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玲珑仙子

推荐阅读:医等狂兵奶爸的异界餐厅修炼狂潮凡世歌天路杀神天庭小狱卒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蛇妻美人勇敢者的世界都市超级神尊

    缥缈城内古街上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人声鼎沸,好一片繁华景象。

    剑阁圣女金莎儿地位尊崇,她行在凌天三人之前,古街上行人见了她无不驻步行礼,纷纷让路。金莎儿微微点头,神情淡然,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施施然而去。

    凌天三人有她带路,终于不再和人拥挤,倒也方便不少。

    古街两旁行人对凌天等人指指点点,暗暗惊讶他们居然能劳动圣女亲自带路,想来必大有来头,纷纷猜测他们的身份,在他们心中已经将凌天等人列入了必不可得罪的行列中。

    缥缈城内,背景错综复杂,有半数都是修士,很多不起眼的人都有可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在这样的地方,所有人都不不敢莽撞,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一位剑阁的内派弟子。再倒霉一点,有可能会直接踩在剑阁某一位太上长老的脚上,这些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因为缥缈内有不少这样的人出没。

    所以在缥缈城内行走大都小心翼翼,将那些万不可得罪的人熟记于心。

    金莎儿行走在前,边走边给他们介绍城内的历史和一些趣闻。行到某处宫殿或楼阁,她还会为他们讲解它们的功用云云,凌天三人也饶有兴趣的听着,对缥缈城也有了一些了解。

    “你们要去珍宝坊,缥缈城最有名的珍宝坊是玲珑阁,那里品种齐全,材料、法宝、武器等应有尽有,甚至也有一些奇异的功法秘技出现。”金莎儿声音犹如天籁,婉转动听。

    “玲珑阁?功法秘技也有?”姚羽美眸眨动,闪现着点点惊异,神秀内蕴。

    功法秘技一般都是一个门派的不传之秘,往往被珍生命,不会轻易外传,姚羽骤然听闻玲珑阁有功法秘技出售,难免有些惊异。

    “嗯,有,不过那些都是天价 ,而且并不见得是完整的功法。”金莎儿回眸,裙摆翩跹起舞,宛似九天仙子。

    “哦,纵使是不完整的功法,想来也有很多人眼热,因为这些功法与自己功法相互印证,对他们会有很好的启迪用,收获想来也是不小。”凌天闻言,对此颇为在意。

    凌霄阁门派讲究海纳百川,吸收各家特长,而凌云在这一宗旨上更是前驱者,他阵法、丹药、炼器等无所不精,连凌天的师尊悟德和尚都羡慕不已。凌天在凌云的潜移默化之下,所学也甚是驳杂。

    金莎儿闻言,点了点头,认同凌天的观点。

    “玲珑阁既然有那么多珍宝,就不怕别人觊觎么?”华敏儿小脸依然有些俏寒,一副气嘟嘟的模样。

    她还在为金莎儿“阴魂不散”耿耿于怀。

    金莎儿见状,也不气恼,反而嫣然一笑,带着几分自豪,道:“小妹妹,你有所不知,缥缈城规则森严,有剑阁守护,还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呢。”

    “哼哼,谁是小妹妹。”华敏儿微微冷哼,更加气恼,腮帮子高高鼓着,气嘟嘟的模样好不可爱。

    金莎儿宛然一笑,直接无视了华敏儿的反驳,气得华敏儿牙根痒痒的,却也无可奈何。华敏儿此时的修为和身份都没金莎儿高。打也打不过,说好像从来没占过上风,一时间华敏儿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凌天看在眼里,心里感觉好笑不已,他拉着华敏儿,小意安抚着,然后他意味深长地道:“玲珑阁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凌天才不信金莎儿剑阁守护下城内人人安居乐业的措辞,人大都是利益至上,剑阁不动玲珑阁,怕是有所顾忌吧。

    果然,金莎儿闻言,裸露在面纱外的眼眸一抹惊异的光芒一闪而过,她心中暗暗感叹凌天思维也太敏锐了,连这些东西都猜测的出来,不过她迅速收拾好情绪,然后悠然道:“据说玲珑阁的主人玲珑仙子很不简单,连师尊对她都礼敬三分。”

    “玲珑仙子?偌大的玲珑阁的主人居然是一个女子。”姚羽微微诧异。

    “嗯,是的。”金莎儿脸上闪过一丝回忆的神情,感慨道:“我曾有幸从远处得窥过玲珑仙子一眼,她修为绝高,她在眼前我犹如面对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深不可测,怕是比师尊都不遑多让,而且她风姿绰约,宛似九天仙子。”

    “哟,比你师尊修为还高啊,怪不得玲珑阁没人敢动。”华敏儿怪叫一声,神情故一副单纯毫无心机的模样。

    凌天心中暗笑,心道敏儿也太蔫坏了,金莎儿说不遑多让,她却说比金莎儿的师尊还高,这不是故意气金莎儿么。

    果然,金莎儿闻言,胸前微微起伏,俏眼含怒,气得话都不利索了:“你,你,太可恶了。”

