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扒火车

推荐阅读:抢个总裁当爹地甜婚独宠:黑心萌妻,抱一抱还看今朝蹉跎惘少不及格先生天道制霸计划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南方的大国楚国。此时正在进行大肆的‘花’费。因为他们得到了秦国银行方面的资金支持。源源不断的金币迅速的满足了楚国的需求。

    “将军。这些钱财足够我们建造大型战船三艘。中型战船十二艘。以及各种小型战船二十艘。”一名水军将军给想项燕报告到。

    “恩。”项燕这个时候点头。

    “战船固然要建造。但沒有任何的收入來源。秦国人是不会给我们继续提供一分钱的贷款的。”项燕说道。

    “将军。那秦国的贷款可以不用还啊。这样。我军······。”那名水军将军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被项燕立即打断了。

    “这件事情。不能这样想。”项燕这个时候果断的打断对方的话语。

    “秦国银行的贷款。可以帮助我们。秦国人也在帮助我们征收赋税。这些都是楚军壮大的重要根基。如果秦国方面‘交’恶。那么秦国人会怎么办。绝对不能这样想。”项燕教训到。

    “喏。”水军将军这个时候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拱手答应。

    “将军。秦国银行先生求见。”就在项燕告诫那名水军将军的时候。一名士兵上前报告。秦国银行业务代表前來求见。

    “我这就去。”项燕这个时候立即回答道。.第一时间更新 项燕对于秦国的银行开始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并且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秦国银行的贷款帮助项燕渡过了难关。特别是资金这方面。并且秦国银行的提议也让项燕开始考虑一些经济事务。比如。征税。

    秦国银行目前最大的贡献就是征税。征税是目前楚国水军的唯一经济來源。有了这样的经济來源。项燕自然对秦国银行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仅提供了充足的资金。还给自己带來了经济來源。之前的楚国水军完全靠楚国拨付钱财。那些钱财勉强能够维持。但是扩充军备之后的楚国水军根本难以继续维持下去。而秦国银行提供的资金不仅可以维持下去。还能满足楚国水军扩充军备之后的需求。

    而秦国银行方面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而考虑。比如。征税。实际上。就是把楚国水军变得有偿还债务的可能。如果单纯的借给对方进行扩军备战的话。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那样的话。对方无力进行偿还。而秦国最后会闹到最后动用武力。双方就要有一场不可避免的大战。秦国虽然不惧怕大战。但是秦国的经济很害怕大战。秦国的经济正在站在一个重要的关头之处。如果这个时候开战。财政收入就会迅速的倾斜到军事消耗方面。而经济建设方面就会迅速的降低。这对秦国国力的损耗是相当可怕的。

    “你好。将军。”秦国银行业务代表有礼貌的说道。这样的打招呼方式。让项燕感到十分的不习惯。但对于秦国银行做出的贡献。项燕也就不足以奇怪了。其实这是秦国业务的一些礼节。但这里是楚国。一些古礼还依然存在。但秦国却因为发展太快的缘故。改掉了很多这样的礼节方式。

    “恩。”项燕有些不知所措的点点头。对于这样的礼节方式。项燕还是不习惯。

    “请坐。”项燕这个时候坐在自己的案几后面。古人的坐。其实就是跪。不过不同于一般的跪。而是‘臀’部坐在自己的小‘腿’上。这样的坐姿是非常难受的。尚文对于这样的坐姿非常的不习惯。所以。尚文在讨论话題的时候一般都用站着说话。这样长时间的坐姿之后。就会导致整个‘腿’部发麻。尚文根本就不习惯。

    “好的。”银行代表这时候回头示意另外一人。

    “对了。这位是。”项燕好奇的看着银行代表后面一个带着眼睛。有些发胖的秦国人问道。

    “将军。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银行请來的税务官。白中。”银行业务代表指了指白中说道。

    “哦。”项燕打量着对方。

    “白中之前是秦国的税务官员。掌管秦国一郡的税务。不过。他现在应聘于我们银行。成为我们的税务官。他的到來。能够帮助楚国建立有效。健全的税务制度。这对合理征收赋税。有很大的帮助。希望将军能够重视一下。”银行业务代表这个时候介绍到。

