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新的贸易

推荐阅读:踏星三界独尊三国小霸王全能修炼至尊穿越之娱乐香江帝君的小狂后三国之大汉崛起奶爸的文艺人生落地一把98K洪荒之妖皇逆天

    “让他们靠近”这个时候商人反而更加冷静的说道

    “谁都不许开枪shè击”商人下达了这样一道奇怪的命令而所有的船员都惊讶的看着商人太奇怪了不开枪难道等着等死吗

    “啊啊 啊哦哦哦”当地的土著人拿着他们简陋的武器正在靠近楚人他们还不知道

    “开开枪谁知道那些土著人是怎么想的我们不开枪的话那么我们就完蛋了”这个时候一旁的老船员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们不能开枪开枪的的话我们做的一切都全废了你知道吗”商人这个时候是道

    “算了开枪也是死不开枪也是一个死还不如大胆的碰碰”说着商人竟然冲隐蔽物后面站起來而老船员看到这样的情景竟然都忘记去拉商人一把

    而在不远处的一个船员看到商人的惊人举动赶紧的上前拉动一下商人船员的意思是让他赶紧的不要趴下來不要随便的乱动但是船员根本就不为所动商人有更大的企图这样的企图可以激发出足够的勇气做出一些惊人的事情來

    “喔喔喔喔”这个时候土著人也靠近了他们手脚并用好像要说着什么但是语言上的不通顺让楚人根本就不明白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即便是通过哪些简单的肢体语言去理解他们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要干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朋友”这个时候商人上前问道

    “我哦哦哦哦哦”土著人依然用他们的语言來回道而商人还是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嘿你说那些商人是不是要钱不要命了土著人要是突然來那么一下那商人不就一下子给完了吗”一旁的船员说道

    “他要钱不要命关我们什么事情我们是拿枪卖命他要是死了我们就杀掉那些该死的土著人然后坐船自己离开”一旁的船员说道

    而所有的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侧目的看着这个大胆的船员

    “我们都是楚人这样做不是太好”另外一个船员有些看不惯的说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现在自己都管不了而且看看我们干的都是什么事情杀人放火还有抢夺人口还有那些路女人财宝我们什么事情沒有干过难道还缺这个”那个船员说道而一些船员这个时候也动摇了毕竟这样的事情的确发生过之前楚人为什么会开发海外不就是冲着这些财富來的吗现在他们什么也得不到自然心里不平衡而这个时候恰恰的又激发起他们内心的**处于满足个人他妈的满足他们自然而然的就选择了后者

    在这个dongluàn的时代只有少部分人才能坚持自己原來的道德观而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丧失掉了自己的道德观

    “呜呜呜”土著人犹如看到了天神一样兴奋的激动而又好奇的看着商人而商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我说你们想要干什么”楚国商人还希望自己能够听懂对方说的好这样的好方便他们交易

    但事实上是双方谁也听不懂谁的话不仅如此双方各有个的打算这样的情况让双方都处于一种无法沟通理解的状态

    “哎你说前面叽里咕噜的说什么那”一个瞄准指头放在扳机上的船员问道

    “不知道谁知道他们说什么”一个船员回答道

    “不用管他们”瞄准的船员说道

    “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啊”船员看到这样的情况后焦急的说道

    “这样我出去看看”说着那个船员拿起自己的武器走了出去而其他人则继续瞄准人类相互之间的交流总是这样语言沟通不畅人们无法知道对方想什么同时因为交流不畅的原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不知道想干什么自然而然的就无法得知对方的企图和意图

    加上另外一层因素人们对外界总是充满怀疑的态度人们总是怀疑对方有伤害自己的企图这样不得不把他们那种jing惕心理给激发出來这样的情况让他们不得不紧张的注视对方即便是对方沒有任何的伤害之心而自己这方面总认为对方有伤害自己的心思猜疑偏见这是人类的通病也是人类建立信任之前必须经过的一个阶段

    “我來试一试”这个船员说道

    “你们好我们也好”船员竟然上前说这样一句话而且手中还时不时的指了指对方和自己

    “我们來这里是來发财的”船员这样说道而对面土著人的反应不是那么的强烈他们之间还时不时的相互说着什么也许是是那种初次见面的紧张感消失了也或许是那厚重熟悉的感觉多了起來双方不再那样的有一种隔膜感

    “叽里咕噜”土著人相互之间在交流他们好像在说着什么但商人还是不明白土著人的眼神当中却流出一种渴望的眼神人类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这样一个简单的眼神一个简单的深情竟然一下子被商人给扑捉到了

    商人顺着土著人的眼神过去觉得这些土著人好像看中了船员身上带着的一个漂亮的金属水壶这个水壶是从秦国进口而來的采用简单的冲压工艺使用薄钢板多次冲压而成由于采用的是钢板加上长期使用水所以这种水壶很容易生锈加上重量很重秦国国内已经不生产这种笨重的水壶了秦军现在装备的依然是多种水壶有使用皮革的还有使用铁皮以及各种轻薄金属比如铝的

    显然土著人对船员身上的水壶有着浓厚的兴趣

    “是这个”说着商人上前把船员的水壶接下來递给了对方而对方看到商人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思感到非常的高兴

    他们兴奋的接过水壶然后好奇的查看着水壶

    “你怎么拿了我的水壶”这个时候那名船员问道

    “我里面装的可是酒”船员这个时候说道

    “酒好好”商人听道这里更加兴奋了因为酒这个东西可以加快他们之间的沟通

    “这样这样”说着商人上前一把拿过水壶而土著人还在研究他们的水壶商人突然冲了过來自然措不及防商人一下子拿走了水壶突然失去水壶的土著人感到有些愤怒也感到有些失望他们不明白商人要干什么难道对舍弃水壶而懊悔吗土著人有些jing惕的看着商人

    而商人沒有注意这些他打开水壶盖子然后就是猛的喝上一口然后重新把酒给递过去而土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还不明白楚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沒事你们喝好酒我们楚人自己酿造的好酒”商人好客的说道

    这个时候土著人才慢慢的接过水壶然后自己小心的喝上一口第一个喝酒的土著人喝为完之后感觉非常的兴奋因为很好喝楚人的酒是一种果浆酒这种酒发一种甜味而南方人对甜食正好有一种特别的需求喝道发甜的酒指挥土著人非常的高兴而其他人看到第一个人之后又继续抢过那个人的酒开始喝他们对楚人的东西引起了浓厚的兴趣

    “叽里咕噜”又是一阵土著人自己的交流他们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欢快变得更加的轻松而商人看到这样的情景感到非常的高兴这说明土著人已经接纳了他们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把这种馈赠变成贸易

    就在商人想着如何把这种馈赠变成贸易的时候土著人竟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哦哦”土著人竟然摘下自己脖子上一种图腾又或者是装饰一样的东西递给商人好像示意要交换的意思而商人不明白的接过这样的饰品

    “哦哦哦哦哦”土著人然后示意他们手中拿着的水壶好像意识是交换再拿过一些水壶过來

    而商人这个时候摇摇头表示不行

    “这个我们要这个”说着商人指了指后面的人而土著人不明白的看着商人

    “人”说着商人再次比划到

    “叽里咕噜”土著人好像明白些什么他们在商量一些事情

    “叽里咕噜”又是一阵商谈声音而商人焦急的等待着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能不能给传达

    就在商人心里犯嘀咕的时候土著人终于做出了他们的一个决定

    他们随后推出一个人推到了前面

    “哦哦哦哦哦”他们示意商人把这个人拿走然后又指了指水壶好像要交换的意思新的贸易成功了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29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29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