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援救

推荐阅读:帝道独尊都市之修真归来重生异能:总裁大人请接招重生之佞臣(gl)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快穿:跟着BOSS毁灭世界修仙归来极品全能狂医首长大人,要点脸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

    玲珑阁上,金莎儿被紫铜色古筝反噬,情况十分危急。而凌天也被老妪封在禁制内,被迫应付着灵气剑。

    “这紫铜古筝秉承了他前主人的剑意?居然能控制住胎化期的金莎儿,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姚羽震惊不已。

    “你修为还低,不知晓灵器能秉承前主人的意念也正常。”老妪看了姚羽一眼,见她一副愿听其详的模样,满意一笑,继续道:“你可知道,武器功法等等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

    这一点凌天和华敏儿也经常说,姚羽也深以为然,此时听闻老妪再一次提及,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呵呵,那你可知灵器怎么样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呢?”见姚羽点头,老妪微微一笑,继续问道。

    姚羽茫然地摇了摇头,一双美目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自己祭炼的灵器是和自己最为契合的。不过很多灵器是别人祭炼而成,他们将灵器经过自己金丹的蕴养,而且用自己的意念影响器灵,让之秉持自己的意念。久而久之,灵器和自己犹如同出一源,运用起来如臂驱使,威力自然也会成倍增长。”老妪详细地解释道。

    “哦。”姚羽和华敏儿若有所思。

    “想必此古筝的前主人是一位剑意凛然的剑修,而且精通音律,他将自己的剑意烙印在古筝器灵里,所以此古筝才能有此剑意。”老妪虽是猜测,不过却颇为笃定。

    “哦,那金莎儿被古筝反噬,岂不是很危险?”华敏儿神情有些担忧。

    虽然华敏儿先前对金莎儿无半点好感,但她也不是一位幸灾乐祸的人。而且她讨厌金莎儿也仅仅是因为凌天对剑阁的仇恨的缘故,此时凌天都不介怀的帮助金莎儿,她又有什么心思落井下石。相反,她对金莎儿此时的境遇有些担忧。

    “嗯,很危险,如果彻底被器灵控制后就会成为行尸走肉一般的器奴,那时候她万劫不复,生不如死。”老妪慢悠悠地说着,并不怎么担心金莎儿的安危。

    “那前辈你还不救救她?”华敏儿闻言,神色更加不忍。

    “哦?你确定要救她?”老妪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华敏儿。

    以老妪的阅历,她又怎么看不出华敏儿已然知晓凌天与剑阁的仇恨。剑阁圣女被古筝反噬,对凌天和她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救,一定要救。”华敏儿毫不犹豫,语气斩钉截铁。

    老妪微微惊讶,不过眼底却闪过一抹赞赏:“她可是凌天的仇人,今天救了她,以后她可能会成为你们的劲敌。”

    “我知道,不过金莎儿本性不坏,再说跟凌天哥哥有仇的是剑阁以及剑阁背后的门派,她是无辜的。对她见死不救不是我辈所为,就算她以后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我们堂堂正正的接下就是了。”

    说到这里,华敏儿语气一转,神情有些复杂,她扫了一眼禁制内的凌天和金莎儿,幽幽道:“况且她也并不见得会和凌天哥哥生死相对,如今救了了她,没准她会因此感激,以后会报恩也说不定。”

    华敏儿为一个女人,天性敏感,而且为一个局外人,她又怎么看不出金莎儿对凌天的那隐约的情意。

    想到此处,她心中不免酸酸的,不过想到凌天曾说过的那句“敏儿,你要记得,你也要相信,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她心中的醋意尽消。

    “呵呵,你知道的挺不少,看来凌天那孩子对你很信任啊。”老妪眼中的赞赏之色更浓。

    华敏儿闻言,心中丝丝甜蜜,她莞尔一笑,带着几分欣喜:“前辈,你答应救她了?”

    却不想老妪摇了摇头,眼中的厉芒一闪而过,道:“没,小姐如今伤心欲绝跟剑阁背后的上派脱不了干系,我没落井下石已经够对得起她了,想让我救她,门都没有。”

    看来因为玲珑仙子的缘故,老妪对剑阁背后的门派怨念很深,就连剑阁也被牵连了。

    见老妪如此固执,华敏儿气极,她跺了跺脚,秀目圆瞪,小嘴撅得老高,对老妪嗔怪不已。

    “你瞪我也没用,我说不救就是不救,有本事你自己救。”老妪直接无视华敏儿的“凌厉目光”,顽固非常。

    华敏儿无奈,看向旁边的姚羽,希望她有什么办法。

    姚羽微微沉吟,开口道:“我感觉还是将金莎儿被反噬的情况告诉凌天,那小子手段繁多,想必会有办法的。”

