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零章:强词夺理

推荐阅读:娘娘带球跑了!长生元记时空命一指成仙妖娆毒仙青春小修行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无敌吞天诀完美遮仙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上官龙吟不愧是大门派的门主,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与雷霆阁的矛盾,而且他做事目的颇为明确,直直看向凌天,他知道这才是凌霄阁的正主。

    “凌天阁主,南宫冰蕊是我们万剑崖的圣女,所以我想将她带回。”上官龙吟直接说出目的,不待凌天开口,他继续道:“这是我们万剑崖内部的事情,所以还望凌霄阁不要插手。”

    知道称呼自己阁主是一种交际手腕,这表明是两个门派阁主的之间的对话,其他人是没资格参与的。心中暗道上官龙吟老辣,凌天轻笑一声:“上官阁主,对不住,这里没有万剑崖的圣女,南宫冰蕊是我凌霄阁剑堂弟子,要不要你问她一下?”

    眉头微皱,上官龙吟没想到凌天面对他丝毫不乱,居然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南宫冰蕊,他转身看向南宫冰蕊:“蕊儿,为师对你如何?”

    “以前,以前对我很好。”南宫冰蕊微微慌乱,不过感受到凌天等人的鼓励,她神情变得毅然起来,声音也提高了很多:“可是那只是以前,自从我父母、我族人全部被人害死之后就变了……”

    听到‘害死’这个字眼,上官龙吟眉头一挑,他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他却犹自镇定,道:“蕊儿,那只是一个传言,你不要信,你家族的人真是出了意外……”

    “你说谎!”南宫冰蕊怒喝,声音骤然提高了很多,她指着上官龙吟身后的一个老修士,冷笑道:“那为什么同去的独孤家就没有一个人死,只有我家的人,而且死的一个不剩!你敢说这其中跟他们没有关系!”

    “你信口雌黄!”被指地那个修士名为独孤楼,他此时怒不可遏:“休要污蔑我独孤家,你父母和族人惨死我也很遗憾,不过那是因为他们大意冒进才会落入遗迹阵法之中……”

    “呵,我父母都是小心谨慎的人,你居然污蔑他们冒进。”南宫冰蕊冷笑,她满脸的鄙夷:“这种谎话你还是去骗小孩子去吧,你们以为我不知道里面的真相么?这些年你们唯恐我实力强了发现你们的阴谋,怕是你们没少想着杀死我吧。”

    “你住嘴!”独孤楼怒不可遏,他忍不住就想冲上去拍死南宫冰蕊,不过却被上官龙吟给阻止了。

    围观之人听了南宫冰蕊的话唏嘘不已,不少人已经信了南宫家族人的惨死跟独孤家脱不了干系,一时间这些人对独孤楼和万剑崖鄙夷之极。

    见状,上官龙吟眉头再次皱起,不过很快他神色变得和缓起来:“蕊儿,事情没有真相之前就妄下结论不好吧,你随我回万剑崖,我一定会将这件事调查清楚。”

    “师尊,您又在骗我了。”南宫冰蕊冷笑,她自言自语:“怕是我随您回到万剑崖之后就再也没有活命机会了,我这是最后一次唤你师尊,从此我们师徒缘尽于此。”

    说着,南宫冰蕊并指如刀,一缕剑气溢出,她轻轻一划,一片衣襟飘飞,她这是在割袍断义,从此以后与南宫冰蕊再无瓜葛。

    “你……”上官龙吟脸色铁青,却也强自忍着没有发火。

    “叛徒!”独孤楼怒喝,他看向上官龙吟:“门主,让执法者执行门规吧!”

    心中暗骂独孤楼愚蠢,如此场面敢动手就是找死,上官龙吟看向南宫冰蕊:“蕊儿,你做事太武断了,没有证据……”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证据?!”南宫冰蕊强自平复激动的神情,她从怀中取出一块功法玉简抛给上官龙吟:“你看看这个功法玉简,别告诉我你分辨不出来这是谁的功法玉简。”

    接过功法玉简,上官龙吟只是稍稍灵识探测就知道是谁的,心中又是骂独孤家蠢,不过他表面上却露出疑惑神情:“这是你姑姑南宫楠的功法玉简,怎么在你手里?你不会是听信小人谗言,所以……”

    说着这话的时候上官龙吟一直盯着凌天,他口中的小人不言而喻。

    “上官龙吟啊,你小子还是这么阴险。”凌老人冷笑,他看向场中:“没错,这功法玉简是天儿给南宫冰蕊的,不过这玉简是南宫楠亲手交给他的。当然,独孤家所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也有所了解……”

    “你这是污蔑!”独孤楼怒喝,他全身杀意蒸腾,如果不是上官龙吟瞪了他一眼怕是他真的会冲上去击杀凌天。

    “污蔑?!”南宫冰蕊冷笑,她看向四周:“那你可敢让独孤傲来跟我对峙,问问他当初是如何觊觎我姑姑得到的珍宝而暗害她的?所幸姑姑有人救下才逃得一命!”

