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杀意

推荐阅读:九域昆仑君如川泽无限十万年原血神座点道为止烈爱如火:太太求领证雪玲染叶罗丽精灵梦之水火情缘重装农民犀利世子妃之等你爱我

    玲珑阁九层上,凌天四人心思各异,一时竟没有心思去寻找玲珑仙子留下的古筝。

    凌天心中忐忑不安,不时瞥向金莎儿,希望能从金莎儿脸上看出些什么,可是金莎儿戴着面纱,他又能发现什么呢?

    华敏儿歉疚恼羞不已,一双灵动的眸子眨动,一会儿看看凌天,委屈的似要哭出来。一会儿瞥向金莎儿,对金莎儿跟着自己这些人愤愤不已。

    金莎儿则心情暗爽,眼眸中满是笑意,心中在想怎么要挟凌天。她有面纱遮挡,倒也不容易被人发现她此时在想什么。

    姚羽则反复看向那幅画,心中满是迷茫,她感觉凌天这三人的气氛有些诡异,不过一时间也想不通缘何如此,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向着凌天三人而去。

    四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气氛有些诡异。

    玲珑阁九层并不宽敞,甚至几人望去就能将九层的布置景物尽收眼底,九层的摆列的物品并不是很多,此时凌天能看到的只有寥寥四五件,可是每一件都显得那么不凡,每一种珍宝都神光内敛,隐隐有灵性波动传出,这是珍宝通灵的体现。

    珍宝灵性越高,品阶虽不至于越高,不过跟人却都很好的交流,运用起来自然更加得心应手。而且珍宝灵性高,成长性也就越好,进阶也就愈加容易。

    在修真界,宁愿选择灵性高的灵器初品,也不会选择毫无灵性的威力要大的多的灵器三品甚至是四品的珍宝。

    “咦,那柄刀古朴无华,却给人一种心颤的感觉,刀煞蛮霸,怕是灵器六品的存在吧。”姚羽感叹道,率先打破了沉默。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在一架台上,有一柄样式古怪的刀静静的躺在那里。刀很古朴,却很厚重,通体赤红色,刀身弯曲如象鼻,刀背上有环扣。

    仔细看去,刀身有些斑斑锈迹,仔细辨认,上面是一些纹略,纹略似龙鳞,玄奥异常。说它奇怪却是因为此刀竟无刀刃,或者说刀刃厚钝。

    虽说这刀并不起眼,不过却有一种强烈的刀魄传出,一种浓烈的杀伐之气弥漫,血腥之极。

    “这刀好熟悉的感觉,刚才恋影轻轻颤动了一下,好像跟恋影跟这柄刀同出一源,莫非这也是凌叔叔祭炼的。”华敏儿心中嘀咕,想着她轻轻抬首,询问似地看了凌天一眼。

    凌天点了点头,他无比笃定,此刀就是他父亲祭炼,不过品阶却比恋影高,这也许就是因为他凌云父亲金丹破碎,丹火不足的缘故才导致炼器水平下降很多吧。

    想道此处,凌天心中微微一痛,脑海里浮现出凌云那慈祥的面庞。继而他心中生出一股滔天的恨意,对剑阁的恨意。

    此时的凌天沉默不语,英俊的脸庞上满是寒霜,眼眸中升起熊熊怒火,他剑眉颤动,直欲刺天而出,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杀意,如一尊愤怒的杀神临尘,让人不敢直撩起缨锋。

    他身边的华敏儿感受最明显,那种杀意让她都有一种窒息感,她微微担忧,玉手轻轻握了一下啊,满含柔情。

    凌天感觉手中一紧,然后他看到了华敏儿微微担忧的眼神,灵台突然一颤,也终于恢复清明,浑身杀气渐渐散去,而后温柔一笑,柔声道:“敏儿,不用担心,我没事。”

    “哦,没事就好。”

    听到凌天这般说,华敏儿心中这才稍霁,也报之一笑。不过凌天没注意的是,华敏儿眼眸中的一抹担忧一闪而过,深深的隐藏在了心中。

    然后两人各有所思,凌天心中却担忧一片:“怎么回事,我心绪怎么那么容易被触动?莫非是汲取灵石灵气,灵气修为追赶上心神修为,导致心神有些虚浮么?”

    “一定是这样了,看来接下来要好好稳固修为,使心神修为提高才行了。”凌天自忖道。

    凌天不知道的是,当他心中杀意滔天之时,隐藏在他体内的那一缕灰气迅速弥漫,侵袭着他的心神,也不知是这灰气导致他杀意抑制不住,还是他杀气翻腾导致这灰气弥漫。

    这些灰色气息是他上次杀死僵尸时通过手指进入体内的,神秘之极,就连他体内的佛家灵气都不能奈何之。

    凌天华敏儿两人继续看其他物品,而他身后的金莎儿却一阵胆颤心惊,刚才她明显感受到了凌天滔天的杀气笼罩了她,那杀气浓烈之极,而且无比阴郁,这跟在她心中一直表现的阳光开朗的凌天殊为不同。

    “这杀气是针对我的,不,针对剑阁的,莫非凌天因为凌云的缘故,对剑阁有滔天的杀念么,这可如何是好?”金莎儿心中莫名的有些慌乱。

    “咦,凌天刚才的杀气竟压迫的我有些不安,好像能将我击杀般。他修为什么时候那么强悍了,他不是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么?”金莎儿此时才想起刚才的异样来。

    她又怎么知道,如果凌天动用破穹,真有和她一战之力呢?

