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2斗殴

推荐阅读: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仙武战帝晚明之霸道大当家我的钢铁战衣从超人开始练内功陋俗之扎纸人藏锋我从天上来热血江湖之正邪大战

    资本主义的发展离不开资本。沒有资本的运。是难以进行下去所有的事务的。所以。韩国急需发展金融业來壮大他们的实体经济。

    “从韩国得到的情报。齐国叛‘乱’已经基本上平息了。”这个时候。冯劫拿着一份情报简报说道。

    “齐国的叛‘乱’平息。”尚文这个时候问道。

    “是的。”冯劫回答道。

    “那么一些具体的情况你们知道多少。”尚文这个问道。

    “都在这些简报当中了。”这个时候。冯劫说道。

    “恩。”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听说冯将军是掌握我们秦国所有的情报。不知道。冯将军对经济有什么看法。”尚文这个时候示意冯劫坐下來说道。

    “不要拘束。”这个时候。尚文说道。

    冯劫笑着沒有任何拘束的坐下來了。

    “听说丞相在经济方面上有独到的看法。我也研究经济。发现很多东西情报都和经济挂钩。这是我在收集情报的时候。注意到的一个情况。所以。我也渐渐的知道了一些东西。”冯劫说道。

    “恩。情报往往能够带來重大的消息。犹如我们的新闻报纸。”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很多的秦国的商人都是从新闻报纸上得到消息。他们对商业信息非常的关注。比如。.第一时间更新 那里特产。那里粮食大丰收。”这个时候尚文说道。

    “丞相说的很正确。”这个时候冯劫说道。

    “情报工对秦国很重要。”尚文很少接触冯劫。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

    “丞相想要说什么。”冯劫这个时候看着尚文的眼睛说道。

    冯劫经常遇到一些情报真假的情况。也许是职业习惯的关系。冯劫习惯‘性’的看着尚文。

    尚文这个时候感到一些紧张。

    “我只是希望将军能够为秦国提供一些经济上的情报。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情报已经不再是单一的政治。军事情报。还有经济情报。此外还有其他方面的。比如。齐国方面的情报。”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恩。”冯劫点点头。

    “如果丞相看过我的报告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冯劫看着尚文说道。

    “恩。”尚文这个时候点点头。然后迅速的翻动报告说道。

    “齐国方面的情况。冯将军有什么具体的看法吗。”这个时候尚文说道。

    “我的看法是。静静的等待。现在齐国的局势已经有些明朗了。”这个时候。冯劫说道。

    “两派。”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是的。齐国正在形成以田横为首的改革派。这一派。会让齐国重新崛起。我认为。这一派对秦国威胁很大。”冯劫这个时候说道。

    “那么另外一派是什么。”这个时候尚文好奇的问道。

    “另外一派是保守派。他们是齐国的权贵。由贵族们组成。”冯劫这个时候说道。

    “恩。”尚文点点头。表示知道。

    “现在。田横迅速的崛起。他们最近改编了大量的叛‘乱’士兵。他们扩充很大。而贵族的实力却因为叛‘乱’的关系。导致实力削弱的很大。”冯劫说道。

    “同时。根据我们早先得到的情报。田横把那些贵族丢弃的土地。集中起來。然后以齐军的名义分散出去。”这个时候。冯劫说道。

    “恩。”尚文点头表示理解。

    “他们按照二十年的期限。分给那些耕的平民。然后他们按照一定的赋税缴纳。在二十年之后。这些土地之后。就会成为对方的家产。”冯劫说道。

    “恩。”尚文思考道。

    “齐国的局势发生的很微妙。”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还有更有的微妙的。”冯劫这个时候说道。

    “还有什么更微妙的地方。”这个时候。尚文说道。

    “韩国的力量也参与其中。”冯劫说道。

    “韩国人。”这个时候。尚文问道。

    “是。韩国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还有各种各样的武器弹‘药’。以及后勤补给物资。”这个时候冯劫说道。

    “我想。我们秦国是不是干预一下。”冯劫这个时候问道。

    “这个。你们报告给了王上吗。”这个尚文问道。

    “恩。但。王上的意思是等待局势的进一步变化。”冯劫这个时候说道。

    “恩。那么就等等局势的变化吧。”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不过。韩国人的资金进入。就引发了新一轮的金融局面。”尚文说道。

