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战俘坑

推荐阅读:极品火爆兵王妻欲迷情主神黑化:病娇系统很纨绔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穿越反派之子怎么又是天谴圈战火缘一路仕途夫君叫我回家吃饭

    在残酷的巷战当中。纪律已经无法士兵们发挥他们最大的效能。因为这种战斗让士兵看不到希望。相反。士兵们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倒下。然后永远的站不起來了。

    更加残忍的是。齐军的老兵采取了残忍的报复行为。那名被打伤胳膊的老兵看到被俘虏的燕国民兵。实际上民兵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遭到了齐军士兵残酷的殴打。牙齿别打掉了很多。肋骨断了很多根。要命的是。民兵的下体彻底的给废了。因为齐军士兵专门朝这里下手。民兵可谓是生不如死。

    “让我來。”老兵一只胳膊简单的包扎一下就要报复这名朝他们开枪的燕国民兵。

    “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死亡的滋味。”老兵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刺刀说道。

    “不。不要杀我。求求。求求你们。”燕国民兵还有最后求生的**。他希望齐国人能够放过他。最起码自己还能活着一段时间。

    “呸。”老兵说着就吐了对方一口。然后一刀便捅进去对方的腹部。

    “噗。”刺刀刺进对方腹部的空腔声音。

    “噗。”接着就是刺刀整个划开对方腹部。

    “哗啦。”瞬间。对方的肠子就流出來了。

    血液混合这肠子流的满地都是。

    “哇。。”看到这样残酷血腥场面。一旁的齐军士兵也呕吐不止。而对方整个时候正在进行最后的挣扎。那名民兵满地的打滚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减少他的疼痛感。但这是徒劳的。这样做只能加重他的死亡速度。

    “哈哈哈。”看到这样一种情况。齐军老兵疯狂的笑了起來。这种笑有些病态。这种笑让人看起來非常的丧心病狂。而一旁的同伴们感到非常的可怕。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太沒有人xing了。但他们沒有办法去管这样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他们是无法躯管的。

    老兵到敌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滚。血液。肠子流的满地都是。而对方却痛苦的进行垂死挣扎。这种建立在被人痛苦上的报复。稍稍平复了老兵受伤的心灵。报复的快感抵消了一部分他的疼痛感。这让老兵感到一丝丝的快意。

    随后的事情便犹如盟军在清理战俘口供以及打扫战场上所发现的那样。民兵的尸体遭到了毁灭。即便是对手死了以后也要把尸体剁成好几块进行分尸。报复來的是那么的激烈。就连那些听取口供的盟军士兵都觉得感到一丝丝的恐惧。还以不少的燕国女xing遭到一轮一轮的侮辱。两方士兵都有过错。从事后提供的证据來看。但这都是战斗结束以后的事情了。

    燕都城内到处都是枪声。时不时的传來爆炸声音。双方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整个燕都到处都是激烈的战斗。秦军和赵军防守的火车站暂时沒有受到齐军的进攻。而在前往秦国租界区的道路上。齐军遭到重创。提前埋设的炸弹炸死了很多齐军士兵。

    “咚咚。砰砰。嘭。”时间已经进入深夜。但是窗外的战斗依然在继续。尚文静静的站在窗边俯看整个燕都。

    到处都是战火。到处都是枪声。士兵被打中的惨叫声还能听的见。尚文有些忧心的看着窗外的战争。

    “怎么了。又的了战争恐惧症。”嬴玉这个时候从尚文的身后走了过來。

    “不是恐惧。是·······我也说不清。”尚文的眼神四处茫然的看着的窗外。

    “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战争。”嬴玉一副好战分子的态度说道。

    “害怕战争。战争不是一件好事。死了这么多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尚文忧心忡忡的说道。

    “咚咚。”就在这个时候。门敲响了。沒有人会体会此时尚文会是怎样一副心情。尚文数次看到战争。武器的巨大威力让尚文感到劲爆。但是。当这些武器造成巨大伤亡。尚文就感到一阵的内疚。

    “进來。”尚文无奈的让敲门的人进來。

    “长官。”进门是一名文职人员。

    “哦。天啊。长官。请你立即离开窗户。这里正在进行战争。长官你应该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那名文职人员立即说道。说着就把尚文推到一旁。然后迅速的拉上窗帘。

