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群挑?被!

推荐阅读:萌宝快递,总裁买一送一轮回之戒快穿:男神你走开狐媚子的前世今生将门嫡女:江山为嫁绝色神医:太子慢慢宠希望,一切可以重来天道飞仙萌妻在怀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擂台战继续,接下来又陆续上来几个华敏儿的仰慕者,他们都是固气期的高手,对自己有着无比自信,而且有了陈昂的前车之鉴,他们都小心翼翼用着各自擅长功法道术对付凌天。一时间,道术,飞剑,阵法争奇斗艳,青幽峰无疑成了今年大较的最大热点。

    凌天对这些也无甚压力,凭借着幻神魅影身法,强悍的**,他很是轻松地解决掉了来挑战的人,甚至轻松的脸秘密武器——铁珠都没用到。

    不过随着众人车轮挑战,不给凌天一点休息时间,凌天渐渐有点压力了。面色开始有点苍白,额头隐隐汗迹。可是下面的人仍意犹未尽,一个接一个的上擂台。

    再又一次击败挑战者后,凌天眉头深深皱着,额头的汗珠也因此被分离的支离破碎,汇成一道流了下去,浸湿了一片莹白的衣衫,显示着它的主人是怎样的疲惫不堪。

    “还有那么多啊,这何时是个头啊。”凌天嘴角苦笑更甚,刚开始被车轮战的担忧终于成真。

    “莫非真的要出些绝招。”凌天几分犹豫,并不想那么早就展现出他的一些隐藏的小秘密。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却帮助他做了决定,也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凌天的手下败将黄峰上台了,而且带着几个明显是青篁峰服饰的弟子,意思很显然是想一起挑战凌天。

    凌天愣了,暗想莫非擂台可以群挑,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一个人被群挑?

    擂台下唏嘘一片,嘲弄声,怒骂声,不屑鄙夷者,疑惑者,若有所思者都有,这些人目光汇聚成了一柄指责询问的剑,击向擂台上的黄峰。

    黄峰脸微微一红,不过接下来的话却直接挡回了那柄剑。

    “青篁峰向青幽峰讨教剑阵!”黄峰的话说的冠冕堂皇,甚至有点大气凛然。

    台下的人了然了,想起了擂台战有阵法讨教这一回事。不过明白归明白,擂台下的众人看向黄峰等人的神情更鄙夷不屑了。

    如果黄峰等人挑战别的主峰,众人也不会说什么。不过青幽峰只凌天一个人,他居然带着青篁峰的弟子挑战阵法,而且又是在凌天被车轮战消耗剧烈后,他们的用心何其的阴险,又何其的无耻!

    凌天听了黄峰的话,看着台下众人的反应也明白了青云宗擂台战有阵法挑战的先例。他眼眸一抹寒光闪过,不过瞬间便消失了,突然转换成了浓浓的笑意。他嘴角微微上翘着,看向黄峰等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群待宰的羔羊——他想到了接下来怎么样应付众人的车轮战了。

    对,就是阵法!

    黄峰注意到凌天那么笑意,心不怎么突然加速了两个节拍,隐隐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这感觉让他如刺芒在背。冷汗不知不觉已经沾湿他后背的衣衫,一阵暖风吹过,却让黄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黄峰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兄弟们,不安的心立刻平复下来,暗忖自己那么多人,难道还怕你一个人不成。想到这,他仿佛看到自己将凌天打败的情形,到那时,笼罩在自己头顶被凌天打败的阴云一定会随风而逝,重新见到天空中明媚多彩的阳光。

    “黄峰,你们也太无耻了吧,居然那么多人挑战凌天哥哥一个人。”一道清脆怒骂声传来,众人回头看去,正是这次众人车轮战凌天的“元凶”——华敏儿。

    华敏儿所在的青蝶峰由于都是女弟子,其他几峰自是存有好男不跟女斗的思想,所以很少人会挑战她们。华敏儿见无人挑战,百无聊赖,然后看着凌天这里俨然成立整个青云峰的焦点,不禁心痒难耐,所以就偷偷拉着同样心思的姚羽来到了这里,正好赶上了黄峰等人的情形,一时怒不可遏,骂起黄峰来。

    黄峰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看着青云宗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女,竟隐隐不知如何是好,他想带着众人退去,不过想到师尊严厉的话语,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将心一横,道:“青云宗历来有阵法挑战先例,我青篁峰向青幽峰讨教阵法,有何不可?”