    “目前韩国的资金进入的地方很多。而他们国内也在也在进行金融上的改革。比如。使用纸币。他们发行了纸币之后。正在迅速的解决他们国内的资金紧张。流动‘性’偏紧的问題。”尚文说道。

    “而他们用韩国纸币取代了秦国的纸币。他们手中有了大量的秦国纸币。现在这些纸币成为了他们手中的外汇。”尚文说道。

    “看见了吧。经济就是一环接着一环。”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尚文接着摇头道。韩国的情况正在和齐国一环接着一环的连接起來。这让尚文感到十分的头疼。

    “那么。丞相。.第一时间更新 我们秦国在金融方面有优势吗。”冯劫这个时候问道。

    “有。秦国现在是中原国家的金融中心。”尚文很自信的说道。

    “恩。”冯劫现在还不明白尚文说的金融中心是什么意思。

    “好了。将军你先去忙。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这个时候尚文说道。

    “恩。那丞相我就先告辞了。”这个时候。冯劫主动的离开。尚文则继续忙碌起來。金融上的事情。让尚文感到前所烦恼。

    在韩国的新郑。‘女’王和自己的一些大臣和‘蒙’毅进行了简单的一些‘交’流。

    “我们丞相的意思是。我们秦国开发资本市场。我们丞相很清楚韩国目前的情况。韩国持有大量的秦国纸币。这些纸币。只有投资。才能进行增资。”‘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那么开发资本市场。不就是开放了秦国的股票市场。寡人听说秦国的股票市场。相当的险恶。”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不不不。”‘蒙’毅这个时候摆手说道。

    “秦国开放的是资本市场。而非股票市场。”‘蒙’毅接着说道。

    “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市场。但是。秦国并沒有一下子开发股票市场。”‘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恩。”韩淑这个时候点点头。

    “股票市场和资本市场不是一回事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时候。韩淑问道。

    “是一回事。但是两个不同的市场概念。”‘蒙’毅接着说道。

    “我们的丞相在我來的时候。告诉我说。股票市场暂时还不适合韩国。”‘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哦。你们的丞相这样说道。”韩淑一听是尚文的意思。便立即的问道。

    “是。这些都是我们丞相在最后专‘门’对我说的。”‘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韩淑听完之后。点点头。

    “那么。丞相还说什么了。”这个时候。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丞相在我上车的时候说道。韩国目前的情况缺乏有效的融资。同时。韩国拥有大量的外汇。这些外汇要及时的应有起來。”‘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恩。”韩淑点头表示认可。

    随后的会晤变得简单起來。‘蒙’毅只是把尚文‘交’代的一些东西。按照尚文的意思说明起來。

    而韩淑和一些大臣只是听。并沒有对‘蒙’毅的一些说辞进行评价。

    而就在秦国的期货市场上。这个时候。一些期货品种这个时候正在上涨。

    “黄金的价格今天一下子上涨了十个点。昨天。上涨了十二点。”这个时候。李文在宴会上对着一个投机客说道。

    “那么。.第一时间更新 这说明什么。”这个时候。投机客小声的问道。

    “趋势。趋势是上涨。我的看法是。秦国的黄金市场。有人正在大肆收购。”李文这个时候说道。

    “而且來头很大。”李文这个时候说道。

    “知道吗。我们国家的黄金自从开发了西部以及东部之后。”李文这个时候说道。 李文这个时候巨大的投机客说的秦国的西部和东部指的是秦国在西域以及东北地区发现黄金之后。迅速的进行了开采。这两处黄金产地极大的满足了秦国的黄金需求。随着黄金的大量的开采。导致秦国的黄金需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为秦国不需要很多的黄金來铸造货币來进行市场流通。所以秦国有很多的金银來进行期货‘交’易。

    但一个问題随即而來。那就是。秦国的金银來源很多。而且数量很多。但是需求却很少。这就导致供求矛盾很大。所以。在秦国的期货‘交’易上。特别是金银期货‘交’易上。出现了很大幅度的下跌。这种下跌是因为黄金产量连续不断的上升。同时又源源不断的提供到秦国造成的。

    “但如今。黄金的价格正在迅速的上升。这说明。我们的供求关系发生的改变。”这个时候。李文说道。

    “所以。黄金可以做多。”李文这个时候说道。

    而一旁的投机客则不停的点头。表示认可。

    他相信这个投机小子的判断。.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很多人。因为这个投机小子的判断发了大财。

