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小插曲

推荐阅读:天才狂医大清巨鳄江湖博极品飞仙裁决使隐婚娇妻:老公,别玩我毒妃在上透视极品神医蜜宠100分:男神老公求攻略

    赵国和燕国对工兵的侧重点导致他们在使用工兵问題上造成了目前的困扰秦国是在尚文的建议之下建立起工兵的工兵的全称是工程兵

    工程兵的出现主要针对的是在战争中ri渐突出特别是火器当中的火炮等重武器出现之后的工程建筑问題比如修建炮台机枪碉堡战壕等野战工事同时他们还担任修建桥梁公路等重要责任可以说在秦国普及火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将未來重武器出现的工程难題已经考虑到里面去了这不得不说尚文非常重视后勤保证问題

    在这一点上尚文让秦国走在了各国的前面而各国随后发展起來的火枪步兵火炮炮兵等兵种成为他们优先考虑建设的兵种对于工兵有了很大的轻视他们认为工兵可有可无但是各国都是按照秦国的样板來的所以他们也就抱着一种凑合的态度建立了工兵结果可想而知工兵的地位将成为什么样的地位

    在缺少工兵的情况下赵军和燕国太子军前进缓慢他们一开始虽然显得缓慢但是整体速度还是快于齐军的而且他们也沒有耗费多少力气要知道他们可是铁路运输机动在要远远高于还是依靠两条腿的齐军而且铁路运输保证了他们大量的后勤补给物资的充分这一点齐军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的

    从后勤补给來看齐军已经处于强弩之末而以秦军为首的盟军却在慢慢的增加他们的力量强弱之势一下子就会旋转起來

    各方都在加紧速度增加援兵而韩军方面却遇到了一点小插曲

    “你们都是我大魏国的子民如今我大魏国遭受那小小韩国的进攻我大魏国的子民就应该为魏国效力”一名头发披散开來穿着华丽的人站在古老的战车上大声的喊道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青铜古剑

    “我魏工为大魏国的子孙要以鲜血捍卫大魏国的无上荣耀”那名披着头发穿着华丽衣服手中拿着青铜古剑叫做魏工的人是魏国一名正在沒落的贵族他的封地正好在陈这个地方为了家族的利益也为了捍卫自己生命依赖的利益他决定散尽家财组织家兵对抗韩国新军

    “都拿起武器跟我杀韩国人”魏工大声的喊道而他的家丁私兵正在分发武器不过他们的武器不是火枪而依然是长矛青铜戈青铜戟以及各种各样的老式兵器

    而那些來参加这名贵族组织的私人武装的人都是迫于生计或者是这名贵族的奴隶而不得不参加他们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有的光着脚來参加私人武装

    发放的甲胄很少贵族一般储存一定数量的甲胄但是甲胄不是给这些人穿戴的一般的步兵在古代都是由那些一无所有的人临时充当的而那些坐在战车上战的人才有资格佩戴甲胄

    这名贵族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最起码他能组织起一支超过三千人左右的临时武装力量这支人数在三千多人的武装沒有整齐的服装打的旗号也是临时制而成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经打

    “咚咚咚咚咚咚”一队韩国新军步兵正在路上行走他们正在全力开赴陈地的各个城邑接着就是控制各个地方城邑最后这个地方才能算真正的纳入韩国的控制版图之内

    而韩国的军队也正是这样做的韩国新军占领的每一座城邑都是魏国人主动投降拱手让给韩国新军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些装备jing良的敌军之手

    当然了也有哪些不开窍的他们竟然摆出阵型和韩国新军公开较量于是乎韩国新军也沒有客气韩国新军拿着大炮一顿乱轰步兵正在缓慢的接近还沒有开枪对面的魏军就立马一哄而散骑兵趁机发动进攻杀了一个对方人仰马翻从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魏军再也沒有组织起像样的抵抗了

