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破穹的威力

推荐阅读:纯情帝少黑化日常巨星来了快穿之一叶偏舟此路遥遥诸天之时之权能命运,世界尽头蓝岛墓山上有个执剑仙绝世影王:腹黑四小姐史上最不正经老师

    画面停顿,虚拟环境消失,凌天的心神却久久不能从震撼中平静下来。

    寒潭外,蒙蒙水雾已经恢复平常,依旧随风飘荡,却始终吹不散。

    而不知何时退向远处为凌天护法的华敏儿却一副惊骇模样,她全身大汗淋漓,香汗打湿了她三千青丝,散发着诱人的幽香。不过她这时却无心处理这湿漉漉的秀发,她面色苍白,朱唇轻启,合不拢嘴,可见她震惊到了什么地步。

    这时,凌天终于睁开眼睛,幽幽长叹道:“宁死不屈,不畏天地,真乃真英雄、真豪杰,可惜啊,可惜,可敬可叹。”

    虚影人用杀戮谱写了自己一生的传奇,用不屈撰记了自己英雄挽歌,这歌唱响天地,唱响在凌天深深的灵魂处,深深影响着他的心神。

    “凌天哥哥,你终于醒来了,吓死我了。”华敏儿见他睁开双眼,顿时欢呼雀跃的飞扑而来。

    “咦,敏儿,你怎么面色苍白,发生了什么事?”凌天第一时间发现了华敏儿的异样,慌忙问道。

    “哼哼,还不是因为你啊,也不知道你的弓是什么杀器,当你问器时,整个谷底都散发着强大的肃杀之气,我又不敢离开,所以就强行对抗者,然后就……”说着,华敏儿满脸的委屈,却又欲说还休。

    “嘿嘿,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啦。”凌天讪讪一笑,满脸的歉意。

    “好啦,原谅你啦,快给我说说,你怎么弄到这张弓的。”华敏儿满脸的好奇,忍不住催促起凌天来。

    “是这样的……”凌天娓娓道来,将他在潭底发现这张弓的经过和自己问器的情形大略讲了一遍。

    良久,凌天终于在华敏儿的新奇、担忧、震惊等等情绪变换下讲完了整个过程。画面终于定格在华敏儿朱唇轻启的震惊中,凌天嘿嘿一笑,很是满意她的反应,因为当时他的表情不比这好多少。

    “凌天哥哥,这也太震撼了吧,你说的那个虚影人居然能击破虚空,这也该多强大啊。还有,你张弓居然是他的武器,看来也很强了,只是现在的弓有点残破,一点厉害的样子也看不出啊。”华敏儿满是震撼,不过看着那张古朴的有点破旧的弓时,总有点不可置信。

    “这张弓在万千雷劫下居然还能逃脱,自然很强了,不过也受了沉重的打击,所以才受损严重,不过好在还可以修复。”凌天微微一笑,想起了自己用自己的血液修复情形。

    “我才不信它很强呢,那么破旧,放佛轻轻一拉就会被拉断般,我看凌天哥哥是吹嘘吧,嘿嘿,羞不羞。”华敏儿虽相信了凌天的话,不过小女孩心态依然让她忍不住调笑起凌天。

    不待凌天说话,那张弓放佛知道自己被小觑了般,弓身微微颤动,弓弦微微张开一个弧度。顿时周围灵气凝聚,一股凌厉的杀气出现。这股杀气虽然很弱,但却很纯正,杀机澎湃,让人有一种芒刺在背的不舒服感。

    小家伙很是倔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华敏儿证明自己的强大。

    “咦,就是这种杀气,凌天哥哥你问器时就是这种气机才把我逼的那么狼狈的。”华敏儿经历了刚才问器时杀气的洗礼,自是很熟悉这种气息。

    “呵呵,小家伙还挺倔,好啦,这位姐姐逗你玩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凌天忍俊不禁,这张弓也太小儿心性了。