    “切,你们明知道青幽峰只凌天一个人,居然还一群人来挑战阵法,呵呵,你们好强啊。”华敏儿怒极反笑,语气中满是不客气的嘲讽。

    “谁让青幽峰只一个弟子呢,如果是我们青篁峰只一个弟子,你们也可以来挑战阵法。”黄峰强词夺理,说着万不可能的如果。

    “你……你……”华敏儿气极,小脸满是怒容,却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敏儿师妹,何必跟这些小人那么多话,走,我们上去帮凌天小子。”姚羽说着就要拉着华敏儿上擂台。

    “好,师姐,我们上。”华敏儿说着就向擂台走去。

    见此,黄峰顿时脸色大变,姚羽他是知道的,几年前修为就在固气期三十三层,隐隐是青蝶峰继云影之后的第二高手。而华敏儿更甚,天赋极强不说,还是传说中的先天木灵之体,修为一日千里,前几年更是得到了青云宗的镇宗功法,修为据说隐隐要超过姚羽。有她们俩的加入,他们一定对付不了。

    “你们是青蝶峰弟子,是不能代表青幽峰出战的。”黄峰找出了最大的底气所在。

    华敏儿听了这话,却自动无视了这话,她径直来到凌天面前,嘻嘻一笑,道:“凌天哥哥,我来帮你打坏人。”

    她巧笑倩兮,悠悠说着俏皮话,说到坏人的时候还特意斜瞥了黄峰等人一眼,小嘴微微撅着,好不可爱。

    “怎么不好好在你们青蝶峰擂台上待着,偷偷跑过来不怕你们青蝶峰被攻破么?”凌天微微一笑,熟知华敏儿性格的他自然知道她偷偷跑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偷偷跑过来的?”华敏儿玉容微微一红,小心翼翼的看向青蝶峰,发现师尊没在才安心了少许,又道:“我们那里压根就没人来挑战,好无聊的,看见你这里那么热闹,就来看看呗。”

    “你呀你,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都十七八的大姑娘了。”凌天微微一笑,轻轻刮了一下华敏儿的琼鼻,眼眸中满是调侃的笑意。

    “哼哼,再这样我就不帮你了。”华敏儿佯装嗔怒,小嘴高高撅着。

    “咳咳,凌天,莫非你又要躲在女人身后?”黄峰轻咳一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嗤之以鼻。

    “我凌天何时躲过,不过我倒记得几年前某人被我打败后是靠师尊撑脸面的,真强啊,佩服佩服。”凌天啧啧一叹,反唇相讥。

    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接短,但凌天对付这些无耻的小人却专打脸,而且是狠狠的一巴掌。

    “呵呵!”华敏儿姚羽掩面而笑,笑声如风铃般轻灵动听。

    “哈哈……”

    擂台下众人一阵哄笑。

    “你……你……”黄峰一时语塞,涨得猪肝色的脸有向黑转变的趋势。

    凌天挑了挑眉,一副你奈我何的坏坏模样。

    黄峰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多说无益,你到底敢不敢接受挑战,不敢的话就认输!”

    黄峰知道口舌上占不了凌天一丝便宜,只好转移话题。他刻意避过众人群挑凌天一个,重点放在凌天敢不敢上,不得不说他心机深沉似海。

    “哈哈,有何不敢,要战便战!”凌天轻狂一笑,傲意尽显。

    “好,那就开始吧。”黄峰说着,扫了华敏儿和姚羽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你……”华敏儿微怒,刚想说什么却被凌天打断了。

    “敏儿,姚羽师姐,你们下去吧,我能对付得了这些小角色。”

