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担忧

推荐阅读:桃运神戒剑道至尊杨槐柳宠妃之路,步步生莲快穿宠夫:系统快到碗里来天价萌宝:总裁的落跑甜心我怎么就成了净妖师兄弟阋墙吞噬永恒混元天珠

    时果果当时真是气极了,所以真的没管那么多,不过下车后就后悔了,可是她不愿意回头再去求冷焱,只是在后面的几天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的,就怕这个该死的男人给她搞出点什么事情。

    菲儿看她这样子,忍不住道:“怎么说也是你曾经看上的人,不至于那么差啦,你别对他有偏见啊!我听陆承佑说,那冷总可是对你念念不忘的,你要不要考虑下,跟他再在一起啊,虽然之前你们之前可能闹了不愉快,之前的记忆也没有了,但是咱们凡是向前看啊,这么有钱又一直记着你的男人实在很难找的,不打算考虑下吗?”

    时果果一听到这话顿时就给拒绝了,“我不要,这几次接触了下,发现我跟他根本就不合,一见面就吵架的,哪里像是能在一起的,他还总说我以前不像现在这样的,我就好奇,我以前到底是怎么样的?”

    菲儿想了想道:“没有失去记忆之前,你很喜欢他的啊,眼里除了他怕是都容不下别人了,这么喜欢他,肯定是事事都以他为先的,而且你之前的性格会比现在要温和些。他大概是习惯了你那温柔的一面,现在突然变的这般牙尖嘴利的,他自然是不习惯的。”

    时果果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他不是那么有钱吗?随便花点钱,总能找到他想要的。”

    “那不一样啊,花钱的,自己心里清楚,而且那种感觉就不一样啊,就算这戏演的在真实,也是假的,哪里有原本就是真实的让人心动?他那样的男人,哪里会稀罕那些就知道看重他钱的人啊?”

    时果果听了这话,直接笑了,“那现在要叫我看上他,那我看上的还真就只有他的钱了,他大概是要失望了。”

    “关键是,人家就算是给钱了,你不是也不愿意搭理他吗?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要是换做那些人,大概要高兴的直接跪下了。”

    菲儿说的正是不远处正在不知道说什么的蒋静跟白佳卉,这两个人现在关系倒是好了,大概物理类聚就是这个意思吧!

    “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需求也不同,没啥好对比的,别提那个男人了,提了就烦。”

    随后时果果去拍戏的时候,菲儿便给陆承佑打了个电话。

    现在他们两个因为时果果他们的事情,变的可熟了。

    “你老大现在怎么样了啊?”

    “还是那样啊,自从那天跟果果不欢而散之后,这心情一直都不好,绷着个脸谁看了都有些怕。果果呢?你有问她吗?”

    “问了啊,她说了,完全不想跟你老板继续的打算,看着样子,她现在特别讨厌你老板啊!不过那天你老板干嘛那样说果果跟她哥啊,这些年,莫白羽家对果果可好了,她也真的就当人家是哥哥,你老板倒好了,直接怀疑人家的关系,这怎么可能啊,而且最初的时候,果果就知道了啊!

    43看@{正版)八章节~上y/%}

    她那个哥哥就是个同性恋啊,根本就不是个可以喜欢的对象,她怎么可能还会去喜欢啊!你可得劝劝你老大,要是真的想要跟果果重新开始,可不能再乱说了,我发现她现在根本就是吃软不吃硬,越是跟她对着来,她的抵触情绪就越深。”

    陆承佑觉得菲儿说的有道理,关键是他觉得这两人要是不好的话,他的日子也是难熬,既然如此,还是想办法让他们两个和好吧!

    于是寻了个时间,陆承佑便将话题带到了时果果的身上。

    “那个老大你看,当年果果失踪的时候,我们是以为她跟别人走掉了,当然事实证明这人确实是跟别人走掉的,但是跟我们猜测的走掉的原因是不一样的,她跟那个莫白羽更没有我们当初猜测的那种私情,再说,老大你应该也看了我给你的资料,那个莫白羽就是个同性恋,更不会跟果果有什么了,那既然如此,就足以证明,当年的事情就是一场误会。

    既然都知道是误会,那就更该揭过才是,就算老大你不想承认,但是你还放不下她这是事实啊,放不下,那干嘛不重新开始啊,我之前也问过一些医生,这个失忆的人,想要恢复记忆,最好是接触之前熟悉的人事物,你们要是和好了,她没准就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了,这不是皆大欢喜了啊,这样的话,老大你也不用再在这里生闷气了。”

    冷焱听了这话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我在生闷气了?”

    陆承佑想说,他的两只眼睛都看的真真的,这些天明明就跟吃了炸药似的,还不承认。

    “那不管怎么说,老大还是及早行动才好啊,果果可是很受欢迎的,你以前不就知道啊,我可听菲儿说了,他们以前那个喜欢果果的学长就明确地表示,要重新追求果果的,你要是不加把劲,待会她和别人好了,你可别后悔。”

    “她敢,她要是敢那么做,我就把她关起来,看她还怎么跟别人好。”冷焱咬着牙说着,那样子,似乎时果果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就真把人关起来似的。

    陆承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老大怎么也有这么不理智的一面。

    “这个对于老大来说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吧,比起被迫那心甘情愿的总是更让人接受啊,怎么说都是自己喜欢的人,那样做也不好,老大不想她跟以前那样对你吗?”

    说到这里冷焱终于将这些天一直憋着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就是想,才叫她别去演戏啊,当个演员有什么好的,辛苦不说还受罪。最要命的是拍戏的时候难免要跟其他的男演员有亲密接触,这怎么可以啊,这以后真的要结婚了,得有多少的长辈要说她,我跟她说了,她还不乐意。

    她居然还说,赚了钱给那个男人还债,凭什么啊,我能同意啊!”想想他都没有过的待遇,居然被其他的男人享受了,想想就相当的不爽。

    冷焱真是越说越生气,关键是他一直等着时果果来跟他妥协的,可是这人居然连个电话也不打个的,真是越想越不是滋味。

    当然冷焱没说的是,他确实是一直将时果果记着,之前是因为一股子的气,以为她是喜欢别人去了,所以一直无法释怀,现在知道这就是一场误会,他依然是欢喜不起来的,因为他明白的感觉到,时果果已经没有以前对他的那种喜欢。

    明明那么在意的人,却发现自己不在对方的心里,这样的感受能好受吗?他是真的很不好受,甚至他有些惶恐,时果果真的再也不会再爱他了那要怎么办?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6485/121511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6485/121511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