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山峰绝顶

推荐阅读:重生似水青春最强急救员[p.o.s]淫奇抄之锁情咒超级科技巨子超级科技创意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超级至尊兵王诸天时空行鬼墓灵驿

    凌天用佛门功法将华敏儿从迷失中唤醒。可是她心中却绝望悲伤之极。再也听不进去姚羽等人的解释。凌天心中又愧疚难当。不知该如何解释。见状。华敏儿心中最后的希望也消去。她又恢复了冰冷的模样。说着让凌天心如刀绞的话。

    听着字字诛心的话。凌天如遭雷击。心情沉闷之极。却又无言以对。

    华敏儿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地。她毅然离去。小白在凌天的传音下跟着离去。姚羽看了一眼凌天。幽幽一叹。也追随上去。

    喧闹的深渊恢复了宁静。不过气氛却沉闷之极。凌天呆立在虚空中。良久沒有言语。眼眸中闪动着复杂的光芒。愧疚、委屈、悲伤。不一而足。

    看着凌天这般。莲心黯然神伤。不过更多的却是愧疚。如果不是她。华敏儿和凌天两人一定不会有如此误会。这般想着。她心中的愧意更浓。看了一眼华敏儿离去的方向。她莲步轻移。向着凌天而來。

    “凌天。对不起。”莲心声音很低。直如蚊蚋:“我不该喝那么多酒的。我……”

    “呵呵。怪不得你的。”凌天笑着打断了莲心的话。只不过笑声中充满了苦涩:“也许敏儿心中的结一直都沒有解开。她只不过是今天爆发了而已。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可是……”莲心语气一紧。眉头微蹙:“可是你为什么不跟华敏儿解释。其实你很爱她的。我们只是朋友。她误会了。”

    说这些的时候。莲心声音越來越低。眼眸中的黯然也越來越浓。莲心醉后。并沒有听见凌天说的那些话。她很是奇怪凌天为什么不跟华敏儿解释。在她心目中。凌天依然是那个除了华敏儿心中不再容得下其他女人的人。

    莲心又怎么知道凌天心中有了自己了呢。她又怎么会知道凌天就是因为心中有愧才不知道怎么对华敏儿解释呢。

    “呵呵……”凌天苦笑。他此时此刻自是不能将自己喜欢莲心的事情说出來。摇了摇头。他只好说:“敏儿她性格倔强之极。她认准的事情。别人是劝不得的。”

    “可是。难道你就这样让华敏儿误会下去么。”莲心声音中满是焦急。

    “自然不会。”凌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而后抬头望天。眼眸深邃:“我现在还沒想好怎么解释。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而且。敏儿现在心情那么激动。即使我现在跟她解释他也不会听的。”

    “哦。”莲心轻轻应了一声。不疑有他。

    “莲心。我一个人想静静。你……”凌天心情烦躁。第一时间更新却无处发泄。抑郁之极。

    “哦。我知道了。”莲心眼眸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黯然。心中却在喃喃着:“凌天此时一定很伤心。可是我却不能帮他什么。我真沒用。”

    这般想着。莲心转过身。向着自己所在的洞穴而去。

    莲心离去。凌天遥望着华敏儿离去的方向。长长叹了一声。而后身形移动。向深渊上方而去。很快就穿越了深渊上方的禁制。不过这一次他并沒与离开海岛发泄。而是在一个山峰的顶处的巨石上盘膝而坐。

    海岛上的山峰高耸如云。虽然沒有中州的山峰巍峨。不过却也有自己的特色。山峰上古木蓊郁。灵泉汩汩。也有着嶙峋的怪石。

    山峰顶处云海蒙蒙。映衬的整个山峰如在仙境一边。如此绝高的山峰树木难以生存。只有一块块巨石。这些怪石不知道被雨冲刷了多久。有的光滑如镜。有的满是沟壑。嶙峋奇状。形态各异。

    坐在山峰顶处的巨石上。极目望去。接天一色的满是云海。有些云雾稀薄之处还可以看到下面蔚蓝色的海洋。天空之上湛蓝如洗。如一颗宝石般纯净无暇。

    隐隐能听见海浪的隆隆鸣声。源源不断。经久不绝。第一时间更新海风吹拂。淡淡的海腥味弥漫。不过却给人一种神清气爽之感。

    如此美景。令人心旷神怡。不由得想融入这如诗似画的仙境之中。

    可是。凌天此时却沒有闲暇欣赏着美景。他心乱如麻。高处的寒风侵袭而來。本就悲伤的心更加沉闷。他遥望中州方向。眉头紧锁。

    “唉。我该怎么想敏儿说明呢。”凌天喃喃。心烦意乱。

    百思不得其解。反而使凌天的心更加烦闷。他本想用修炼暂时忘却这烦心的事。不过却怎么也不能安心修炼。索性不再强行而为。只是随意地坐着。

    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华敏儿先前说那些话的成场面。第一时间更新凌天身躯微微颤抖。肝肠寸断。想起一前与华敏儿初识的情形。那时候两人虽然修为低。不过却好似永远沒有烦恼。

