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暗流涌动

推荐阅读:萌宝快递,总裁买一送一轮回之戒快穿:男神你走开狐媚子的前世今生将门嫡女:江山为嫁绝色神医:太子慢慢宠希望,一切可以重来天道飞仙萌妻在怀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云哥,看你刚才若有所思、精芒毕露的模样,是不是在怀疑什么。”凌天走后,狐媚忍不住对凌云道,她可是注意到了凌云眼中的精芒。

    “嗯,是,想来黄瑟没那个胆子敢对付凌天,恐怕后面……”凌云说到这里,眼中的精芒更胜了。

    “你是说青云子指使……”狐媚眼中一亮,欲言又止。

    “嗯。”凌天点了点头。

    “那你还允许天儿出青幽峰?”狐媚微微嗔怒地看着凌云。

    “这件事迟早要解决的,不过我还没确凿的证据,所以还不好出手。就把天儿当成诱饵吧,看他是不是敢对付天儿,如果敢,哼哼。”说到这,凌云眼中一缕杀意隐现。

    “把天儿当诱饵?那天儿岂不是很危险,你怎么能这样安排呢?”狐媚微微嗔怒地看着凌云。

    “没事,有凌老在,你放心。”凌云轻抚着狐媚的毛发,微微笑道。

    “嗯,这倒也是。”狐媚显然很相信凌老的能力。

    “希望青云子不会选择错,不然谁都救不了他。”凌云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传来般,阴冷,杀机腾腾。

    “臭和尚怎么还不来啊,这次他可晚了好久了。”狐媚不忍心看到凌云这样,慌忙转移话题。

    “呵呵,快了,他看起来疯疯癫癫,不过却是大智若愚模样。好久没跟他喝酒了,挺想念的,我居然会想那臭和尚,看来真的老了啊。”凌云微微一笑,瞬间又变得温文尔雅起来,然后忍不住叹道。

    “呵呵。”狐媚什么都没说,只是眼光中隐隐有些黯然和担忧。

    ……

    当天夜里,夜黑风高,青云峰上黑影一闪,便入了青云峰大殿后的宗主院落,值班的弟子也未曾发现异常。

    “咳咳,宗主,你可害惨我了。”语气有一点怨气,不过更多的是一种中气不足了,显然是受伤极重。

    “黄峰主,这次是我对不起你了,不过收获很大。”青云子说道,但语气中却没有一点对不起的意味,而他说话的对象,赫然是今天被凌云一招击得重伤的黄瑟。

    “咳咳,宗主,属下不敢抱怨,只是这样真的值么。”黄瑟脸上畏惧之色一闪而过,显然对青云子很是惧怕。

    “值得,这次凌云出手,我更确定他金丹已碎了,应该是自爆金丹了,不然他那一招不会只这点威力,我以前见过他出手,按他以前的威力,你早就没命了。”青云子沉吟了片刻,说出了一个令人惊异的事情。

    “金丹碎了?这,这怎么可能。”黄瑟一脸的震惊,不过却并不是在怀疑青云子的话,只是青云子的话太过震撼。

    “刚开始我也不敢相信,金丹爆了居然还好好活着,不,不能说好好,他渐渐苍老了,对,看来他真的金丹碎了,金丹所产生的生机源泉已经断去。”青云子闪烁着奇异的目光,分析道。

    “凌云还真是奇才,不,怪胎啊。”黄瑟不禁感叹道。

    “莫非这就是他所创的秘法?金丹碎了还能活几十甚至上百年,真不简单啊。”青云子喃喃道。

    “这样说,凌云岂不是没多久可活了?”黄瑟眼中精芒一闪而过,惊喜道。

    “嗯,应该是这样,我们再注意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不要有任何举动。”青云子沉声道。

