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二章:南宫VS独孤

推荐阅读:战姬随我闯异世网游之神级炼妖师帝皇仙情诛天武神传毕业后,我重归单身狐狸的超级系统废土武侠捡个总裁做老婆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超级无上至尊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當妳閱讀到此章節,請您移步到雲來閣閱讀最新章節,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

    擂台上,独孤云天与南宫冰蕊是用灵识交流,他们距离很近,而独孤楼他们距离颇远,并不能探测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通过两人的神情他们隐隐能猜测出什么。上官龙吟眉头微皱,他对独孤云天比较了解,以他的智慧已经将南宫冰蕊两人的话猜了个七七八八。

    聊了这些,南宫冰蕊和独孤云天开始战斗,两人手持剑胎,身法展开,开始近身搏斗起來。两人功法相近,而且在南宫冰蕊伤愈且拥有仙器后她的剑意也提高了很多,虽然还比不得独孤云天,不过也比同阶的普通弟子强了很多。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幻影连连,衣袂飘飘,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容颜倾城,身形交错间着实让围观的人震惊。如果不是擂台上剑气纵横,剑芒激射,剑意凌厉,精金之气冲天,而且知道两人拥有深仇大恨,大家还以为两人是情侣在切磋呢。

    不过一些眼光独到的修士很快就发现了两人异样,虽然两人手中的剑胎杀伐惊天,不过却总是避开对方的要害,两人倒是像是在按照套路演习一般,哪里有半点仇深似海的模样。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独孤云天好似回到了当年与南宫冰蕊练剑的日子,那时候他们无忧无虑,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可惜一切都回不到了过去,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吧。他多么想就这样一直和南宫冰蕊‘战斗’下去,可是现实永远是那么残酷。

    眼眸中闪过一抹毅然,独孤云天的剑势变得凌厉起來,渐渐的带了一点杀意。

    娥眉微蹙,南宫冰蕊有些疑惑,不过两人的战斗渐入佳境,已经形成了一种‘势’,她被这个‘势’带动,攻击也变得凌厉起來,杀伐惊天。

    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南宫冰蕊却身不由已,而他们的动作也越來越快,到最后倒是真的战斗起來,激烈程度倒是比入了百强的对决赛还要强一些。

    擂台外,看到独孤云天渐渐杀伐凌厉,独孤傲冷笑连连,他自言自语:“还以为天儿下不去手呢,哼,现在天儿占据上风,想杀南宫冰蕊易如反掌。”

    “是啊。”独孤楼捋须轻笑,不过感受着南宫冰蕊凌厉的剑意,他讶然不已:“这个南宫冰蕊的剑意好像增强了很多啊,这才几天的时间,怎么可能……”

    “她的伤势应该好了。”上官龙吟沉吟,他看了一眼莲月:“九彩冰莲一族真是恐怖啊,肺之魄受损也能治愈,如果能将她收到万剑崖……”

    上官龙吟等人也见过莲月为邢战治疗伤口的一幕,大大为九彩冰莲一族的治愈能力所震惊,他也有心思将莲月收入万剑崖,不过想到莲月的师尊是刑阳他无奈打消了这个主意,不说魔灵宫不好惹,就连刑阳他们也惹不起。

    “哼,就算那个叛徒伤愈了又如何,她还不是要死在我们圣子的手下。”万剑崖一方高手的一个说道,他眼眸中精光闪闪,神情冷酷:“还有那两个剑阁的余孽,他们都逃不出我们执法堂的刑法。”

    旁边一些人纷纷附和,在他们眼中独孤云天战胜南宫冰蕊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们都兴奋之极,先前的难堪让他们对南宫冰蕊恨之入骨,都想看着她死在剑下。

    相对于独孤傲等人的兴奋,上官龙吟却神情凝重,他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擂台上,战斗还在继续,双方的动作越來越快,剑意凛然,突然独孤云天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意,他手中剑胎直直刺向南宫冰蕊的眉心,此时他灵识也在传音:“哼,受死吧,为了独孤家,我不得不这样做,”

    感受着独孤云天的杀意,南宫冰蕊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愕然,突然她心中升起这样一个念头:“莫非,先前他所表现都是在麻痹我,而后想在切磋中击杀我……”

    这般想着,南宫冰蕊怒气冲天,她手中剑胎也直直刺出,击向独孤云天的心脏。

    感受到南宫冰蕊成功被自己激怒,独孤云天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笑意,他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南宫冰蕊。只听一阵微微咔嚓的声音,金丹微裂的声音响起,他嘴角嘴角一口血液溢出,而他身形也剧烈颤抖,手中的剑胎也拿捏不稳,向外偏离了一个角度,擦着南宫冰蕊的一缕秀发而去。

    “糟了,天儿的金丹伤势复发了。”听到那真咔嚓之声,独孤楼惊怒不已,而后他流露出一抹惋惜:“可惜啊,只差一点就能击穿那个叛徒的灵魂……”

