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对不起,我没收住脚

推荐阅读:傲娇女总裁的时空高手天之骄女的复仇回归这是我的超能力逆反侦探单挑好莱坞道门法则极品神医永恒圣帝霸天武魂我是全能大明星

    青云峰大殿前,青云子轻轻一咳,声音虽不大,却带着一股淡淡的灵魂波动,带着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压。

    原本人声鼎沸的青云峰瞬间便安静了下来,众人齐齐望去,等待青云子发话。

    青云子环顾四周,所望之处一片寂静,众弟子都一脸崇敬的望着他。他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是满意众人的反应。

    然后,青云子例行的开场白,无非是总结过去重重,憧憬未来云云,还有讲解大较上要注意的事项等等。

    凌天一个人站在代表青幽峰擂台的旁边,相对其他众峰人影绰绰,他这里倒显得更加孤寂和落寞。他一边随意听着青云子的训话,一边肆意的环顾四周,仿佛是为自己找点事做,那样他才不显得那么无聊。

    仿佛是感受到了凌天的注视,那些貌似正认真听训青云子讲话的青云山弟子悄悄扭过头,对他都有一种淡淡的敌视,和一种幸灾乐祸的笑意,有的弟子甚至做着一些挑衅动,一点也没把他放在眼里,那神情仿佛等会就要凌天好看。

    凌天翻了翻白眼,无视那些挑衅,不过也不再四顾,他登上擂台,然后盘膝而坐,眯起了眼睛,就似睡着了般。

    对于凌天的漠视,很多人都咬牙切齿,如果不是青云子还在训话,他们一定会冲过来给凌天一个教训。

    开场白是一顿废话,却似没玩没了般,到后来,凌天甚至有点微微瞌睡,不过看青云子那意犹未尽的模样,凌天只好无奈的继续眯起眼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凌天印象中,仿佛已经过了万千世纪,千万个轮回,青云子终于停下了,宣布大较前的擂台战开始。

    凌天缓缓站起身来,他知道,等下就没他闲的时间了,想到这点,他不由的苦笑连连,只是他那笑意后若隐若现着一缕煞气。

    果然不出凌天所料,青云子话音刚落,众多男弟子就向青幽峰擂台涌来,声势滔滔,倒也形成了一道奇异的景观。

    “让我先来教训他。”推推攘攘中,一个被挤出去的弟子大叫,声音中充满了不甘,好像是什么好事被别人抢占了。

    “就你?连固气期都不到,凌天几年前就可以完虐了。”一个同样没挤进去的弟子不屑的冷笑道。

    “你……你居然敢看不起我青篁峰,是不是想打架。”那位弟子脸涨得通红,嘴上说着,却不敢上前。

    那人既然能一眼看出他不到固气期的修为,自是比自己强,不过好在他机灵,懂得把矛盾往青篁峰上揽,用一座主峰做背后靠山。

    “切,就你青篁峰,我青云峰可不怕。不过最近你们的名声听说很不好呦。”那人浑然不怕,眼眸中满是不屑的嘲笑。

    青篁峰由于几年前被凌天连败两人,后来凌云又一招将青篁峰峰主击得洒血当场,名声着实不怎么样。何况那人是青云峰的弟子,为九座主峰中最强的青云峰,他自是不怕其他任何一峰,更遑论是名声狼藉的青簧峰了。

    果然,那人听说他是青云峰的弟子,气势立刻降下去了,然后灰溜溜的留走了,留下众人满场的哄笑声。

    就这样,众人争先恐后的想登上擂台,你推我扯,很久却没一个人登得上去。那些人推推搡搡的推出了火气,有的甚至开始动起手来,好在只是拳来脚往,没动用灵气道法,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弄得这里混乱一片。

    俨然,凌天这里成了九座擂台最热闹的地方。

    凌天默默注视这擂台下的一切,不免有些好笑起来,然后就又盘膝而坐,优哉游哉的看着众人。那神情,仿佛是在看一场好笑的猴戏。

    凌天这一举动,更是如火上浇油,众人本就高亢的情绪更加激愤了,眼看就要动用灵气,到那时,估计更是凌天想看到的,不过凌天的如意小算盘很快就被打破了。

    “哼,都住手,看你们一个个成什么样子,当这是凡尘俗世的集市么?”声音冰冷,却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波动。

