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撒个泼卖个萌吧!

推荐阅读:漫漫诸天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少年异闻永夜都之舞仙异变究极魔导师阴阳师之羽翎起源圣典隐婚甜妻:总裁,宠上瘾!荣耀为谁而存

    树正寨是没有路灯的,也没有城市的霓虹,除了民居院子里点着的灯以外,就是一片漆黑,世界仿佛笼罩在阴影之中。

    安悠打着手电筒走出去,四处照了照,又抬头看了眼弥补的星辰,说:“好黑啊!”

    “是啊,一片漆黑。”

    “感觉只有在老家的时候才见过这么黑的夜晚了,在城市里晚上都是亮的。”安悠很有感慨的道,“感觉这个地方虽然也有数据网络和fi,但这里的人和我们过的完全是两种生活呢。”

    “你不先打个电话给安阳哥哥吗?”

    “我还在感慨呢,这么具有情调的时候啊喂,真是分分钟将话题岔到到你安阳哥哥身上啊!”安悠对她翻了个白眼,又叹了口气,“唉,电话就不用打了,我之前问了他住哪里,咱们直接过去敲门就行。如果那家伙正好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话,本悠正好履行小倩姐姐赋予本悠的职责!”

    “你真是的,黄岚姐姐和安阳哥哥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好吧!”萧雪儿无奈道。

    “我倒不是担心黄岚姐姐,我是担心兔子姐姐,万一那家伙没控制好兽性,连智商发育不全的残疾人也不放过怎么办?你觉得兔子姐姐看起来像是能拒绝那家伙的人吗?”安悠满心担忧的说道,“恐怕即使兔子姐姐被占了便宜,自己都还完全不知道呢!”

    “有你这么防着自己亲哥哥的吗?”萧雪儿更加无奈了,“话说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对安阳哥哥有这么深的误解啊!”

    “那个……没什么啊,就是一种天然的直觉啊,反正你知道我不可能是因为嫉妒而污蔑他就行了!我对你说的全都是事实,我也不可能害你们!”安悠说着,手电筒往旁边那栋民居一照,“丹珠卓玛的家,到了!”

    “我也知道不是因为嫉妒……”萧雪儿小声的念叨着,接着抬头狐疑的看向她。

    安悠并没听见她的话,伸手敲了敲门。没一会儿,民居的主人来开了门,是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皮肤黝黑,给人的感觉和她们那边的三个老板娘很相像。

    “您好,我哥哥和姐姐住在您这里,我想进去看看他。”

    主人家疑惑的打量着这两个小姑娘,忽然眼睛一亮,用带着浓浓藏味儿的普通话喊道:“大明星,你们是今天白天的那两个大明星吗?快进来快进来,小心院子里养着有狗,别踩着它的尾巴它就不会咬你。”

    她们随着主人家走进门,主人家立马勤快的拿出杯子和一壶酥油茶,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才问道:“你们来找人的?”

    “嗯。”安悠恭恭敬敬的接过酥油茶捧在手心,点头说,“一个男的和两个女的一起的,还有一个小女孩儿。”

    “今天来的?”

    “嗯。”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就只有他们,我带你们去啊。”

    “谢谢了。”

    跟着老板娘走到安阳的门前,安悠和萧雪儿谢过老板娘并将杯子还给她之后,便很不客气的推开了门。

    “吱……”

    里面几个人居然在打扑克!

    房间内的设施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台电视和两个床头柜,连一张坐人的椅子都没有,洗澡上厕所也必须去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和她们那边差不多。

    只见安阳、黄岚和小婵分三方盘腿坐在床上,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扇扑克牌,床中间的空地上已经有不少牌了。兔子精则默默坐在安阳斜后方,两人挨得很近,她几乎将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背上,下巴枕在他肩膀上,只穿着短裤的腿盘在一起形成一片白嫩,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安阳手中的牌。

    安阳抬起眼帘瞄了她们一眼,低下头甩出一对三,一点也不意外的道:“来啦?老远就听见你在外面路上叽叽喳喳了。”

    “啊?”

    安悠一愣。

    她转头瞥了眼窗边,这才发现,安阳住的这间房间在最边上,而她们之前就从窗子下面的小路上走过,围着院子绕了一圈绕到正门口进来,并从楼梯上来。

    她的脸一下子憋得通红,这种感觉就像背后说人坏话,结果一回头发现,那人就站在自己身后。

    不对不对,这家伙这态度太淡定了!应该像是晚自习无聊,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用笔在本子上画班主任的小丑像,结果同桌撞了自己一胳膊才发现,窗子上赫然映着班主任的脸!还不知道他在这看了多久了!

    憋了半天安悠才憋出一句话:“既然早就听见我们的声音了,你怎么不下来接我们!”

    安阳打了个呵欠:“不想打断你。”

    安悠顿时面色变得苍白,心道完了完了,这下还怎么好意思开口要零食!

    她求助式的转头看了眼萧雪儿,萧雪儿却只抿笑着摇了摇头,回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这个没良心的小婊砸!

