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愤怒

推荐阅读:你比时光更长情万域之王嫡女荣华:王爷,别闹我给千金当保镖乱斗水浒贵族战记老兵不死重生八零娇妻入怀完美神豪在都市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京都,贤王府内。

    几上的茶水久久未动,贤王看着自己的下属,不确定道:“你是说,那个钟大夫家的姑娘回城了?”

    侍卫点头,“是,今儿个中午从城外回来的,送她的人是陆家的马夫,因着并非寻常人,属下并不能靠太近。”

    说着,他顿了顿道:“而且,恐怕那人已经发现了我们在监视着医馆。”

    “钟大夫既然将那个孩子送走,明显是想让陆家庇护她,又怎会轻易地再将她召回。”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陆家的别庄还是接近不了吗?”

    “是,我们的人只要靠近就会被拦下。”

    贤王手指点了点几面,不紧不慢。

    这样的防守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陆家倒是藏得严,真是越来越想让人知晓他们背后到底在隐瞒着什么了。”贤王嘀咕着道。

    下属看了自家主子一眼,提议道:“王爷,要不属下潜入别庄查探查探?”

    贤王睨了他一眼,“只怕你们去了就甭想再回来了。”

    “呃……”

    “行了,你退下吧,医馆的事继续盯着。”

    贤王不耐烦地打发他。

    “是,王爷!”

    继续沉思着,贤王摩挲着下巴,他不相信陆家会轻易放人,不过就是不知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了。

    自家儿子临走前让他务必盯着医馆定然会有所发现,可他盯了这么久也没探到多余的东西。

    还有,那个庄子守得这样严,莫非里头有什么猫腻?

    陆镇元那厮着实太过可怕,就怕他在别庄里还留了一手,届时成为他的阻碍。

    若想打垮二皇子,就必须先除掉陆镇元这个军师才行。

    这样想着,年过不惑的贤王脸上也出现了丝焦急。

    医馆内,钟大夫在不得不接受了钟陌颜回来的事。

    “在四姑娘那里待着不好么,你非得回来作甚,京都太危险,你竟然还往这坑里跳。”

    “娘,我回来也是也是替四姑娘办事的,您也知道,贤王府……”

    “这件事原来哪里需得你操心。”

    钟陌颜抿唇,“娘……除了我,你们也接近不了世子。”

    “世子还得月余才能回京,你这时候回来也无用。”

    钟大夫不理她的那套,将无人的医馆门关上了。

    陌颜跟在她身后收拾着事物。

    “总归还是要回来的,对了,明儿个我得去趟侯府给太子请脉。”

    顿了顿,她加了句,“这是临走时四姑娘吩咐的,还有,太子殿下的病如何了?”

    “撑不了多久了,那副身子终究太过羸弱。”

    “殿下还小,能多拖延一时就多拖延一时吧!”

    钟陌颜低声道。

    钟大夫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什么。

    翌日,陌颜去了侯府面见太子。

    说起来,她如今见到这位不满十岁的太子,就如同见到了深不可测的陆苒珺。

    让人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

    “民女拜见太子殿下。”

    陌颜伏身行礼。

    “是陆姐姐让你来的?”太子的目光从手中的书上移到了她的脸上。

    陌颜称是,“姑娘很担心太子,命民女务必过来看看,顺便,让奴婢将这个托给您。”

    她的袖中拿出一个锦囊来,由一旁的丫鬟接过呈上。

    太子忍不住打开看了下,只见一枚蜡丸躺在里头,他神色古怪地看了眼陌颜,随即捏碎了蜡丸拿出里头的纸笺。

    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愤怒,到了最后,他猛地抬起眸子,狠狠地盯着钟陌颜:“这个蜡丸里头所说的,你可知晓?”

    陌颜额上冒出虚汗,“殿下放心,民女只是个传信的。”

    太子冷静了些,在心腹担忧的目光下抹了把脸,疲惫道:“你回去吧,今日之事不得向外透露半分。”

    陌颜连忙应诺:“是,殿下!”

    太子冷冷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一旁的心腹思量了翻,道:“殿下既然担心,不若奴婢派人去除掉她?”

    太子不免有些心动,因着方才看到的消息,他也着实觉得谁都可能背叛自己。

    可他想到了陆苒珺。

    能让她传消息,想必也是不愿意他对钟陌颜出手的吧!

    相反,也是提醒他护她几分。

    也就是说,钟氏母女有危险么?

    将所有的心事压在心底,他道:“替我更衣!”

    “殿下……”心腹女官忙道:“您身子不好,还是莫要出去了,奴婢去请侯爷过来就是。”

    太子动作一僵,如今的他就只能缩在这小小的房里,连出去都不可以了吗?

    这样他还算什么太子,算什么储君,谈何为母后报仇?

    想起这些,他倏地推开了挡在跟前的心腹女官。

    “孤不想说第二遍,替孤更衣!”

    女官一愣,无法,只得顺应下来,同时朝屋外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

    得知消息的裴瑾琰很快便放下了手中的公务,匆匆赶来。

    “殿下!”

    太子瘦弱的身子套在略显宽大的媳妇里,充满了讽刺。

    他转身来,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轻笑,“表哥来得可真快啊!”

    说着,他意味不明地扫过在场的众人,就是心腹女官也不敢说话。

    裴瑾琰叹了口气,防软了声音,“殿下又为着什么生气了?若是还想要什么,跟表哥说就是。”

    “孤要这天下,你给得了吗?”

    裴瑾琰微微一愣,笑道:“当然,不过这得一步步来。”

    “一步步来?”太子讥笑地看着他,“恐怕到时候这天下就是旁人的了吧?比如贤王!”

    裴瑾琰瞳孔猛地一缩,不动声色地问他:“这种话是谁告诉你的?”

    “连辩解都省了吗?”太子眼中蓄满了泪,自己最相信,最依赖的哥哥,如今却赤裸裸地背叛了他。

    试问,还有谁能够信任?

    裴瑾琰深吸了口气,扶住萧泽的双肩,“殿下,这件事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把皇位让给别人——”

    用尽全力拨开他搭在肩上的手,太子满脸横泪撕心裂肺地叫着,犹如一头幼兽,呜咽起来。

    屋里的人早就退了下去,连女官也只守在了外头。

    看着萧泽如此痛苦的模样,裴瑾琰从未有过的疲惫一下子占满了心头。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2306/13868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2306/138681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