    窗帘缓缓的拉上。但窗帘的另外一端。战争依然在进行。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

    在秦国的生活当中。人们总是离不开战争的话題。秦国那种尚武的秉xing让秦国民众关注战争的关注度远远高于任何一件事情。

    “播报最新情况。我秦军一支部队。在北方重创奴隶暴动大军。我军斩首敌军三万。”在咸阳的广播新闻当中。秦国的新闻广播这样广播道。

    “噢噢噢噢。”秦国民众听到这样的消息。感到十分的震撼。秦国民众纷纷上街。表示对秦军新的胜利表示庆贺。

    “我军斩首三万人。哈哈哈。”秦国民众这样大声的叫道。然后一边喝着酒大声的呼喊。一边大声的庆贺。咸阳的人们还纷纷的燃放鞭炮进行庆贺。北方传來坏消息的时候。秦国民众感到非常的担心。他们的肉价都上涨了。现在。他们听到前线打败了奴隶暴动。并且。广播当中还使用了已经不经常使用的斩首三万这样的字眼。这让秦国民众感到了胜利真正的來临了。

    就在咸阳民众热烈庆祝秦军再一次获得胜利。秦国咸阳民众的肉价就要跌下去的时候。秦国北方军团紧急增援上來的秦军第三师却在为俘虏的事情感到而在进行激烈的讨论。

    “报告。”一名秦军少尉军官站在帐篷外喊道。

    “进來。”一名中校参谋不耐烦的处理手中的文件。

    “报告长官。这是我们第九步兵团的俘虏报告。”那名少尉头抬的很高的说道。秦军的增援部队在火车快速的运输下。迅速的驰援北方。他们很快就在秦国北方草原上展开。借助发达的交通网络体系。他们成建制的扫荡秦国北方各地大大小小的牧场。那些奴隶暴动毫无组织xing。他们犹如蝗虫一般。走到哪里。抢到哪里。杀到哪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目的xing。

    而且他们的组织特别的差。往往只有一个临时的头目。其他人只要看到有利益可以得就迅速的加入。他们洗劫秦国各地的牧场进行抢劫活动。但也正是这种无组织xing。让秦国可以利用有限的兵力。集中起來迅速的解决掉。他们虽然个个都勇敢。特别是那些匈奴。胡人奴隶。他们都非常的好战。在肉搏战中。秦军很有可能处于下风。但秦军却能凭借武器的巨大优势。迅速的将其围剿起來。

    奴隶们一开始碰上秦军还能进行战斗。但是用不了五分钟。在秦军强大的攻势面前。就会迅速的瓦解。然后骑兵出动。肆意砍杀一段奴隶之后。奴隶们迅速的投降。秦军就是这样俘获了大量的奴隶战俘。

    “多少人。”中校头也不抬的问道。

    “什么。”少尉原本以为中校会好奇的询问一下。但是。中校却表现的非常的不关心的样子。

    “我是说。你们俘虏了多少人。”中校不耐烦的问道。

    “哦。”少尉有些失望。但还是继续说道。

    “九千八百一十二人。”少尉说道。

    “这么多。我们沒有地方。也沒有那么多的食物提供给这些奴隶。”中校这个时候放下手中的活。伸伸懒腰的说道。

    “昨天15团送过來的一万多人还沒有吃上一口饭。我们已经斩杀了一百多个人。他们才安静一点。如果我们再不给他们饭吃的话。我估计。我们得全部杀光他们才能解决俘虏问題。”中校看着少尉说道。

    而少尉惊讶的看着中校。他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十分的惊讶。他沒有想到战俘竟然会成为灾难。

    “你们的团长也真是的。难道不会全部杀掉这些奴隶战俘吗。”中校说道。

    “学学13团2营。他们就把抓获的战俘就地全部解决。只上报杀敌数字。不报告俘虏人数。”中校说道。

    “这样。你们就给我们解决了很多麻烦。”中校说道。

    “报告。”一名中士急匆匆的报道帐篷外大声的喊道。

    “什么事情。”中校问道。

    “战俘营内发生严重的暴乱。我们无法制止了。”中士紧张的说道。

    “该死的。”中校说着就拿起自己的配枪走出帐篷。

    “你们这是在给我们添麻烦。”中校不耐烦的说道。

    少尉看着中校离开。

    在秦军驻地的zhongyāng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天然干枯的湖泊。这个湖泊在夏天的时候可以积水。然后附近几条河流在暴雨时节会分流一部分河流水到这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说巨大。其实也沒有。因为巨大是相对的。但是。这个干枯的湖泊现在却成为关押大量战俘的地方。