    “恩。重视。这个自然重视。”项燕这个时候点头说道。

    “那么。这位税务官。”项燕这个时候已经忘记了对方的名字。

    “你对楚国的税务征收情况有什么看法。”项燕对这位秦国银行业务代表介绍而來的税务官进行了试探。项燕一向是有才能的敬尊。而沒有才能的。则一向看不起。项燕这是在试探对方。

    “咳咳。”这个时候白中站起咳嗽了几声润润嗓子。

    “回将军。”白中拱手说道。

    “楚国的税务情况很糟糕。沒有任何的条理可循。税务很‘乱’。这样‘混’‘乱’的税务会对接下來的持续‘性’的征收税务将造成严重的影响。我认为。当前。楚国应该制定一部法律。这部法律最好能够明确税务的税率。征收的范围。对象。以及征税多少进行规定。同时。也应该建立一整套的登记。注册制度。让征税的对象明确起來。”白中用手比划道。这些制度。在秦国已经非常的成熟。

    秦国有各种各样的税种。而每个税种都针对不同的群体。那些群体多征收税务。那些群体少征税。还有拉稀群体是免征税务的。此外。个人的报税。以及税收征收都能及时的进行。

    “比如说。”项燕这个时候问道。

    “比如说。楚国征收的船只过往税。征收的就非常的不合理。通行是单一方向收税。还是双重方向征税。此外。是征收一次‘性’税。还是多重‘性’税务等等。这些都沒有明确的规定。征收的税率也十分的不公开。那些楚国自己的税务官员就会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贪墨。如果一來。就会对征税的个体造成严重的损害。征收的过多。个体就会不愿意缴纳。不愿意缴纳。就会降低财政收入。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实。”白中说道。秦国的税务之所以制定的很低。实际上考虑的就是重税情况下。就会导致经济个体普遍处于一种衰败的情况。这对国家來说。是非常严重的事实。个体不振。那么国家就不振。

    “恩。”项燕这个时候点点头。他认为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项燕对于征收税务。一窍不通。他认为。只要征收开税收。就可以解决问題了。但这税中间的大学问。他还真不知道。

    “那么先生认为。当前楚国应该如何去做啊。”项燕这个时候问道。

    “当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应该停止征收税务。这样无规则的征收税务。会把这条财源给切断的。”白中这个时候焦急的说道。

    “什么。”项燕这个时候惊讶的叫道。

    “应该停止征收税务。当前‘混’‘乱’的税务情况。将直接影响楚国整个一条龙的经济状况。如果沒有商船过往。还有其他地域发展的话。就会严重的影响到楚国未來的经济状况。经济状况不好的话。就会导致税收急速的萎缩。最后发生根本‘性’的大灾难。”白中这个时候说道。

    “或许。我应该说明一下。”白中看到一脸不明白所以的项燕说道。

    “经济状况的好坏才能决定税收的多少。如果商人们有很多的钱财。并且得到应有的服务。他们是愿意缴纳这笔税收的。当然了。这笔税收必须合理。但如果税收不合理。并且征收的很多。那么。商人会想办法來避免。或者不缴纳。这就是税收相互依存的关系。这就是说。税收不能征收的太高。这个比例通常控制在百分之五到百分八之间。这样。楚国的经济就会很好的发展起來。那些商人不用缴纳更多的赋税。就会迅速的发展起來。这样征税的对象就会多起來。在一个征收税率不变的情况下。征税对象多起來就会形成一个很好的收入。这笔收入非常的客观。当前。秦国就是这样。”白中说道。在白中看來。秦国的征税方式是最为合理的。合理的低税。刺‘激’了秦国经济持续不断的发展。秦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低税收起到了很大的用。这对秦国经济來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笔。

    “但。楚国的税收还要进行下去啊。这军队需求很多啊。”这个时候。项燕主动的说道。

    “停止征税。只是暂时‘性’的。在楚国整顿之后。再进行征税也不迟。如果以这样一种情况去征税。我想。用不了多久。这条黄金水道也会变成死水道。特别事那些税务官员。全部。一个也不能使用。”白中坚决的说道。

