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推荐阅读:影忍的使命三年后的一面,愿得你一人心厨色天香:鬼帝,喂饱饱!冷公主的霸道爱受伤的小耳朵穿越二部曲都市逍遥君主位面杂货店凤倾九世:腹黑君少宠不停基因武道

    “噗!”

    一道灵气剑划破苍穹,呼啸而至。凌天背对着灵气剑,他犹自在发呆,毫无觉察。

    “喂,小心你后面。”金莎儿出言提醒。

    “哦!”凌天慌忙转身,长枪仓促出手,却只能将灵气剑挑飞出一段距离。

    “撕!”

    那柄灵气剑堪堪擦着凌天的衣襟而过,凌厉的剑气肆虐,将他的衣袖划破,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出现,不过他并没有受伤。灵气剑继续呼啸,打在防护罩上,激起一阵涟漪,然后消失不见。

    “凌天哥哥,小心。”禁制外的华敏儿焦急万分,连禁制可以阻止声音都忘了。

    片刻后,华敏儿见凌天并无大碍,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禁制内,凌天倒吸一口冷气,额头隐隐有汗迹溢出。他不敢大意,专心对付起紫铜古筝散发的剑气来。

    “喂,你怎么样?”金莎儿小意收拾情怀,装不经意地问道。

    “没事,只是擦破了些衣服。”凌天接过话,不过并没回头。

    “哦,那就好。”见凌天连回头都没,她微微有些失落,不过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我刚才说的,你感觉怎么样?”

    “你说的什么?”凌天有些茫然。

    “我……”金莎儿顿时一阵气结,她稍稍平复心情,耐着性子道:“我说我绝不会跟你敌对的。”

    “哦,知道了。”凌天淡淡的应了一句,心中却道:“我们立场不同,你身为剑阁圣女,敌对不敌对岂是你能决定的。”

    “你,你……”对于凌天的淡然,金莎儿气极,索性赌气不再说话。

    禁制外,华敏儿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小丫头,别晃了,弄的我老人家头都晕了。”老妪有点不胜其烦。

    “哼哼,凌天哥哥在和金莎儿说什么呢?”华敏儿小嘴气嘟嘟的,大为吃味,依然不停的走来走去。

    “你别晃来晃去的我就告诉你他们说的什么。”老妪无奈,开口道。

    “你能听见他们说的什么?”华敏儿闻言,驻步,盯着那老妪问道。

    “切,那是我布下的禁制,我自然能知晓他们说了什么。”老妪微微嗤道。

    “呃,好吧,我不晃了,你快告诉我他们说了什么吧。”华敏儿暗暗骂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啧啧,真没想到小丫头你居然蒙对了,那剑阁圣女说绝不会和凌天为敌。”老妪咋舌不已,对华敏儿的猜测颇为惊讶。

    “切,我那是推测出来的好不好,我那么聪明,她想什么我当然知道了。”金莎儿小声嘀咕着,得瑟非凡。

    那老妪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华敏儿的话,盘膝而坐。不过这次她并没有闭目修炼,而是时刻注视这禁制内的情形。凌天是凌云的儿子,干系甚大,她不能让他出现任何意外,不然她可没脸跟玲珑仙子交代。

    华敏儿和姚羽见已然救下金莎儿,心情也放松不少,她们也注视着禁制内的情形。

    紫色古筝没了金莎儿提供灵气,不过威力并没有减少,。古筝上方一个漩涡形成,周天灵气急速汇聚,浓郁的灵气几可辨出颜色。

    灵气剑越来越多,威力也越来越大,灵气剑璀璨,剑气纵横,将整个禁制内映得都是剑影,凌天长枪舞动出一个枪幕,将灵气剑阻挡在外。

    他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他不单单要对付灵气剑。古筝铮鸣,声波无孔不入,凛冽的剑意时刻侵袭着他的心神。

    渐渐的,他动越来越慢,《天衍佛体金身》奋力运转,卐字散落片片光芒,他身上金光越来越浓郁,他正在利用这剑意淬炼着心神和**。

    体内《菩提禅典》也全力运转,灵气奔腾,顺着血液进入心脏,经过丹火淬炼,他先前因为汲取灵石导致灵气虚浮的情况慢慢好转,灵气变得越来越精纯,而后灵气顺着血液流出,淬炼着凌天的**。

    凌天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心神越来越精炼,心神力越来越凝实,他金丹大圆满的心神修为已然牢固非常,下一步就是冲击胎化期了。

    不过凌天并不打算现在突破,突破至关重要,这里时机不对。

    金莎儿见凌天动越来越慢,还以为他渐渐不支,心中大急。她盘膝而坐,取出自己的古筝,纤纤玉指灵动非常,快速拂动,对抗起紫铜古筝剑意起来。

    “铮铮铮铮……”