    秦军在湖泊周围围上了好几层铁丝网。机枪。探照灯。加上时不时的打上一些照明弹。在照明弹的照shè下。终于可以看清干枯的湖泊下面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奴隶俘虏。伏击抓获的俘虏全部押解到这里。他们被从河床上直接扔下去。而那些奴隶又无法爬上來。秦军士兵可以用刺刀刺杀那些试图爬上來的奴隶。被刺杀掉的尸体直接扔进这个巨大的“战俘坑”中。第一时间更新

    “他们又干什么。”中校拿着皮鞭问道。

    “我们刚刚投放了一点食物。他们就发生了严重的哄抢。”一旁的上尉解释道。

    “该死的。我们投放手榴弹。他们吃不吃。”中校问道。

    “这个。”一旁的上尉一下子无语了。

    “好好看押着这些战俘。等待上面的命令。”中校看了看密密麻麻的战俘。头疼的说道。

    而秦军的第三师却在为这个问題喋喋不休。

    “这些奴隶是我们的财产。你们不能杀害我们的财产。”一名代表地方权利的地方议员说道。

    “但这些奴隶之前还是暴徒。他们烧毁了你们的牧场。宰杀了你们的牛羊。有的人为此还丢了xing命。这些他们也能叫财产吗。”一名少校好不客气的指出了这些奴隶就是战俘。

    “但你们也不能全部就地解决掉。”纳米管地方议员抗议道。

    “对待暴徒就得使用这样的办法。”少校坚持自己的看法说道。

    军方在对待战俘问題上。分成了两派。一派想要保护这些奴隶。他们认为。他们应该地方的那些牧场主搞好关系。这样他们就可以发一笔大财。

    军官们的主意是这样的。。他们可以把这些俘虏的奴隶。再次卖出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外快收入。这笔收入可以从那些奴隶牧场主手中得到。牧场主手中有草场。但是。他们的奴隶全部都暴动了。那么军方就可以利用这个空档。大发战争财。

    奴隶主们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他们宁肯打官司來解决这件事情。也不愿意和军官们纠缠这个问題。双方因为价格问題导致双方无法一致的意见。这部分军官主要是想发财來的。

    而另外一方。却是掌握实权的军官。他们却在担忧战俘带來的巨大的安全隐患。

    第三师目前手上大约有近十万人左右的奴隶战俘。这些战俘都集中的关押在那个巨大的战俘坑中。但秦军周围依然不安全。奴隶的数量大约有一百万。而秦军兵力实在是太有限了。他们无法杀掉这么多人。为了震慑对方。他们就需要采取一切非常措施。特别是他们的周围还有大量的奴隶依然在外面进行暴徒一样的活动。如果他们无意间杀人过來。前后夹击。秦军必败。

    考虑到这些问題。秦军第三师师长屠睢。他是从观察团直接调任到这个师的师长位置上的。他决定采取非常手段非常解决这个问題。他的解决办法就是。杀掉。全部杀掉奴隶。以便彻底解决这个大问題。

    “他们是暴徒。。对我们來说。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必须解决这个安全隐患。”这个时候屠睢说道。

    周围的人都冷静下來看着这名最高指挥官。

    “战俘有十万多人。我们只有不到一万两千人。”屠睢的第三师依然还有一些单位沒有快速的跟进。比如医疗保证单位。这些单位都是后勤单位。他们的物资非常的多。但屠睢的战斗部队已经展开。

    “兵力悬殊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大的话。或许。我不会这么做。但问題是。这个比例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的周围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屠睢坚决的说道。

    "敌情不明。而且。我得到的命令是。快速的解决北方的奴隶暴动。如果我们拥有这些奴隶的话。那么我们就要花费更多的人去看押这些战俘。那点人。我们根本就看押不住这么多人。”屠睢分析道。

    “如果放出去。给了那些奴隶主。谁知道。这些奴隶会不会继续暴动。”屠睢说道。而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的反应。

    “所以。为了秦国的安全着想。为了不留下隐患。这些奴隶。全部。就地。处理掉。”屠睢公布了最后的方案。正如他自己分析的那样。如果留着这些战俘的话。那么必然给秦国带來巨大的安全隐患。第三师很有可能败在这些奴隶手中。为了不让败于对手手中。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全部杀掉战俘。以绝后患。

    “所有的人听令。”这个时候屠睢下达命令道。

    “······”命令在紧张的规划下全部就绪。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哗啦啦。”一阵紧张的部队调动的声音传來。一个连队的秦军部队被调动过來。

