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云影的心意,姚羽的坚持

推荐阅读:最强圣帝全才相师五行遨游神侠之龙争虎斗爱上漂亮女上司绝品毒医至尊归元美漫之心念之力玄界旅行社直播之工匠大师

    翌日,众人一切如往,抽签、对号、比试。

    第三轮剩下的弟子基本都是各峰的精英,实力都还不错,各有各自的不凡之处。

    不过凌天运气还不错,只是碰见了一个青剑峰的固气期三十层的弟子,很是轻松就完成了比试,然后他便向华敏儿的擂台所去。

    华敏儿的对手是青云峰的一个弟子,修为很是不错,是固气期三十五层,比华敏儿还高了一层,不过却依然不是华敏儿的对手。

    华敏儿修炼的是青云宗最好的功法不说,修炼幻神魅影身法小成的她在身法更是在那人之上,阵法那人更是拍马也赶不上。所以没费多少时间,她便胜了那人。

    当她获得胜利的那刻,台下暴起雷鸣般的掌声,蔚为壮观,凌天暗道华敏儿在青云宗的人气果然非凡。

    “凌天哥哥,你那么快就赢得了比试啊。”华敏儿款款走来,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一点也不担心凌天会输。

    凌天淡然一笑,风轻中带着几分洒然之意:“我的对手连金丹期都没到,一点挑战性都没。”

    凌天话很狂妄,而注视他们的青云宗弟子都怒目而视,暗道他也太狂妄,太大言不惭了,不过想到凌天能在黄峰几人堪比金丹中期修为的剑阵下取得胜利,众人也都默然,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

    “也不知道姚羽师姐她们怎么样了,这次她们的运气可不怎么好。”突然,华敏儿看向远处,眼眸中流露出几分担忧,边说还边拖着凌天向其他擂台而去。

    “运气不好?他们碰到连城堂了?”凌天微微诧异,还有这一轮就可以进入八强,如果现在输了的话,着实有点可惜。

    “这倒不是,云影师姐碰到了楚云师兄,怕是一点获胜的希望都没有。”华敏儿摇了摇头,暗叹几声,继续道:“姚羽师姐碰到了一位青冥峰的师兄,那人金丹初期已经稳固好久了,而且阵法修为不错,也不知姚羽师姐怎么样了?”

    凌天微微一想便了然了,以云影金丹期初期的实力如果没什么意外一定没机会胜得金丹期中期的楚云的。更何况为青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楚云一定有些隐藏的厉害手段。而姚羽对上会阵法的金丹初期高手,确实也岌岌可危。

    “别担心了,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凌天劝解人的手法不得不说有些拙劣。

    不过好在华敏儿十分信任凌天,见他这般说,也只好将那些担忧抛诸脑后。

    “唉,果然云影师姐不是楚云师兄的对手,好在楚云师兄不步步紧逼,云影师姐倒也没什么危险。”来到云影比赛的擂台,华敏儿眼光一扫便看出台上的形势。

    “楚云师兄不是那种张狂的人,做为宗主的亲传弟子年纪轻轻便这般修为,青云宗估计下一任宗主会是他的了。”凌天微微点头,却想的更远。

    “嘻嘻,青云宗向来都是在年轻一代弟子中选出最强的弟子为前任宗主的后继人,以凌天哥哥你的修炼速度,也是很有希望的。”华敏儿饶有兴趣地看着凌天。

    “我?呵,我准确的说从来没修炼过青云宗功法,压根就不是青云宗弟子,又怎么可能做青云宗的宗主?”凌天冷哼一声,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眉头隐忧一闪而过,继续道:“以敏儿你的天赋,想来你也是有机会做宗主的。”

    凌天注定只是这里的一位过客,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更何况曾多次听凌云父亲提到凌霄阁,好像自己早被烙上了凌霄阁下任阁主的烙印。自己注定要离开,而华敏儿为青云宗重点培养的弟子,她会随着自己离开么?想到这里,凌天心中隐隐有些忧虑,隐隐有些期待,却不能对华敏儿明说,他不想强迫华敏儿什么。

