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大较伊始

推荐阅读:萌宝快递,总裁买一送一轮回之戒快穿:男神你走开狐媚子的前世今生将门嫡女:江山为嫁绝色神医:太子慢慢宠希望,一切可以重来天道飞仙萌妻在怀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时光一刻不停的飞逝,从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着。

    转眼又是几个月过去了,距离大较也就这几日了。在这段时间里,凌天跟华敏儿更加用功的修炼,他们在寒潭里努力下潜着,以激发自己最大的潜力。

    不得不说华敏儿的体质惊人,先天木灵之体真不愧是修真界最强的几种体质之一,短短几个月她就从固气期二十七层修炼到了固气期三十四层。这还是在她同时修炼灵气跟**的情况下,要知道这需要的灵气可是成倍增加的。

    而凌天的修为进境更是惊人,已经从十八层修炼到了固气期三十二层,比华敏儿也不过低了两层而已。怪不得华敏儿时刻不敢放松修行,有凌天这个变态追着,谁都会有一种压迫感。

    凌天除了修炼灵气和**外,也时常与破穹弓沟通。随着他时常给破穹喂血,破穹也在渐渐修复着,威力也更加强悍起来。在这几个月里,凌天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张破穹弓是五行金属性,怪不得破穹时刻散发着一种精金杀伐之意。

    随着凌天的修为增进,他可以射出的灵气箭也越来越多了。他现在全力之下可以轻松射出十数箭,要知道这灵气箭的威力可以威胁刚进入金丹期的强者的。以他固气期的修为居然能威胁到金丹期,由此可知破穹的威力有多强悍了。

    凌天也曾试着用箭羽射箭,但可惜的是,即使他费尽全身灵气,也拉不开弓箭,更遑论要射箭了,为此凌天惋惜了好长一段时间。不过他隐隐有一种感觉,等他到金丹期的时候,他就可以用这些箭羽了。对此,他有一种浓浓的期待。

    这天,凌天刚结束一天的修炼,他从寒潭里游上岸边,驱散着体内浓浓的寒气。顿时,凌天身上雾气缭绕,寒气被尽数排除,他苍白的脸也慢慢红润起来。

    “还是不能潜到潭底,我已经下潜了三千多米了,也不知这寒潭到底有多深。”凌天剑眉微微跳着,眼眸中闪现着奇异的光芒。

    依他现在的**强度,即使是寻常元婴期高手也不见得比他强悍。不过即使是这样强悍的**,却依然不能下潜到潭底。怪不得青云山无人知道这个寒潭到底有多深。

    青云宗修为最深的青云子也不多元婴后期,他不曾修炼**,自是也不能达到寒潭底部,所以寒潭到底有多深也就不得而知了。

    “寒潭底会有什么呢?为什么我总感觉心里有些异样,好像下面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凌天思忖着,心中总有一种对潭底的期望,这种期望越来约浓。

    凌天得到破穹以后,以为这种心里的异样是因为他们。不过后来却排除了这个可能,每一次下潜时,他心中依然会有这种异样的感觉。他私下也曾问过破穹弓,不过破穹弓对此也是茫然。

    “唉,算了吧,等以后我修为高了,自是有机会到下面一探究竟的。”既然想不通,凌天也就不再在这上面浪费心神。

    “哗哗……”

    一阵破水声打断了凌天的思绪,凌天知道,华敏儿也修炼完毕了。

    华敏儿走向岸边,也不说话,盘膝祛除寒气来。凌天见了,仔细端详起华敏儿来,眼眸中满是浓浓的柔情,温柔的仿佛可以融化九天冰雪,融化彻骨铁血。

    “嘻嘻,凌天哥哥,明天就要大较了,我们今天就修行到这里吧。”片刻后,华敏儿运功完毕,翩翩然来到凌天面前,巧笑倩兮,犹如明媚的蝴蝶。

    “嗯,嘿嘿,好期待明天的到来。”凌天微微一笑,眼眸中却带着些许促狭,有点坏坏的味道。

    “是啊,也不知明天谁又要倒霉了。”华敏儿嘻嘻一笑,自是明白凌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青云宗众多弟子还不知凌天能修行灵气,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居然对一个“废物”青睐有加,对此他们早憋了一口气,想教训凌天,显示自己比凌天强大,以搏华敏儿芳心。平时他们没什么借口出手,大较可是为他们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和理由。

