护

    期间他们还拿出白天进攻楚国人的武器跳起打仗狩猎才跳的舞蹈战争为題材的舞蹈有很多特别是那些原始部落他们对力量是非常崇拜的有了强有力的力量就可以得到丰富的食物丰富的食物就可以养活更多的人这就是他们的思维方式

    “土著人在干什么”一个岗哨问道

    “干什么他们在进行最后的狂欢他娘的明天就会有更多的土著人拿着他们的木棍武器來进攻我们而我们什么都不能做等死”一同站岗的人咒怨的骂道局势已经很明确了楚国人难以坚持太久他们的武器不行难以维持

    “我们的援兵在哪里”年轻了问道

    “援兵沒有从这里到楚国需要十天左右的航程这里的情况谁知道沒有人知道等发现我们的时候或许我们就成为土著人肚子中的肉食了”站岗的人说道

    “他们吃我们的肉”年轻人问道

    “对他们会吃掉我们的肉而且是生吃他们是野蛮人谁知道他们怎么吃饭这些该死的土著人就天生该死他们天生就该当奴隶”站岗的人说道

    站前都有这样的感觉人们感觉到绝望生存受到考验的时候他们总觉的自己受到了很严重的委屈或者是不公平的待遇特别是绝望的时候

    而在遥远的北方局势开始变得迷茫起來随着匈奴头曼大单于的死去匈奴部落开始出现一些分裂的痕迹

    左贤王和右贤王两个掌握实权的人物分别物sè了一个肯听命他们的王子來推选他们为大单于各个部落的头领们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现在分成了两派两派势力均相等这种近似于赌博的局面让所有的头领感到十分的为难

    而冒顿王子在这个时候被忽视掉了冒顿王子一开始是为很好的大单于候选人存在的但由于在月氏问題冒顿的残忍秉xing暴露无遗加上信任不佳谁也不愿意交给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最糟糕的是冒顿的秉xing让人捉摸不透这种xing格让两位有权的人物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避开冒顿改选其他人成为他们的候选人

    而冒顿这个时候也不甘心寂寞他想要做出一些事情來但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够但自己无论如何采取什么样的办法都沒有用这让冒顿感到非常的烦躁

    “嘭”冒顿想來想去觉得很烦闷他狠狠把自己的拳头重击在案几上

    而一部将看着有些着急

    “王子我听说左贤王和右·····”一个部将着急的说道而冒顿这个时候无比的烦躁所以他直接伸手示意打断了部下说的话

    “我知道他们已经改立其他王子为大单于候选人”冒顿脸sè严肃的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直接率兵杀过去”一个部下说道

    “不要乱说我们的人有他们的人多吗左贤王有多少人马我们有多少人马我们的人还不到五百而左贤王最少有一万人这样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左贤王还有本部护卫队那些都是jing锐我们根本大不多”另外一个部下说道

    “那我们也不能这样等啊”那个部下焦急的说道

    而那个部下这个时候也不说话了这样干等的确不是一个办法

    “可我们的实力实在会太有限了”另外一个人说道

    目前摆在冒顿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冒顿有当大单于的梦想而且是做梦都想当的那种但他的个人**已经超越了他们实力范畴所以他感到无比的痛苦因为**越大希望越大而现实总是很残酷的在实力沒有达到**的时候结局往往是最残忍的

    “有什么办法吗”冒顿问道

    而他的手下都摇摇头看到部下都在摇头他也无奈了

    他挥手示意让底下的人先出去而一旁他的侍从却留下來

    “王子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侍从说道

    “什么话就说”冒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王子我们当前应该注意扩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夺取大单于的位置上”侍从说道

    “哦”冒顿点头说道

    “大单于为什么是大单于就是因为大单于可以调集整个匈奴的兵马现在王子你还沒有这样的能力也就是说王子你还有沒有这么大的实力能够调用匈奴所有的兵马所有的匈奴人还不一定臣服你”侍从说道

    “继续说下去”冒顿说道

    “如果王子这个时候去夺取大单于未必能够夺取大单于的位置即便是夺取了也只有坐的份而沒有一切都听你的意思”说道这里冒顿开始仔细的想了想他点点头认为很有道理并且认可了这种想法

    “所以我们的王子不应该去夺取那些沒有用的东西我们的王子应该注意我们匈奴人兵马的控制”侍从说道

    “恩你的意思是”冒顿问道

    “我们应该联合我们所能联合到的人得到援助才能快速的当上大单于”侍从说道

    “不”冒顿这个时候摇摇头

    “我们暂时还不能这么做”冒顿摇头否认道如果借助别人的力量实在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王子我们不是想要南人的武器吗不如趁这个时候我们向南人示好这样一來我们既能得到武器同时又能得到援助”侍从说道

    “这个”冒顿有些吃不准的想想道

    “你先下去我再想想”冒顿说道

    侍从点头悄悄的走出营帐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6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26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