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九章 仙器攻击

推荐阅读:最强斗战系统重生影后小军嫂女配在上悲风公爵皇后有旨:暴君,速侍寝!灵泉田蜜蜜:山里汉宠妻日常超级娱乐红包位面之十大空间都市至尊系统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玄莺的突然出现和迷雾玉符弥漫让万剑崖一方陷入了混乱之中,凌天、虎子和凌麟三人居高临下以各种箭技攻击,成效非凡。<()特别是凌天在破虚佛眼的帮助下准确击中数个修士的金丹,金丹自爆波及甚广,不少修士死于非命。

    这种混乱在万剑崖一方施展出水系道术之后才稍稍好咋混,剑阵也渐渐形成了规模,凌天他们的箭技攻击也被抵挡住了。

    虽然混乱的时间只有片刻,不过万剑崖一方却有百多人受创失去了战斗力,看着擂台上数十具尸体和擂台下数十个血肉模糊的门人弟子,上官龙吟和独孤楼等人脸色铁青。

    对于这种结果独孤楼很难接受,他认为凌天他们已经违反了比赛规则。

    被唤來的那个执法者是一个严谨的人,他将凌天他们的一举一动回忆了一遍,而后又将比赛规则念叨了一遍,最后他摇了摇头:“独孤道友,我沒发现凌天一方有什么违规的地方。”

    “他们,他们使用迷雾玉符……”独孤楼反驳,不过却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迷雾玉符又不是攻击性的玉符,为什么不能用,”紫岭冷笑一声反问,他眼角瞥了一眼上官龙吟,继续道:“再说比赛规则也沒有规定不允许用迷雾玉符,你们可以使用灵魂守护玉符,凌天他们用迷雾玉符也无可厚非吧。”

    众所周知,灵魂守护玉符是万剑崖率先使用的,如今紫岭这般说自是故意的。

    闻言,独孤楼脸色难看之极,不过却也无力反驳。突然他眼角一亮,指着小白道:“那头骷髅人呢,它怎么突然冒出來了,怕是不合规矩吧。”

    “啧啧,你小子真是沒眼光,居然沒看出來那头骷髅是什么,真是孤陋寡闻啊。”紫岭奚落道,而后看向上官龙吟:“上官小子,你是一派之主,最起码的见识还是有的,想必应该能分别出那是什么吧。”

    紫岭地位尊崇,修为超绝,而且活了无尽岁月,叫一声独孤楼小子倒也沒什么。修真界都知道紫岭比上官龙吟高一辈,他以长辈的口吻训导两人倒也沒什么失体之处。只不过独孤楼和上官龙吟为万剑崖的绝对高层却被这样奚落,而且是在无数修士身前,他们面子上自然是挂不住。(800)

    独孤楼脾气爆裂,听到紫岭的奚落恼羞成怒,他瞪视紫岭:“你,你……”

    “住嘴,还不嫌丢人,,”上官龙吟怒喝,自有一番威严,见独孤楼噤若寒蝉,他继续道:“那骷髅是骨魄之极,严格算应该是白骨之灵,是灵族之人,听他唤凌天为爹爹应该是凌霄阁的人,他有资格登台。”

    听了上官龙吟的解释,万剑崖的人都露出一副恍然之色,隐隐还有一些震惊。他们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自是知道骨魄之极的存在,也知道那是如何难以生成的,如今凌天居然得到一头而且认他为儿子,这自是让他们震惊不已。

    “骨魄之极防御力惊人,我看这个小白实力已经大乘后期,他应该轻松就能抵挡住大乘大圆满修士的攻击。”上官龙吟沉吟,他眉头紧皱:“沒想到凌天他们会有骨魄之极,这下有点麻烦了,而且凌天他们的战术太克制我们了,居然将人性本能都算到了,凌天这小子不简单啊。”

    “那是,凌天那小子可是研究了数天的战术,专门对付你们的,哈哈。”紫岭朗笑,而后他玩味的看着上官龙吟:“上官小子,如果今天不是在擂台上,你想想这场战斗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沒准现在就已经结束了吧。”

    闻言,上官龙吟身躯一震,他自是明白了紫岭的意思。如果不是擂台上,那么凌天他们就不会被规则束缚,如此一來迷雾玉符就可以换成爆裂玉符,经过万剑崖第一分派的事情之后他也知道爆裂玉符齐齐爆裂会引起怎么样的情形,这一次玄莺洒落的玉符那么多,那引起的黑洞怕是比上一次还要暴虐。

    渡劫大圆满还有更强的修士才可以从黑洞中挣脱,不过万剑崖那些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准大乘期,面对黑洞他们瞬间就能被撕裂,千人的剑阵怕是瞬间就会被黑洞吞噬,如此一來凌天他们可以轻松取胜。

    也正是想到这一点上官龙吟才会如此难看,他看向擂台上的凌天,喃喃道:“凌天这人比凌云还要难缠,这个人不能留啊……”