    古筝鸣动,激烈高亢,如金戈铁马,隐隐有剑鸣铮铮,杀伐冲天。

    却不想,这铮铮剑意仿佛泥牛入海,竟无半点反响,到得后来,紫铜古筝剑意更加凛冽,竟将金莎儿的剑意吞噬,他散发出的剑意笼罩而出,杀机隐隐。

    金莎儿先前消耗甚大,心神更是已然受损。此时面对着着凛冽杀机,竟无抵抗之力,她嘴角一缕血丝溢出,分外的鲜红,凄楚无比。

    片刻后,她再也没有余力支持,身前的古筝一声悲鸣,消失在她的身体,而金莎儿更是颓然的半卧在地,不过她依然倔强的挣扎着想坐起身来。

    凌天此时也注意到了她的情况,他一边抵挡灵气剑,一边退到金莎儿身边。长枪插地,大喝一声,双掌连连拍出,瞬间就打出了数十掌,金色般若掌印排山倒海之势迎向灵气剑。

    灵气剑一一崩碎,他身前一片真空,也终于得到一点闲暇时间。

    他扶起金莎儿,向外传音:“前辈,快将她放出去。”

    不过他灵识甫一探出,就被老妪布下的禁制挡回,他也精通阵法禁制,自然知道那老妪定然能听见自己的传音。

    不过那老妪却无动于衷,冷漠地甚至是冷酷地看着金莎儿,。凌天瞬间便明白老妪想看着金莎儿死的想法,只好无奈苦笑。

    “你快点恢复,不要动手。”凌天对着金莎儿说道,说完就要站起对付紫铜古筝。

    “呵呵,你果然还是讨厌我,连多看我一眼都懒得。”金莎儿凄楚一笑,语气有些哀怨。

    “我晕,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哪有时间看你?”凌天心中大急,对金莎儿的纠缠不清无奈之极。

    “是没时间看我还是我长的丑,你不屑看呢?”金莎儿不依不饶。

    凌天有一头撞死的冲动,他心情郁闷,不过看到金莎儿凄楚模样,他微微不忍,温声道:“你天资绝世,有倾城之貌。”

    “哦,是么,嘻嘻。”金莎儿闻言,欣喜无比,而后放佛想到了什么,有些希冀地问道:“那你说是华敏儿漂亮还是我漂亮。”

    “敏儿在我心中是最漂亮的,无人能比。”凌天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金莎儿小声嘀咕,不过她也不再为难凌天,开始盘膝恢复起来。

    见状,凌天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努力想着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禁制外,华敏儿向着老妪问道:“前辈,他们在说什么。”

    “金莎儿问凌天那小子她是不是很丑。”那老妪面无表情,显然对华敏儿这个缠人的小恶魔毫无办法。

    “哦,当然丑了。”华敏儿小声嘀咕着,不然后她继续问道:“凌天哥哥怎么回答的?”

    “凌天说她天资绝世,有倾城之貌。”

    “啊,哼哼。”华敏儿委屈至极,扭过头瞪着凌天,气嘟嘟的模样惹人怜爱。

    “然后金莎儿又问是你漂亮还是她漂亮。”

    “哦,那凌天哥哥他怎么说?”华敏儿慌忙回过头,问道。

    “他说,你在他心中是最漂亮的,这小子对你倒是情有独钟。”那老妪点着头,赞赏不已。

    华敏儿闻言,心中甜蜜,先前委屈的神情一扫而空,开始喜笑颜开起来,很是开怀。

    “这下你开心了吧,先前还一副吃醋的模样,啧啧,转眼就这般了,羞也不羞。”姚羽调侃道,只不过说这话时眼眸中带着一丝黯然。

    华敏儿对着姚羽娇笑一声,她心情颇佳,对姚羽的调侃并不甚在意。

    禁制内,凌天绞尽脑汁,努力想着办法,片刻后,他眼睛一亮,暗暗道:“破穹不能用,只能动用佛像虚影了,尽量拖时间吧,好在那紫铜古筝没了灵气支持,想必也撑不了多久。”

    想着,他心念一动,脑海处菩提树下盘膝而坐的虚影长身而起,此时他身上金光大,一个丈许高的佛像虚影出现在他身后。佛像虚影宝相庄严,气势恢弘,掩映的凌天犹如一尊古佛临尘。佛像虚影矗立,身姿挺拔,放佛可以撑开这天地,气势雄浑。

    凌天感觉压力顿时消去不少,紫铜古筝散发的凛冽剑意此时对他再也无影响,他拔出幽夜枪,挥舞成风,如神佛临尘,睥睨天下。

    金莎儿此时看到他的背影,心中升起浓浓安全感,她心中凌天的身影也更加挺拔,伟岸,牢牢占据了她的心灵。

    而禁制外的老妪见到凌天背后的佛像虚影,神情大变,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喃喃道:“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修炼出了佛像虚影,而且他不以古佛为尊,啧啧,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哦,对了,莫非凌天是悟德大师的弟子?一定是了,悟德大师和凌云交情匪浅,也只有凌云才能请得动豪放不羁的悟德。”老妪无比笃信自己的猜测。

    如果老妪知道悟德是见了凌天后主动想收他为徒,不知她会不会对凌天更加另眼相看呢?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59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59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