    “全体立正。”一名上尉大声的喊道。

    “哗然。”一阵整齐的立正声音。

    “所有人听令。”上尉大声的喊道。

    “第一排。左翼掩护。第二排。居中。第三排。右翼。迫击炮排侧后掩护。”上尉命令道。

    “开始行动。”上尉迅速的下达命令。

    “哗啦啦啦。”一道命令下达之后。秦军迅速的展开命令。

    “扑哧。”一声照明弹打上天上的声音传來。在照明弹的照耀下。像这个连队一样的秦军在正在围绕巨大的战俘坑展开。

    “咔嚓。”迫击炮的底座一下子被安放在地面上。

    “哗啦啦。”接着。炮兵们熟练的把炮管安放在上面。他们正在等待命令进行发shè。一名炮手已经把迫击炮弹放在手中。

    机枪手已经展开机枪。准备shè击。子弹已经上膛了。

    “长官。我们需要最后考虑一下吗。”一旁的参谋问道。

    “不。”屠睢很坚决的回答道。他认为。这样做沒有任何的用处。

    “我们必须这么做。”屠睢说道。

    “是的。长官。”参谋说道。

    “我们的部队准备的怎么样了。”屠睢问道。

    “还有三分钟。就可以开火shè击了。”参谋在一旁说道。

    “好的。再等等。”屠睢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秦军已经准备完毕了。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的渡过一段不平静的平静时光。不平静的是秦军士兵的心里。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平静的是。在最后的三分钟竟然如此的安静。安静到这个世界仿佛就此停止了。

    “噗噗噗。”三声沉闷的声音传來。三发红sè信号弹飞上天空。

    “轰轰轰。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砰砰。砰。噗。”接着便是一阵枪炮声。迫击炮弹划出一个美丽的曲线飞了出去。在巨大的战俘坑中爆炸。大片的奴隶被炸死。

    机枪则能看见一道道光束飞了出來。子弹疯狂的朝他们shè來。更多的则是步枪。虽然速度慢。但是他们却可以不用瞄准就进行shè击。

    “噗噗噗。”而在步枪手轮番使用手中步枪shè击的背后。秦军安排了大量的投弹手。投放手榴弹。有的连队竟然准备了炸药包。在炸药包中包裹了铁钉这样的物件直接投放到战俘坑中。

    “啊。”战俘坑中传來大量的惨叫声。很多奴隶被飞來的子弹打中。飞來的手榴弹直接要了他们的命。秦军疯狂的行为。让这些奴隶只能被动的接受。

    “该死的奴隶。”屠睢饶有兴趣的拿着望远镜查看战俘坑中发生的一切。大量的奴隶被杀害。手榴弹一炸一大片。机枪子弹成片成片的打翻那些奴隶。

    “对。就这样。杀光那些奴隶。”屠睢兴奋的看着屠杀场面。一发炮弹直接将一名奴隶炸成了碎块。飞溅的血液飞的到处都是。点五零子弹把奴隶拦腰打死。内脏器官流的到处都是。而屠睢却一点都不觉得血腥。

    “疯子。”后面的参谋军官小声的说道。因为。屠睢不仅拿着望远镜津津有味的看着。他竟然还大声大喊。恨不得自己拿着机枪对奴隶进行疯狂的扫shè。

    “小声点。”一旁的另外一名参谋军官说道。

    “屠长官在任上校期间就率领过一个团的兵力对其进行匈奴人进行过屠杀。当时把匈奴人杀的。这个沟壑当中到处都是尸体。尸体都把那个沟壑给填满了。那个血流的。真的成为河流了。”一旁的参谋说道。

    而那名骂屠睢的参谋军官惊呆了。看來屠睢屠杀战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怪不得这样表现的病态。而参谋军官认为。军人不应该参加这样的事情。但是屠睢却考虑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只有杀了这些奴隶。才能彻底安全的解除第三步兵师目前这种状况。如果不能解决这种状况的话。那么。第三师就无法完成秦王下达的命令。

    他们是为了整个北方安全而來到这里的。为了秦国的北方安全。秦军不得不这么残忍的屠杀对手了。

    成片成片的奴隶不停的倒下。而秦军的枪管依然喷shè出大量的火舌。这些火舌当中。还有大量的子弹四处飞舞。屠杀持续了整整一夜。一直到天明。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32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32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