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你去死吧!

推荐阅读:阴阳玄纪斗战武神我是绝世树仙重生之杀戮纵横我在仙侠有间客栈腹黑老公请节制灵神守护者上门女婿的悠闲生活最强农仙戏法罗

    激战依然在继续,凌天此时心中战意涌现,也有些跃跃欲试。不为别的,只为幽夜枪可以吞噬尸身精华,以增强自身。

    由于幽夜枪不能为本命丹器,没有丹气的蕴养,所以成长的比较慢。而凌天却很喜欢幽夜枪,幽夜枪很重,挥舞起来气势凛然,是他最喜欢的武器。只不过品阶低了点,只有灵器二品,所以他现在迫切的想增强幽夜枪。

    “凌天小子,要不要将神魔气息可以乱人心智告诉元老等人。”姚羽为青云宗弟子,对自己门派很是担忧。

    “嗯,告诉吧,也让他们有些防备,我估计就是因为长时间吸收斑杂的神魔气息,神智大受影响,修士才会在进入上古战场后拔剑相向。”凌天若有所思,定定地看向天堑后。

    “嗯,好的。”姚羽点了点头,然后传音给元冥等人去了。

    “凌天哥哥,怎么,你也想去战斗?”华敏儿眼眸流转着奇异的光芒,雀跃欲试。

    “切,是你忍不住想动手了吧。”凌天翻了翻白眼。

    “嘻嘻……”

    华敏儿抿嘴偷笑,一副羞赧模样,好不可爱。

    “好吧,去吧,小心点,另外注意保存灵力。”凌天无奈,知道爱动的华敏儿早已忍耐不住。

    “嘻嘻,知道啦。”得到凌天的首肯,华敏儿跳跃而出,回眸一笑,风姿绝世。

    华敏儿犹如一只翩跹的蝴蝶,动轻灵,左一个道法,右一个飞剑。她哪是在战斗,浑似是翩翩起舞。虽然她没金莎儿那般凌厉的杀伐之剑,不过胜在身法超绝,对付这些蛮兽还是挺轻松的。

    凌天微微一笑,不过并没急着冲上去,而是注视着华敏儿,见她没什么危险,这才放心下来。

    这时,姚羽醒转过来,见华敏儿已然在战斗,她不禁莞尔一笑,道:“怎么,凌天小子,你就不怕敏儿师妹有危险?”

    “以敏儿的身法修为,应该不会有事的,再说有我在呢。”凌天眼眸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

    他说有我在,意思就是只要有我在,这些蛮兽岂能伤得到华敏儿,口气何等的自信,何等的霸气。

    姚羽痴痴一笑,心中微微颤动,有些羡慕地看向华敏儿,轻轻一声叹息,若有若无。

    神女有梦,奈何襄王无意,徒留一声叹息。

    “告诉元老他们了,他们如何解决?”凌天转过头来,随意问道。

    “宗主他们说这种情况他们已经知道了,让我们不用担心。这次轮流守在“一剑峡”前,一组只守护十天就是因为神魔气息能乱人心智的缘故。”姚羽不着痕迹地整理了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吐气如兰,如麝似兰。

    “哦?”凌天微微一愣。

    “每一组只守护十天,体内积累的神魔气息还不浓郁,寻常修士还可以承受,然后就回缥缈城,修炼十天左右,这样可以尽数洗涤出体内神魔气息。”姚羽解释道。

    凌天点了点头,轻轻哦了一声,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华敏儿,唯恐她发生什么意外。

    姚羽心中微微黯然,不过瞬间就烟消云散,玉容上流露着爽朗的笑意,道:“嘻嘻,凌天小子,姐姐我也去了,注意保护好我哦。”

    说完,她身形一闪,手持着青玉剑,挥洒出万道剑芒,她幻神魅影身法也略有所成,在蛮兽中穿梭,留下道道幻影,倒也轻松灵动。

    凌天无奈一笑,只能分心关注着姚羽的情况。

    “凌公子,你怎舍得让我一个弱女子如此劳心劳力而你却袖手旁观呢?”突然,一道略带哀怨的声音响起在这上古战场,不是金莎儿又是何人。

    她声音很轻,不过在这声音噪杂,杀声嘶吼声震天的上古战场上却分外清晰,传进每一个修士的耳中,此女子对音波的造诣由此可见一斑。

    众位年轻弟子闻言,都有些责怪的看向凌天,那意思浑似在说:“一个弱女子都这么卖力杀敌,你一个大男子居然厚颜无耻的偷懒。”

    凌天脸色微微一红,不过却犹自道:“仙子你音律惊为天人,而且剑意凛然,修为绝高,在下佩服万分,又怎么敢在仙子面前造次。”

    凌天的意思很清晰,他说这个女子修为绝高,意在提醒众人这剑阁圣女可不是弱女子。说不敢在仙子面前造次则意有双关,一是夸奖金莎儿修为高,自己比不上,而造次在是暗讽众位年轻弟子在班门弄斧,想在金莎儿面前显摆,为博美人一笑。

    果然,众位弟子多是聪明人,闻言无不变色,不过他们却不知何以反驳,因为他们确实存有一搏金莎儿一笑的想法。

    金莎儿闻言浅浅一笑,手下却不停,道:“凌公子过谦了,那天有幸闻君半曲,奴家好生敬仰,不知在这战场上公子可为我等再吹奏半曲?”