    韩国新军步兵们前进的很轻松他们极为悠闲的看着步枪前进在他们看來战争已经结束了魏国一点都不经打如果不是上面有明确的命令他们恨不得打到大梁去

    而且士兵们也有这样高昂的士气继续保持前进的势头

    “哒哒哒”就在这个时候两名韩国新军骑兵侦察骑兵快速的穿越整个步兵大队

    侦察骑兵总是走在大队人马的最前面他们通常会分散在大队人马前半径三十里范围之外这个距离足够为军队提供安全的战反应时间

    “看來又有人想要挑战我们手中的火枪了”一名韩国新军老兵吐了一口痰藐视魏军说道

    “來我要用手中的刺刀划开他们的肚皮”一名韩国新军士兵说道

    “停止前进停止前进”很快传令骑兵传达命令

    “各营以连为单位进入战斗状态”传令官开始传达上面的命令

    “哗啦啦”很快韩国新军士兵们就列队进入了他们事先演习多次的战斗队形

    “咚咚咚咚咚咚咚”小鼓这个时候也急促的敲打起來

    而炮兵们则紧张的下车把他们的火炮推入站位战斗很快就要打响了

    “哗啦啦”韩国新军士兵们整齐的排成队形踏着小步进入阵地

    “立正”位于左侧排首的军官大声的喊道

    “哗啦”一阵整齐的响声韩国新军的士兵们都停止前进

    而在附近的制高点上韩国新军的指挥官率领着他们的参谋们正在查看对方的情况

    一名肩膀上佩戴鹰徽的韩国上校军官拿着望远镜查看对面的情况

    在不远处的薄雾笼罩下一座城邑的轮廓显现出來而在不远处则是黑压压一片那是魏工组织的武装力量正在朝他们靠近

    “嘿嘿”上校微微一笑他认为对面简直就是一群乞丐

    穿着破烂的军队正在朝韩国新军前进和穿着整齐的韩国新军相比魏国临时武装力量就是一群乞丐一群乞丐要和正规军交战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上校如此想到

    双方穿着一下子就比较出來而对面的魏国临时武装力量打着他们刚刚做好的旗帜朝这边进发这边的韩国新军士兵旗帜鲜明军服闪闪发亮刺刀发出阵阵的寒光

    从魏国临时武装力量的角度來看对面的韩国新军绝对是一支强硬的军队在他们的脑袋中对方在气势上就引进压住了魏国临时武装力量

    “前进都前进”魏工拿着手中的青铜剑站在战车上大声的呼喊道他的头发依然是散乱状态不过此时的他身上多了一件jing致的甲胄而他战车旁边的步兵们却沒有这样的甲胄來护身

    “这群该死的魏国人简直就是找死命令炮兵轰击他们一下”上校拿着望远镜看着魏军不断的前进下命令道

    “火炮开火”一旁的军官传达命令

    “轰轰轰轰”随即韩国新军开始炮击

    “嗖”炮弹很快就以尖锐的声音划过空中shè入前进的魏国临时武装力量队伍中他们的武器让他们需要在三百步的距离范围之内才能进入战斗位置而此时他们距离韩国新军竟然还有两里远这样的战斗攻击距离大大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轰”炮弹很快就落地爆炸

    “啊”炮弹在魏军当中爆炸一大片人被击中倒地不起他们的肢体被打烂有的人脑袋胸口被爆炸炸烂了各种血肉肢体散落的满地都是

    “啊.”一名魏国临时武装士兵当场呕吐不止

    太残忍了

    “他娘的”魏工首先对韩国新军的新式武器表现出惊讶的表情随后他就感到愤怒

    “前进前进杀光韩国人”已经处于疯癫状态的魏工已经沒有任何理智了这样漫长的攻击距离要遭受对方火炮的猛烈轰击还沒有到跟前自己的人就会损失一大半

    “轰轰”韩国新军的火炮依然在开火shè击

    “嗖嗖”炮弹在空中尖锐的划过在魏军前进的空地上魏军队伍中不断的爆炸但是魏军依然前进那些门客视死如归但是那些奴隶就不自觉了他们沒有必要这样去送命

    “啊”一声惨叫一发实心炮弹在魏军中弹起一名魏军的脑袋被那颗巨大的铁球一下子把脑袋砸掉了而一旁的士兵脸上飞溅的到处都是一旁士兵的血迹而士兵一看沒有脑袋的那名士兵的身子就立即觉得崩溃了

    “啊”那名士兵一下子神经就崩溃了

    那名士兵大声呼唤的扔掉手中的武器朝后面跑去他这一跑把整个队形都打乱了而这一乱魏军军心动摇士气降低不少一些人也开始趁机逃跑他们知道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出击等于找死