    “怎么啦嘛,人家也是实话实说嘛。”华敏儿大眼睛滴溜溜,一副无辜的模样。

    看她这般,金莎儿有怒不好发,只好不再理会,继续向前走去。

    华敏儿一时间得意非凡,心情暗爽。

    凌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这华敏儿小丫头也太记仇了,他不禁有些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华敏儿香舌微吐,浑然不怕,调皮之极,弄得凌天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只好继续跟着金莎儿走去。

    “金仙子,玲珑仙子修为那么高,想必还有着很庞大的背景吧。”凌天紧走两步,他对玲珑仙子比较在意,总感觉一个修为绝高的人留在天目星有些别的原因。

    “师尊曾告诫过我们,万不可得罪玲珑阁,当时他老人家说玲珑仙子好像是一个大门派的人,那个门派的势力与我们剑阁背后的上派相差无几。”金莎儿想了片刻,也不隐瞒。

    凌天心中一动,暗道如此大门派的人物来此,怕是另有所图,他怕是想对父亲不怀好意,更加在意,试探地问道:“金仙子可知她为何来天目星,要知道像这样的人物轻易不来天目星这样贫瘠的修真星的。”

    “咦,你知道的挺不少的嘛,还有,你干嘛对玲珑仙子那么上心。”金莎儿心中有所警觉,她感觉凌天对玲珑仙子的好奇心也太重了。

    “嘿嘿,我师尊是从外面的星球来的,自是告诉我一些外面的东西。”凌天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金莎儿的怀疑,他心中想着措辞,继续道:“听你将玲珑仙子描述的如九天仙子般,我很是钦佩,想一睹仙容,自是想多了解她一点。”

    “哦,这样啊。”听了凌天的解释,金莎儿半信半疑,有些相信凌天的话了,因为她对玲珑仙子也很是钦佩。

    “嗯,不信你问问姚羽师姐和敏儿,她们对玲珑仙子不也是兴趣十足嘛。”凌天继续打消金莎儿的疑心。

    华敏儿和姚羽此时也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模样,配合凌天,了解凌天的她们自是知道凌天此举不会无的放矢,况且她们也真的对玲珑仙子的事迹感兴趣。

    果然,见了华敏儿她们如此,金莎儿疑心大消,她稍稍回忆,然后道:“她为什么来天目星我也不知道,我那次见她时,她正绝立于古城墙上,独自吹箫。”

    见凌天等人疑惑,金莎儿继续道:“她吹奏的曲子很凄楚,里面包涵浓浓的相思和不甘,应该是在怀念一个人。”

    凌天闻言,神情一动,并不怀疑金莎儿的判断,

    金莎儿在音律上颇有造诣,既然她说玲珑仙子箫音中含有浓浓相思,那必定不假。

    “对了,那也是冬季,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玲珑仙子一曲完毕,凝视东方,神情哀伤不已,而且喃喃自语了一阵,好似在说‘不知你怎么样了,现在过得好么,为什么你就那么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呢,为什么你就不愿意跟我一起,甚至不愿意见我,你可知我心有多殇?’。”金莎儿像是想道了什么,突然道。

    凌天闻言,眼前放佛出现这样的一幕:一个绝世佳人独立古城墙上,北风萧瑟,凌乱了她长长的秀发,她一曲哀伤的乐曲完毕,看着漫天雪花,不禁神伤不已,凝视东方,仿佛要将苍穹看破,直视她思念的人。

    明知她深爱的人就在那里,却不能去见他。哀伤,无尽的哀伤,思念,无尽的思念,不甘,无尽的不甘。

    北风绝寒,大雪冰封天地,可是她的心却比这北风还寒,比这大雪还冰,冷彻心扉。

    凌天心中突然一痛,仿佛此时他就是那玲珑仙子,对她的遭遇感同身受,心,彻骨的寒,肝肠寸断的痛。

    “凌天哥哥,你怎么了。”看着呆立的凌天,华敏儿担忧不已。

    凌天此时脸色惨白,双手微微颤抖,眉头紧锁,额头汗迹涔涔,好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也难怪华敏儿如此担心了。

    “呃,没是,没事,刚才走神了。”听到华敏儿的呼喊,凌天这才清醒过来。

    “真的没事么?”华敏儿犹自担心。

    “安啦,真的没事,就是替玲珑仙子惋惜罢了。”凌天心中感动不已。

    “你没事就好,哼哼,你突然这样,吓死我了。”华敏儿微微嗔怒。

    “呵呵,害你担心了,都是我不好。”凌天心中歉意十足。

    “嘻嘻,走,等下你帮我多买点东西就行了。”华敏儿开心不已。

    “呃,好吧。”凌天大汗。

    然后几人继续走去,凌天心中稍安,暗道玲珑仙子如此痴情的人想来不会对父亲有什么危害的。

    他自是不知道,玲珑仙子跟他凌云父亲还有一段前尘往事,这也造就了以后的种种故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