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碎星!碎丹!碎魂!

推荐阅读:厨色天香:鬼帝,喂饱饱!冷公主的霸道爱受伤的小耳朵穿越二部曲都市逍遥君主位面杂货店凤倾九世:腹黑君少宠不停基因武道老东城记仙人掌的暗恋

    且说凌天回到自己住处,心里早已泛起了滔天巨浪,暗叹父亲的《寂灭魂曲》真是天夺天地之造化,如果自己能学会,岂不是又多了一杀手锏。

    凌天想着,轻轻抚摸了一下腰间的长箫。

    这根碧玉长箫是灵器一品,是很早之前凌云赠送给凌天的,想来凌云很早之前就有了将《寂灭魂曲》传给凌天的打算,所以才送给了凌天这根长箫。

    而且,凌天又想起很早之前父亲就给自己一本《琴箫乐谱》,想来也是大有深意的。凌天暗暗感叹父亲不知不觉中就给自己布下了一切,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对此,凌天心中满是感激,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辜负父亲的一片心意。

    用了一会时间问器。

    那根碧玉长箫名为碧海,碧海生潮,生生不息的意思。

    问器后的幽夜枪身上有两个古篆——幽夜,古篆字体比划铁画银钩,但却有一种狂暴的嗜血味道,隐隐透着一股精纯的魔煞之气,杀机腾腾。不过凌天却感觉很是亲切,而且幽夜对自己的身体很是依赖,放佛跟自己有一种同源的气息。

    凌天暗自腹诽幽夜莫不是魔道的武器吧,如果自己不是有一半的魔族血统,使用幽夜枪日久以后怕是会被魔煞之气侵袭吧,好在自己是神魔之体,幽夜枪温顺无比地讨好自己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反噬?

    以青云子的修为一定能分辨出幽夜的来历,却还故意给凌天,青云子还真居心叵测啊,不过也许青云子也不知道,送幽夜枪给凌天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凌天冷哼一声,对青云子有了一层深深的提防。

    想着这些,凌天把碧海箫和幽夜收进了体内,他想将幽夜当成本命丹器,却不想每当他要将幽夜融进心脏这个“金丹”时,心脏总会生出一股排斥之意,而幽夜枪也仿佛害怕心脏处浓浓的佛性气息,颤抖着不敢靠近。

    凌天试了几次以后只得放弃,暗想也许这是佛魔相克的缘故吧。

    其实凌天不知道的是,这根本不是佛魔相克的缘故,而是他修炼的《菩提禅典》这般**修炼的功法,是以淬炼**为本的,**就是最好的武器,又何须再融入其他兵器?

    然后,凌天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堵塞的经脉。

    突然,凌天惊呆了,然后是狂喜:

    只见那如山岳般不可撼动的经脉竟疏松了很多,仿佛随时就可以疏通。这疏松比自己这些年修炼放血自动修复还要明显。凌天感觉,再过不久这条经脉也许就会有一丝丝细缝。到那时候,他就可以用经脉修炼灵气,这必然又会大大增强他的实力。

    这一发现怎么不会使他欣喜若狂?

    欣喜若狂后就是深深的疑惑:自己的经脉什么时候、又是怎么会疏松了呢?

    “莫非是……”凌天心中一亮,想起了自己今天突破金丹期时候的轻松。

    凌天突破形成金丹的时候,体内突然需要大量灵气。虽然当时有了“聚灵阵”汇聚灵气,不过依然不够,那时突破应该吸收了经脉中庞大的能量,这才使经脉疏松了那么多吧。

    由于封印的缘故,经脉不再主动吞噬外界灵气,这样无疑会越来越疏松,经脉迟早会通顺,凌天的一大心病也会彻底烟消云散。

    高兴了一会后凌天便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增强实力才是最根本最主要的,即使现在经脉通了,如果自己不修炼,自己依然没自保的力量,更遑论去守护华敏儿,去守护凌霄阁,去仙界解救自己的父母了。

    凌天在脑海一一映过这些人、这些事物,心中增强实力的决心更坚定了。

    小心翼翼收拾激动的情怀,凌天拿出今天父亲给自己的那些玉简,一一整理后发现果然都是一些功法和秘技。每一种功法都已经过父亲改变抑或很多功法都是父亲开创的,每一本那么震古烁今,那般强大。有了这些功法秘技后,凌天有信心创建出一个无比强大的凌霄阁。

    将这些功法认真收藏在一个储物戒指里后,凌天拿出了两个玉简,一个是今天要学修炼的玉简——《寂灭魂曲》,另一个却是一个不起眼的橙色玉简。

    灵识侵入玉简,凌天徜徉在乐曲、灵魂攻击、qingyu应用的海洋里。玉简里内容很多,大致内容却跟凌云说的差不多。就是那十二个字“灵魂为基,qingyu为本,箫声为引”。只不过这里面将的更详细,而且还有凌云的一些感悟和告诫凌天要注意的地方。

    以凌天强悍庞大的灵魂力,阅读这些内容依旧费了一个时辰。由此可以知道里面的内容有多么浩瀚了。

    “呼!”