    那时候的华敏儿虽然倔强。不过却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心中虽藏着深深的仇恨。不过却总表现出一副活泼开朗的一面。

    那时候的华敏儿喜欢拉着自己出去。喜欢缠着自己去青云镇上去买糖葫芦。喜欢缠着自己教给她一些功法小秘籍。

    ……

    “唉。我跟敏儿也许再也恢复不到以前了吧。”凌天长长叹了一口气。第一时间更新心绪愁苦。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么美好。可是世上沒有如果。有的只有结果和后果。

    “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辜负了敏儿的心。”凌天心中自责:“是我花心。有了敏儿后心中还会有其他女孩。这一切都是我该遭受的。”

    凌天心中自责。自己有如此后果全是自己自自受。可是他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他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心中就已经有了莲心的身影。如果不是这次喝醉了。如果不是莲心那番话。可能他还不会发现。原來除了华敏儿外他心中还会有其他人。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得敏儿伤心欲绝。都是我的错。”凌天喃喃着。重复着这一句话。

    手一招。一坛美酒从储物戒指里出现。他一掌将泥封排开。大口灌着酒。酒液四溢。泼洒的凌天全身都是。浓郁的酒香弥漫。猛烈的灌酒呛得大声咳嗽。凌天胸口被酒水刺激的发痛。可是却远不如他悲恸的心情。

    丝毫不顾及酒水呛鼻。凌天继续狂饮。一坛酒很快饮尽。他猛地一掷酒坛。砸在一块巨石上。碎裂声远远的传荡了出去。光芒一闪。一坛酒再次來到凌天手中。他仰天一吸。酒液如一条水龙进入了自己腹中。

    沒过多久。山峰顶上满是酒坛的碎片。他饮了怕是不下五坛美酒。

    凌天心情苦闷。想借酒消愁。他前一夜刚畅饮一番。虽然用灵气逼迫出体内的不少酒气。可是一直沒有彻底醒酒。如今又这般痛饮。很快他又醉了。满眼的迷离之色。

    “敏儿。我。我对不起你。”凌天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他语气中满是愁苦与无奈:“可是。可是我也不想这样。不由自主的就这般了。”

    说完这些。凌天眼眸紧紧的闭上了。他手中的酒坛不受控制的脱离。顺着巨石滚落。不久又化成了碎片。凌天醉了。再一次沉睡过去。

    梦中。凌天梦到了华敏儿。他们一起携手而行。他们有说有笑。好不快乐。走着走着。莲心出现了。画面变了。他和莲心走在了一起。两人手牵手。相互依偎。好不亲密。

    华敏儿不知何时挣脱了凌天的手。她站在两人身前。满脸的笑容消失了。变得寒若冰霜。她看着自己两人。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和绝望。她娇躯颤抖。好似极力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华敏儿凝噎。重复着这一句话:“凌天哥哥。你快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误会。”

    凌天慌忙挣脱了莲心的手。他看着华敏儿。想要说什么。不过却发现自己却开不了声。他焦急无比。手足舞蹈。向华敏儿比划。不过却又怎么解释的清楚呢。

    华敏儿摇头。眼泪汩汩而流。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凄楚。她狠狠的扭头。转身飞奔而去。

    凌天大急。慌忙追赶。不过却不知为何。他越是追赶。跟华敏儿的距离就越远。沒过多久就失去了华敏儿的声音。

    “敏儿。你不要走。”凌天大喊。原本不能说话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如常。

    可是华敏儿已经消失不见。他又怎么唤得住她呢。任凭他如何呼喊。始终不见华敏儿归來。天旋地转。他感觉绝望之际。无助之际。忍不住埋头痛呼。

    “呵呵。凌天。原來你心中只有华敏儿。一点都沒有我的位置。”莲心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耳畔:“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闻言。凌天猛地抬头。却看见莲心此时正渐渐消失在一片黑暗中。她凝视着凌天。眼泪晶莹剔透。满脸的绝望之色。

    “不。不要。”凌天大吼。声嘶力竭。

    他狂奔而去。想拉住莲心。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莲心。好似幻影一般。不久。莲心也彻底地消失不见。

    现实中。凌天躺在一块巨石之上。他不停的梦呓着。手足舞蹈。好似想要抓住什么。不过却只能抓空。眼角不由自主的眼泪滚落。流淌在巨石之上。汇成了一片。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9/74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9/746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