    而凌天也正要借此机会,发泄一下这些年被叫“废物”的阴郁情绪,他那一抹坏坏的笑自然也就很好理解了。

    “呵呵,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我哦。”凌天眼眸中的笑意更浓了,嘴上却说着无良的话。

    “嘻嘻,估计现在青云山没几个人会是你的对手,金丹期的人不出,谁又能奈你何。”华敏儿掩面轻笑,仿佛能看到明天凌天“欺负”青云山弟子的情形。

    “即使金丹期出来又如何,我又有何惧!”凌天剑眉轻挑,如要刺入云端般,表达它主人强大的自信和谁与争锋的气概。

    华敏儿微微一笑,道:“也是,破穹一出,即使是金丹期的高手也只得避其锋芒。”

    华敏儿知道凌天的自信从何而来,自不会认为只固气期的凌天说那些是狂妄之语。

    凌天嘴角微微一翘,摇了摇头。其实,他很自信,即使他不用破穹弓,也可以对付金丹期的高手的。

    “其实,这次大较我是不会用破穹的。”

    “为什么啊?”华敏儿眼眸中满是好奇的光芒。

    “父亲说人不要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这些底牌关键时刻会救自己一命的。”凌天眼眸深邃,回忆起父亲语重心长的教导来。

    “哦,这样啊,嘿嘿,我明白了。”华敏儿冰雪聪明,很容易就理解了凌天那句话的含义。

    修真界人心险恶,也不知会有谁觊觎凌天怀中璧,有宝自是不可轻易示人。

    “嘿嘿,低调,低调。”凌天忍不住的揶揄,然后又道:“慢慢玩才会有意思的嘛。”

    说完这句话,凌天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狂放不羁。

    “好啦好啦,知道你有的是手段对付挑战你的人,不过你也不用笑得这么阴险吧。”看着凌天阴阴笑着,华敏儿忍不住调侃道。

    “这么,担心我对付你的那些忠实的仰慕者吗?”空气中微微飘荡着些酸味,渐渐弥漫整个谷底。

    “切,谁认得他们。”华敏儿微微啐了一口,不过继而心中满是得意的甜蜜笑:“不过我好像发现某些人吃醋了哦,嘻嘻。”

    “才没呢,哼哼。”凌天英俊的面容微微一红,犹自嘴硬。

    “哈哈,脸都红了,还说没有。”华敏儿笑得花枝乱颤,不依不休。

    “你……你……”

    凌天恼羞成怒,拿出了对付华敏儿的的杀手锏——呵痒。

    “啊,你偷袭我,看我的,呵呵。”

    顿时,青泉峰下幽谷里笑声连连,满是一对青年恋人充满活力的嬉笑声,打破了一片静寂。

    ……

    翌日,青云峰上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青云宗除了青幽峰外其他各峰上到峰主下到弟子都齐聚青云峰,因为今天是青云宗大较的日子。

    一时间,青云峰上人声鼎沸,人影绰绰,打破了这里平时的庄严和静寂。

    好在青云峰大殿前的广场足够大,这么多人倒也不显得太拥挤。甚至在广场上还有九个大大的擂台,分八方坐落,八座擂台中间环绕着一个擂台。擂台外围有很多座椅,而且擂台四周都有符文阵法,想来这些阵法是保护这些擂台不受损害的了,这些擂台大概就是大较用的了,只不过为什么是九个擂台,而且还分方位坐落呢?