    不行,为了零食,自己要主动出击!

    福尔摩悠瞥了眼穿得又少还紧紧靠在安阳身上的兔子精,计从心来,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像是我国驻外领事馆的办事人员,阴阳怪气的来了句:“我看分明是你在这上面享受得很,哪还管得上我们啊,兴许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忘了吧!”

    “一对勾!要不要?”

    咦?居然没起到什么效果!果然小看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安悠顿时流畅的切换了一个表情,怒视着安阳道:“安阳,小倩姐姐临走前可是让我看好你的,没想到你趁我不在欺负兔子姐姐!”

    兔子精抬了抬眼帘,皱起眉再次强调道:“我叫安逸。”

    安阳则说:“我只剩一张牌了。”

    安悠已经没了底气,脸顿时垮了下来,问道:“你不怕我告诉小倩姐姐吗?”

    “不怕。”

    “那你想怎样!”

    “叫哥哥我就原谅你。一个二,赢了。”

    “你想得美,我宁死也不会……”安悠忽然看见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大堆零食,还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脸色也瘪得通红。

    这个家伙还特意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多零食么,结果自己却……

    接着她又是一愣,呆滞的看着自家闺蜜款款走了过去,无比自觉的挨着安阳在床边斜着身子坐下,看向对面还在继续打牌的小婵和黄岚,仿佛已然和自己划清了界限。

    安悠此刻心情实在是无比复杂。

    就像是境况已四面楚歌,又内疚又有点感动,而身边唯一的同伴还背弃了自己,她的心里防线已处于崩溃边缘。

    这时安阳又抬起头看向她,说道:“我还特意给你准备了零食呢!”

    安悠顿时憋不住了:“叫就叫,反正我又不是没叫过!”

    “那叫啊。”

    “谁怕谁啊!”

    “那你倒是叫啊。”

    “哥哥!”

    “乖。”安阳对她招了招手,“刚才的事就和你一笔勾销了,下次再被我逮着你说我坏话,可就不是叫一声哥哥就能解决的哦,起码也要撒娇卖萌才行!”

    “你……”安悠都快哭了,委屈兮兮的盯着他,“欺人太甚!”

    “你那边完了?”安阳淡淡道。

    “完了。”安悠感觉自己又被欺负了,而自己还不能撒泼,因为自己理亏。所以她只能强行低着头走过去,脱掉鞋子爬上床,盘腿坐在黄岚旁边,看着他们斗地主,顺便抹了把额头上的薄汗。

    萧雪儿皱眉在房间里到处扫了一眼,不由脱下了身上的羽绒外套,露出里面穿的一件纯黑色的修身体恤,用手掌当扇子在下巴处扇了两下说:“安阳哥哥你这里怎么这么热啊!比我们那边热多了,是开了空调吗?可是好像没看见空调啊。”

    “不知道,有地暖吧。”

    “豪华级待遇啊!”

    这时黄岚和小婵也分出胜负了,赢家居然是小婵,这个结果让安悠和萧雪儿十分吃惊,也让黄岚感觉面子上格外过不去。

    “下一局我一定要赢你!”黄岚喊道。

    “额,怎么听起来黄岚姐姐像是已经输了很多局似的!”萧雪儿尴尬道。

    此言一出,黄岚脸上更尴尬了。

    “啊?不是吧?真的啊!”萧雪儿惊讶道,“小婵斗地主这么厉害吗?”

    黄岚一声不吭的搓牌。

    安阳则不屑的道:“废话,这可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小丫鬟,要不你们也来玩一把试试?顺便还可以感受一下被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支配的恐惧!”

    安悠顿时道:“好啊,我来!”

    她想接过黄岚手中的牌,但黄岚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把她给吓着了。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动手抢了安阳的牌,还是这家伙好欺负一点。

    “三局两胜,赌我赢还是输!”她说。

    “输!”安阳毫不犹豫。

    “我赢了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你……得叫我一声姐姐!”安悠说。

    “这什么鬼赌注……你就是因为不甘心被我强迫你叫了我哥哥,所以来找回场子的吧?”安阳无语的道,“那你输了呢?”

    “还能怎样,我叫你一声哥哥呗!”

    “……”安阳嘴抽了抽,“这不公平,我本来就是你哥哥。”

    “那你想怎样?”

    “你……撒个娇卖个萌吧!”安阳说。

    “……”

    “怎么样?你要是对自己没信心的话就算了,你也别想找回场子了,反正我本来就是你哥哥,你叫我一声哥哥也不吃亏!”安阳在旁边怂恿道,“你该不是连一个八岁小女孩都怕吧?你可是数学天才诶!”

    “谁……谁说我怕了?一言为定!”安悠顿时怒道,“谁耍赖谁小狗!”

    “好!”安阳说道。

    萧雪儿在旁边掩嘴笑了笑。

    她倒是不知道谁会赢,就是单纯的看两兄妹吵闹就觉得很有趣,尤其是安悠被安阳坑了还全然没察觉的时候。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5/129356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5/129356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