    “是,宗主。”黄瑟恭声道,不过眼中厉芒一闪而过。

    “我知道你对凌云心存怨恨,对凌天也是这样,不过这段时间千万忍住,等凌云死了,凌天不会有任何问题。”仿佛看到了黄瑟眼中的厉芒,青云子皱了皱眉,嘱咐道。

    “是,宗主。”说到这里,黄瑟已经咬牙切齿了,凌云当着众多弟子让他出丑,那可比杀了他还难受。

    “放心,等凌云死了,凌天那个“废物”就交给你,任你处置了。”青云子知道黄瑟开始心里扭曲,亟需发泄。

    “如此,那就先谢过宗主了。”黄瑟轻轻舔了舔嘴唇,一股暴虐气息隐现。

    青云子好似感受到了这暴虐的气息,微微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那凌云死后,宗主你……”黄瑟继续道。

    “放心,答应你的功法、宝物自然不会少。你先回去好好养伤,给你,这是我亲手炮制得“青灵丹”,这可是疗伤圣药。”青云子说着,便扔给黄瑟一个玉瓶。

    “五品灵丹!!谢谢宗主,那我就先去了。”黄瑟接过玉瓶,满是惊喜,然后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哼哼,凌云啊凌云,莫怪我无情,要怪就怪你身上秘法宝物太多了。”黄瑟走后,青云子脸上煞气一闪而过,不过瞬间便掩饰的不见了。

    ……

    青幽峰,且说我们的主角——凌天。

    凌天自父亲那里回来后心情就有点不好,脸上挂着浓浓的寒霜和一种从没出现过的彷徨和迷茫。

    “唉,我还是太弱了,如果不是父亲,这次我怕是死定了。”凌天黯然地道。

    “我想变强,可是又该怎么做呢?”凌天满脸的迷茫。

    “不能修炼灵气,我始终摆脱不了“废物”的命运。”凌天开始有点自暴自弃起来。

    “呵呵,我这样还怎么守护敏儿呢?只怕还会连累她,今天如果不是云影师姐拦着她,她冲上来不死估计也会重伤,这可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凌天想到华敏儿,不禁心中有些后怕,如果今天华敏儿出了什么事,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归根结底,我还是太弱,唉。”凌天幽幽一声长叹。

    “不行,我不能这样自暴自弃,不然父亲娘亲会伤心,敏儿也会伤心。”凌天突然心里一痛,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有了这么多羁绊和牵挂。

    “不过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我的“先天经脉堵塞”呢?不会真让我用那种方法吧。”凌天心中一动,想起了不久前发现的一个奇异现象。

    想着,凌天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柄小巧的飞刀来,然后在让人惊诧的目光下,划破了自己的手指。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不久就在桌子上汇聚了大大的一滩。不过凌天毫无担心之色,任由鲜血流淌着。

    片刻后,鲜血却不再流淌,伤口开始自动愈合了。

    “果然能感觉经脉内的堵塞微微有些松动,前几天发现果然是这样的,不过这种松动太过微弱,若有如无。”凌天不禁有些皱眉,这就是他在那次给幺妹和小鸟治伤后自己伤口愈合时自己感觉奇异的原因。

    “是不是伤口太小,愈合需要的能量太少呢,试试让伤口大一点吧。”凌天想着,飞刀更狠的向自己手腕划去,顷刻间,血流如注,凌天都感觉微微有些头晕目眩了。

    “呼,希望我的想法没错,不然可就真的白自残了。”凌天稳了一下身子,苦笑道,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期待。

    “咦,真的有用啊,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松动了。”随着这次伤口的愈合,凌天那种经脉堵塞松动的感觉更明显了。

    “不过虽然很明显,这堵塞还是很厚实,如山岳般不可撼动。”凌天不禁有些失望,好不容易发现的方法好像效果不是很明显。

    “莫非要受这伤的几十几百上千倍才能彻底松动啊,那岂不是我的小命先玩完啊。”凌天一阵苦笑,小命都玩完了即使经脉不再堵塞哪还能怎么样。

    “呵呵,还是再等等吧,看看有没有其他奇遇吧,唉。”凌天一阵唉声叹气,不过心中却是有了一种希望,只不过这希望不到关键时刻还是轻易不能动用的。

    “还是先学习阵法吧。”想着,凌天灵识继续沉浸在阵法的感悟中。

    最近他可是发现阵法的博大精深,随着深入的越深,他发现自己懂的反而越少,过了这么久自己还只是了解阵法的冰山一角而已。甚至,一角都还不算。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5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5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