    “哼哼,敢小瞧我,如果不是我受损严重,怎么会只此威力。”破穹弓嘀咕着,满是不服气。

    “咦,居然开启了灵识?!”华敏儿轻掩朱唇,眼眸轻眨,满是惊异。

    “切,大惊小怪。”

    破穹很是讨厌刚才被华敏儿看轻,自是没什么好气,不过他奶声奶气的却说着老气横秋的话,让人忍俊不禁。

    “我……我居然被一张破弓给鄙视了,气死我了。”华敏儿俏脸一寒,大有暴走的趋势。

    “好啦,好啦,别跟这小家伙一般见识了。”凌天好不容易才拦住华敏儿。

    “好吧,凌天哥哥,你试试这张弓的威力吧。”华敏儿冷静下来,也有点好奇起来。

    这张弓没人催持居然能发出那般威势,也不知有人催持后又会有怎么样的威能。

    凌天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他将三支箭放在一边,然后左脚踏前,右脚微弓,左手持弓,右手轻拉弓弦。

    弓弦被缓缓拉开,顿时,凌天感觉体内灵气如潮水一样向弓弦汇聚而去。只见弓身轻轻地颤抖,发出万丈光芒,让这片虚空都一阵摇动。弓弦上出现一道神光,化成了一支金色箭羽。

    箭羽甫一出现,虚空中的灵气也向箭羽汇聚,比凌天所发出的灵气还要磅礴,眼看就要呼啸而去,轰破这片虚空。

    旁边的华敏儿感觉却又不同,随着光箭凝聚,一股磅礴的、催人心魄的杀气侵蚀着她的灵魂。凌天即使没将箭羽锁定着华敏儿,她居然也能感受如此汹汹杀机,如果正面对着这惊天一箭该有怎么样的压力呢?华敏儿想不到,她也不敢想象。

    凌天体内灵气继续如潮水般涌向弓身,那弓如一个无敌洞般,疯狂吞噬着凌天的灵气。片刻,凌天便感觉体内一小半的灵气消耗殆尽,而这时灵气箭也终于不再吞噬灵气,哦,不是不再吞噬,而是凌天再也拉不动弓弦了。

    这时的弓弦犹如一座刺入苍穹的巍峨的大山般不容撼动,而弓弦也仅仅被拉开了个不大的弧度,也许距离满弓连一成都不到吧。

    “呼!”

    凌天微微一阵喘息,这时他气势突变,有一种睥睨天下,一箭挽破苍穹的气概。他相信,如果他松开弓弦,光箭可以轻松的洞穿他周围一个百丈的山峰,不过他没敢射出去这一箭,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凌天他缓缓回收弓弦,灵气渐渐消散,一半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一半消散于天际。

    灵气箭居然能重新回到体内,这也太神奇了。

    凌天心里一阵惊喜,想抬手,却发现手臂微微酸痛,只一箭居然能让他有如此感觉,可见拉开这弓有多么费力了,这还是没满弓的情况下,不过威力却也是甚大。

    “好恐怖的威压,这弓箭释放的杀气放佛可以轻易撕裂洞穿一切似的。”见凌天收弓,华敏儿来到他身边,唏嘘不已。

    “威力大是大,不过以我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只能射三箭,这也算有得有失吧,好在这灵气箭可以收回体内。”凌天嘴角一抹苦笑,有宝贝在手却不能尽情运用,着实可惜。

    “好啦,你就知足吧,刚才你那全力一箭,我感觉就是固气期三十五层的人也挡不住,甚至可以震慑刚进入金丹期修为的人。”华敏儿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