    想也想不通,金莎儿感觉她越来越看不透凌天了,跟凌天相处时间越长,她越感觉他神秘。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对凌天越来越好奇。

    她不知道的是,女人一旦对一个男子好奇,那就意味着那个男子已经走进入了她心中。

    不远处,仿佛感受到了凌天滔天的杀意,那一直盘膝修炼的白发老妪眼皮微动,睁开了一条眼缝,眼眸精光一闪而逝,然后她又迅速闭上眼睛,放佛从来也没睁开一般。

    暂不提金莎儿心中所想,且说凌天三人继续向其他珍宝望去。

    行得两步,他们身前悬浮着一个玉简,玉简外一片光团,神光蒙蒙,应该是被封印在这里的。

    “凌天哥哥,这玉简就是功法么?”华敏儿盯着那玉简一眨不眨,满是好奇之色。

    说着她灵识探出,就要向那玉简而去。

    “应该是了。”凌天点了点头,然后看到华敏儿的举动,他慌忙拦阻:“敏儿,不要动用灵识,那外面有禁制,小心,也许有什么危险的。”

    凌天也没想到华敏儿动那么快,开口阻止时已经迟了,华敏儿灵识已然探测到那光团中,却不想光团中一道玄光击出,快若闪电。

    华敏儿得到凌天的提醒,反应很快,慌忙收回灵识,却不想那道玄光依然不停,追逐而来,瞬息而至,华敏儿避不可避,竟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凌天见华敏儿灵识探出便有警觉,见那玄光击出,他暗道不妙,心中大急,他左眼金光大,心中一动,然后眼眸处的金光射出,迎向了那道玄光。

    “噗!”

    两者相交,发出一声低沉的响动,凌天眼眸射出的金光湮灭,而那追击华敏儿的玄光也被击散,消失于天地。

    “敏儿,你怎么样,没事吧。”凌天抓着华敏儿,声音急促,神情很是担忧

    却不想,华敏儿竟然皱起了琼鼻,笑眯眯地看着凌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你怎么那么冒失,就不怕危险么。”凌天见她无恙,低沉着脸,微微责怪。

    “嘻嘻,有凌天哥哥你在,我有什么好怕的。”见凌天这般急切模样,华敏儿心中竟隐隐有甜蜜。

    “你呀你,如果我也应付不来,你岂不是危险了。”凌天的脸上一点也没好转。

    “哦,凌天哥哥。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这样了。”华敏儿低着头,小手抓着衣襟,一副歉疚的模样。

    凌天见她这般,也不忍心再责怪。如果他知道华敏儿此时正在狡黠的笑,低头只是在掩饰,不知他又会做何种感想?

    “好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古筝。”凌天声音柔和。

    “嗯?凌天哥哥,你对这功法不感兴趣?”华敏儿抬起头,笑意隐藏而去,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我们现在修行的功法都还不错,暂时不需要功法,再说此功法一定价格不菲,得不偿失。”凌天解释道。

    凌天现在修炼的功法是凌云和悟德共同创出来的,对他最为合适。

    合适自己的功法才是最好的。

    还有一点便是凌天现在修为还低,眼界自然不宽阔,即使给他这功法,他也不会有所发现。

    综上,他自是对眼前的功法不甚在意。

    “哦,也是。”华敏儿微微沉吟,便点头认可了凌天的观点。

    九层上凌天他们见了这功法和那柄赤红色刀外,还碰见一个圆盘,圆盘巴掌大小,不知用何种材料祭炼而成。不过几人都不知晓其用途,此处也没人给讲解,虽然知道这是珍宝应该珍贵异常,不过他们也没多大兴趣。

    “咦,前辈所说的古筝在哪里呢?”华敏儿小声嘀咕着,东张西望,她有些望眼欲穿了。

    “呵呵,那么心急啊,前辈既然说有两张古筝,那自然会有。”见华敏儿这般,凌天大感好笑。

    “哼哼,没看别人比我还着急么。”华敏儿小嘴努了努嘴,看向旁边的金莎儿,嘀咕道:“自己有了古筝还想着别的,真可恶。”

    金莎儿此时也东张西望,裸露在外的明眸转动,显然也是在找什么,她对古筝也颇感兴趣。

    对于华敏儿的话,她毫不在意,自顾自的事情。

    “找到了,在这里。”姚羽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凌天三人闻言,都向姚羽所在之处而去。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7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