    正在激斗的五行域的五位宗主闻言无不变色,他们昔日曾败在凌云一曲《寂灭魂曲》下,几无还手之力,而今听金莎儿的意思,凌天居然也学会了此曲,这如何让他们不惊?

    不过青云子外的四人都是微微惊惧之色,敬畏有加。而青云子却眼眸中厉芒一闪而过,心中却在冷笑:“哼,凌云,你果然将平生绝技都传给凌天了,这倒方便我了,只要将凌天杀了,也就等于拥有了你你大部分功法秘技。”

    不过突然他心中一凛,放弃了这个想法:“估计凌天身上有传讯玉简什么的,我如果杀了他,凌云一定会知道,此时的他我可不是对手,就留凌天多活几天吧,等剑阁上派的人来后……”

    “此事需从长计议,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是。”青云子思忖着。

    且不提青云子等人的心思。

    凌天闻言,心中一突,终于知晓金莎儿在打什么注意,原来那天听闻自己一曲,她心存羡慕,想获得自己曲子功法,念及此处,他心中冷笑一声,不过却面不改色,谦谦道:“在下技穷手拙,就不在此污了众位尊耳了。”

    金莎儿心中暗道凌天小小年纪,心机却深如老狐狸般深不可测,知道他一定不会在此施展那神秘曲子,不禁有些恼怒,粉脸气嘟嘟的,却也无可奈何。

    凌天看她如此表情,心中暗笑,不过却朗声道:“仙子不辞辛苦,为我等弹奏仙乐,在下也不好再壁上观,只好略出绵力,希望仙子不要见笑才是。”

    说着,也不待金莎儿回话,凌天已经祭出幽夜枪,用力掷出,长枪旋转呼啸,竟堪比离弦之箭,气势一向无前。

    长枪如一条游龙盘亘,瞬间就钉在一只想偷袭华敏儿的蛮兽额头上,那只蛮兽抽搐几下,就此倒地身亡。

    而幽夜枪幽光一转,瞬间就将尸体内的精华吞噬殆尽,枪身上的幽光更甚,阴森森的,散发着凶戾气息,恐怖之极。

    金莎儿却愤懑不已,犹如泄愤般,她手下一紧,灵气汹涌澎湃,剑意铮铮,瞬间就有数十灵气剑呼啸而出,十几头蛮兽横死当场。

    凌天心中一紧,暗道此女子也太恐怖了。不过他却不甚在意,身形闪动,瞬间就来到那蛮兽身前,长枪拔出,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幽夜枪挥洒出一道浑圆的轨迹,血如雨下。

    持枪,转身,有些嗔怒的地着华敏儿:“小笨瓜,居然能让蛮兽偷袭,你也太不小心了。”

    华敏儿一双明眸滴溜溜转动,嘴角一抹坏笑,佯怒道:“谁让你跟剑阁圣女打情骂俏,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美若天仙了?”

    凌天一阵头大,千万种委屈袭身,恼羞万分:“我哪有跟金莎儿打情骂俏,她哪里美若天仙了?”

    他声音很大,以宣泄着心中的委屈不满。

    金莎儿闻言,恼羞不已,怒视凌天,白晕光泽的额头隐隐青筋,大有暴走的趋势。

    凌天只顾给华敏儿解释,那曾留意金莎儿的异状。

    华敏儿眼角余光一瞥,看到金莎儿表情,嘴角坏笑更浓,有些蛮不讲理的不依不饶:“你明明看上她的美貌了。”

    “她一直戴着面纱,我怎么知她美貌不美貌,没准她是个丑八怪呢,所以才一直戴着面纱。”凌天心中一急,脱口而出,为自己分辨。

    却不想,华敏儿闻言,噗嗤一笑,有些可怜地看着凌天。

    凌天一阵茫然,不过心中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凌天小子,你……”姚羽大摇其头,也是一副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姚羽师姐,我怎么了?”凌天如一个丈二的和尚。

    “你好像得罪金莎儿了。”姚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向不远处的金莎儿。

    “我……”

    凌天心中一突,终于发现了什么不对,他后背一阵发凉,转头,顺着姚羽的目光而去,有些心虚地偷瞄金莎儿。

    此时,金莎儿显露在外的眼眸升起两团熊熊怒火,怒不可遏,一声娇喝:“凌天,你才是丑八怪呢。”

    说着,她手下狠狠一拂,万千剑芒闪现,向凌天而去,杀机无限。

    “呃!”

    凌天欲哭无泪,大叹华敏儿腹黑蔫坏。不过也不敢轻视,他施展身法,左躲右闪,勉强躲过万千剑气,一阵手忙脚乱,好不狼狈。

    “仙子,你听我解释……”凌天冷汗直流。

    “解释你个大头鬼,你去死吧!”

    金莎儿手下更急,剑光更盛!

    凌天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唉,悲剧的凌天!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