    “唉,也只有这样了。”华敏儿叹息一声,说着两人就要灵识传音。

    旁边的老妪见她们灵识传音,不免冷笑一声,神情显得神秘非常。

    “咦,我的灵识怎么被防护罩挡住了,侵入不了。”片刻后,姚羽轻咦一声,神情满是惊讶。

    “我也是,灵识被屏蔽了。”华敏儿边说边看向那老妪,猜测出是那老妪的缘故。

    “以你们的修为也妄想侵入我老人家布下的禁制,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老妪微微嗤笑。

    “你,你……”华敏儿气极,却又不能奈何她。

    “敏儿,直接喊。”姚羽提议。

    “恐怕是不行吧,里面的灵气剑的呼啸声都没传出声来,想必我们的声音也传不进去。”华敏儿摇了摇头,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桀桀,小丫头倒是挺细心,这也被你发现了。”老妪怪笑一声,神情得意非凡,也不待华敏儿答话,她继续道:“老婆子我布下的禁制有隔绝声音的效果,不然这里动静那么大,岂不是缥缈城人人尽知了。”

    华敏儿两人微微一想,便也明了,玲珑阁处于繁华闹市,如果这里动静大了,自然会被外人听到,还不知会引起什么样的混乱,这老妪做事倒也滴水不漏。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到底该怎么才能让凌天哥哥知道呢?”华敏儿微微着急,再等片刻,怕是金莎儿情况会更糟糕。

    “凌天那小子绝顶聪明,只能祈求他发现金莎儿的异状了。”姚羽盯着凌天,满含期待。

    “只能这样了。”华敏儿也无计可施,只能把希望放在凌天身上。

    而旁边的老妪冷笑连连,显然并不怎么看好凌天。

    禁制内,灵气剑纵横,剑气激荡,铮铮之声不绝于耳,杀伐之气震天。

    凌天手持幽夜枪,将侵袭而至的灵气剑一一击散,不过他此时发现金莎儿状态很不对,她裸露在外的额头惨白如骨,豆大的汗珠颗颗晶莹滚落而下,她双目无神,渐趋迷离。

    “金莎儿,你怎么样。”凌天长枪挥舞,击散一柄袭来的灵气剑后,大声喝道。

    “我……”

    金莎儿勉力说出这个字后,一口血喷出,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血雾浸漫她的洁白的面纱,染成了鲜红一片。而她的面纱也因此被血液打落,飘飘然落下,露出了她那一直隐藏的玉容。

    这是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容,挺翘的琼鼻,圆润的朱唇,如玉的脸颊吹弹可破,配上她修长的睫毛,如星辰的黑瞳,如墨的秀发,浑然天成,风姿绝世,倾国倾城。

    只不过此时的她精神萎靡不振,脸色苍白如霜,秀目微眯,迷离之极,睫毛微微颤动,琼鼻一张一翕,显得楚楚动人,分外惹人怜爱。

    见她这般,凌天暗道一声不好,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也知道此时金莎儿危险之极。他仰天长啸,狮吼功施展而出,金色的狮头虚影怒吼,竟暂时将古筝剑意压下,而金莎儿的神情也稍稍清明。

    得此时机,凌天哪肯放过,他上前两步,幽夜枪挥舞,如龙似蛇,将阻在身前的灵气剑尽数击。

    古筝前灵气剑更多,压力磅礴如山似岳,凌天牙齿狠咬,一步步终于来到金莎儿身边,然后单手抱起金莎儿,他刚想用长枪击飞古筝,却不想数柄灵气剑呼啸,凌天无奈,身形展开,抱着金莎儿飞退,来到防护罩边缘才停下。

    “谢谢,没想的你会救我,呵呵。”金莎儿嫣然一笑,明艳动人,只不过她此时的语气却虚弱至极。

    靠在凌天怀里,她感觉到了从未有的温暖,从未有的安心,这种感觉让她如痴如醉。

    “别说话了,你快点恢复。”凌天说着就要将她放下,单手挥舞幽夜抵挡着袭来的灵气剑。

    金莎儿神情一黯,她紧紧拉着凌天的衣襟不放,语气带着几分幽怨:“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这么迫不及待的让我离开?”

    凌天心中一凛,刚想推开它,不过看到金莎儿此时凄楚的神情,他微微不忍,手臂一顿,喃喃道:“我从来没讨厌过你。”

    “还说不讨厌我,自从见到你,你就对我分外警惕,这不是讨厌是什么。”金莎儿情绪有些激动。

    凌天微微一愣,暗道原来金莎儿误会了,他警惕是因为他担心剑阁发现他的身份,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好笑,道:“你也知道,我跟剑阁有仇,你是剑阁圣女,以后堪为大敌,我自然对你警惕些了。”

    “哦,这么说你不讨厌我喽,而是担心我剑阁人的身份与你对。”金莎儿神情微微一喜。

    凌天一愣,对她的逻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没多计较,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我不跟你对,你是不是就不用担心了?”金莎儿更喜,追问道。

    “你不跟我对,我自然不会担心了。”凌天又点了点头。

    “我发誓不会跟你对的。”也不知怎么的,金莎儿头脑一热,脱口而出。

    “哦。”凌天有些呆了。

    说完,两人四目而视,气氛有些异样。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