    “我才没什么兴趣当宗主呢?”华敏儿微微一笑,然后就不在说话,看向擂台。

    其实华敏儿又怎么不知凌天有心事,又怎么不知他不会是池中之物?她师尊叶飞蝶也曾对她说过外面的世界,青云山乃至整个五行域都只是一隅罢了,外面的世界比这里精彩千万倍,凌天迟早会离开这里去外面闯荡。不过她心中却有了自己的决定——凌天哥哥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擂台上,云影忽然举起纤纤玉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楚云也不趁机进逼,很有风度的退后一步,他一袭白衣,丰神如玉,气质温文尔雅,却又不失洒脱。

    “楚云师兄,多谢你手下留情,我如果再强撑下去,那也太不知进退了,我认输。”云影落落大方,微微一礼,倒也有一股英姿飒爽的韵味。

    只不过没人看到的是,云影看向楚云的眼眸中多了一丝异样之色,一种异样的情愫,一股不知是欣赏?还是崇拜?抑或是爱慕的情愫。也许这正是一颗爱的种子,有了湿润温暖的土壤,正迎接着她的着生根发芽。

    “呵呵,云影师妹,承让了,短短二十年你就如此修为,天赋已经得天独厚了,我只不过比你痴长几岁多修炼些时日罢了。”楚云洒然还礼,态度甚是诚恳,无一点胜利的得意骄纵之色。

    “楚云师兄,预祝你获得好成绩,以后还望不吝赐教。”云影又望了那身姿一眼,施施然而去。

    “期待与师妹相互印证。”楚云柔和的声音又起。

    声音随是很柔和,却让云影的身形微微一颤,不过她瞬间便掩饰过去,继续向华敏儿二人而去。

    “云影师姐,没想到我们青蝶峰最厉害的你都输了,你运气也太差了。”擂台下,华敏儿撅着可爱的嘴角,替云影鸣不平。

    “呵呵,碰上楚云师兄,其实我的运气挺不错的。”云影轻轻回眸,定定地看着已经走下擂台的楚云一眼,悠悠然道,恬淡情绪中隐隐有些不淡然。

    “嗯?”

    华敏儿微微一愣,不明所以,不过凌天轻轻拉了她一下,她才注意到云影的神情。瞬间便了然了,然后心中不禁腹诽连连起来。

    “去看看姚羽师妹吧,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云影终于回过神来,说着便率先向着姚羽所在的擂台而去。

    凌天二人对视一眼,笑嘻嘻的跟上。

    “啊,姚羽师姐怎么落到这般惨状。”华敏儿看到台上的姚羽,一声惊呼。

    擂台上,只见姚羽一身狼狈之色。她原本一袭白衣现在却破烂不堪,满是烧灼的痕迹,甚至还有点点泥污。向下看去,只见她脚已经陷进一浅浅的泥淖之中,虽泥淖刚刚没过脚踝,却也很大的影响了她的行动。她微微颤抖着,好像在忍受着什么强大的压力,眉头紧蹙,汗珠早已打湿了她的粉面,娇喘连连。只不过她眼眸中满是坚毅之色,坚强而倔强。

    “那是“焰火阵”、“泥淖阵”、“重力阵”,组合阵法,怪不得姚羽师姐那么狼狈。”凌天微微眯着眼,一眼看出了那些阵法,眼眸中也微微有点担忧。

    “那姚羽师姐岂不是要危险了?”华敏儿玉容满是焦急之色,声音都提高了三个度。

    放佛是听到了华敏儿的话,姚羽艰难的向这里看了一眼。当看到华敏儿身边那熟悉的身影,她突然全身都有了力量,仿佛自己坚持的终于有了力量源泉。她继续向上看,凌天正微微担忧的看着自己。她心中微微一暖,嘴角挂起了甜蜜的笑意。