    也看到独孤云天的动作,感受到他杀意瞬间消隐,南宫冰蕊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心中一亮:“糟了,他是故意……”

    想到这种可能,南宫冰蕊大骇,此时她剑胎距离独孤云天心脏只有数寸,两人的速度都那么快,再想将剑胎撤回已经不可能了。

    银牙紧咬,南宫冰蕊努力让自己手腕一抖,剑胎稍稍偏离向斜下方刺去,而剑芒也收敛。

    只听一声噗嗤响声,剑胎如穿薄纱般刺穿了独孤云天的身体,不过南宫冰蕊先前的一抖也让剑胎偏移出去了一个不小的角度,堪堪避过独孤云天的肺和心脏刺穿而去。

    血液顺着剑胎汩汩而流,而独孤云天嘴角却挂着一抹‘阴谋’得逞的微笑,还有一种解脱,他手一招将先前飘落的秀发接入手中,只是这个动作却扯动了伤口,他一阵咳嗽,口中血液不停溢出。

    “你,你又骗我,”南宫冰蕊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血人一般的独孤云天,她喃喃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为什么要这样,难道这样你就可以解脱了。”

    “是啊,至少也能减少些许当年刺你那一剑的悔恨,虽然那是为了保护你,可是伤了你就是伤了你。”独孤云天苦笑,他凝视着南宫冰蕊,喃喃道:“你可知道我刺了你那一剑之后是如何的痛苦,这些年我都活在懊悔之中。”

    “你,你有苦衷,我理解你,可是你何苦还要这样惩罚自己。”南宫冰蕊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泪花,凄楚如花:“你这样做让我也陷入愧疚之中,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怕是你就会死在我剑下了。”

    “不,你不会的,我相信你。”独孤云天语气无比笃定 。

    “那你就不怕我也伤了你的肺之魄。只要我收敛剑芒稍慢一分你就……”南宫冰蕊眼眸中满是后怕之色。

    “那样岂不是正好。然后我们就一样了。”独孤云天努力勾动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突然他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蕊儿,如果我真的被你刺伤了肺之魄,你会求凌霄阁的人为我治疗么。”

    “我,我……”南宫冰蕊一阵犹豫,不过想到这些年独孤云天为她所做的一切,最终他毅然点了点头:“我会,”

    “呵,听到这句话我被刺这一剑也值了。”独孤云天露出一抹笑意,而后看了一眼四周,他眼眸中闪过一抹不舍:“蕊儿,我要走了,不然别人该起疑了,只是今天之后我再也不能近距离看你了,好在我已经有了它……”

    说着独孤云天将手中的秀发珍重的放在储物戒指中,而后缓缓向后撤退,剑胎也被抽出,点点滴滴血液低落,而他的胸口也早就被血液打湿。

    “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独孤云天强自站直身躯:“南宫冰蕊,我不是你的对手,我认输,我们就此别过,下一次再见……”

    “哼,算你聪明,认输的早,不然我定然将你斩落剑下。”虽然南宫冰蕊心中痛楚不已,不过她犹自强自镇定配合独孤云天:“下一次再见你就沒有这么幸运了。”

    说完,南宫冰蕊恋恋不舍看了一眼独孤云天,而后向凌天他们所在的方向而去。

    “啧啧,沒想到南宫你也挺会演戏的啊。”凌天啧啧一声,见南宫冰蕊脸色羞红,他继续道:“放心,我也不是迂腐的人,那个独孤云天还不错。”

    “那里啊,冰蕊妹妹明明是担心独孤云天的伤势才这样嘛。”狐瑶语气中满是调笑之意。

    “哦,原來是担心独孤兄的伤势啊,放心啦,你那一剑角度很好,他只不过是受了点**伤罢了。”紫天都居然也有心情调侃起來:“据说万剑崖也有疗伤圣药,我想他这个伤用不了两日就能痊愈吧。”

    听着众人的调笑,南宫冰蕊知道他们猜测出了先前他们两人的对话,看到凌天他们沒有一丝怀疑和责怪自己放过独孤云天,她心中感激不已:“谢谢,谢谢大家理解,我……”

    “好啦,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们都理解。”姚羽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而后看着凌天:“凌天,难道就这样放上官龙吟他们离开。你能不能再想一些阴谋诡计敲诈他们一番呢。”

    “呃,师姐,你这也太难为我了吧,那个上官龙吟可不是林雷那两人,他经验丰富,而且也极为聪明,想让他上当怕是难比登天啊。”凌天苦笑不已。

    “其实也不尽然,上官龙吟这个人刚愎自用,而且极为好面子,如果你能对症下药,让他上当也不是沒有机会。”悟德的声音想起。

    闻言,凌天流露出一副沉吟之色。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6753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6753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