    凌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扭了扭长时间不动而有些酸麻的脖颈,心中对父亲的敬佩愈加浓烈了,暗叹创出此曲法的父亲真惊才艳艳,也明白了为什么师尊总是变态怪物的叫父亲了,自己跟父亲比,这个小怪物真的是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而更使凌天震撼无比,对父亲敬佩乃至崇敬的却是那个橙色玉简,玉简开头就是父亲一句这样的话:

    “此为禁忌,不是万不得已,走投无路,千万莫用此法,谨之慎之!唉,愿你永远也不会用到此法。”

    凌云说的庄重甚至肃穆,由此可知这里的内容有多么骇人,最后的嘱咐却有着浓浓的牵挂和自己强烈的不甘。

    凌天顿时好奇心大,灵识侵入,开始阅读起来。

    里面内容不多,凌天片刻便记下了,心中却再也不能平静,因为他看到了三个词语,惊心动魄,惊天动地的三个词语:

    “碎星!”“碎丹!”“碎魂!”

    多么煞气勃勃腾腾,却又一往无前,舍生忘死的气势!

    修行了那么长时间的凌天当然知道这三个词语的意思,这三个词语的后果:

    碎星,即是使丹星碎裂。每一个丹星代表着一层大境界,一个丹星破碎就代表着一个境界的跌落!

    碎丹,即是使金丹碎裂。金丹是每一个修者的根本,金丹破碎,代表着修为全无。而修者为什么能青春永驻甚至长生不死,主要是因为要靠金丹汲取灵气进而提炼勃勃生命力。而金丹碎了,意味着着生命力全无,不久就会死亡。

    其实每一个碎丹的人一般都会立刻死去,金丹爆破后灵气肆虐产生巨大的冲击力会瞬间撕碎周围的一切,包括碎丹的人,所以碎丹就代表着死亡。

    碎魂,即是灵魂碎裂。灵魂碎裂就代表着这个人烟消云散,永世不得轮回。一般人死后,天魂归于天地,地魂回归地府,命魂却是神秘无比,跟随着生前**。不过只要三魂还在,就可以经过轮回重生。

    这碎星、碎丹、碎魂,一个比一个惨烈,怪不得凌云会告诫凌天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用此法。

    看完后,凌天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心中黯然,也有了自己的一个猜测,让自己无比痛心,绝望的猜测,这一刻,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凌天明白了为什么天资绝伦的父亲会甘心隐居在这破落不堪的青幽峰。

    凌天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总是背着自己咳嗽,以父亲无所不能的炼丹术却也不能治好。

    凌天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在自己的感觉中慢慢变老了。

    凌天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对自己总是露出无比牵挂、像是在自己最后遗嘱的感觉。

    凌天明白了为什么豪放不羁的师尊在提到父亲时会有那一抹黯然。

    ……

    凌天明白了好多好多,多的让他心碎,撕心裂肺,痛彻骨髓。

    父亲他的金丹碎了!父亲他修为大减!父亲他生命无多!

    这是凌天心中萦绕的几句话,眼泪不知不觉已经满面,凌天却没哭出声,因为自从天界下来他就不再哭,哪怕泪流满面也会带着笑声。

    此时的凌天没哭声,更没有笑声,只有满脸不由自主流出的泪。

    凌天不甘心,他疯狂似的又拿起玉简,灵识汹涌而出,想从玉简里得出让自己最后的稻草。

    既然父亲能创出此功法,既然父亲现在还活着,那就一定会有一线生机,这是凌天最后的希望。

    不过片刻后他就绝望了,得出了最后的结论——金丹碎,生机无!

    突然凌天神经质的一掌拍向那枚橙色的玉简,一股汹涌澎湃的能量匹练瞬间击碎了玉简,玉简化为齑粉。仿佛只有这样,凌天才从来不知道这个功法,更不会知道那个让自己绝望的结论。

    只是玉简化为齑粉,纷纷扬扬,久久不曾散去,仿佛是在嘲笑凌天的自欺欺人。

    凌天拍碎了玉简,可是他深深的脑海里早已烙印所有的一切,灵魂深处更是抹不去那绝望的结论。

    第一次, 凌天那么恨自己有这么样的记忆力;第一次,凌天感觉那么无助彷徨。

    凌天抱着头,颓然的坐在地上,任由泪水肆虐而出,房间里弥漫着伤心欲绝的氛围。

    “孩子,以后你就要一个人了,坚强些,不哭,要开心啊。”

    凌天突然想起了这一句话,他嘴角扯了扯,却这么也笑不出。

    不过凌天也不再迷惘,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仙界的还是修真界的父母都不希望他这样,他们希望自己开开心心、坚强的活着。如果自己这样让父母发现了,他们又会怎么样的心痛呢,怕比自己还要伤心欲绝吧。

    坚强,哪怕是伪装的坚强,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也只能这样做。

    凌天心里下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7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7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