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三章 形势严峻

推荐阅读:女神的修仙高手天庭直播间:污力主播升职记一路仕途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绝命阴差极品修真高手天命神相家有妖妻农门娇宠:带着萌宝去种田大金主,你别假正经了

    凌天的木属‘性’异象领域中融入了阵法,数十棵古树形成合击之势,将藤蔓的缠绕功能发挥到了极限,而且冰箭和火箭相撞击威力剧增,时不时墓碑和青铜棺也会拦阻,他可以轻松躲过问剑的追击。[起舞电子书](s.)(.访问:.。死气无时无刻不在侵伐,而且那个灰‘色’月亮时不时‘射’出一支灵魂箭羽,问剑的心神和灵气在快速消耗着,渐渐开始入不敷出。

    原本以为凌天维持这么多种异象领域消耗会很大,不过看他犹自轻松的模样问剑打消了跟他消耗战的打算。而后将希望寄托在凌天的异象领域能量枯竭,他知道这么剧烈的攻击对异象领域的消耗很大,周天灵气根本就支持不了。

    不过凌天捏碎灵石、布出聚灵阵的举动无疑让问剑的希望破灭,他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他最终会心神力消耗殆尽而败。

    身形一闪问剑横移了古木丛林,他凌空而立,灵体虚影伸展,他仿佛融入了虚空之中,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周天灵气在向问剑疯狂汇聚。

    施展出了灵体特有的天赋,问剑体内灵气再次充盈起來,不过心神力却恢复缓慢。

    “原本我以为我不用最后一招也能战胜你,却不想你还有这样的战术。”问剑语气中颇为无奈,不过很快他气势微微一转,变得凌厉了几分:“看來我要施展最后绝招了,你要小心了,施展这一招之后我的实力会提升很多。”

    闻言,凌天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问剑要融身天地大道了。各种功法施展到极致,凌天收回了破穹,祭出幽夜,他警惕地看着问剑,一副全神戒备的模样。

    却不想问剑并沒有立时攻击,而是口中念叨什么,他手中印诀掐动,随着他的动,一股奇异的灵魂‘波’动弥漫而出。这‘波’动让人‘精’神清明,好似能让人神情专注起來。

    “这口诀是……”凌天流‘露’出浓浓的疑‘惑’,他不明所以。

    “凌天,应该是类似于大衍宫的《清心诀》的心法,有让人保持清明的功效,不过效果更好,应该是仙灵宫或者仙界流传下的心法。”破穹的声音响起,他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忧,又好似舒了一口气。也感受到了凌天的疑‘惑’,他解释道:“这心法施展出之后问剑在融身天地大道怕就不会‘迷’失了,你也不用担心他会失控了。[超多好看小说][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原來问剑也有办法不被天地大道反噬啊。”凌天自语,而后他苦笑一声:“敏儿能寻到不‘迷’失的方法,问剑是仙灵宫的传人,他又岂会找不到办法,”

    仙灵宫是整个修真界最顶尖的存在,功法、资源多不胜数,甚至能得到仙界的功法,他们的功法在修真界无疑是最顶尖的,寻找出一些配合融身大道一起使用的功法自是不难。

    印诀很快结束,问剑全身萦绕着浓郁的灵魂‘波’动,而后他仰天长啸,只见他背后的灵体虚影快速收缩,而他的气势却在急剧增强。

    此时的问剑全身金光‘蒙’‘蒙’,‘精’金之气浓郁之极,此时他如一柄指天之剑,杀伐凌厉。

    随着气势增强,问剑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消失不见,渐渐多了一种冷酷和杀伐,一双闪着金光的眼眸也冷冽了很多,隐隐有一种漠视一切的感觉。

    “凌天,问剑果然沒有完全‘迷’失,真不愧是仙灵宫的传人。”破穹语气中满是赞许,他调侃道:“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他会‘迷’失杀了你了,嘿嘿。”

    “破穹,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我的目标可是战胜他。”凌天沒好气地道,不过感受着问剑还在增强的气势,他眉头紧皱:“不过问剑的实力好强啊,怕是他现在有近渡劫期的实力了吧,以我现在的实力怕是……”

    “是啊,你修为太低,现在的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破穹沉‘吟’,好似想起了什么,他语气中隐隐有些‘激’动:“凌天,其实你也不是沒有机会,跟他耗,只要你坚持过一段时间你就能胜利了。”

    “跟他耗,”凌天微微一愣,不过很快眼睛一亮,他‘激’动不已:“是啊,敏儿这种状态只能坚持一会,我想问剑他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吧,只要我能撑过去,那我就赢了。”

    “说是这样说,只不过这段时间怕是你会极度危险。”破穹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忧:“再说问剑的修为比敏儿那丫头要高不少,这种状态坚持的时间定然也会长一些,你小子别不小心被玩死了。”