    秦国黄金期货的快速上涨的原因是因为韩国正在秘密的收购黄金。这些黄金的收购活动。直接或者间接的就影响到了秦国的黄金期货价格。黄金一度上涨。但是这样快速的上涨。肯定是因为有人背后大肆的收购造成的。这种平衡关系正在慢慢的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的很大程度上就是韩国的金银收获。

    而急需黄金的齐国。此时两派正在发生一些小的摩擦。

    “你们放下枪。快点。”一名齐军士兵端着手中的步枪大声的喊道。这名士兵是刚刚招抚來的齐军士兵。

    “放下枪的是你们。你们这些暴徒。”一名贵族‘私’兵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哗啦啦。”这个时候贵族‘私’兵迅速的举起手中的步枪瞄准了对方。

    “呼啦啦。”这个时候。齐军士兵们也迅速的举起手中的步枪对准了对方。

    “放下枪。放下枪。”这个时候齐军士兵们大声的喊道。

    “你们放下枪。你们这些暴徒。”这个时候。贵族‘私’兵们大声的喊道。

    双方枪口对枪口。刺刀对刺刀。而他们的中间位置上。则在地上蹲在一些抱着头的战俘。他们满脸恐惧的看着大地。他们不敢抬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稍有动就会发生严重的‘射’击事件。他们‘性’命就很难保住。

    “都放下枪。”这个时候田横站在一辆战车上大声的吼道。

    听到自己主公的声音。一些齐军士兵只是回头看了一样。但他们都沒有放下枪。因为这个时候对方也沒有放下枪。他们不管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除非对方先放下枪。那么他们才有可能放下枪。

    “听见沒有。。放下枪。”田横这个时候从战车上下來大声的吼道。

    一名中士无奈的收起自己的步枪。而这个时候其他士兵看到中士这样做。也自然而然的放下手中的步枪。

    “哗啦啦。”越來越多的齐军士兵这个时候放下手中的枪。看到对面的齐军士兵放下手中的步枪。贵族‘私’兵这个时候也放下手中的步枪。毕竟双方都还不想死。

    “发生什么事情了。都拿枪指着对方。”田横这个时候走过來很生气的问道。

    “主公。”这个时候一名中尉站出來说道。

    “他们要杀掉这些战俘。这些人都是无辜的。”这个时候。中尉心疼的看了看地上。几具无头尸体躺在地上。在贵族‘私’兵的那块。还堆着几个人头。显然。对方是把战俘斩首了。

    田横的火气一下子下了一半的看到。

    “为什么要杀战俘。”田横这个时候冲着贵族‘私’兵们大声的喊道。

    “这些都是我齐国人。齐国人。他们只是被‘逼’。被‘逼’的‘乱’。如今我齐国已经成这样了。为何还要杀戮。”田横火气一下子又上來大声的冲着那些贵族‘私’兵大声的喊道。齐军士兵们满腔怒火的看着对面的贵族士兵。一些贵族士兵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愤怒的眼神。慢慢的低下头。

    “杀。为什么不杀。”这个时候。一名贵族满脸不在乎的走过來。

    “这些都是犯上‘乱’的人。为什么不杀。”贵族有些奇怪的回答田横的话。

    “这些都是我齐国人。我齐国人如此被杀戮。杀的是我齐国的有生力量。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保存。生养我齐国有生力量成为最重要的事情。如此不顾一切的杀戮。岂不是自己灭亡我齐国。”田横这个时候高举手臂。用手指指着天大声的呵斥对方。

    “哼。这些人该死。谁让他们叛‘乱’的。杀。该杀。”贵族这个时候立即回击到田横。而田横被贵族的无礼以及沒有任何的长远打算感到十分的痛心和失望。

    而在田横后面的齐军士兵这个时候都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的武器。同时。还有一些人冲动的就要上前。如果不是一些老兵拦截。恐怕他们早就冲上去了。

    齐军改编了大量的暴徒士兵。原本一些一开始。田横还有一些担心。因为这些士兵这个时候和自己的原來的部队都是敌人。双方一开始都‘交’过手。所以。田横很担心双方会起很大的冲突。但后來发生的一些事情。让田横打消了这种看法。因为。双方的士兵都來自平民阶层。都有各自悲惨的遭遇。或许是这些悲惨遭遇引发的相互同情。让两军士兵很快就融合在一块。