    华敏儿不敢说这张弓可以一定对付得了金丹期,因为她知道金丹期跟固气期可是有着云壤之别的,一个金丹期的人可以轻松对付十数个固气期顶峰的人。

    凌天讪讪一笑,也知道是自己有点贪心了。

    “凌天哥哥,你已经问器了,这张弓叫什么名字呢?”华敏儿无视了凌天的讪笑,转过话题。

    “一箭挽破苍穹,此弓名为——破穹。”凌天神情一肃,一字一顿道。

    “破穹,好霸气的名字,好有杀气的名字。”华敏儿喃喃道,思忖这这两个字的意味。

    “嗯,这个名字是祭炼这张弓的前辈用千万千的祭炼,千万次的杀戮证实的赢来的。”凌天又沉浸在对那虚拟空间虚影的敬慕中。

    想着,他爱不释手地摩挲着那张弓,古朴的弓身上有两个铁画银钩般的篆字——破穹。两个字深深勾勒,笔画龙飞凤舞般伸向四周,放佛要刺破他周围的虚空,肆意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和暴虐的肃杀之气。

    “恭喜凌天哥哥有了自己喜爱的武器。”华敏儿很轻易就能看出凌天对破穹弓的喜爱,慌忙恭喜道,比她自己得到一件厉害的武器还高兴。

    一个人拥有了自己喜欢的、合适的武器,本就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情。

    “呵呵。”凌天微微一笑,然后又道:“这张弓跟我身世有点类似,我自是喜欢他了。”

    凌天跟破穹弓都是在外界压力下迫不得已逃生,也算的上是同病相怜吧。

    华敏儿虽对凌天所说的身世很是好奇,却也没问凌天什么。她眼眸轻转,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三支放在地上的箭羽。莲步轻移,弯腰,很自然的便将他们都捡了起来,然后递给了凌天。

    “凌天哥哥,这三支箭羽是跟破穹一起的么,好沉重的感觉,他们颜色一样,应该系出同源吧。”

    “嗯,他们是一起的,一共有九支箭羽,也不知其他几支散流落到哪里去了。”凌天思忖片刻,如玉般的眼眸看向深邃的苍穹,好似要将这虚空看破,寻到那些其他箭的下落。

    雷劫降下时,九支箭羽四散而去,方向不尽相同,凌天能在这里一下发现三支箭,已经是运气不错了。

    “咦,箭羽上也有篆字,莫非他们也有名字。”递给凌天箭羽时,华敏儿眼尖,一下就发现了箭杆上的字迹。

    凌天听了,将箭立起,发现每一支箭的箭杆上都有两个同破穹类似的篆字:

    “斩尸”、“诛仙”、“噬魂”。

    这六个篆字同样充斥这浓浓的杀伐气息,笔画勾勒,蕴含着强大的自信和勇往直前横扫一切的气势。

    “好霸气的弓,好强势的箭,祭炼出他们的人会是怎么样英雄人物呢?”华敏儿深深被这几个字折服,开始幻想起那虚影人来。

    弓箭都有了自己的名字,华敏儿称呼弓箭为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也就人性化了。

    “那是一尊不屈的英魂,他遗留下的弓箭,他所秉持的精神,我来继承发扬。”凌天一脸肃穆,语气掷地有声。

    “嘻嘻,凌天哥哥,没有箭就那么厉害,你弯弓搭箭试试,估计威力会更大。”华敏儿看着那三支箭羽,眼眸灵动的眨着。

    “呵呵,现在的我估计一箭都射不出去,也许等我金丹期的时候才可以用箭羽射出箭吧。”凌天一阵苦笑,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支持不了这些箭羽。

    “哦,估计也是,真是可惜了,真想看看你射出箭羽的风姿。”华敏儿微微可惜。

    “呵呵,一定有机会的,好啦,开始修炼吧。”凌天将弓箭收进体内,说着就向寒潭走去。

    破穹收进体内,虽说凌天还没金丹,但他体质特殊,也是可以修复弓箭的。

    他心中却对破穹说着这样的话:“以后,我们一起!”

    破穹轻轻颤动了一下,他明白一起最深层的含义。

    华敏儿见状,也向寒潭走去,继续开始修炼。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6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6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