    随着这声音的飘荡,一青袍男子不知何时立在了青幽峰擂台中央,一副冷冷模样,自有一副威严。他右手一摆,顿时,一股磅礴的气息涌向四周。本来推推攘攘的众人顿时被这道波动推得倒退几步,众人终于鸦雀无声。

    “见过青泉峰主。”凌天复又站起身来,微微点头行礼,态度不卑不亢。

    听他话语,原来这人竟是青泉峰峰主古源,一招击退众多弟子,强悍的修为由此可见一斑。

    “无需多礼!”古源微微点头,对凌天甚是满意,然后看向四周:“你们一个一个来,点到为止,听见了么。”

    众人齐齐点头,哪还敢叫嚷,都规规矩矩的站着,却谁也不第一个上来,古源峰主在此,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

    “怎么,都不敢了么?想上来的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古源见众人都畏惧自己不敢上前,只好如此说道。

    此话一出,一些只是看热闹的人慌忙退后,留下位置给别人。人群中很快排出了四条长长的队伍,分别排在青幽峰擂台的四周。

    凌天见此,无奈的摇了摇头。每一条队伍都长长的排了出去,一眼望去,何止百人啊,这让凌天情何以堪。

    “四队每对一次出一人,按东西南风为次序,明白没。”古源见众人站好,又吩咐道。

    台下众人齐齐点头,古源安排好后一闪便不见了,把擂台留给了众人。

    见古源离去,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恶狠狠的看着凌天。一些排队最后的人忍不住扼腕叹息,仿佛是在担心他们没机会出场似的。

    “青石峰,丁宁,请赐教。”这时一人走上擂台,一抱拳,开门见山。

    凌天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只做了一个请的动。

    丁宁见此,也不说话,低喝一声,一步一步向凌天而去。随着他一步一步走过去,他神情也慢慢凝重,气势却也愈来愈雄浑。

    凌天感觉正有一堵厚实的墙在向自己移动,不过他也不甚在意。他知道这人是青石峰专修**的,不过比**,他会怕吗?显然,吃过蛇灵果,修炼过《天衍佛体金身》和《菩提禅典》功法的他在**修为上比青云宗任何一人都强。

    所以,凌天没动,静静的看着丁宁一步一步凝聚气势,好整以暇,浑不在意。

    路再长,脚也有踏完的一天。丁宁终于踏完了,气势也达到了顶峰。他浑身散发着磅礴的蒙蒙的玄黄之气,这气息比几年前的石头更甚更凝实。他缓缓举起右手,只一拳,携全身精气神只化一拳,勇往直前。

    凌天神色不变,只是嘴角微微一翘,带着一抹赞赏。然后,他也缓缓一拳,白皙如玉的拳头迎上了那比他硕大很多的拳头。

    “碰!”

    一股恐怖的闷响声,然后一层冲击波激荡,远远的传了出去,擂台四周的人顿时被吹得东倒西歪,由此可见,这两人一次简单的交锋,蕴涵了怎么样的功力与实力。

    待一切落定,众人看向擂台,只见擂台中的丁宁退了三步,嘴角一缕鲜血溢出。而凌天,依然站在原地,一丝异样也无,依然淡淡的微笑,风轻云淡。众人知道,凌天赢了,赢得很是轻松。

    “你很强,华敏儿这个天才跟着你,我服。”丁宁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缓缓吐出了这几个字眼。

    “你也不错,懂得毕其功于一役,这比千百拳都强。”凌天语气诚恳,没一点假。

    “可我依旧输了,而且输在我最得意的地方,但是,正因此,我才服。”丁宁低着头,语气中带着些许颓丧,不过转眼就消失殆尽,毅然道:“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终有一天,我会胜你。”