    “税务要公开。他们这样的贪墨做法。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税务的展开。所以。停止征税。整顿。是当前必须。尽快要展开的工。越快越好。”白中这个时候说道。

    “恩。”项燕这个时候点头。

    “此事关乎我楚国前途命运。这件事情。就‘交’给白先生去办了。”项燕这个时候大手一挥说道。

    “我们会尽力办好这件事情的。”白中这个时候点头回答道。

    “那就辛苦先生了。”项燕拱手说道。

    白中微微一笑点头。

    在南方的海洋上。.第一时间更新 项燕成功的接受了第一块殖民地。

    “咚咚。咚咚。咚咚。”隆隆的鼓声不断的敲起來。一面楚**旗这个时候缓慢的升起來。

    这面楚**旗的升起。就意味着这块殖民地将纳入楚国的版图当中。当地将对项燕和公子负刍效忠。他们将征收赋税。提供给楚军。

    而楚军则在这里驻守一支大约一百多人的驻军。并且有三艘战船长期停留在这里。而这里。项粱已经开始决定大力建设这块殖民地。这块殖民地。将是楚军的一块后勤补给保障的军港。

    项粱因为安抚的关系。对殖民地采取了自治的办法。但是税收却是固定的。双方将对征税进行协商來征收。而楚军不得滋扰当地的经济发展。

    双方暂时达成了一种和谐的关系。对于当地的殖民地长官。则由议会选举产生。而项粱则要在官方文书上签字授权。这样殖民地地方最高长官才能就职。这样的一种仪式算是双方力量均等的一种体现吧。

    “我感到十分的荣幸。”那名和项粱商议这样一种结果的楚国商人黄步。在沒有一个人愿意出任候选人的情况下。成功当选殖民地的第一位殖民地长官。

    “成为东勾殖民地的第一位行政长官。”黄步恭敬的对各位说道。

    “在这里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以及对我个人的认可。谢谢大家能够相信我。”黄步这个时候点头说道。

    在说完这句之后。在场的议员们并沒有拍手庆贺。他们认为。黄步的当选是殖民地投降的屈辱表现。对于这样一种结果。殖民地的民众还是不愿意接受的。毕竟。你要承认对方的存在。

    “啪啪啪。”就在这个时候。项粱坐在底下大声的拍起手掌來。

    “哗啦啦。”接着。在场坐着的战船船长。大副。以及各类军官纷纷鼓掌庆贺。

    而那些殖民地的民众这个时候无可奈何的摇头。然后他们也不得不鼓掌。很显然。他们极为的不情愿。黄步实际上是楚军军事力量和当地殖民地的一种妥协产物。殖民地沒有庞大的军力把这些军人赶出自己的殖民地。对此他们感到愤愤不平。但却又无可奈何。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的经济实力很强大。但是军事力量却十分的薄弱。这一点就让殖民地很吃亏。他们无法赶走那些军人。就只能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來保全自己的家园免受战火的侵扰。于是。他们缴纳赋税。

    但缴纳赋税的税率高达百分之十。这个税率让商人。农场主。以及当地的商人们感到难以接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税率相对的有些偏高。他们还不愿意接受。但却不得不接受。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不用缴纳一分钱的。现在。突然缴纳赋税。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别扭。心理有一种很大的不平衡感。

    但他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一种结果。这就是殖民地的矛盾。他们享受安逸。不想让自己的财富有很多的损失。但他们对于突然征收的赋税又不满。但这种不满又不能损失自己更多的利益。于是殖民地被统治了。他们尽管对赋税的征收非常的不满。但也不得不缴纳赋税。虽然沒有办法。但却必须这样做。

    这就殖民地的矛盾心理。这样的矛盾心理将直接导致。对于这样一种局面被动的接受。

    就在项粱成功接受第一块楚国殖民地的时候。另外一面韩国也在建立自己的第一块殖民地。

    “长官。沒有什么情况发生。我们深入丛林当中。沒有发现有人的痕迹。只有一些鹿。还有很粗大的树木。其余的就什么也沒有发现。”一名韩国新军中尉擦着汗说道。

    “恩。很好。”‘女’王号上的船长点头说道。

    “那些移民怎么样。”这个时候船长问道。

    “移民很好。他们都自己建立的防御工事。并且正在砍伐树木。修建成堡垒。估计他们要在这里扎根了。”中尉看着那些移民忙碌的身影说道。

    “这就好。”船长说道。

    “等他们扎下根。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们要在这里建设起一个全新的韩国。这里将修建很多的建筑物。学校。工厂。像秦国那样很大的博物馆。博物馆用來讲述我们來这里的历史。告诉我们的子孙。他们的先辈如何勇敢。如何鼓起勇气在这里生根的。”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中尉只是微微一笑。这样的事情。中尉还难以相信。他关注的是当前。