    “杀杀了那些逃跑的人”看到自己的人阵脚大乱魏工立即大声喊道

    “放箭”随即一旁的亲随就命令拿着弓弩的弓弩手放箭shè杀那些试图逃跑的魏军士兵

    “嗖嗖嗖嗖”弓箭手朝后面快速放箭

    “啊”逃跑的几名魏军士兵一下子就被shè杀掉了

    “继续前进”魏工大声的喊道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韩国新军一排排红sè的阵型他要杀掉那些穿着红衣服的韩国人

    “那些魏国人”上校拿着望远镜看到

    “他们不怕死吗”上校问道

    “他们可以不怕死但是我们却可以送他们去死”一旁的参谋说道

    而上校这个时候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回头看了看那名说话的参谋军官

    一名年轻气盛的中尉军官

    “你说的沒错”上校回头说道他对着中尉微微一笑表示赞同这种看法他喜欢年轻的军官因为他的年龄也只有三十多一点他喜欢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有一股积极进取的进攻jing神他喜欢这种jing神

    “那就让我们的步兵给他们一点颜sè看看”上校接着说道

    “命令步兵前进两百步准备三轮shè击”上校这个时候说道

    "前进”中尉随即传达命令

    “咚咚咚咚”随即韩国新军的各个排连接到命令他们开始朝他们的目标前进

    “预备前进”军官在自己的队伍中下达命令

    “嘟嘟嘟嘟咚咚咚咚”小鼓有节奏的敲打起來士兵们踏着鼓调前进

    “哗哗”军队排着整齐的队伍朝前进发

    从魏军角度看对面犹如一座红sè的山一排排红sè的浪花朝他们打过來那种气势已经犹如他们的颜sè一样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动权

    “轰轰”炮兵们依然在不停的shè击而步兵们正在慢慢的接近魏军双方都在前进魏军前进的时候要有不少的人倒下难以站起來而韩国新军方面则保持着他们的队形不会变散

    “前进”军官嘴里不停的大声的喊道而排首的士兵则举着“韩”字大旗然后缓慢的前进他们要继续保持这种战斗状态下各种军旗在队伍中处于鲜明的位置旗帜不倒那么整个军队就不倒

    “立正”当双方战斗距离接近一百步左右的时候韩国新军士兵们停止前进

    “举枪”军官大声的下达命令并且抽出自己的指挥刀开始指挥

    而对面的魏军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发动了他们疯狂的进攻

    “冲啊”站在战车上的魏工挥舞手中的剑大声的喊道

    “杀啊”手下的人疯了一般的朝韩国新军士兵们冲來

    而韩国新军士兵们则保持着他们的持枪方式他们等待下一步骤

    “瞄准”军官这个时候下达了下一步的命令

    “咔嚓咔嚓”这个时候所有的士兵们都把枪举平在举平这个过程当中士兵们打开火门进入击发状态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动如果沒有这个动枪支是无法击发的

    士兵们已经进入瞄准状态最前排的韩国是士兵采取跪姿shè击方式而后两排士兵则把枪进入瞄准状态

    “杀啊”魏军士兵疯狂的拿着他们的各式武器进入冲锋状态

    “嗖嗖”拿着弓箭的弓弩手把手中的仅有的箭一通胡乱放走放箭是一个技术活如果沒有一定的训练弓弩手是很难jing准的把我shè击节奏的这支仓皇组织起來的军队根本就不可能有训练有素的弓弩手参与进來

    飞上天的箭胡乱的飞舞着

    “啊”一些正在进入瞄准状态的韩国新军士兵不幸中箭倒地这些士兵有的被shè中要害还有的是受伤他们痛苦的哀嚎着但是韩国新军士兵却依然冷静的瞄准沒有对一旁的士兵进行任何的关注这就是训练的结果只有训练才能让士兵进入战斗忘我的境地

    “杀啊”冲锋的魏军士兵很快就要靠近韩国新军士兵们的shè击范围之内了

    五十步这个距离是使用前装线膛枪的有效杀伤距离

    “shè击”这个时候军官高高举起的指挥刀狠狠的落下然后军官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枪声密集的响起一阵火药烟雾遮盖住了shè击中的韩国新军士兵