    “哦,我等你。”凌天话语简短,却很郑重其事。

    丁宁也不再说话,转身,洒然而去。

    擂台下的众人震惊了,没到凌天居然那么容易的就赢了,只出了一拳就赢了。

    “嘿嘿,青篁峰,陈昂,手下留情呦。”那人甫一上台,阴阴一笑,便御剑而起。口中虽说手下留情,手下却一点也不含糊,极其阴险。

    顿时,凌天脸色一寒,冷哼一声,充满了不屑和鄙夷。暗骂此人真是无耻,一上来就攻击,一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留给凌天。而且他下手极狠,满是阴厉,一点也没固气期二十层高手的风范。

    凌天虽说心里愤怒,脚下却不停,运起幻神魅影身法,顿时,擂台上幻影连连,分不清那是真那是假。

    陈昂见状,眼中厉芒一闪,手掐印诀,脚下飞剑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片刻便有数十飞剑排列成阵。他并指成剑,剑指凌天。飞剑呼啸,向着凌天疾驰而去。左右包抄,上下环顾,竟不给凌天一点逃脱的空间。

    凌天浑然不惧,腾挪跳跃,恰似闲庭信步,忽而手指一弹,忽而脚下一个侧踢,却间不容发的弹在、踢在幻化而出的灵气剑上。灵气剑一触瞬间崩碎,灵气散向天际,化为虚无一片。

    顷刻间,数十飞剑竟被凌天连弹带踢的崩溃掉。每一柄灵气剑崩溃,陈昂的脸都苍白一分。这些灵气剑是他体内灵气所凝,崩溃后再也不能回到体内。这些灵气剑的崩溃,瞬间便消耗了他大半的灵气。

    陈昂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却已晚矣。这时,灵气剑只剩下三两柄,却开始躲避起凌天来。躲避追踪瞬间倒置,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可笑却很讽刺的事情。

    那些灵气剑又怎么比得凌天灵活快捷?不消片刻,最后的几柄也化于这天地中。而陈昂在虚空中一阵摇晃,险些从剑上跌下。

    凌天一阵阴笑,想起一个无比阴险的招数,他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长长的竹竿,开始在下面追逐着陈昂。就像俗世中那些农夫追赶偷吃蔬果的麻雀,只不过这麻雀换成了陈昂而已。

    陈昂向东,凌天追到,手中长杆疾扫,陈昂落荒而逃;陈昂向西,凌天追到,不待他挥舞长杆,陈昂又逃。

    由于擂台规定不许超出一定范围,陈昂自是不能御剑而去,就这样,追逐持续着。陈昂体内灵气越来越少,汗珠开始密密麻麻的浸出,浸湿了陈昂的衣服,好不狼狈。

    陈昂也终于发现凌天的险恶用心,凌天这是在想活活累垮他。他一阵心寒,这凌天心机也太深了吧,怎么办?他焦急了,再这样下去,他可能是第一个被不会飞的人逼得灵气耗尽而惨败的固气期高手,这是**裸的耻辱。

    他想到了这点,却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他心中一狠,暗自做了一个决定——认输。毕竟相比于被逼得耗尽灵气,这后果好的多了。

    “我——”

    陈昂甫一说话,仅剩的一点灵气顿时混乱不堪,身形一个不稳,就跌了下去,犹如一只断线的风筝。

    凌天听他说出那个字,第一时间就知道陈昂要认输,他又岂肯就这么轻易放过陈昂,所以他动了,在陈昂落下的的一瞬间动了,风驰电掣,狠狠一脚,踹在陈昂胸前。

    断线的风筝突然间加速,好像是想要飞起来,但却最终没能飞起,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下。

    “认——输!”

    陈昂最终吐出这两个字,却已经晚了。

    “噗!”

    一口血狂吐而出,陈昂羞怒、重创交加下,眼一黑,昏了过去。

    “呃,对不起,我没收住脚。”虽是道歉的话,凌天眼眸中却满是笑意,好得意的笑。

    “呃,这……”

    擂台下唏嘘一片,众人的神情都变了,暗道凌天这也太无耻太阴险了吧,居然敢说没收住脚,你这借口也太烂了吧。不过他们没人说出口,只是再看凌天时,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之色。

    凌天嘿嘿一笑,一副纯良的模样,一副无辜的模样。

    擂台下人的心更寒了。

    排队的人中,一些人见众人不注意,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悄悄的退出了队伍。

    不知不觉中,队伍中的人少了一大半。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6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6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