    实际上。是这些平民阶层來的士兵们对自己的境遇都感到不满。在这样的不平等的情况下。他们为了自己的平等地位考虑。双方很快就成为了一片。

    “你们这些叛‘乱’的人。不知好歹。而田大人。竟然收留这些叛‘乱’的人。是不是也要造反。”贵族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住口。”田横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兄弟们。上啊。”田横大声喝斥贵族的胡口的时候。一些不满贵族侮辱田横的士兵迅速的招呼起來。

    “打。打他娘的这些贵族‘私’兵。”一名士兵大声的叫道。

    “打啊。打啊。”说着。一大群齐军士兵迅速的上前。

    “嘭。”“啊。”一名贵族士兵被突然挥舞过來的拳头一下子打倒在地。贵族士兵们根本就沒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动手。这样的动手來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打啊。”士兵们大声的喊叫这。然后双方都打斗成一片了。

    中尉这个时候和一些老兵迅速的保护住田横离开。

    “住手。都住手。”田横大声的喊道。他被中尉和几个老兵保护的脱离了打斗的地方。而齐军士兵们这个时候迅速的上手。他们不顾一切。凶狠的和贵族士兵打斗起來。

    那些贵族士兵平时都养尊处优。他们勉强能够依靠手中的优势火器击退暴徒的进攻。但面临凶狠的正规军。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加上这其中加入了暴徒士兵。他们原本就看不起那些贵族士兵。现在正好让他们报了他们在之前的战斗当中的愤恨。

    “打死你这些畜生养的东西。”一名壮年男子挥舞手中的拳头狠狠的朝一名扑倒在地的贵族士兵的头打去。凶狠的拳头不顾一切的砸下去。把对方的脑袋打的**迸裂。一些血不停的飞溅出來。但那名壮年男子依然挥舞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下去。

    “打啊。”几名士兵迅速的上前扑倒那名贵族。然后后面的齐军士兵一窝蜂的冲上來拳打脚踢。

    齐军士兵很多。招抚加上原來的齐军士兵。人数一下子超过了十三万之多。而贵族军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他们在人数上根本不是齐军士兵的对手。

    面临如此庞大的对手。贵族士兵们只有逃跑的份。根本就沒有还手的机会。

    齐军士兵们纷纷上手殴打贵族士兵。那些贵族士兵拼命的逃跑。他们不顾一切的逃跑。被抓住的就是一顿狠揍。

    “住手。住手。”田横这个时候在打斗场外大声的吼道。

    “都给我住手。”旁边的中尉和几名老兵拼命的拦截田横。

    “主公安危要紧。主公不要进入。”老兵们大声的叫道。然后用尽全力把田横护到了场外。

    “放开。你们这样做会闯下大祸的。”田横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但局面已经失控了。愤怒的齐军士兵这个时候一窝蜂。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殴打他们能够抓住的一切贵族士兵。

    齐军士兵來自平民阶层。平民阶层处境非常的困苦。困苦到了齐军的正规军和那些暴徒士兵坐下來。一‘交’心。双方都会一致的对贵族不满。

    贵族占据了社会的巨大财富。他们的横征暴敛。让平民处境很不好。平民对贵族的行为感到十分的不满。社会缺乏很大的公平‘性’。在公平丧失的情况下。齐军士兵们。特别是那些來自困苦的平民阶层的士兵。很容易把矛头对准了那些贵族。

    而贵族那种残忍的杀戮平民战俘的做法。已经彻底的‘激’怒了齐军士兵。贵族的做法彻底的‘激’怒了这些士兵。士兵们自发的发动了进攻。并且狠狠的教训了那些贵族。

    这场打斗持续的时间很长。最后是在田横的授意下。调集了大量的军队前來维持。才最后慢慢的平息下來。

    “主公。我们恐怕已经和贵族无法······。”谋士这个时候摇头到。

    “为何。”田横这个时候问道。

    “我们的士兵打死了一名贵族。还有很多的贵族士兵。他们都是被活活打死的。这件事情。恐怕已经无法平息了。”谋士这个时候说道。

    “恩。”田横很想生气。但这个时候已经沒有任何的用处了。他只好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主公。我们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谋士这个时候说道。

    而田横这个时候什么也沒有说。田横这个时候沒有任何的选择。在他看來。他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但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52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52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