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画

推荐阅读:花都小玄医撑腰金玉良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尸道天下至尊红包:战神王爷宠上天天价老公温柔宠萌宝九块九:帝少宠妻上瘾宝鉴帝道独尊

    凌天要上玲珑阁第九层,华敏儿自是雀跃不已,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在前面,她的心思早已被九层的古筝所吸引了,恨不得马上看一看那古筝是何模样。

    玲珑阁九层,这里更是鲜有顾客,应该是被这里的天价所吓退。

    凌天一行四人甫一来到玲珑阁四层,华敏儿便迫不及待的向四周望去,显然是在寻找玲珑仙子所留的古筝。

    而凌天却随意打量着,玲珑阁九层这里的布置更加奢华,灵气也更加浓郁,蒙蒙的氤氲一片,怕是寻常地方的数倍还多,在这里修炼想必也要快上不少。

    九层正中央,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正在盘膝而坐,她紧闭着双眼,头发长长垂落,拖在地板上尺许,银白色的头发如绸缎般光彩隐隐。

    那么长的头发随意披散,显然很长时间未曾梳理,也不知她这样盘膝修炼了多久。凌天等人到来也未曾扰醒她,她如亘古以来就从未动过一般。

    凌天微微一扫,目光慌忙转移,唯恐打扰那人修炼,他从那老妪身上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压力,虽然那老妪瘦骨嶙峋,不过坐在那里如一座雄伟的山峰不可撼动。

    “此人修为绝高,怕是比剑阁之主都不遑多让,怪不得剑阁不敢将玲珑阁如何了。”凌天心中闪过万千心思。

    跟在凌天身后的金莎儿也注意到了那老妪,她更是震惊,玉容接连变化,她感觉那盘膝而坐的老妪比她师尊修为还高,她也终于知道那中年女修为为何对剑阁无一点惧怕之情。

    有如此之人镇守玲珑阁,剑阁怕也是招惹不得吧。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师尊会对玲珑阁礼让三分了。

    想到此处,金莎儿倨傲的神情也收敛不少。

    突然,凌天的目光被一副画吸引,再也不能移动半分。

    在玲珑九层的正北墙壁上,悬挂着一幅画,那幅画上是一男子,虽寥寥数笔,便将那男子的神采尽数勾勒而出,,画中人栩栩如生,仿佛要从画中走出似的。

    画中那男子站在一断崖上,断崖如一柄利剑,直刺苍穹,四周云雾氤氲,几在云端,如梦如幻。

    那男子负手而立,虽然看不见样貌,却有一种御剑刺天的英姿。此时他好似在远眺,一袭白衣随风飘展,黑发如瀑,昂首而立,只是随便的站在断崖上,竟给人一种傲然天地,凌驾云端的不羁豪情。

    凌天目不转睛并不是被此人的神采吸引,而是他感觉此背影很是熟悉,很是亲切。

    “莫非这画中人是父亲。”凌天心中颤动,对于他凌云父亲的背影无比熟悉。

    “一定是了,画中人手中的玉箫跟父亲的那根碧玉长箫一模一样。”凌天看着画中人负在背后的手中的玉箫,无比笃定。

    然后凌天向着那幅画的一片空白处望去,在那里有两行篆字——“云端漫步,凌傲天地”。篆字字体隽秀,笔画如灵蛇,蜿蜒空灵。看字迹模样竟跟玲珑阁门口的牌匾上的字如出一辙,应该是同一人所书。

    在这两行篆字下还有两个小字——“玲珑”。

    看到这两个字,凌天心中巨震,终于知晓此画是玲珑仙子所画,她能将画中人画的栩栩如生,可想而知画中人在她心中是怎么样的分量。

    “云端漫步,凌傲天地,凌傲天地,云端漫步……”凌天不停念叨着着两行字。

    突然他心中一亮,一拍自己的脑袋,暗自道:“这两行字开头一个“凌”字,一个“云”字,合起来不正是父亲的名讳么?这画中的人果然是父亲。”

    凌天终于确定画中人正是父亲,他心情更加激动,手指不停颤抖,喃喃道:“莫非玲珑仙子一直牵挂的那个人是父亲?”

    然后他突然想起了先前金莎儿曾经告诉他的话“玲珑仙子一曲完毕,凝视东方,神情哀伤不已”,然后他念叨着:“东方,东方不正是父亲所在的方向么?”

