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手感如何?

推荐阅读: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千亿挚爱:豪门总裁的心尖宠儿某科学的精灵世界仙甲时代女装大佬是男神逆道天王报告大魔王末世之诛魔荣耀水浒任侠绝命阴差

    不久,众人回到了青云峰擂台上。别的擂台上的人大都比试完毕,然后被凌天这里奇异的景象吸引,纷纷来到这里观望。

    一时间这里被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层又一层,都满是好奇的关注着擂台上的两人。

    “莫蓉师姐,第三场我们比什么?”待得落到擂台上,凌天迫不及待地问道。

    莫蓉每一次的比赛内容都是那么新奇,凌天深深被这样的比试吸引,反而对能不能取得胜利无甚在意了。

    莫蓉微微一笑,很是满意凌天这样着急的反应,不过她也不准备继续挑弄凌天,于是摊开如玉的手掌,手掌上有一把紫色的松针,正是刚才在紫松林抓的那些。

    “第三场比试眼力,不过也不尽是眼力,要求眼疾手快。我这里有九十九叶松针,等下我们找一个裁判抛起这些松针,然后我们就抢这些松针,谁抢夺的多,谁就胜利,怎么样,你同意吗?”莫蓉详细的讲解着规则。

    凌天灵识一扫,便证实了紫松针的数量,他微微点头,道:“好啊,这样比试挺有意思的。”

    这时,擂台下众人见凌天同意,先前为他们做裁判的那人登上擂台,继续当裁判,莫蓉将松针交到他手上,比赛就要开始了。

    松针被高高抛起,漫漫洒洒,在空中翻腾着,舞蹈着。清风吹拂,这些松针仿佛活了般,犹如一个淘气的孩子,想挣脱父母的怀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自由。嬉笑着,雀跃着,躲避着。

    凌天莫蓉两人同时动了,一个如苍鹰扑空,一个如雨燕入林,追捕着自己的猎物。

    一个如狂风卷落叶,将一大片紫松针卷进自己手中。

    一个如细网罩飞鸟,将十数叶紫松针罩进自己怀中。

    一个手指轻弹,弹走了将要落在纤纤玉手中的猎物。

    一个口吐轻风,吹去了正将陷入五指佛掌上的猴子。

    两人举手踏步,纤指轻弹,一时间擂台上满是身影,手影,松针影。凌天虚空漫步,衣衫飘飘;莫蓉云卷云舒,秀发飞扬。竟斗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空中松针越来越少,终有尽时,片刻后空中只剩下最后一叶松针,处在两人之间。凌天伸指轻勾,莫蓉玉掌轻托,松针冉冉升起一尺,却差之毫厘的错过凌天的勾指。

    莫蓉微微一笑,纵身一跃,手指轻触松针。眼看就要落入手指,却不想凌天衣袖一拂,松针急剧翻腾,与那玉指一触及离,莫蓉力竭,落向擂台。

    凌天得意一笑,虎扑而出,抓向松针。莫蓉刚落下,一时间哪还有再跃动之力?凌天放佛看到自己抓到最后一叶松针而赢得比赛的情形。他不禁脸上凝出一抹笑意,却不想,莫蓉秀发飞舞,轻扫在他的手腕上。凌天感觉微微一痒,手不禁一缩,却因此失去了再夺之机,莫蓉头发已经卷走那叶松针。

    凌天心中一颤,暗道莫非这次要输?

    凌天微微黯然,眼角轻瞥,却望到了那飞扬的三千青丝,突然脑海中灵机一动,他出手如电,又如探海蛟龙,一触及回,已经取得了要取之物。

    这时,终于尘埃落定,众人也终于从这争夺中回过神来,继而暴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来,为两人的神乎其技而折服。

    莫蓉微微一笑,摊开手掌,那如玉的手掌上正安静的躺着五十叶紫松针。台下众人,一阵唏嘘,都认为凌天输定了。

    “凌天师弟,承让了,嘻嘻。”莫蓉得意一笑,魅惑天下,倾倒众生。

    “师姐啊,你耍赖。”凌天委屈地道。

    “嘻嘻,不知道耍赖是女孩的特权么。”莫蓉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仿佛很乐意看到凌天这样的表情。

    “好吧,不过你确定你赢了?”凌天微微一笑,带着几分神秘。

    莫蓉微微一愣,脱口而出:“一共九十九叶松针,我手上有五十叶,想必你手上只四十九叶,自然是我赢了。”

    这时,擂台下一阵嘘声,纷纷说凌天认赌不服输太无耻云云。

    凌天也不以为意,只是定定的看着莫蓉,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莫蓉被他笑的有点莫名其妙,有点不确信了,道:“难道你手上不是四十九叶松针?”

    凌天摊开了左手,一把松针安静的躺在他手掌上。

    莫蓉灵识一扫,便数出了松针的数目——四十九叶。

    “凌天师弟,你只四十九叶,你还想争辩么?”莫蓉得到了确定,却更加迷糊了。

    看凌天前两场比试的情形,莫蓉不认为他是那种会耍赖输不起的人。

    “让我看看你的右手?”莫蓉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凌天知道莫蓉一定忆起了当时他手掌擦过她发丝间的情形,不由的有些尴尬,不过在众人注视下,他也只得摊开了右手,那手掌上正安静的躺着两叶松针。

    一共有一百零一叶松针!!

    台下众人迷惑了,然后竟是纷纷怒视凌天,大骂他竟私藏两叶松针,真的太无耻了。

    凌天曾经在紫松林比试过,以他的身法,想避过众人的眼目藏下两叶松针自然是很轻松的事情,怪不得众人会这样想。

    不过众人却不曾想,凌天又不知道接下来要比什么,又怎么会无聊的私藏两叶松针呢?