    “长官。我们需要关注一下我们当前的一些情况。我们必须尽快的建立自己的食物补给來源。我们不能天天吃海鲜。我们需要更多的谷物。这样吃下去。我们的肠胃会受不了的。”中尉这个时候抱怨道。

    來这里的第一件困难就是吃的问題。因为刚刚到达的关系。他们还不能开垦出荒田來进行耕。而补给的物资又很快的小消耗光。随着移民展开工。他们的食物需求迅速的上升。这就导致他们带來的食物迅速的降低。尽管他们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扑捉各种各样的鱼类來进行食物补给。但是。韩国人毕竟是内陆国家。很多人还是吃不惯。比如。这些韩国陆军。他们就吃不惯这些鱼。而随着带來的食物越來越少。他们的食物将更多的依靠大海來完成。

    “天天吃鱼。吃的我们肚子都收不了。”中尉这个时候抱怨道。

    “天天吃鱼还不好吗。”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有的就不错了。沒有让你们饿肚子。已经算是最好的了。”船长对这样的抱怨非常的不屑。

    “是。长官。”中尉无奈的说道。

    说完。船长就离开这里去视察其他的工去了。

    “但吃的。的确是大问題。”这个时候。中尉无奈的说道。

    韩国要想建立自己的殖民地。首先解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适应当地的新情况。如果不能适应下去。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虽然中尉反应的是一个吃的问題。这件事情看起來很小。但却十分的重大。要知道。如果吃不好的话。那么士兵就沒有力气战。移民就会因为食物的关系沒有力气干活。也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韩国。毕竟是一个内陆国家。他们已经习惯了那种大陆生活的生活方式。而突然來到沿海地区。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的确出现了一些不适。但他们依然满怀希望。这是他们未來的家园。

    “武关的防御是秦国最严厉的。而且。我刚刚丢失。秦国人不可能不严防死守。我真不知道。咳咳。”尚文咳嗽两声。他气‘色’有些差。但尚文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咳咳。”尚文这个时候又咳嗽了两声。

    “真不知道。咳咳。”尚文接着又咳嗽了两声。

    “你能不能把话说完再咳。”师姐感到十分不耐烦的说道。而尚文这个时候举起手示意对方说道。

    “秦军防守严密。他们是不会让我过去的。至于其他的办法。我想你们还是不要尝试。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翻越那些山岭。如果翻越的话。就会耗费更长的时间。”尚文这个时候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不停的咳嗽。

    “我们是墨家。那些山岭根本就挡不住我们。”师姐这个时候不服气的说道。

    “不。”尚文这个时候摇摇头说道。

    “我的意思不是不相信你们不能翻越这些山岭。但是那样做的话。太耗费时间。等你们到达齐国的时候。恐怕战争已经结束了。你们赶到那里。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題。”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师姐认为尚文是不怀好意。于是看着尚文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采取一些新的办法。”尚文接着说道。

    “利用那些火车。秦军对人员搜查很严密。但是。那些火车就会相对的放松一些。我们可以乘着夜‘色’爬上那些火车。搭乘那些火车离开秦国。而且火车速度快。只要几天就可以到达。”尚文接着说道。

    “我知道。火车怎么走。咳咳。”尚文咳嗽两声。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武关的火车算是半民用。半军用。晚上一般都是货车。我们可以爬上那些火车离开。到达咸阳。然后从咸阳。途径新郑到达韩国边境。然后我们乘坐商人的马车。到达齐国。这样一來。我们的速度将快很多。”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你们看这样可以吗。”尚文看着师姐和师兄说道。

    “咳咳咳。”尚文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3/159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59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