    “你说谎,南宫楠是自己误中陷阱而后惨死在上古战场的。”围观人群中一个老修士越众而出,从他散发这凌厉的剑意就知道他是剑阁的人。

    “你是独孤傲?!”凌天冷哼一声,虽然他在询问,不过语气却颇为笃定,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而后自言自语:“我答应过南宫大嫂要为她报仇,你必死!”

    “凌天,混乱城的规矩不能冒犯,你不能率先出手!”天茹的声音响起,虽是在警告,不过她语气中更多的是担忧,她提醒道:“这个独孤傲是渡劫后期的修士,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冷静点。”

    “天茹前辈,我知道,我这么做只是吓他,让他生活在恐惧之中。”凌天回答,而他心中却在自语:“不过我说话算话,独孤傲必死无疑。”

    “你小子,你好狂妄啊,一个大乘期都不到的修士敢冒犯我,根据混乱城的规矩我可以击杀他吧。”独孤傲冷笑,他看向凌天:“小子,纳命来吧。”

    “啧啧,看来不用以后了,你今天就会死。”凌老人啧啧两声,他手中尖刺若无其事的露出,一缕精纯之极的精金之气溢出,杀意滔天。

    感受到这股杀意,独孤傲如坠冰窖,他禁不住冷汗直流,紧咬牙关他勉强控制自己转身看向天茹:“天茹前辈,您是混乱城最公平的执法者,凌天冒犯我在前,我有权利……”

    “哦,你确定是凌天冒犯你了?”紫岭冷笑一声,他看向凌天:“你可知道凌天的身份,他可是凌霄阁的阁主,此时他正在跟你万剑崖的阁主讨论大事,你一个小小的修士居然敢插嘴,是谁冒犯谁呢?”

    “我,我……”独孤傲哑口无言,一时间竟然无力反驳。

    “蕊儿,只凭借一个功法玉简不能说明什么吧。”上官龙吟转移了话题,他把玩着手中的玉简:“我听说凌天去过上古战场,没准是他无意中寻到的,而后编了一个故事来诬陷独孤家,如若不然他怎么不带你姑姑出来呢?”

    “带南宫大嫂出来?!”凌天眼眸中满是鄙夷,他冷笑道:“带她出来让你们杀人灭口么,你们万剑崖不正是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么?”

    “凌天,你住嘴,这是我们万剑崖的事情,你休要挑拨离间!”上官龙吟怒斥。

    “挑拨离间?!”一道鄙夷的声音响起,金莎儿越众而出:“我想上官门主还记得我吧,我师尊和太师叔就是被你们逼死的,如果不是师尊他们自爆护着我们出来,怕是我和师兄也被你们杀人灭口了吧。”

    上官龙吟自是认识龙舜和金莎儿两人,当年他还夸过两人的资质,却不想显然两人居然出来指证万剑崖,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

    “哼,污蔑,你睁着眼说谎啊。”南宫冰蕊冷哼,她指着上官龙吟手中的功法玉简:“姑姑的功法玉简里面的特特封印已经被解开,这说明这是姑姑亲自解开的,凌天他真的遇见过姑姑,不然他怎么会得到这样完整的功法?!”

    “功法玉简的禁制而已,这说明不了什么。”上官龙吟脸色依然平静,他冷笑一声:“凌云是修真界有名的阵法大师,他能解开功法玉简的封印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啧啧,上官,你们万剑崖的功法玉简禁制也太逊了吧。”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悟德凌空而起:“就算是我和老凌联手怕是也解不开吧,要知道我的破虚佛眼是阵法禁制的克星,没我参与,老凌更解不开了,你别说我老和尚也在说谎。”

    悟德为人正直,他的口碑在修真界很好,很多人都对他恭敬不已,他说出的话自是有极强的可信度。

    果然,闻言上官龙吟眉头皱地更狠,他没想到悟德也出来作证。

    “嘿,上官,据我所知你们万剑崖核心弟子的玉简都有特殊的灵魂印记,如果不是本人解开外人碰触就会自动销毁吧。”凌老人冷笑一声,他语气中满是鄙夷:“如此卑劣的借口与你的身份地位不符啊。”

    “哼,凌云是何等逆天的存在大家都是知道的,他在合体期的时候就能创出《寂灭魂曲》这等恐怖的功法,能解开一个功法玉简有何什么好奇怪的?”上官龙吟犹自嘴硬,不过他说的话倒也让很多人随和,毕竟凌云在他们心中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唉,真是狡辩啊!”狐姬轻叹,她自言自语:“莫非这就是跟姐姐、姐夫他们同为天才的人物?啧啧,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

    ...

    【當妳閱讀到此章節,請您移步到雲-來-閣閱讀最新章節,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6753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6753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