    “门主,不用担心,现在我们的弟子已经反应过來了,凌天他们的攻击现在已经无效了。”万剑崖一方的一个高手道,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接下來就轮到我们反扑了,哼,凌天他今天必死无疑,”

    听了紫岭的话万剑崖的人都明白了凌天的威胁,他们心中都升起了浓浓的杀意,都欲除之而后快。如今看到万剑崖的弟子的形势开始稳定,也知道剑阵的恐怖,他们不相信这些人不能杀了凌天。

    “呵,是么。”紫岭冷笑一声,他转身看向擂台上:“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凌天这些小辈还有很多后招沒施展呢,那可是让我老人家都震惊的战术呢。”

    闻言,上官龙吟眉头微微一皱,他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强自将这股预感压下,他冷哼一声:“别以为只有凌天研究了针对我们的战术,走着瞧……”

    轻笑一声,紫岭也不再说话,他继续看向擂台上。

    暂不说上官龙吟和紫岭这边的情况,且说大战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万剑崖弟子形势稳定下來,剑阵形成的剑幕防御力惊人,凌天他们的灵气箭攻击也只能在剑幕上形成阵阵涟漪,也只有在凌天施展出撞击箭技后才能击穿了剑幕而后击中了一个万剑崖的修士,不过随着越來越多的修士加入剑阵中,撞击箭的用也越來越小了。

    “麟儿,你继续击杀单个的目标,”凌天命令,而后一招悬浮在半空中的幽夜來到他手上:“仙器攻击,目标距离我们最近的剑阵,”

    随着他的声音,他狠狠一掷,幽夜重戟化一道红光而去。

    重戟去势如流星,而体积也在慢慢变大,通体氤氲着赤红的火焰,炽热焚天。重戟如一条赤色蛟龙向着距离凌天他们最近的剑阵而去,铮铮之声若龙吟,声势滔天。

    幽夜重戟势大力沉,而此时凌天又在小白头上,居高临下更添威力。

    随着凌天的命令,重楼、邢战、虎子三人分别投掷出了自己的仙器。

    一柄散发着浓郁的大斧如猛虎呼啸、一柄散发着恢弘肃穆气息的佛门方便铲如狂狮咆哮、一根金光灿灿的金刚伏魔杖如佛门金刚怒喝,齐齐向万剑崖一方而去。

    而天邪此时也化成了一杆两丈长枪,精金杀伐之气弥漫,器族特有的气息凌厉之极,他化一道金光呼啸而去,也攻向距离他们最近的剑阵。

    五件仙器都是势大力沉类型的,如今齐齐投掷而來呼啸惊天,威势惊人,看得龙行等人目瞪口呆,可是他们并沒有如凌天他们一样的重兵器,所以不敢撩起缨锋。

    “快,攻击,不能让这些仙器靠近,不然我们必死无疑,”被攻击的剑阵中的领头者脸色立变,他慌忙下达命令。

    说着,他打出一个起手式的动,这是万剑崖剑阵攻击的指令。随着起手式打出后十数个修士动整齐划一,一支巨大的灵气剑激射而去,看去势正是拦阻幽夜。

    数十丈大的重戟如一座金属山直砸而下,只听一阵咔嚓之声,灵气剑寸寸崩碎,能量肆虐,风暴狂卷,吹拂得剑阵剑幕颤抖不已,剑吟阵阵。

    虽然巨大的灵气剑被击碎,不过幽夜轰击的去势也大大减缓,落在剑幕的时候并沒能将之击穿。纵使如此整个剑幕也剧烈颤抖,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此时方便铲和巨斧四件仙器也攻击过來,本就摇摇欲坠的剑幕终于崩溃。剑幕崩溃后剑气凌乱,剑芒四射,能量风暴狂卷,维持阵型的数十人被吹的东倒西歪。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苍白如霜,万剑崖的众人流露出惊骇之色,然后眼睁睁看着四件仙器攻击而下。仙器各自散发攻击,能量刃芒轰击,斧影纵横,枪影重重,威势惊人。

    十数个修士当场被击中,残肢断臂横飞,血雾喷天,更有倒霉者被击中头颅或心脏,立死当场,更糟糕的是金丹自爆的能量狂虐,又是一片修士被波及,情形惨烈之极。

    这个剑阵无疑被破了,数十个修士被吹得东倒西歪。凌麟等人自是不会错过如此良机,灵气箭呼啸,不少人被击中。

    只是一息的时间,这个剑阵的数十人尽皆被攻击到,不少失去战斗力的修士无奈的捏碎了玉牌飞出场外,擂台上又留下二十多具尸体。至此,这一个剑阵的修士全体覆灭。

    “幽夜,回來,”凌天一声大喝,重新召回了重戟,而重楼等人也都召回了各自的仙器,在稍稍补充本源气息后凌天又是一声大喝:“仙器继续攻击,目标左方最突出的剑阵。”

    接着凌天他们又故技重施,又是一片混乱,这个剑阵也毫无例外的被击碎,又是一片腥风血雨、断臂残肢横飞,场面惨烈之极。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12838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12838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