    “放心,别的自信我沒有,逃命的把握我还是有的。”凌天自信满满。

    说着,凌天手印如飞,以他为中心一棵棵古树再次凝聚出來,很快就又生出数十颗,而后这些古树将他重重包围其中。如此还不止,他手印再次变幻,一块块散发着浓郁土黄‘色’和死灰之气的土墙悬浮而起,也将他守护在内。

    躲在一个隐秘的角落,凌天重新祭出破穹,他弯弓凝箭,一支灵气箭呼啸而去之后很快又‘射’出一支,剧烈撞击之后第一灵气箭呼啸而去,直指问剑,杀伐惊天。

    看着呼啸而來的灵气箭,也不见问剑如何动,只见他身形骤然消失,而下一瞬就冲入了那近百棵古树林中,手中仙剑挥舞,剑影重重,一道道剑气呼啸而去。

    一道道剑气穿过了一棵棵古树,那古树好似并沒有反应,不过那凌厉的剑气却依然,剑意凛然。

    心头一跳,凌天感受到了浓浓的心悸,他毫不犹豫将幻神魅影身法施展到极致,而后向外闪去。不过凌天依然躲得慢了,只听一阵嗡嗡之声,凌天的玄塔虚影一阵震‘荡’,他只感觉身体一热,他知道他已经受伤了。

    闪到一颗古树之后,凌天才有机会打量自己的伤势,只见玄塔虚影被划开了一条细长的剑痕,而他的右臂上出现一条深可见骨的剑痕,血液汩汩而流。

    “问剑好快的速度,好强的攻击力,”凌天满脸的震惊,他喃喃自语:“还好有古树还有土墙阻挡了一下,不然怕是这一击就将我‘洞’穿了。”

    一阵风吹过,一阵哗啦之声响起,只见数棵古树轰然倒地,它们被拦腰斩断,断口处光滑如镜,显然是被先前问剑剑气所斩。古树被斩断之后很快消失无形,重新涣散成了木之领域之力。再看那坚愈钢铁的土墙也被整齐切开,而后也消隐不见。

    仿佛对凌天躲开那一击并不惊讶,问剑身形变幻,又是一片剑影横扫,数十道剑气呼啸而去。剑气无坚不摧,毫不轻松将所遇的古木斩断,那些土墙和青铜棺也尽皆被切开,势不可挡。残枝‘乱’叶纷飞,土块化土屑簌簌落下,而青铜棺也片片破碎,场面凌‘乱’之极。

    只一瞬,凌天异象领域中的古树、土墙、青铜棺就尽皆被斩碎。如果不是凌天幻神魅影身法施展到了极致,而且玄黄塔、《天衍佛体金身》功法施展之后防御力大大增强,怕是他也如那些古树和土墙一样了。

    饶是如此凌天依然伤痕累累,血液弥漫,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他狼狈之极。

    “呃,凌天,还以为你能坚持一会呢,却不想只是一瞬间你就被攻击成这般模样了。”破穹语气中满是惊愕,他苦笑道:“认输吧,沒有古树、墓碑这些障碍物遮挡,你更不是他的对手,纵使你化形成箭逃逸怕是也摆脱不了问剑,此时的他太厉害了。”

    “不,我还想试试。”凌天眼眸中闪过一抹毅然之‘色’,他喃喃自语:“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不是为了修真大会的第一名,如果我面对强敌就这样认输怕是我以后都会留下‘阴’影,如此一來我的修为极难再有突破。”

    “说是这样说,可是你的修为跟他差太多,你……”破穹心焦如焚,想劝解什么却也知道凌天的‘性’格倔强,知道他认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凌兄,认输吧,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问剑开口,他的声音冷冽了很多。猜测到凌天可能是因为难堪而不想认输,他扫了一眼围观之人:“输给修为比你高很多的我你也不算丢人,如果你修为跟我一样,我想情景绝对不是这样。”

    “不,这么容易认输不是我的‘性’格。”凌天摇了摇头,他擦了擦脸颊上的血迹,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精’光:“而且我想验证一种绝技,我想选你当对手再好不过。”

    “哦,你还有底牌,”问剑微微讶然,继而他流‘露’出一副好奇之‘色’:“好啊,那就让我见识见识。”

    “呵呵,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凌天此时居然还能笑起來。

    “凌天,你疯了啊,你的绝招我都清楚,可是你却压根就沒机会施展啊,快点认输吧,不然你真有可能战死的。”破穹大惊,他担忧之极。

    破穹很早之前就伴着凌天,可谓说是看着他成长的,自是对他熟悉之极,他以为凌天要施展爆裂撞击箭。虽然这种箭技很恐怖,不过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准确度很低,对手就算是站着让他‘射’怕是都很难命中,更不用说他的对手是速度惊人的问剑了。

    “破穹,放心,不是爆裂撞击箭,而是其他绝技,连你都不知道的绝技。”仿佛知道破穹的想法,凌天安慰,他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因为这‘门’绝技是我刚刚想到的,也只有我能施展的。”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12842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128424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