    “玲珑仙子和父亲有旧,而且关系很不一般。”凌天心中笃定。

    “凌天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对着一幅画发呆呢?”华敏儿疑惑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凌天的耳边,也将陷入沉思的凌天惊醒。

    当凌天拍脑袋时,也引起了华敏儿几人的的注意,她们对凌天的举动颇为惊疑,华敏儿也无心寻找古筝,来到凌天声旁,看到他对着一幅画发呆,神情怪异,不禁有些疑惑。

    “哦,没事,只是被画中人的神采折服罢了。”凌天回过神来,神情有点恍惚。

    凌天如此说倒也不算说谎,他一直对凌云心存敬佩,在凌云的潜移默化下更是有了他几分神采。

    “哦,是么?”华敏儿半信半疑,说着便向那幅画望去。

    “咦,这画中人的背影好熟悉啊,好似在哪里见过。”片刻后,华敏儿歪着小脑袋,努力想起来。

    凌天一看要糟,此时剑阁的金莎儿在场,他现在还不想让外人知道父亲和玲珑仙子的的关系,说着他就拉着华敏儿玉手向别处而去,边走还边转移华敏儿的注意力:“敏儿,走,我们去看看玲珑仙子留下的古筝到底是什么样。”

    “哦,好的。”华敏儿一听,注意力果然有些转移,然后任由凌天拉着而去。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奇怪,不以自己的意志而转移。

    华敏儿刚走两步,突然停下脚步,一拍脑袋,激动非常:“凌天哥哥,我知道为什么那背影熟悉了,那不是凌……”

    凌天在华敏儿刚开口就知道要她想干什么,手中微微用力,打断了华敏儿的话。

    “哎呦,凌天哥哥,你捏痛我了。”华敏儿吃痛,一声娇呼,有些嗔怒地看着凌天。

    凌天眼角瞥向不远处的金莎儿,不停的对着华敏儿使着眼色。

    华敏儿见状,也终于知道凌天为什么要拉着她离开了,她慌忙闭嘴,不再说话,神情满是歉疚之色。

    金莎儿见凌天华敏儿两人神情有些异样,不免有些狐疑,她心中开始警觉,然后盯着那幅画看起来,不久后她的神情也有些异变。

    “咦,这幅画好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呢。”金莎儿喃喃自语。

    “对了,在剑阁的禁地有类似这样的画,禁地那幅画中的男子手中也有一根玉箫,跟这个男子手中的玉箫一模一样,应该是同一人。”金莎儿不久之后便想起了很久之前曾在剑阁禁地看过的一副画。

    “不过当时师尊曾告诉我和师兄,这画中的人极度危险,是剑阁乃至上派通缉的人物,没想到玲珑仙子居然跟此人有很深的关系,也怪不得她如此针对剑阁了。”金莎儿恍然大悟。

    “我记得通缉的人名为凌云,凌云,凌天,哦,我知道了,刚才凌天甫一看到此幅画神情便大变,而华敏儿更是吞吞吐吐被凌天打断,凌天一定认识凌云,而且关系很不一般。”金莎儿冰雪聪明,她瞬间便推测出很多东西。

    “看凌天对凌云崇敬有加,而且都姓凌,凌天应该是凌云的儿子。”

    不得不说,金莎儿能当上剑阁圣女,并不仅仅因为她天赋绝佳,而是跟她心思缜密也不无关系。

    “凌天从五行域的青云宗而来,那么凌云这个上派要通缉的人一定是在青云山了。”金莎儿明眸眨动,闪动着聪慧的光芒。

    “我要赶紧将此消息告诉师尊才行。”金莎儿念及此处就要莲步轻移,向外走去。

    “不,不行,如果我告诉了师尊,怕是凌天也会被抓起来,上派通缉的人向来是死活不论,那凌天岂不是危险了?”金莎儿停止脚步,瞬间便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咦,我是在关心凌天的安危么?”金莎儿微微慌乱,心跳增快了几个节拍,不过她却自己安慰自己:“怎么可能,我跟他不过相遇几日,而且他那么可恶,我怎么可能会担心的安危呢。”

    “哦,对了,如果凌天被抓,他那首乐曲秘技一定也会随着他的死亡而失传,那我岂不是永远也学不到此曲子了,一定是因为这原因我才担心凌天被抓的。”金莎儿努力自己说服着自己。

    “嘻嘻,我可以以此要挟凌天,让他教我那首曲子。”金莎儿心中一喜,想到了这个“绝佳”的办法。

    这般想着,金莎儿心情愉悦,然后莲步轻移,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金莎儿又怎么会知道她不告诉师尊凌云的事情是因为一颗少女的心在祟呢。

    无论如何,金莎儿打消了去举报凌天云的想法,凌天才得以暂时安全,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才有了以后的误会。

    凌天自金莎儿盯着那幅画看后便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她,见金莎儿神情几多变化,他心中突突,一种浓浓的不安萦绕在心间。

    不过后来见金莎儿跟上自己,并没有立即出去,也终于安心不少,他暗暗自嘲自己有点杯弓蛇影了,暗道哪有那么巧就被金莎儿发现父亲的事情呢?

    就这样,几人继续在玲珑阁九层转,寻找着玲珑仙子留下的古筝。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