    “可是,凌天哥哥你……”华敏儿隐隐有些担忧。

    虽说知道凌天在阵法上的造诣很高,不过黄峰那么多人围攻,一定不会给凌天布阵的机会,所以华敏儿神情中才有那么一丝多隐忧。

    “相信我!”凌天轻轻抛出了这三个字,掷地有声。

    “嗯,好吧,不过我们不参与可以,但是要站在擂台边上旁观。”华敏儿微微点头,不过依然这般说,她说这些时声音微微提高了几个度,明显是对黄峰说的。

    凌天扫了一眼黄峰,见他们无异议,然后就同意了华敏儿的请求。

    华敏儿拉着姚羽向擂台边而去,视线却一刻也不离凌天左右。

    “请!”黄峰轻喝一声,飞剑已经祭出。

    其他青篁峰弟子在黄峰说出请时,已经齐齐祭出各自飞剑。他们身形移动,迅速便组成了一个剑阵。一时间,剑光纵横,天地变色,隐隐有风雷之势,遥遥锁定凌天。

    青篁峰弟子以黄峰为阵心,动整齐划一,剑气凝聚,然后风驰电掣,向着凌天而去,所过之处空气震颤,在青幽峰的擂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凌天心中暗叹,几个人组成的剑阵果然威势惊人。这可不是一加一的增长,而是成几何式的增幅,看那剑阵威力,怕是都能对付固气期巅峰的修者,甚至都可以威慑金丹期高手。不过他也不甚担心,剑阵威力再大,打不到人又有什么用?

    所以他动了,只踏一步,剑气在他身侧冲出,被轻松躲过了过去,剑气波动只微微带起凌天一角衣衫,却显得凌天飘飘似仙,洒脱之极。

    黄峰见那道剑气无功,也不意外,印诀变幻,瞬间又凝聚出十数剑气,向凌天笼罩而去。

    凌天微微皱眉,躲避众多道疾驰的剑气他也有点压力了,不过好在还是躲过去了。他这次却不再耍帅,身形不停,幻影叠出,拉出一道虚幻影子,围着黄峰众人绕圈来。

    凌天速度极快,而且幻影重重,黄峰等人毕竟要众人合,所以不能做到如一人般灵活机动,一时竟拿凌天无可奈何。

    凌天边动边便扔出一些东西,他不是随意而仍,那些东西都按一定规律而放,显然是在布阵。待得绕了十数圈后,已经有阵法布成,阵法布成后,一闪就再也看不到凌天先前扔的东西了,这是成阵后与四周环境相容而隐匿的缘故,如果不是修习阵法的人,自是看不见那些阵法。

    黄峰不安的情绪越来约浓,心中一狠,然后大喝:“血祭剑阵,起!”

    说着,他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出,浸满长空。其他人见状,也都喷出鲜血。顿时,黄峰他们附近血雾弥漫,不过祭出的剑气也愈加强烈,飞剑震颤,犹如一头头疯狂嗜血的苍狼。

    “去!”黄峰一声大喝。

    顿时,千万剑气纵横,以向四面八方而去,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在黄峰视线中,数十柄灵气剑狠狠击中了凌天的胸膛,血花飞溅,凌天就此缓缓倒下,再也不能站起。

    “哈哈,看你还狂妄,这下死定了吧。”黄峰狂笑,一时竟没想到“点到为止”的规矩,没想到要面临凌云滔天的报复。

    “咦,不对,好像有点不对劲。”一个弟子突然说道。

    然后他们齐齐向“凌天”倒下的地方看去,“凌天”竟慢慢分解,化为虚无了。

    “不好,是幻阵!”黄峰毕竟是青篁峰得意弟子,倒也有点本事,瞬间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啊,我怎么走不动了。”一道惊恐的声音传来,然后那人就慢慢下陷,片刻就只剩下一颗脑袋在外了。

    “嘻嘻,那是凌天哥哥的“泥淖阵”。华敏儿嘻嘻一笑,他自是见过凌天布的阵法的。

    “啊,火,我身上着火了。”说着变扑倒在地,想就此扑灭身上浓浓火焰。

    ……

    一时间,异状频出,黄峰等人再也不能主持剑阵,惨嚎声,惊恐声,团团直转的,好不狼狈。

    “我们认输!”黄峰虚弱的声音传来,声音颤抖,带着浓浓的恐惧。

    凌天也没难为他们,将他们一个个踢出了擂台就算了事了。

    由此可见,凌天这几年在阵法修为上有了更深的造诣。好在他没下杀心,黄峰等人只伤不死,不过这也会让他们修养一段时间才能下床吧。

    就这样,凌天又赢了。

    其他人还在排队的人见此情形哪还敢挑战,早就退出了队伍,没看见凌天并没撤掉阵法,正坏笑的看着自己这些人么。

    凌天哈哈一笑,知道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了。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67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