    “原来,他也是会为我担心我的。”姚羽笑得很苦涩,却更多的是满足。

    “呵呵,原来只一眼,就可以感觉这般快乐,怪不得敏儿师妹会那么幸福了。”想到华敏儿,姚羽心中微微一黯,对她有了一丝的歉意,好像是偷了别人最好的东西之后的歉意,但更多的是羡慕。

    “姚羽师妹,你就认输吧,苦苦坚持,何苦呢?”这时,姚羽的对手发话了。

    “林一舟师兄,我是不会主动认输的,还有什么手段,你就使出来吧。”姚羽轻咬银牙,不为所动。

    “唉,你修为没我高,阵法修为也没我高,怎么可能赢?还是认输吧,以你的修为,以后的大较一定会大放异彩的。”林一舟依旧苦苦劝解,显然他对姚羽欣赏有加。

    姚羽却什么都不说,她运力于脚,缓缓拔出陷进泥淖中的脚,用行动代表了自己的心意与态度。

    林一舟无奈的叹息,终于放弃了继续劝解。他手印一阵剧烈变幻,一些东西飞向四周,随着印诀而明灭不定,显然是又布下了一些厉害的阵法。

    “姚羽师姐,赶紧认输啊!”华敏儿担忧地喊道。

    “姚羽师姐,尽力而为,要相信自己!”凌天却跟华敏儿持不同的意见。

    因为,凌天看懂了林一舟布的阵法——“幻阵”;看到了姚羽耳畔飞舞的紫蝶——凌天送给华敏儿的飞蝶吊坠;更主要的看到了姚羽眼中的坚毅之色和隐隐的狡黠笑意。她是在假装自己不支,她是在示弱,她一定有什么后手,凌天如是想到。

    听见华敏儿的话,姚羽得意地笑了;听到凌天的话,姚羽满足地笑了。她动了,那些泥淖犹如薄薄的一层冰,如此的不堪一击。那些火焰被她喷薄而出的灵气扑灭,她左手持飞剑,一剑向着林一舟而去,一往而无前。

    林一舟心中一凛,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没时间想为什么幻阵没起一点用,飞剑祭出,飞舞而去,拦截姚羽的飞剑。

    姚羽微微一笑,仿佛知道林一舟会祭出飞剑。她身影一扁,右手玉指轻弹,犹如千百次演练般,玉指弹在飞剑剑身上。飞剑呜呜的悲鸣一声,竟一时不受控制,颓然落下。

    林一舟心神顿时大震,面如死灰。他退,飞速后退。不过,姚羽的飞剑却犹如穿越过千山万水,突破漠漠苍穹,直指他的眉心而来。他绝望了,然后苦笑地闭上了眼睛,心中暗叹太小看姚羽了。

    良久,林一舟才感觉眉心一痛,但也只是微微一痛,他诧异地睁开眼睛,姚羽颤颤巍巍的,倔强的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眉心,姚羽的飞剑只没入一毫,一缕血迹施施然,害羞的流出,汇成一道。林一舟不相信,即使是疲惫不堪的姚羽会没能力再刺入,他知道,她手下留情了。

    “林一舟师兄,咳咳,你输了。”姚羽平静地说道。

    却不想牵动了内伤,一口血溢了出来,一缕血迹挂在她嘴角,配上她微微苍白憔悴的面容,是那么的凄美,冷艳。

    “呵,我输了。”林一舟惨笑一声,颓然道。

    听了这句话,姚羽终于不支,眼看就要摔倒而去。

    凌天动了,幻神魅影身法展开,抱到了姚羽。姚羽看了那藏在心底朝思暮想的身影一眼,想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口,然后便昏了过去。

    “原来,他的怀抱真的像敏儿师妹所说的那般温暖,呵呵。”这是姚羽昏迷时心中唯一的话。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7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7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