    不得不说,凌天因为华敏儿青睐的缘故,依然是众多弟子的众矢之的,依然被众多弟子偏见着。

    凌天无奈的苦笑一声,也不知怎么解释,因为他只得,即使他解释,擂台下的人也不会相信。不过台下的人不相信,却有人相信。

    “凌天师弟,这两叶松针是从我发间取下来的?”莫蓉虽是在疑问,却用一种很确定的语气。

    凌天点了点头,知道虽然当时莫蓉一心在那叶松针上,虽然自己手法很轻巧,但她依然发觉了。于是只好默认了,不过他却微微脸红,尴尬之色更浓。

    见凌天点头,莫蓉俏脸微微一红,回忆起了当时凌天手指划过自己发间曼妙的感受,一时竟呆了。

    “莫蓉师姐,我……我不是故意的。”见莫蓉那般神情,凌天还以为她生气了,慌忙道歉道。

    “啊,没事,没事,我输了,输得信服口服。”听到凌天的声音,莫蓉终于回过神来,一时间心中突突,片刻才平稳下来。

    这时,擂台下的众人听两人对话,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再看凌天时,眼中的有色的那一部分终于少了甚至消失不见,凌天用实力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莫蓉师姐你承让了。”凌天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说些场面的话。

    “呵呵,在我最擅长的领域输给了你,我以前总以为在年轻一代我身法独步青云,却不想遇见了你。”莫蓉朱唇轻启,神情满是追怀之色:“师尊说的对,人外有人,今天终于见识了,凌天师弟,恭喜你进入下一轮。”

    “谢谢莫蓉师姐,我身法也有很多不足,以后相互学习。”凌天诚恳道,莫蓉的身法确有其独到之处。

    “好啊,这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哦。”莫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没一点比赛输了的颓丧之色。

    “嗯!”凌天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想着也只有你们这些女孩子喜欢耍赖吧,不过这句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莫蓉师姐,我的同伴来了,我要去了。”见擂台下华敏儿已经在等待自己,凌天只好告罪请辞。

    “嗯,去吧。”莫蓉扫了擂台下的华敏儿一眼,自是知道凌天所谓的同伴是谁。

    凌天迈步向华敏儿走去,却不想……

    “凌天师弟,我的头发,手感如何?”突兀的一道声音传来,带着三分揶揄。

    “呃!”

    凌天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下擂台。

    “哈哈……”莫蓉一阵得意的笑。

    经过三场艰难比试,凌天终于获胜,进入了前十六名。

    ……

    “哼哼,凌天哥哥,你摸莫蓉师姐的头发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华敏儿醋意大发,如一头河东狮般责问着凌天。

    听闻莫蓉的话后,华敏儿一直强忍着没发,这时候只他们两人,她再也忍不住,终于爆发了。

    “呃,那个,那是一次意外了,我们不是在比试么,不小心就碰到了。”凌天满头大汗,努力解释着。

    “那莫蓉师姐为什么笑得那么暧昧?”华敏儿不依不饶。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笑啊。”凌天一阵苦笑。

    “哼哼!”华敏儿一声冷哼,满脸嗔怒模样,显然不是很满意凌天的解释。

    “好啦,怎么样,你比赛的结果如何?”凌天无奈的转移话题,不过显然这个办法效果还不错哦。

    “我运气不错,碰到一个青石峰专门修炼**的弟子,凭借身法速度,我轻易赢了他,嘻嘻。”提到自己的比赛,华敏儿顿时兴高采烈的为凌天讲解着。

    “呵呵,还不错,其他人呢,姚羽师姐她们呢?”听了华敏儿的讲解,凌天微微一笑,随意问着。

    “云影师姐跟姚羽师姐运气不错,都轻松过关了,只是方琴师姐运气不好,碰到了连城堂,好在我早提醒她连城堂的修为了,她见事不可为便主动认输了,所以没受伤。”华敏儿一一说到,心情倒是不错。

    青蝶峰以前大较的成绩大都差强人意,只一个云影可拿得出手,这次一下有三人进入前十六名,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嗯,还不错,希望接下来我们的运气依旧好吧,最好不要分在一起。”凌天微微点头,然后继续道:“敏儿,这次大较,有什么特别的人要注意的么?”

    经过与莫蓉的一战,凌天终于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自是开始有点小心起来。

    “嗯,有一个,青云门的楚云师兄,他的实力好强,只一招就胜了一个固气期三十五层的高手,据云影师姐讲,他应该有金丹中期的实力。”华敏儿回忆了片刻,然后眼睛一亮,说出了自己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试。

    “楚云?那不是石头兄弟的师兄么。金丹中期?不愧为青云峰的弟子。”凌天想起了几年前青云峰上,楚云还曾为自己说过几句公道话,他对楚云的印象还不错。

    “嗯,就是他,他为人甚是谦逊有礼,很得青云峰弟子尊重。”华敏儿点了点头,说道。

    “金丹中期,确实有点难对付,好在我们只要胜了明天一场就行了。”凌天也不甚在意,随意说着。

    “凌天哥哥啊。”华敏儿突然很是温柔的看着凌天。

    “嗯?怎么啦?”凌天一愣,不知华敏儿要干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长长头发女孩啊。”华敏儿继续说着。

    “嗯,还行吧。”凌天脱口而出,不过瞬间就知道明白华敏儿依旧在吃醋,不由得苦笑一声。

    “我的头发怎么样呢?”华敏儿很是期待地看着凌天。

    凌天轻轻理顺了华敏儿那因风微微凌乱发丝,认真说道:“敏儿的头发最美了。”

    听了凌天的赞美,华敏儿俏笑一声,甚是灵动,然后说了一声:

    “手感如何?”

    “呃……”

    凌天凌乱在一片风中……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6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69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