    这,也是凌天心中的一个大大疑问。

    凌天早早的就来到了青云峰,却被这人山人海和人山人海中的九个擂台所震撼了,他呆呆立着,皱着剑眉。

    凌天他以前从没参加过青云宗的大较,自然对这些布置有点不明所以。好在他也没迷惑多久——华敏儿来了。

    “凌天哥哥,看你这表情,是不是奇怪这里的布置啊。”华敏儿蹦蹦跳跳的来到凌天面前,拉着他的衣襟,亲密异常,她翩翩然,明媚皓齿,好不灵动。

    华敏儿的这一举动,不知黯然了多少青云宗的弟子的神情,破碎了多少颗青云宗弟子炽热的心。

    “嗯,是啊。”凌天放佛没听见那些心的破碎声,没看见那些黯然的神情,眼眸中满是那道轻灵的身影。

    “嘻嘻,是这样的……”华敏儿娓娓道来。

    原来,每一座擂台代表一座主峰,分八方坐落。每一峰的弟子要守护自己的擂台,抵挡其他主峰的攻击,这是大较前的交流,既可以考察每一峰弟子的修炼进度,还可以促进各峰弟子的竞争,调动各峰弟子的修炼热情。

    想想也就明了了,虽说只是大较前的交流,不过如果一峰没守住自己的擂台,那可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每一峰峰主都会督促自己峰下弟子努力修炼,以保住自己一峰的脸面和隐隐在青云宗中的地位。

    “啊,真的是这样?我青幽峰就我自己啊。”凌天听完华敏儿的介绍,顿时瞠目结舌,呆在了原地。

    以凌云的性情,自是不会参加这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的大较,所以,只一个凌天代表着青幽峰。这,让凌天情何以堪。

    “嘻嘻,这难不倒你的啦,谁让你青幽峰只你一个弟子呢。”这时,不知何时来到凌天周围的姚羽接过话茬,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呃,我……我……”凌天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好,不禁苦笑连连。

    “凌天哥哥,以你的本事自是可以应付的啦,你就不要装模做样了。”了解凌天的华敏儿对凌天可是充满了信任,有些不知缘由的盲目信任。

    “敏儿,你不知道啊,因为你的缘故,估计除了青蝶峰青松峰这两座全是女子的主峰外其他峰的男弟子都对凌天很敌视哦。”姚羽火上添油,她仿佛能想象出众峰弟子车轮战凌天的情形。

    除了青蝶峰青松峰的弟子都是女弟子外,其他主峰可都以男性为主。这些人大都仰慕华敏儿,对凌天暗怀嫉妒,这次守护擂台,可见凌天会遇见什么样的待遇。

    “呃,凌天哥哥,我很同情你。”说是同情,华敏儿眼眸中却满是戏谑的笑意。

    “我怎么感觉有点遇人不淑的意味呢?”凌天摇着头,苦笑的更甚了。

    “哈哈,难得见你吃瘪的情形,这次可真大开眼界了啊。”姚羽爽朗一笑,一双眼眸灿若星辰,亮如美玉。

    “唉,凌天哥哥,你就等着被车轮战吧,嘻嘻。”华敏儿歪着臻首,笑意弥漫。

    每一次大较前的擂台守护都是点到为止,华敏儿自是不担心凌天的安危,再说以凌天的能耐,华敏儿不相信他没办法解决。

    “哼,如果他们敢车轮战,就别怪我心狠了。”凌天冷哼一声,煞气隐隐。

    “凌天小子,守护擂台点到为止,不允许下狠手的。”姚羽“好意”的提醒着。

    “呃,这样啊,看来我要想其他的办法了。”凌天一阵惊愕,不过也不甚担心。

    “你有方法解决?”姚羽神情满是惊讶,她不相信凌天可以解决众峰弟子的车轮战。

    “别说了,大较要开始了,凌天哥哥,我们该回我们的擂台了,你要小心点哦。”突然,华敏儿轻声说道。

    凌天二人向外望去,只见青云峰大殿前,青云子走出殿门,神情肃穆,其他几峰的峰主也尾随其后,想来大较要开始了。

    “好吧,你们也要小心点。”凌天无奈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姚羽拉扯下,依依不舍的华敏儿终于想青蝶峰的擂台而去。凌天也只好向着代表自己主峰的擂台而去。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6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6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