    “啊”冲锋前进中的魏军是士兵只看到前面一排犹如闪电一样的东西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他们就迎面被shè來的子弹击中

    子弹击中一名魏军士兵的胸膛那名士兵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就倒下了而更多的魏军士兵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被飞來的子弹击中然后倒下

    一轮shè击之后魏军前进的队伍中倒下了一大批这个距离正好在火枪的shè击范围之内加上子弹口径都很大杀伤效果惊人

    “杀啊”前进中的魏军士兵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战车直接从尸体上还有那些伤兵身上碾压而过一些战车被击中翻车无法继续战斗

    “杀啊”魏军士兵继续冲锋

    “瞄准shè击”第二轮shè击开始了军官再次挥舞指挥刀大声的指挥到

    “砰砰砰砰”这次shè击是透过刚才第一轮shè击的火药烟雾发出的在烟雾的遮盖下枪管口喷shè出的火药光犹如乌云中的闪电一样喷shè而出

    “啊”又是一群魏军士兵惨死在韩国新军士兵的shè击之下

    “shè击”紧接着韩国新军军官下达了最后一轮第三轮shè击shè击开始

    “砰砰砰砰”子弹飞shè而出

    “嗖”一发打高的子弹直接飞了过來击中了那名正在沒落中的贵族的胸口jing美的甲胄看起來非常的jing致但是jing致的甲胄却无法抵御那些飞shè而來的子弹子弹直接击中那名贵族的胸口站在战车上的贵族身子向后倒去子弹的后坐力还是很大的而他手中的青铜剑也慢慢的从手中滑落跌下战车

    “嘭”一声清脆的金属声青铜剑跌入战场上

    “放”而在制高点上的炮兵更是狠狠的朝魏军踹上一脚

    “嗖”炮弹尖锐的划过空中然后落入下面

    “轰”实心铁球直接撞入魏军当中一大堆魏军被击倒在地被铁球打烂的肢体以及各种各样残忍的尸体被堆积在一块一大堆士兵倒地不起

    “跑啊”本來还处于冲锋状态的魏军因为主帅一死加上火炮的巨大震慑用魏军一下子就全军溃败

    “冲啊”看到魏军败退韩军也不计划放手

    军官命令上了刺刀的韩国新军士兵立即发动冲锋

    “冲啊”端着上了刺刀的韩国新军士兵立即冲了出去

    “杀啊”一个刚刚放出來士气极端的高昂而另外一个则主帅一死难以控制军队局面这一下子就进入混乱状态双发士气一下子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差距

    “杀啊”士气高昂的韩国新军士兵很快就追上了那些逃跑的魏军士兵他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狠狠刺进了对手的后背

    “噗”一名韩国新军士兵毫不留情的把手中的步枪上的刺刀刺进对手的后背刺刀直接刺透了对手的胸膛

    “噗”然后韩国新军士兵凶狠的拔出刺刀然后追赶他的下一个目标

    而魏军士兵们则个时候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人和魏军正规部队一样的情况再次上演不同的是他们将要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他们的敌人的刺刀而韩国新军士兵们将要用手中的刺刀狠狠的刺杀掉对手

    “我就说魏国人不像样子一点也不像当年的魏武卒”上校骑在马上拿着望远镜说道他看着自己的士兵用手中的刺刀刺杀那些魏军士兵的时候感到非常的心情愉快因为自己的军队又一次打赢了战争

    “他们的士卒竟然还拿着那种武器现在是火器时代如果我有机枪的话我就会不会派出步兵來这样一个一个的刺杀他们相反我会把他们用机枪挨个扫shè的”上校这个时候说道

    而他后面的参谋军官们都露出了喜悦的心情他们认为上校的玩笑说的很在理

    “好了让我们接受这座城邑”上校说着打马离开而炮兵这个时候停止shè击步兵进入了追击状态骑兵也开始抢手胜利战果魏国在陈地最后一次有组织的抵抗就这样被韩国新军轻松的瓦解掉了

    不同时代不同级别武器上的较量终究是要吃大亏的不思进取的魏国终于尝到了苦果现在他们要自己咽下这颗苦果这是他们自己自找的最想崛起的魏国却成为最先吃亏的国家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31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31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